[原创] 【读书有奖竞赛】 夜雨秋灯中看《奴隶制时代》

莫名其妙的话

不知道去年的这个时候如何,今年却分明是不安分的秋天,时而热,时而冷。好不容易等到一个雨夜,似乎也没有了开窗看雨的心境,罢了,看书吧

顺手翻出一本旧书来,封面是那样的薄,那样的旧,即使透过包书纸依然可以触摸到他的久远。是父亲年轻是买的书,《奴隶制时代》

书是郭沫若写的,那个不甘寂寞的文人总是让人吃惊,一会儿是日本的太太,一会儿是对江青的赞美,这次他又会带给我什么呢?

说起来,似乎在这本书之前,中国的奴隶制时代一直没有被真正的定义过,有说秦汉,有说南北朝,更有认为中国古代从未有过奴隶制度者。它的出现,算是一种被权威的认同,现在的历史教育中,关于古代历史的东西都是有此书而来的吧。

翻过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70年代的版本,总免不了时代的烙印的),作者把奴隶制时代的终结定义在春秋和战国之交,没有错,就是那个下克上的时代,中国有文献记载以来最为混乱的时代,也是最精彩的时代。在万马的奔腾中,在金戈铁马中,在让人目不暇接的政变中,历史翻过了新的一页,无论承认与否,作为东方式的封建社会代名词的那些整天收租子帖着狗皮膏药喊着“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呀”的南霸天的祖宗们就是在那个时代诞生的。

    我们先不去说那个人人都知道的先制订下结果再去论证的传统(我并不是说这样的论证一定是错误的,我只是个人不是非常喜欢而已)。我们就看一下郭御笔对于中国古代奴隶制度的阐述吧。由天下大同开始说起,就是三代之英的伟大时代,那个被空老先生赞颂为“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不必藏于己”的先“共产主义社会”。让人万分悲痛的是考古的发现和对于其他地区远古历史的研究综合考量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个时候是吃人的,所谓“坠命亡氏,剖其国家”。一直到我们的祖先聪明的发现,原来人作为生产的工具似乎也是有可能的,终于,社会进步了。“男为人臣,女为人妾”标志着劳动人民终于以无产阶级奴隶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了历史舞台上。

---------------------------------------------------------------------------------------------

    关于商和周早期为奴隶社会(夏朝似乎还没有文字,所以就不说了)

根据古典文字的记载以及对于甲骨文的发现和研究,在远古汉语中,“臣”、“众”、“朋”、“庶人”、“鬲”等等皆作为奴隶解释。

封建社会之后,所有的帝王或者百姓似乎都喜欢用自己所拥有的女人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在我们异常高尚的奴隶制度中,这样的肮脏的社会阴暗面似乎比较少,人们通常喜欢通过陪葬的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在侯家庄殷陵中,每一个大的墓穴大概有400名殉葬者,仅西区就有殉葬2400人,东区也有数千人,其中生殉和死殉都有(古巴比伦算什么,国王乌尔不过只有陪葬者五十九个人)。相比于当时的周王不过有臣3000来说,商的贵族确是非常大手笔的。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当时的周武王说过这样很牛的话“纣有兆亿夷人亦(大)有离得,余有乱(司)臣十人同心同德”在帝乙(妲己她丈夫的爹)时代,殷开始了全力征服东夷的战争,虽然不知道兆亿是哪里来的(为古人的算术能力汗哈子),但是历史既然可以记录出牧野之战的20万人,那我们可以推断出当时商奴隶的数量应该远远不止20万。个人认为在帝辛(妲己他老公)征服了东夷之后获得的奴隶可以有上百万。

周代似乎小气了许多,没有一点点王者的风范,显有发现大规模的殉葬。好在我们的墨子给我们留下了“天子杀殉,众则数百………还有就是穆公杀殉一百七十人也同样留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祈祷这只是没有发现的关系吧。虽然没有王者应该有的霸气,但作为三代之一的周毕竟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文字资料,让我们举“众”和“庶人”的例子来说明吧。 “众”就是当时的再太阳下工作的负责耕种的奴隶,甲骨文中“日下三人为众”可以作为证明。“庶人”也是耕种者的范畴,《管子.五辅篇》“庶人耕农树艺”可以说明这个问题。那么当时从事耕种的“众”和“庶人”是否属于奴隶的范畴呢?周代(上勿下曰)鼎的一段铭文如此写“昔馑岁,匡季厥臣二十夫寇(hu上勿下曰)禾十秭…….匡季稽首与(上勿下曰)……..用众一夫曰益,用臣曰…….用此四夫稽首”。可见,封建时代作为仅次与读书人的农民,在周代的地位是非常的卑微的,属于可以被用作赔偿和交换的奴隶。我一直认为,农民身份的变化是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发展的一个标志。

----------------------------------------------------------------------------------------

社会的更替

更替,我本来想用前进两个字的,但是一想到数千人的陪葬被后宫的女人们替代,心中总难免有些嫉妒的。

说到更替我们要说“井田”,和古罗马一样,中国的奴隶制时代也是土地国有制,天子把地分给臣工。在当时这属于公田,需要交纳足够的赋税的。作为天的儿子,天子们(也包括诸侯们)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他竟然没有把所有的土地全部划为公田。随着耕种方式的改良,耕种农田的面积可以越来越大了。有这么一些非常聪明的人,他们开始在公田之外开垦,不但可以获得更加多的粮食,而且都不用上缴。多么划算的买卖,于是,效仿的人越来越多。

又过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随着“铁”作为廉价的恶金在农具上的广泛应用,以及用不着加税的优惠措施,终于,私田比公田多了;终于,诸侯和百官开始豪富了起来。终于,私家的财产超过了公家了。由于私家的势力逐渐超越了公家,下层超过了上层。这就是当时的下克上的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御笔也没有放弃对于伟大无产阶级农民的阐述,在周初期“力于农樯”的庶人是最下等的奴隶。可是,由于下层为了争取更多的人的支持,同时也是为了尽量拉拢这些为私田工作的奴隶,在春秋中叶以后他们的地位被大大的提高了,在《左传》中有这样的几段文字:

“晋君类能而使之,举不失选,官不易方,其卿让与善,其大夫不失守,其士竞于教,其庶人力于农樯,商工………..。”襄公九年

“天子有公,诸侯有卿,庶人工商….以相辅佐也”襄公十四年

我们可以看到,当时作为耕种的庶人已经从最下贱的奴隶中逐渐解放出来,排在工商等之前了,仅仅次与公卿士大夫之下了。

另一个事实也可以说明当时奴隶地位的改善,那就是恶名远扬的大斗进、小秤出的方法,他的本质就是为了争夺当时社会底层的人。作为赞同恢复古代礼法的信徒,我一向对此斥之以鼻,这是典型的愚弄!可是,本来我们中最为坚定的空老先生,他…...他竟然说这样的方法为仁义!他竟然忘记了列祖列宗。他竟然背弃了自己恢复天下大同的理想,小儿,果然是左右摇摆、墙头一草。他当时一定收钱了,我这么认为的。

在空老先生的仁义道德论的掩护下,社会上的奴隶们逐渐被解放了出来。似乎,只有井田这个奴隶主手中最后的法宝了,至少在法律上,这些私田都是不被保护的。都是没有名分的。

公元前五九四年,让我们记住这个黑暗的不能在黑暗的日子。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凛冽的寒风刺着人的骨头,街上只有两只冻僵的狗在呼吸着最后的空气。废“井田制”,实行“初税亩”一个噩耗从天而降,他的背后是空老先生露出黄牙的微笑。因为钱,鲁国的诸侯觉得,有必要问私田收钱了,收了钱就要办事的,这个是出来混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按照江湖的规矩,他们的地被认可了。我们抗争过,一直到五十年以后,我们才让这个改革完成。

又一个黑暗的日子,公元前三五零年,中国大地上最后的一块处女地,也被一个叫商鞅的人开垦了,那一年,秦孝公宣布实行变法-------------“废井田,开阡陌”

天子倒霉了,诸侯起来;诸侯倒霉了,卿大夫起来;卿大夫倒霉了,陪臣执国命。一个黑暗的时代。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话,那最让人不耻的是,那些贴着狗皮膏药的人终于也出现在了历史舞台上,开始了对于伟大无产阶级的统治和压迫。

这一切似乎也预示着我们伟大的奴隶制度的没落,又想到了后宫中可怜的三千佳丽。我的心中出现了隐隐的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