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系列]苏小小魂断西冷

苏小小魂断西冷


在古人的爱情里,女人总是被动的。青春,就在一系列的等待里烟消云散。

下面这个场景发生在民风自由旷达的南齐,富庶的钱塘江畔(今杭州),交际花苏小小年轻貌美又富有,春光灿烂的午后,她由乳母陪着,坐着由高头大马拉着的油壁车,悠闲地在钱塘江畔游玩。

这时候男主角出场了,是当时政府官宦世家的后代——名公子阮籍。他跨着骏马迎面而来,在和苏小小的马车擦肩而过时,二人四目交投,电光火石间,两个人都心中一震,缘,真是妙不可言,阮籍立刻拉转马头,心迷神醉地跟在苏小小车后,苏小小转头望去,发现刚才的俊公子已不由自主地尾随着自己,于是慢声吟道: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冷松柏下。

第二天,阮籍上门拜访,小小淡妆素服而见,屋子布置清雅脱俗,两人谈诗论文分外投机,不觉日落西山。当晚,阮籍就留宿在她家,两人度过了温馨缠绵的一夜。阮籍发现苏小小虽然花名远播,却还是完璧之身,不觉对她更是又敬又爱。此后二人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每天赏花饮酒吟诗作赋,过着神仙眷侣般的夫妻生活。

不久阮籍那做官的老爹,知道了儿子在江南迷恋交际花的事,引为奇耻大辱,把他召回建业家中严加管教,此次不许在出远门。可怜苏小小望眼欲穿,整日不思饮食,闭门谢客,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阮籍犹如石沉大海,始终杳无音信。一年后,万般无奈的她重操旧业,恢复交际花的生活,虽然与文人才子们诗文唱和,却洁身自好,守身如玉。

某天,她又在湖边神奇地邂逅了一个长得极似阮籍的书生鲍仁,其正为无钱读书而望湖兴叹。念着与阮籍的旧情,她义助他上京赶考。第二年春天,鲍仁果然高中,奉命出任滑州刺史,赴任时顺道经过钱塘,专门赶到西冷桥畔答谢苏小小,才知道她因阮籍之故,几年来一直郁郁寡欢,柔肠百结,体质日差,年仅二十四岁竟因患伤寒症香消玉殒,魂飘九霄了。

鲍仁抚棺大哭,把她安葬在离西冷桥不远的山水极佳处,墓前立碑,上刻钱塘苏小小之墓。
(作者:金璎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