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酒·绿茶·咖啡——我的世界

月之暗面 收藏 36 561
导读:[原创]红酒·绿茶·咖啡——我的世界

红酒、绿茶和咖啡,是长久以来折射于我眼中的世界三原色。

 

(一)

 

大约在很久以前,红酒就已经夺去了我味蕾的童贞。因此,我视之为自己的初恋情人。

当我小心翼翼地从父亲手中接过那杯散发出宝石光泽的诱人液体,感觉手中托住的是高贵、神秘而又尊严的圣杯。

“大口喝!”

因着父亲的命令,我用微微发颤的手将杯子缓缓送到口边。那不是畏惧,而是某种莫名的激动。那时的我,还不知道CarbernetSauvignonPinotNoirSyrah以及Merlot究竟是些什么,为何大人们一旦谈及它们就会流露出悠然神往或跃跃欲试的表情。但是,我知道自己手中所捧着的,正是它们之中的一种,被采撷、压榨、发酵、陈化,最后装入瓶子内,再倾倒入我手中这只晶莹剔透的玻璃板中。那些单纯的名字经历过以上这段历程后,一切就不再是最初的样子,从佳果累累到盈盈一杯,就像一个人的发育、成长、变化……现在,它就要进入我的口中……

哦!就像汹涌的波涛初次的冲击,在齿缝舌尖充盈着、彭湃着、喧哗着、呼啸着……经过一番惊天动地的跌宕起伏之后,波涛开始盘旋、萦绕,之后分流、扩散……

沉睡的味蕾被唤醒了,那种突如其来的惊醒,带着猝不及防的痉挛,被无数条小溪切割得支离破碎,之后又随着它们的消逝而浑然一体……那些骤然之间的变化令我的心灵体会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之感。我感觉自己的体内忽然张开了无数光的羽翼,在瞬息之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带着我的灵魂飞上苍穹,越过千山万壑、看尽沧海桑田……

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人生之门就在口中流连忘返的醇厚芬芳之中豁然洞开了……后来据母亲描述,彼时,我的眼中闪烁着酒红色的光芒……

虽然,红酒不是巴黎的特产,无论他们是什么牌子,都无一例外地打着波尔多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印记。但我却并不介意他们的来历。我只知道,自己是在巴黎与之相逢,巴黎是他们展示自身魅力的最佳舞台。

在那天之后,许多岁月悄然滑过,我的活动范围也不再被年龄限制在十六区的家和法兰西岛的范围之内。然而,无论我走到哪里,品尝过更多种红酒或者白酒,在巴黎饮下的那一口却从来不曾淡忘,而巴黎的天空,在我的眼中,永远都会飘着酒红色的云。

Le vin est leur passion——葡萄酒是他们的激情!

 

(二)

 

绿茶是我的老朋友。

与红酒的激情遭遇不同,我与之相识,是一种渐进的过程。这也正符合朋友与情人之间的区别:爱情是突发的,友情却是不断积淀下来的。

由于家庭的东方背景,饮茶的传统被完整的保留下来了。那闪着雪白纯净光泽的茶具之中凝着一律清透醇和的绿意,淡定从容,不温不火,就像东方男子深沉内敛的性格一般,而茶叶的娇嫩脆弱,却又融合了东方女子的纤巧柔媚。因此,绿茶是男女皆宜的饮品。

初次饮茶的情形,我已经不记得了,这一点也很符合东方的朋友之道。聚时相嚅以沫,散处相忘江湖。你无需记起那些久远年代的斑驳过往,你只需享受这一刻对方所能给予你的真诚与平实和终身难忘的隽永余韵。

绿茶固然不是法兰西的特产,在法兰西也没有很出位的表现。然而,正是它所代表的那一种Exotique——异域情调却恰似一根似有若无,却坚韧无比的游丝,无时无刻不在牵绊着我的心。我相信,绿茶是一种永不休止的情结,在它的味道之中埋藏着通往东方的道路,凭借它的指引,我终有一日会踏上那梦幻的土地。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信念和执着是正确的。2001年的初夏,我终于踏上了东方的土地。虽然抵达的方式与梦想之中有所区别,是乘法航的飞机而不是坐上一条十五世纪的三桅帆船飘扬过海,但无论形式如何,我终究是达成了这个夙愿。

在此后将近四年的时光里,我徜徉于绿茶的故乡,探访着它的踪迹。看它怎样从田野中不起眼的叶片变成人们口中永恒味道的全过程;听它那些近乎神而明之的传闻逸事;感觉它怎样主导着人类生命之中那些灵感的火花……

绿茶,维系着我眼中的东方——我眼中的世界。

 

咖啡,如今已经是国际化的饮品,但巴黎的咖啡真的很特别。难以想象,如果有一天咖啡突然从巴黎人的生活中消失,大家该怎样活下去呢?再将巴黎人的意义推而广之,全法国、全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又将何以生存呢?

方曾经开玩笑说,有朝一日,恐怖分子们占领了全世界的咖啡产地,西方世界只能束手就擒。然而,一旦咖啡被变成了武器,就像古代东方的文明统治者曾经以茶来控制周边的蛮族部落,那么咖啡还是咖啡吗?虽然这种糟糕事儿的发生概率应该比外星人入侵更没可能,但是细一思忖,心中却又不寒而栗——原来整个世界的智慧和文明的基础就是建立在这小小的咖啡之上啊!

勿庸置疑,这个源自爱琴海的词语是秉承了俄林波斯诸神的旨意,以Kaweh紧紧虏获了我们的心,使我们体味到人性的坚强与脆弱。

没有这温暖液体的抚慰,波德莱尔和阿瑟·兰博只能无病呻吟;萨特的“存在”也不过是块无味鸡肋,普鲁斯特的“追忆”将流于形式;至于波伏瓦也难以拜托无名肋骨的命运……

在这种温暖之中,我可以感知到那些被赤道的热风燃烧得更加炽烈的土地,就像高更和马蒂斯的画布那样浓烈,处处洋溢着热腾腾的空气和暖洋洋的风。美洲、非洲和东南亚,这些被赤道烧得滚烫的土壤培育出这种具有胜过潘多拉盒子的魔力之豆。它们在挑剔的土壤之中凝聚着非凡的冲击力,从白色的花到绿色的果,再到咖啡色的豆,直至化作每个人手中杯里的芳香。每经过一道程序,它们的魔力就会增长一分,直到最后流入口中的那一刻,就会爆炸性的释放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启我们的味觉之锁,控制住我们的心智与灵魂。

然而,这样的爆炸并非简单的能量释放,亦非狂野的冲突奔腾,而是一种纯净与复杂齐飞、平衡与对立共舞,流动的质感浓稠黏滑、如丝如缕,超越一切的官能刺激的感染与震荡。

这就是咖啡带给人类的一切——以原味的苦与酸为出发点,幻化出五花八门的品类,多姿多彩的味道,让你无法抗拒,难以推搪。那一种真实的印象,就像一次惊艳的遭遇,使我们相信这的确是神的安排,不可抗拒,不可推搪,唯有完全的顺从,彻底的折服。从此,心的世界被咖啡所占据、支撑、滋润、灌溉,生活的每个角落里都弥漫游走着它的味道……

因此,咖啡统治着世界,我心的世界,所有人的世界。

于是,我说:红酒是我的西方浪漫,绿茶是我的东方清韵,而咖啡则是世界在我心中的脉动,生生不息,绵绵不绝……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