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国狂想曲(2)

黄巾孝子

这里的士兵的年岁估计比段云原先在的羽林军要大上一倍,三千人里面二十五岁以上的就有两千八百多人,这是真正的“老爷兵啊”。段云在到任不久就召集手下的“老爷兵”,每人发给盘缠30贯,全部遣送回乡。那些老兵们个个欢呼雀跃,不到三天走的精光。田广有些担心,道:“主公,没有朝廷的命令解散军士是要获罪的呀!”

“则高不必担忧,如今我们所处的朔方天高皇帝远,更何况朝廷大权早就旁落,这种事根本就不会有人过问的。”段云耐心的安抚田广。虽然田广忠心可嘉,处处都为段云着想,但是段云知道毕竟田广没读过什么书,武艺也不怎么样,无法成为他纵横天下的得力战将。

“那主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成立一支能听从我段云号令的新军。”

“可是去哪里才能招募一支为主公所用的军队呢?”田广虽然对段云的敬佩几乎等同于神仙,但是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段云去哪里能募集一支它所说的军队。

段云笑了笑,神秘的说:“你一会就会明白的。”起身换了一件平常百姓的衣服,让田广拿上药箱跟着他出去巡视。段云会医术,田广是知道的,在洛阳的时候,军中如果有人生病,段云一般都会去看看,虽不是包治百病,但是一般的杂病还是没有什么困难。田广不知道段云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又不好意思问,二话不说,提着药箱带上佩剑紧紧地跟了出去。段云回头看到田广出来的时候把佩剑带着,心底里不由得暗暗的欣喜。田广跟了自己这几年,心眼练的特别细,如果加以时日,说不定可以独当一面。

段云出了都尉府,直奔城北而去。朔方城虽然很大,但是人口很少,别说是晚间,就是白天街上也没有什么人。城北住的都是两年前黄巾之乱的时候被官军俘获的黄巾军,其中还有不少家属。这就是为什么朔方这座军城居然会有千余名妇女。段云来到这片街区,尽量每间房子都看看,这一看把段云看得几乎抓狂。这里简直就是地狱一样,大人小孩个个衣不蔽体,营养不良使得八尺的汉子瘦的几乎就剩下一副骨架。段云摇摇头正想离开,听到不远的一间土屋里传来凄厉的哭声。段云紧赶几步,推门入屋,发现在昏暗的屋里,草药味浓烈呛鼻,在不远处的草堆上,一个老人奄奄一息,跪在老人身边的男子用嘶哑的声音叫唤着。他发现有人进了屋子,挣扎着站起来,喝道:“你是谁?”

段云没有理会那个男子的问话,快步走到老人的身边,用手把住老人的脉搏,接着观察了一下老人的面容,回头对那个男子说:“背上你娘,跟我来。”那个男子正要发问,却发现段云已经快步出了门。从段云那无可置疑的语气中,那个男子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轻轻的扶起他的老娘,负在背上,慢慢的跟着段云的身后走着。过了几条街,段云的都尉衙门就在城中心的街中间,段云在衙门口停住,回身对那个男子说道:“跟我进去。”那个男子,看了看段云,又回头看了看背上的娘,咬咬牙跟进了大门。

段云让那个男子把他母亲放在偏房的炕上,那个男子不知道段云是什么人,但猜到段云必然和这个衙门里面的人有关联,又不好多问,只得说:“这位先生,我娘得的是什么病啊?”段云打量着这个男子,足足有八尺开外,站在屋内更显得高大,那一副身板让段云联想到自己在电影院里面看到的人猿泰山。段云从这个男子的神情和面像上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很有忠勇气质的人,如果可以收在手下,肯定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部将。段云吩咐道:“则高,去厨房拿一碗小米粥来。”然后起身对那个男子说:“你娘的身体是因为长期饥饿,加上受了风寒才会这样,如果继续下去恐怕活不过今年秋天,现在我先帮你娘调理一下,成不成的就看你娘的造化了。”段云顿了顿,眼睛盯着那个男子,严肃的说道:“我看你是个孝子,这样吧,我免除你的刑罚,给你个军籍,在这里帮忙做事,顺便照顾一下你娘。怎么样?”

“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解除我的刑罚?”那个男子吃惊的看着段云。“他就是新的平狄都尉段云段将军。”田广拿着罐子进门来。

“不,我们就是死在街上也不愿或在你们这狗官的衙门里。”那男子二话不说,背着他娘就要走。“站住,你想让你娘死就走吧。”段云的暴喝让那个男子停住了脚步,段云走上前,从那个男子的肩膀上扶下老人,轻轻的放在炕上,从田广手中接过小米粥一边小心的喂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大娘,一边轻声地说:“这位大娘,我是大汉朝的军官不假,但是我却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张角张天师我不认识,但是他的想法我懂。这个世道黑的大白天都见不到日头阿,官家逼得咱没法活了,不造反行么?说句不敬的话,皇帝老子整日山珍海味,他知道咱老百姓的锅里有几粒米阿?我如果不当兵,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乱的前两年,我在洛阳的军营里,没有上阵杀过你们一个人,我就不知道当时那些当兵的怎么下的去手阿,您好好在我这歇着,我明天就把你们这些黄巾军的罪都赦了,还你们自由。等你病好了,就在这朔方住下,这里有的是地,没有租子,好好的过日子吧。”

“你说的是真的?”那个男子上千激动地抓住段云的肩膀,“不会是骗我吧?”“呵呵,我骗你干什么。”段云挣开那个男子的双手道:“你跟着田广去粮库,给每个黄巾军家属一人先发五十斤麦子,记住谁都不许抢,违者杀无赦。”“大人放心,小人李过代大家谢过大人的大恩。”说罢,那个叫李过的男子跪下给段云磕了一个头,转身和田广出去了。段云看着李过那高大的背影心中欣喜万分。

段云不尽感叹这个时代的人的思想是多么的单纯,只要你能把他们平等对待,那么那些人就会把你当成知己。你如果你在对他们好,他们就会把你奉为神灵。

李过带领黄巾军的家属排队在仓库门后领取麦子,别看朝廷把这些人看成洪水猛兽,可是这些人比起两千年以后的中国人要文明多了。没有一个人抢粮,年轻的让老人先领,秩序井然。段云在附近看了好一阵,感慨万分,不由得跳上一辆小车对下面的黄巾余党说道:“从你们的表现,我可以看出你们都是良善之民,不是朝廷那些混账口中的流寇。我信任你们,你们也要信任我。我现在赦免你们的罪行,但是你们不能回到家乡去,因为回去你们没有活路,给人知道了本将军也不好交代,你们就留下来吧。由本将军一口饭吃就饿不着你们,如何阿?”

下面的人顿时鸦雀无声,突然齐声叫到:“我等谢谢将军了。”说着,黑压压的跪下一大片,段云也被这情形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拱拱手,跳下车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留下一堆跪地高呼“苍天有眼”的老老少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