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用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网络文学的发展应不算夸张。网络文学在近几年内的突飞猛进的发展:网络文学作品的高出产率让传统文学望尘莫及。人们对网络文学的关注也让传统作家刮目相看。


网络文学同过去存在的文学相比,它免除投稿——审稿——退稿这一颇挫人锐气的过程,因为它对热衷于文学的人而言是来者不拒,热爱文学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拼凑文字,可以挖空心思去创作前所未有的文学作品而完完全全不用担心遭受退稿的厄运,这不仅仅破除了旧文学的死框架,还诞生了许许多多的新文学新新文学,甚至是新新新文学。搞得不好,连骂街也会成为文学,或是洋洋洒洒,或是长篇累牍,Copy加上Enter,然后,等着你的便是喝彩或是唾骂,如果思想通明的话,可以把它看成是世人对你文字的一种标榜,虽然有点阿Q精神,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在新事物应运而生的时代,我们还期望可思议的事情永远墨守成规地守候在我们的周围吗?


不能否认网络文学带给我们一些清新与鲜活,过去,人们都会陶醉地吟道我轻轻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而今天,人们却带着玩世不恭的语气去念道:如果太平洋里面的水可以倒出,那么,我可以不爱你,可是,太平洋里面的水倒得出来吗?不,所以我爱你!”“网络文学给文坛注入了几分灵气,也给文坛带来了不少的冲击与影响,尽管有很多资深的权威人士是一些三教九流凑热闹的角色排斥网络文学的存在,然而,它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于网络,存在于社会,并且被更多的人垂青,认可,接受,另外,它也正以一发不可收拾的姿态发展下去。


网络文学开始具有了明显的自我风格和特色,它明朗,随意,才气纵横。深受人们尤其是青年一代的欢迎。人们开始重视它,开始阅读并在此过程中了解,接受它。它并不仅仅是一种发表文章的方式,而开始成为一种写作方式。网文和书面文的区别开始时隐时现。一种新生事物,它最需要的就是明显的风格即不沿袭性。网络文学在这方面做到了几乎完美的地步。因为几千年的文化说教已经存在得太久,而轻松随意,娓娓道来的网文却很少有这种意向。如同现实主义的某些流派一样,能大胆的和读者平等交流。另外,网络文学的唯美性也是非常突出的。人们在网络上的景色描写,心情描写更多地带有自我感情的渲染。而美学原理认为,美就是细腻而优雅的心理需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于是自觉不自觉的网文在审美性上有了一定的突破,这是非常值得夸奖的。另外,网络文学的激情和勇气也显得很另类。我手写我心,古岂能拘牵?这种放松的写作氛围是对几千年的专制文化传统的一个挑战。事实上,文学是心灵河水的河谷。如果都建成人工大运河,那么文学的存在价值也只相当于一种工具,一种手段而已。这是不可想象的文学衰亡之路。此外,网文的突出社会思想意义还表现在以人为本的价值观的体现。人们开始大胆表现自己日常的生活。高亢,颓废……人们开始从观察生活的角度去欣赏文章。写作者和读者站在一个水平线上,写作者大胆裸露自己的灵魂,而读者也很大胆地观察别人的喜怒哀乐。只要不触犯隐私权,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民主氛围。总之,网络文学的存在并发展不仅意味着它是合理的,而且表明了它是代表这个思潮澎湃的社会的一种先进的写作产物。


网络文学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发展。不管你承不承认他是否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然而,任何东西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