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裳艳影生死绝[转帖](中)

(一)
我有着奇怪的浅桐色的瞳孔,喜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放纵,喜欢看夕阳下沉时那最后一抹的艳红,朋友说“当最后的光芒映耀你的脸时,你的眼睛真让人恐惧,阴森中潜在着深邃,天哪,你为什么会有浅桐色的瞳孔!”
四岁时,母亲说“孩子,你知道吗?你是在一个漆黑的夜出生的,尽管那天本该有月,八月十五,记住,你的生日,妈妈要你永远幸福,妈妈爱你。”她抱着我,把我搂在怀里,亲吻着我,然而一滴泪,从睫毛滑落,郑地有声地落在我的脸颊上,冰凉刺骨。那夜过后,母亲就离奇的死了。
因为母亲的死,村里人视我为怪物,他们躲着我,并不仅仅因为我浅桐色的眼睛,而是当他们埋葬母亲的遗体时,遗体竟然化作一阵青烟飘散,如同我出生时一样离奇。
16年前,大雨笼罩在这个地方整整49天,邻村的田地大都被水淹没了,神奇的是,只有这个小村子,却侥幸安然无恙。第50天的清晨,一个年轻的少妇出现在村口,她挺着肚子,看样子即将临盆,村里人想可能是外村的难民,出于同情,收留了她。在中秋节的这天夜里,月光是那么柔和,腹中的婴孩终于要出生了,她在挣扎,邻家的大婶儿在屋外来回转着,时间过去,可腹中的婴孩没有丝毫动静,好心的乡邻也开始担心屋内两条生命的存亡与否了。沉寂过后会是什么?也许……
闷雷似的吼声从山谷传来,震慑着这个月夜,月光疯狂的抖动,风在奔走,人们抱紧一团,好像在等待末日,随着吼声风声的加大,人们再也无暇顾及女人的生死四散的跑开了。随即狂风卷着月光,凝聚着凝聚着,最终变为一束光,射入屋内。这一瞬间,停留在人们脸上的只有惊恐。
婴孩的出生,造成了极大的骚动,所有的长者都来看这个婴孩,有人说她受到了神的保佑,还有人说她是个祸胎。两天后,婴孩奇迹般的挣开了眼睛,并且终日从眼里流出蓝色的液体,村民大为吃惊,而女人却安静地抚摸她的孩子,十天后,蓝色的液体不见了,留下的只是浅桐色的瞳孔。
(二)
是的,婴孩长大了。我叫展月颜,十六岁了,母亲在4岁离开后,我被展翔夫妇收养,12年前离开那个村子,现在住在一个小县城里。
我不喜欢与陌生人接触,所以少有朋友,每天都是我一个人独来独往,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者什么,回忆着什么,这种意念越发越强烈,然而我的记忆却越封越深,所封住的,是我的过去?我想要拼命抓住哪怕一粒曾经的尘埃,但依然没有任何结果,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生命不会留下太多的时间了,10岁那念年,我得了怪病,我的养父母带我到医院
医生肯定地说,他治不好我的病,并说,我只可能活两年。我的父母哭了。我平静地对他们说:“不一定啊,也许我还能活六年呢。”然而他们却哭得更凶了,是把我的话,当成天真的孩子随意地说的。我依然笑着,抚摸着我的右手的食指。是的,我已经知道我的生命期限。因为在前一天晚上,我的亲生母亲在我的梦里出现了。我从没发现,她原来那么美丽,晶莹剔透的皮肤,垂顺的长发,海蓝色的眼睛。她用纤长的手抚摸我的脸,那感觉竟是如此真切,我能感觉到她指间的温度,她对我说:“孩子,当你十六岁的最后一天来临时,我们母女又能相见了。答应妈妈,无论多艰难,要活下去……”她将一个指环放到我手里。我在梦中惊醒,推开手掌,一个透明,闪着血红色光辉的指环在我手心,我轻轻将它戴在我的食指上,一瞬间,指环隐藏到我的血肉里。我望着四周黑洞洞的墙壁,看着入窗的月光,母亲,你有来过,是吗?
我的养父母是好人,他们对我一直很好,丝毫不在乎我的冷漠,我的背景,只是爱着我。自从得知我时日无多,就更加百依百顺。以后的几年来,母亲没再托梦给我,而我的身体状况很好,展翔夫妇,没有想到我真的可以活到十六岁的生日。
生日前的一个月里,母亲曾给我的指环会在月光下显现出来,闪耀着夺目的红光。每到这时,我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推动着血液飞快的流动,似乎要吞噬掉我。我相信,这只是个开始。我好奇,母亲到底隐藏了什么?我过去是谁?这些秘密的答案怎么寻找?
我依旧独来独往,喜欢这样的宁静。每天上学要经过一片小树林,就会有一条狭长的围墙,学校的围墙,墙内有参天的梧桐,一边是房子,居民的房子,历经多年未曾变动过。巷子的前端是明亮宽阔的大路。而连接小树林的一端就显得阴暗了。平时少有人走,只有一个卖婴儿鞋的婆婆,每天准时出现在巷子的进口,无论冬夏,无论寒暑。她卖的是手工缝制的鞋子,很好看,很花心思的样子。因为年纪大了,带着老花镜,镜片浑浊,难看到她的眼睛。
时间久了,婆婆也注意到我,路过时会向我微笑,我也会点点头,向她问候,偶尔她有生意,我便不再打扰。我十分想看她那眼睛后面,会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因为她微笑时,我总是看到一丝朦胧的海蓝,和母亲一样……
“展月颜,以后你上学还是我送你吧。”
“不必了,再有,请你也不要跟着我。”我冷冰冰的回答,问我的是个男孩,叫楚戈是个令我头疼的人物,他总是跟我去各个地方,每天上学放学,定要跟我到家,我曾多次制止他,却没有效果,我讨厌这种人进入我的生活。
楚戈看上去是属于那种文静单薄的男孩,白皮肤,眼睛满含谦虚,却透露坚毅。
“展月颜。”一个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女生叫我。
“什么事?”
“你怎么能让楚戈老跟着你呢?”
“没办法,我也不想。”
“知道的说他缠你,不知道的别人以为你们怎么呢,你看他那么胖多难看。”
“恩,我知道了……”回头看了看楚戈,不明白文静单薄的楚戈,怎么……
他还是跟着我,并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自己独自一个人习惯了,突然多个人总有点不舒服。
十六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心中突然莫明的空虚,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夜很平静,静得有些阴森,我呆呆地望着月亮,似乎感到了月的恐惧与忧伤。整一夜,我手上的指环,竟然一夜没有动静,然而却让我感到不安,就像雨骤然停止,其实狂风在后。
我故作镇定地走出家门,心又慌了。静静穿过树林,出奇的安静,只有我的脚步声。楚戈今天没有跟着我。我低下头,加快了步伐,为什么只在今天楚戈没有来?古巷的入口,空空的,卖鞋的婆婆也没来。我想今天除了是我的生日,似乎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到底怎么了?但愿是我胡思乱想。
到了学校,朋友笑盈盈地向我走来,她说,“恭喜你呵。你门门功课都是满分,第一又是你的。”我微笑着接过成绩单,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楚戈,疲惫苍白的样子,我想他是病了。
发书的日子,老师抱着很多书进来,我以前没发现她有那么大力气。她叫我上去帮她,我接过一些,放在讲台上,分好类,叫人上来领。叫到楚戈,我轻轻把书放在她手上,他满眼忧伤地望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读不懂他的意思。放学时,我找他,却没有找到。
我低头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依然不安。抬头远远看到卖鞋的婆婆坐在古巷的尽头全神贯注的缝鞋。我安静的走过去。婆婆抬头向我笑着,我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蓝色。那张脸渐渐清晰,变成母亲的模样。我感觉身体很轻。不顾一切的向她跑去,“妈妈,带我走,我想你。”我对母亲说。可是母亲依然坐着,神秘的笑着。当我来到她跟前时,母亲终于起身,冲我张开怀抱。我扑到她怀里,紧紧抱着母亲。心口突然剧烈的疼痛,低头看到母亲用一柄利剑,穿透了我的身体。她推开了我,我疼的瘫倒在地上,血顺着剑流下。我看着母亲的眼睛,幽幽的蓝色。的的确确是我的母亲啊,然而这个刺透我,要杀了我的人是我的亲生母亲吗?我用手撑起身子,看着她,她过来抬起我的下巴,我侧头不再看她。她说:“裳影,你回不去了,今天是你的死期。”“……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裳影是谁?”我断断续续的说。“既然你还不知道,那也好,呵呵,飒林,你为什么不来告诉你的宝贝女儿啊。”她在笑,看着我流血。我的意念开始模糊,飒林,母亲的名字……我的母亲……爱我的母亲,梦里来看望我的母亲……对不起,妈,对不起,我没能像你说的那样,好好活下去,无论多艰难……
“展月颜!挺住!!”我回头,看到了依然满脸苍白的楚戈,“展月颜,接着它!”那是笛子,母亲生前的笛子,楚戈有它,我不明白。“展月颜,像你妈妈那样吹它!”
眼前的这个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并没有理会楚戈的到来。她在食指间凝聚着力量,准备给我致命一击。明亮的一道光射出。
在我胸膛一纸薄的地方停住了。我吹响了笛子,这笛声犹如屏障把我罩住,相持了一会,我渐渐感到胸前的力量弱了。我看到了一张惨白与吃惊的脸。一瞬间,她消失了。我小心的喘息,按住胸口的伤口,向楚戈爬过去,托起他的头,把他唤醒,他挣开眼睛看看我,疲惫的笑了,竟消失在我手中。
我把身体靠在墙角,按着伤口止血。惊奇地发现,我手上的指环又开始泛起微红的光,我的血液渐渐顺畅,似乎感到伤口正在慢慢愈合。我起身收好笛子,穿过林子,回家。
父母在等我,我看到他们的焦急,今天回来实在有些晚了。我没有解释什么,今天发生了太多令我吃惊的事,这不是他们所可以接受的。
伤口在隐隐作痛,我被蒙在鼓里,不知所措。做了十万种的假设,依旧没有头绪,那个和母亲一样的女人是谁?楚戈和我有什么关系?裳影……到底怎么回事?我非要找到答案不可,哪怕会死。
明月没有了退却的样子,得意的挂在天上,炫耀着,群星黯然。没有睡意,我举起右手,抚摸着指环隐没的地方。突然指环再次幽幽的闪着,我的身体开始炙热的燃烧,血液翻涌,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雾气。我没有办法动弹了,试着调整呼吸,保持意念的集中,我接受我的命运,因为无法避免。果然,周身的热容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有规律地冲击着我的各个穴道,一团雾气呼出,我感到舒适了很多。轻轻起身,脸庞映到镜子里。我怔住了,我不相信,镜中人是我吗。长发,冰蓝色的眼睛,幽深……我出了一身冷汗。镜中又出现了一个人,是楚戈,不知何时他来到我身后。
我回头,楚戈看到我的样子先是一愣,而后用左手按住肩膀,向我单膝跪下,口里唤着奇拉。我叫他起来,他说:“裳影,你终于又成为奇拉了。”
“我……为什么是裳影?怎么又成了奇拉?”
“奇拉,我带你去个地方。”楚戈拉我的手。“闭上眼睛,我带你走。”
只觉得耳边风声四起,几秒后,我终于又踏到了坚实的东西,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阴森的树林没有虫鸣,静逸,杂草丛间看不到通向深处的路,我止步在森林前。“这是哪?”
楚戈拉我继续向里走,“无影林,人类进不了的林子。”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一会儿你就会明白,到了,就在前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微弱的光提醒我,那是一个大湖,湖边有六个人,看样子他们是在等我。
我由楚戈带着走向他们。楚戈对他们说:“我把奇拉带来了。”他们齐齐向我跪下。我有些不知所措,,楚戈说:“展月颜,你人间的名字叫展月颜,今天是你生日,看你的样子,你已经开始变回奇拉了,我们的主,也就是你的母亲,她应该告诉过你,你会在十六岁的最后一天回来,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你顺利回到迷界。继续成为我们的奇拉。”
我搞不懂楚戈在说些什么,让其他六人起身,说:“你们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楚戈说:“你不用急,你都会明白的。我们是你的护法,这是辽、平、介、澈、朝、涯,我叫戈。”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看清了他们的相貌,澈和朝是女护法。其他人都是眼神坚毅的男人。
……
我坐在卧室里静静的思考,想着他们告诉我的话。澈和朝刚刚把我送回来,让我变回展月颜的模样。展翔夫妇睡着,他们什么也没有觉察。
……奇拉,法力,迷术最高的灵师,奇拉每一百年会有次到人间的轮回,轮回期是十六年,每一次轮回,法力会增加好几倍。迷界必须有奇拉来保护才可以无所畏惧。
……裳影,二世奇拉的名字。
……我是迷界继飒林,我的母亲之后的二世奇拉,名字叫裳影。
……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要杀我,我问了辽,辽说,那不是你母亲,你是迷界的种子,奇拉在,迷界才会存在
(三)
按照澈叮嘱我的,每天夜里,待月明之时,便开始修炼我的灵力。我举起食指,集中精神,指环幽幽的出现了。渐渐凝聚为一束冰蓝色的光。我用食指指着月亮,沿着月的边缘移动。月光窜到我的房里,乳白的,与我冰蓝色的灵力融为一体最终汇聚在我的眼睛里。
介告诉我,迷界灵师的迷术修炼精华都在眼睛里,蓝色越深,灵力越强。而灵力之源来自月亮。迷界的月亮等同人类眼中的太阳。而只有蓝色才能与月光融合,所以,我们的迷术才会无比细腻。
瞳孔里的蓝色加深了,这几日的修炼让我精进不少。但是我仍然无法回忆有关前世的任何事情。戈说不要急,奇拉在我身上复活,记忆也会复活,我低头答应,加紧修炼,因为回到迷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必须在这之前完成凡气与灵气之间的交换,洗掉人间遗留的气息。
平,介在这个夜晚来找我,他们说今天我要见一个人,是死神。死神脸上是没有表情的,甚至没有一丝血红。幽深的蓝从眼睛里闪耀,打量着我。我想他要有上万年的修为了。他掌握着通向各个结界的通道。我走近他,平和介被留在了外面。死神向我诡异得笑:“裳影,我们又见到了,我说过你会回来的。”“又见面?”“……是啊,你不会记得,再也不会记得,哈哈哈……”他的笑声始我麻木。
“裳影,你得选个离开人世的方法,毕竟你世奇拉,整个天界,也只有奇拉可以选择。”
“……选择?”我叹口气,倘若真的可以选择,我不会做奇拉的。“让我消失吧,在世人眼中,从来没有展月颜。”
死神依旧诡异的看着我,嘴角间含着若隐若现的笑容。“好的,我答应你。’
“谢了,我走了。”
“等一下,”死神喊我停下,“裳影,你对你的记忆不好奇么。”
“没有什么,既然是不该记起的,忘却了也好。”
“裳影,没有办法,你是逃不掉的。”死神向黑暗走去。
(四)
戈看到我的法力已经可以保护自己后就没有再护送我,他说他们也要为重返迷界修炼更高的法力。坐在戈座位上的是个胖子,同学们对他像认识很久,戈说,其实他只是把灵魂附着在这个胖子身上,而只有奇拉才可以看出我的本来面目。
时间会眨眼过去,就要到回去的日子了。我的灵力已经高出了我的七位护法,只要到了我十六岁的最后一天的凌晨灵力会更加炉火纯青,很难再超越。戈说奇拉,我们还要小心,因为在回到迷界之前的最后一天中,你的法力会消失,那时我们保护你,是很危险的。我又想到那个用剑刺我的女人,是的,我相信戈的话,她不会罢手的。
夜里,我在手中用灵力汇聚成一把剑,是冰蓝色的,这是奇拉的武器,用来保护迷界的武器。我飞出窗子,站在繁星间的云朵上挥舞着,将月光折断。然后望着茫茫夜空下的城市,我生活了十二年地方,七天后,我会离开,希望展翔夫妇可以有一个真正陪着他们的孩子。我为他们掉了眼泪,轻易的就滑落了。我收起剑,回到家里。打开父母的房门,我想要看看他们。轻坐在床边,看月光温柔的洒在他们脸上,他们老了,为我劳累了十二年,我没办法报答他们了。我抬手放到妈妈的脸上,滑过她眼角的皱纹。她还在安静的睡着。我握起她的手,惊奇的发现―――那手―――是冰凉的!
我胆怯的试探她是否呼吸,没有,没有,没有,她死了。我推了推父亲,他也是僵硬的身体。一瞬间我觉得天旋地转,惊恐的望着四周,重新幻化出剑。扫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感到敌人正在向我得意的笑。我用灵力唤着戈,空气中出现了两个人,不是戈,是朝和涯。他们向我跪下,说:“奇拉,是我们保护不周,我们愿意受罚。”我拉起他们,对着他们哭喊,我的父母死了,因为我死了,是因为我,是谁杀了他们,是谁!!
“奇拉,我们会找出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会和你寸步不离,这样保护你,他们已经开始计划了恐怕马上就要来杀掉我们。”涯对我说。
“让他们来好了,我不怕,我要杀了害我父母的人!”
“奇拉,你不能,记住。你是迷界的种子,不可以,你必须回到迷界保护你的子民,那里更多的人。”
“我的父母我无法保护,我又去保护谁?”
“你回到迷界后法力才可以真正对付得了我们的敌人。”
“……我们的敌人……”
“是的,你和我们去无影林,我就会告诉你。”
来到无影林中的湖边,六位护法将我围在中央,一起施用迷术,凝聚在我周围一层屏障。他们将他们的记忆给了我。
我来到一座城里,那里被群山围绕着,月亮是我见过最亮的,最美丽的,它洒下乳白的光抚慰着这片土地。人们穿着宽大的凤尾袍,新生的孩子闪着浅桐色的瞳孔欢笑着。我走过他们。来到宏伟的宫殿前面。这是用冰砌成的,冷冷的蓝色。上面刻着深深的字迹“迷灵宫”。我想这就是我即将要来的迷界。我要保护的就是这座城池中的人们。我飘然进了宫中,来到宫殿的正庭。窗前的白纱随风舞着,像女人飞扬的长发。正门两侧各有四根冰柱,上面雕刻着四个人,我认出有母亲的雕像,在这之后,还有我的,后面的我就不再认识了。顶空,悬挂着一些奇特的符号,时时变化着。我穿过大厅,来到厅后的花园,两个长发的女人站在那里,我认出那一身冰蓝色的是我的母亲,后面的是澈。我过去听她们的谈话。
……“澈,裳影还有多少时日回来?”
“回主,还有十天。”
“好的,你们七位护法定要保护好她,昨日在月光的轨迹里发现飒雪她们要采取行动了,我猜她们是要在裳影法力消失时抓住最后的机会,捣毁我们的国家。你一定告诉其他六位护法。”
“是的,还有什么吩咐?”
“待你回去找到裳影,将我封在笛子里的记忆交给她。”
意象停止了。我回到现实中来。朝问我带着笛子么。我在袖里拿出它,然后集中灵力,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
母亲来到我跟前,微笑着看着我。她抚摸我的脸颊,对我说:“孩子,今天妈妈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来到了二百年以前的迷灵城。身处在迷灵宫中。两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子奔跑着玩乐。一个女人出来,唤着她们的名字:飒林,飒雪。我终于知道这个女孩是我的母亲,飒雪是母亲的孪生妹妹。时间突然越过了几十年。当我看到的画面再次稳定下来时看到的却是飒雪用剑指着母亲的眼睛说:“为什么,为什么,你抢去我的一切,母亲让你做了奇拉,把毕生的修为给了你。这不算什么,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爱情也拿走?若没有你,流少会爱我,疼我。都是你!我要杀了你。”母亲悲哀的看着飒雪,没有说话。她知道此时飒雪杀了她也会恨她。然而她想到了母亲,母亲曾对她说过,无论发生什么,记住你是奇拉,迷界的种子,必须活着。于是母亲与飒雪交手了,飒雪不是母亲的对手,几招之后就败了下来,母亲没有伤她,她提起剑,头也不回的走了“飒林,我会回来的,那一天我会让你失去一切!!”空气中回荡飒雪的声音。
我终于明白这个所谓的敌人是谁了。平说:“后来飒雪去了诺血国,练就了很高的法力,曾经来过我们迷灵国,与你交过手,但是没有打败你……”
“是么……我并不记得了。”我闭上眼睛。想着整件事情,这恩怨情愁何时会了。
迷灵城百年的月光下演绎着不同的故事,我要回到这片本该熟悉却陌生的地方,然后在恐惧、责任、厮杀中等待下一个百年的轮回。在看到迷灵城上空百年一次的阳光后闭上眼睛,经历一个人间的十六年。
介说,你都明白了吧。所以我们会保护你,你也要为整个迷灵城活着。我默许。
朝问,戈回来了么,他去做了什么?辽回答,他要先回一次迷界。……
又是许久的沉默。没有人打破宁静。
当阳光再次找到我眼睛上时,我知道我们安全的渡过了一夜。
我问澈,我们在这里安全么?澈说,应该是安全的因为在无影林外他们已经用迷术结成屏障,除非懂得迷术的人否则一只鸟也飞不进来。我们就在这等到最后一天的黎明,可以了。
我们席地而坐。朝对我们说:“主说,这几日,月的轨迹一只不稳,我想飒雪她马上就要来了。要警惕才好。为什么戈还是没回来?我们练就的阵法必须是七个人才有威力啊。”
我说:“你们教我吧,倘若戈一时半会不能回来,那我们就很危险。”
“奇拉说的对,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朝对大家说。
我在身体里凝聚灵力,站在他们围成的半月行中。他们把阵法和每一招的精妙之处用自己灵力传给我。剩下就只有我领悟了。
夜很安静,我静坐在湖边领悟着微妙而凌厉的招数。平,介,朝,涯,辽,澈,依次与我形成半月行,与天上的月亮如出一辙。突然一片云遮住了月光,朝吃惊的站起来。紧接着,空气开始颤抖,树林做响。平和介同时脱口而出:“他们来了。”
“是的,他们来了。”朝点头。“可是奇拉还未练成七月阵法,戈不在。恐怕外面的屏障支撑不了多久了。”
“朝,涯,辽,澈你们留在这里保护奇拉,我们先去看看。”介说。
“介,我回来了。”戈出现在空气里。“外面有敌人,明日奇拉的法力就要消失了,飒雪来得真是时候。”他恨恨的说。
涯,辽,澈,见戈回来,纷纷起身,“以我们七人的阵法,应该没什么问题。我们出去迎敌。“
朝摇摇头,“我们不能让奇拉一人在这,不安全,况且,现在她正在练功,又不能迎敌。到了黎明她法力还会消失,这样不危险么?”
“朝说的对,朝,你在我们之中灵力是最强的,你留在奇拉身边吧。”介说。
“……恩,只有这样了,你们保重。”朝对他们说。
朝在我身边坐下,我听见其他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一会的时间,我就听到远处的厮杀声,听声音,我的几位护法都没有受伤,飒雪的人死了很多。朝也听到了,她轻声说:“奇拉,他们打不过平他们的。”我微微点头。朝起身在我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厮杀声渐渐小了。
“奇拉,我们安全了。”听声音,是戈的。平他们还在后面。
“朝,你去看看介,他受伤了。”戈说。
朝抬头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轻声说:“朝……你放心吧。”
朝点头,就离开了。
月色正浓,月光下只有我和戈的影子。我还在运功,没有起身,戈就在我身后。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片平静的湖水说:“飒雪,都走了,你还不出来么?”
戈愣了一下,“奇拉,你说什么?”
“飒雪,你根本不是戈,不是么,戈已经死了,被你杀了,你附在他的身体上。”我冷冷的说到。
又是死寂。沉默。
……“裳影,我真是小看了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戈在被你杀死之前见过我,他来看我,并告诉我一个只有我和他懂的迷术,用来在我突然遇到危险时,将他唤到。就在你同样杀害我养父母的那天夜里,我试着念咒语,戈却没来。当时我就怀疑是不是戈遭遇了不测。后来我进入了这片无影林,这林外已经被施用了迷术,戈是我的护法,他可能不知道么。况且这里的通道只有一条,我想戈临死前也没有告诉你如何穿过通道。情急之下,你就运用了幻术。然而你却忘了,只有皇室的人才会幻术。”我默默的一字一字的说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飒雪笑起来“好,你都说对了,那又能如何呢?现在我就要了你的命,再去杀了飒林,论起辈分我还是你的前辈,死在我手下是你的福份。”
“你太天真了!!”传来了朝的声音。还有介,平,辽,涯,澈,他们都来了。我知道是朝同样发现了飒雪的破绽,所以千方百计留在我身边保护我。刚刚朝并没有走远,一直看着飒雪的动静。一边把记忆传给其他人,并告诉他们速战速决,好来尽快保护我。
朝来到我身边。“奇拉,你也发现了么。”
“是的,朝,飒雪,就是她杀了我父母,今天我要报仇。”
我站起身来。飒雪吃惊的看着我,我笑笑:“其实我早已领悟了七月阵法,若非如此你会轻易出现么。
“哈哈哈,那样更好,我很久没有痛快的杀人了,来吧!”飒雪冲我说。
我和六位护法站成半月型,凝聚着灵力,幻化出自己的武器。飒雪身边笼罩着黑色的火焰,那是诺血国迷术。我们随着月迹飞快的运动。飒雪用身边的黑火,攻击我们。那火焰运动也是极其迅速的,我用剑挡住,突然发现那火焰中都是鲜血。朝说,飒雪你竟然为了练功杀了这么多人。我终于知道,在这些鲜血里有我父母的。我开始向她攻击,一束束的冰蓝色光从我的剑上射出。朝用的月行刀也凌厉的向她飞去。飒雪用火焰抵御,似乎我们伤不了她。然而介却受伤了,刚刚在与飒雪手下厮杀是不慎受伤,此时的灵力渐渐弱了下来。
一团火焰射来,我过去想帮他拦下。可是太快了。黑火迅速吞噬着介。朝喊着:“奇拉,你快回原位!快点!”我又进入月光的轨迹里,可是六人的七月阵法有了缺口很快被飒雪发现,她开始更加猛烈的进功。朝说,你们小心。注意自己的位置!
平也受伤了,朝说,保护奇拉。
五个人再也无法组成七月阵法,澈把我拉到后面,辽,涯,朝轮番进功,澈也加入了他们。我跑向介,他死了,平是重伤。平突然一把拉我到他身边,与我四掌相对,将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的给了我。我说不要啊。平说,反正是一死,奇拉你要活着。然后就闭上眼睛。
我回头看看澈他们,已经打得精疲力竭,涯也受伤了。我愤怒了。提起剑,疯狂对飒雪进功,朝配合着我,为我避开我来不及躲闪的火焰。“飒雪,你杀了我身边这么多人,今天,你要全部还清!”我汇聚着所有的灵力准备与飒雪拼死一战。我的剑被飒雪的火焰染得变成了红色,飒雪终于在我们五人的进功中,速度慢了下来。然而我也有些疲倦,东方已经发白了,只要一会太阳出来,我的法力会彻底消失。必须快一点找到飒雪的死穴。澈终于退了下去,她受了重伤。坐在地上。我们继续和飒雪周旋。
“我知道了!她的死穴在右腿。”澈大声喊着。
我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飒雪在移动的过程中总是用左腿,而右腿很少伸直。我和朝对视了一下。辽和涯也明白了我们的意思。我和朝见退下,辽与涯在奋力抵抗。我把剑与朝的刀同时举起,冲到飒雪的身后。直直插入飒雪的右腿。一股鲜血,溅到我们身上。我们成功了。飒雪终于倒了下去。我用剑指着她,她哀求我不要杀她。我说:“飒雪,你叫我不杀你,那你为什么杀我身边的人,我的父母对你有威胁么,你为什么杀了他们?”
“你的父母?展翔?他们死了么?”
“飒雪,死到临头还不承认!”
“不!!,我没有杀他们,没有,你放过我吧。”
“你做梦。”我举起剑,灵力由剑尖射出,穿过飒雪的胸膛,飒雪死了。我们都松了口气。太阳终于在这一刻完全升出来了。我渐渐感到全身无力,软软的躺在地上。
(五)
当我醒来时。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周围是用蓝色的寒冰铸成的墙壁。雪白的床帐。我认出我已经回到了迷灵城里的迷灵宫中。此时我已是奇拉,真正的奇拉了。身上不知何时也已经被换上华丽的凤尾袍。头发整整齐齐的散在身后。海蓝的瞳孔。我的灵力果然又长进了。身上的伤很快便痊愈了。
石门被轻轻推开。“妈妈。”我冲过去和母亲紧紧抱在一起。母亲抚摸我的头发。我再次感受到她脸颊上冰凉的泪。“孩子,孩子,孩子。”她一声一声地叫我。十六年太长太长,尤其对一个母亲。
她放开我,对我说:“好了,你快随我出去吧,我们的子民还在等你。”我点头,帮她擦掉泪,与她一起来到迷灵宫的城楼上。
城楼下的人齐喊着“奇拉,奇拉。”我站在风中向他们亮出我的剑,用灵力划出月的轨迹。然后向月亮单膝跪下。起誓“誓死保护迷灵城的一切。”我的子民欢呼着。母亲将一块月型石配在我胸前,那是宫主给奇拉的至高无上的权力。我手上的指环在月光下显现出来,闪着同样血红的光。
然后人们尽数散到城中的大小街道狂欢着。母亲和我一前一后的走在回宫的路上。
“孩子,你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奇拉,我虽然是你的母亲,但是在人前,你还是要叫我宫主。”
“……我知道了,可是,既然我已经做过一世的奇拉,为什么我记不起这些事?您知道我没有回忆起任何前世的事?”我问母亲。
母亲突然停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说:“孩子,现在你不要知道为什么,只要记住,你是奇拉。迷灵城的奇拉,你的责任是保护你的子民,其他的一切。不要去追问了。”
我回到自己的寝宫中。月光下的迷灵宫那么的美丽,月光可以朦胧的穿过墙壁,变幻着。我起身站在窗前。拨开宽大飞舞的帘帐。夜深了,城中没有白天热闹,蓝色的灯火在远方悠悠的亮着,迷灵城沉寂在一片祥和里。或许每家的人会因为奇拉的归来而踏心的睡上一夜,孩子会因为梦到白天的狂欢而笑出声来。我知道我不再是为了自己活着。
夜依旧是寂静的。我没有睡意,穿上披风,我想到迷灵宫的观望台上去吹吹夜风。我没有惊动随从我的侍女,希望自己单独呆一会。偌大的迷灵宫中没有人声,我的脚步声回荡在长长的走廊里。没有到观望台,却不知不觉间来到母亲寝宫的后花园里。园里只有白梅,夜色中落下白色的花瓣。洒满地面。幽幽的香。我想起母亲身上永远的白梅香。不禁对这些散落的花心生怜爱。我没再去观望台,嗅到温暖的白梅香,使我有了困意。回去便沉沉睡了。
清晨,月光明亮起来。我微笑着望着我的子民。他们快乐着,也幸福着。
再一次来到了迷灵宫的大厅。我注视每一根冰柱上的人。这些刻在冰柱上的画十分精细。我想必定用高深的迷术才幻化出的。我和母亲的形象是挨在一起的。我们如出一辙的笑着。神秘的看着前方。右下角的角落中,有一个类似半圆的弧形。我凝聚我的灵力想要解开这个符号的奥秘,但是我失败了。封锁这个符号的人灵力一定高出我许多倍。我来到大厅的正中央。抬头看那些时时变化的符号。突然那些光线不再变幻,而是变成一个清晰的符号。正对着我的头顶。我吃惊的发现,那图案竟然与刻着我的冰柱上符号一模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记忆一定跟这个符号有关。但是这个奇怪的符号能说明什么呢?
我低头思考着,走出了大厅。来到了我的练功房。一面的墙壁上放满了,修炼灵力的法典。但好像很久没有被任何人看过。已经落了一层灰尘。
我轻轻拿下来最上面的一本,叫《月迹图解》我翻开这部陈旧的书,明白那些符号全部是由月光汇聚而成。表示着将来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我在它的当中寻找我的那个古怪的符号。希望可以得到一丝启示。我仔细的查询着。终于在这部书的后面发现了那个奇怪的月迹图。我赶紧翻过页想知道如何解开它。然而月迹图却停止了。没有任何解释。不相连的书页,我知道――――这本书被人破坏过,并且这个人一定知道如何破解那个符号。我认为这个人所作所为是因为我,他不想让我知道和了解一些事情,在我回来以前,他一定是把一切可以被我发现而使我明白而破解的所有东西。毁掉了。
我却越来越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我没有再去询问母亲,我知道她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但是我相信她是爱着我的,不告诉我是有苦衷。但是我一样自己会去发现。终有一天我会了解的清清楚楚。
当月亮收住光芒时。我正在母亲的白梅园中。迷灵城的夜是寒冷的。我轻靠在白梅树下。花瓣无声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在寂静的夜里嗅着这清香。
突然,母亲的房门打开了。一个白色的人影匆匆走出去。夜色中我不知那是不是母亲。悄悄跟过去,那人影穿过围墙突然就消失了。我轻轻捡起地上的白梅花瓣。
……母亲,的的确确是她。这么晚了。匆匆出去做什么?
再见到母亲,是第二天。母亲召唤我和朝,涯,澈,辽,到正庭等她。我们早早到了那里。一会,母亲出来了。我们向她示意“宫主。”母亲点点头。然后神情十分严肃的说:“裳影,你已经回到迷界一些日子了。应该了解我们迷灵国了吧。应该知道我们面临最艰巨的困难是什么。”
我叹口气说“是的,诺血国越来越强大了。那里的人的灵力已经超过了我们。听说诺血国的奇拉,更是不可战胜的。”
母亲没有说话,朝说“宫主的意思是……”
“是的,正如你们所想,如果不能削弱的诺血国力量,终有一天他们会来侵略我们的,到那时我们就会措不及防了,而削弱诺血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失去奇拉,没错,失去奇拉。”母亲转过身来,对我们认真的说道。
“宫主是想让我们想办法除掉诺血国的奇拉。”朝接过母亲的话。
母亲点头。看着我对我的护法们说“好了,我先要和奇拉说一些事情,你们先下去吧。”朝,澈和辽,涯,应声是,便退了出去。
“宫主,有事么?”我问母亲。
“孩子,没人时叫我妈妈可以的。”母亲满眼怜爱的看着我。
“妈,你要我去杀了诺血国的奇拉,只要对迷灵城有好处我就会去的。”
“孩子,你不怪我么?”
“妈,你说什么?放心吧,我会平安回来的。”我笑着说。
“……我不是担心这个,是因为……”母亲停住话,抱住我,“答应妈妈,无论怎样,不要怪妈妈。”
我被母亲的话弄的手足无措。只是笑着答应,“妈,我永远不会怪你,你是爱我的。放心,我一定会和朝想办法除掉那个奇拉的。”我本是想问母亲昨夜的事情,母亲夜里出去到底去做什么。然而突然接到这个任务,我就决定不问母亲。我一定要在我出发去诺血国之前自己找到答案。
朝看我出来,迎过来,“奇拉,宫主说要我们怎么办么?”
“没有,……这恐怕要我们自己考虑,我想我们会尽快出发的。……对了,朝,你跟我来一下好么。”
朝跟我来到了迷灵宫的观望台。宽敞的的台上只有我和朝。我们的头发在狂风中飞舞。我望着远处的诺血国。回头对朝说:“朝,你做迷灵宫的护法已经有三世了吧。”
“奇拉,是的。”
“叫我裳影吧,这没有外人。你也做过我母亲的护法?”
“……是的。”
我转过身,注视着朝,“朝,你知道我没有前世的记忆对吧。不用骗我,奇拉应该有前世的记忆。可是我没有。你可以告诉我这是因为什么?”
“裳影……我……不知道。”
“你当真要和母亲永远隐藏这个秘密么?”
“请奇拉不要追问,宫主爱你,她不愿看到你受到任何伤害。”朝对我说。然后准备离去。
我对着朝的背影喊:“我早晚会知道的!”
朝没有回头。我冲过去,挡在前面。“朝,我到底和诺血国什么关系!”
朝突然抬头吃惊的看着我。“奇拉……你说什么?”
“朝,你不用继续隐瞒什么,我看出你和母亲对我去诺血国显得那么不安,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前世的记忆,朝,你告诉我,跟诺血国有关系对不对?”
“奇拉,不是你想象那个样子,你是名副其实的迷灵国的奇拉,千真万确。”朝认真的说。而后飞快地转身离去。把我独自留在观望台上。失望的望着远方任由狂风撩乱我身后整齐的头发。夜,又来了。我不甘心,不甘心。
悄悄地,我再次来到母亲的白梅园,观望着母亲的房间,倾听着房内的动静。不知那个侍候母亲的人有没有按我的吩咐在母亲的衣服上放上梨花香。否则即使我亲眼看见母亲出去也无法跟上她的。母亲的房门打开了,母亲又是匆匆走出去。我紧随着她。母亲在园外用了幻术。我闭上眼睛仔细嗅着空气的气味,终于我发现了梨花香,顺着香味的痕迹,我用幻术又渐渐赶上了母亲。母亲在迷灵涯边停下了。那是迷灵国的边界,然后她纵身跳了下去。我也跟在她后面轻轻地落在了涯底。
我躲在了巨大的石块后看着母亲。母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果然,一个人影走向母亲,母亲过去竟然与那个人相拥在了一起。我无法认出这个人是谁,但是竟然感觉见过这个人一样。那个人影终于转过身来。我惊呆了,我看到一张毫无血色的脸,苍白的脸,冷漠的脸―――――
这个与母亲在一起的人竟然是死神!!是死神!!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可是再不容我质疑,的的确确是死神。然后我发现母亲哭了,她似乎在哀求死神一些什么。我用灵力将他们之间的说话声音收到我耳中。
“流少,裳影怎么办?她好像就要知道了,她真的不能得到幸福么。流少,你能救救她么。”母亲说。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我办不到。奇拉的命运永远不会改变。”
“不!你办的到!你是她的父亲啊,你的灵力足够帮助她解除诅咒的。”
“飒林,你不明白,这样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况且,我已经让她忘掉了前世一切的痛苦,只要她记不起那些事情,只要她没有能力解开那个半月的沉封,就不会痛苦。”死神还是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
“流少,我知道,你帮裳影解除诅咒会失去大半的灵力,可是你同样不明白,裳影她现在并不快乐,你杀了她人间的父母,她内疚,你沉封她的记忆,她已经怀疑了。今天要朝告诉她到底她的记忆去了哪里。你也应该知道,这次裳影去诺血国还是会遇到卡素默的。”
“飒林,是裳影自己选择离开人间的方法,她和展翔生活了太久,我没有能力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忘了裳影。所以才迫不得已这么做的。况且在沉封她的记忆时,你不是同意么。”
我看到母亲哭泣着。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死神竟然就是流少,那个被母亲和飒雪同时爱上的流少。杀我父母的凶手,然而我没有理由报仇。我是死神流少的女儿,是我选择离开人间的途径。我才是真正的凶手。母亲,为什么,这一切是真的么,我的眼泪不知觉间就落了下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迷灵涯。跌跌撞撞的回到我的寝宫。……死神,流少,母亲,流少的女儿……还有那个卡素默,母亲,你为什么要流少封锁我的记忆?诅咒……我被施用了诅咒了么?幸福……我曾拥有幸福吗?,我突然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认不出自己。我到底是谁?
第二天,我没有去找母亲,而是直接召唤了我的护法,告诉他们“我们尽快出发吧。就在今天好么?澈,涯,辽,你们三个不用跟我去了。我不在,你们要保护好迷灵城。朝,我们走吧。”
澈,涯和辽向我诚恳的点头,“奇拉,你放心,要保重。”
我和朝向他们道别,就上路了。我和朝一直没有说话。出了迷灵城。朝对我说“奇拉,我……“
“……好了,什么也不用说了,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如何杀掉诺血国的奇拉。那些事情以后再说吧”
朝对我点头,说好的
“朝,到了诺血国,记得叫我裳影,我们必须隐藏我们的身份。”
“好的,裳影。”朝答应了我。
(六)
两天后,来到了诺血国。我和朝穿上凤尾袍,用灵力将凤尾袍绣上一只火凤凰。在诺血国,火凤凰是神鸟,所以每一个诺血国的人的凤尾袍上都会有一只火凤凰。走在诺血城的街市上,看到很多孩子,他们正在玩耍,他们用灵力幻化出小火球互相嬉闹。我很吃惊,没有想到在诺血城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把灵力运用得如此熟练。我和朝来到一家客栈,进了房间,朝说:“裳影,即使我们到了诺血国,又如何见得到他们的奇拉呢。以前我就听说,诺血国的奇拉,轻易是不会出现的。”我点点头,“是啊,很困难,所以我们更不能坐以待毙,明天我准备去诺血宫,可以去做一个侍女,等到可以接近奇拉时,再想办法杀了他。”
朝说:“看来现在倒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明天我先去看看吧,裳影你不应该和我同样去做一个侍女,那样势必引起别人的怀疑。听说诺血国王只是一个沉迷美色之徒,,所以不如我先去,然后想办法再让裳影你入宫。不是很好么?”
“也好,明天就开始行动。”我肯定的对朝说。
预料之中朝成功的进入了诺血宫。这几日来闲来无事,每天都会到诺血城的库雅湖畔。那个地方真的很是美丽。湖水看上去是温暖的。让我想起了我在人间时,展翔夫妇经常带我去的公园,一样平静的湖水。清爽的风。想到他们,我不禁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进了湖水里。
“姑娘为何哭呢,这么美丽的风景不好么?”
我抬头,看到一个男子站在我身后,他身穿白色凤尾袍。火红的凤凰鲜活的浮在袍尾。长发遮住了锐利的眼睛。我向他微微一笑。
他也向我笑着,“我叫默。”
“我叫裳影。”我用手擦干泪水,对默说。
“……裳影……我曾听过这个名字一样。姑娘不住在诺血城里吧。”
我停了一下,突然想起我的任务来,然后慌忙的离开了雅库湖畔。留下了还不知所措的默。
我跑进客栈,进了房间。看见朝来了。她在等我。“裳影,明天诺血宫集体祭祀,到时候会有很多人进入诺血宫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你可以混入诺血宫,然后我会想办法让诺血国王注意你,他一定会把你留下的。你在国王身边就一定会见到奇拉的。”
“恩,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我对朝说。
朝匆匆离开了。她说,还要在宫里再去打听打听消息。
我静坐在床上,等待着明天的到来。用灵力将我的记忆给澈,让她去告诉母亲,我们在诺血国的情况。
清晨来临了,诺血城的钟响了十二次,我穿好凤尾袍,出了客栈,直奔诺血宫。宫门外,有很多诺血国的人我混在他们之中,进了诺血宫。诺血宫同迷灵宫一样宏伟,高大。我来到了诺血国的大庭。跟随着人群跪下。我看到了朝在角落里向我招手。我也向她点点头。人们起身,进了后庭。我看到一个端坐在正中的人,我猜想他就是诺血国王。我又扫视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直觉告诉我,他们都不是奇拉。朝又向我示意,我知道是时机了,人们再一次地向诺血国王跪下。我没有跪下,在无数人中,只有我是站立,我知道此时国王的目光是注视着我的。我没有回避。轻轻来到国王的身前。向他倾国倾城的笑。楚楚轻拜。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裳影。”我回答。我鄙视那样的眼神。但是我知道,我成功了。简简单单的就倾了诺血国王的城。人们散去了。我留下来了,留在了诺血宫,陪伴在国王左右。朝说,“裳影,不要急,找到机会再下手。”我说,我知道的。
但是,有些事依旧出乎了我的预料。诺血国王十分昏庸,每日从不关心国事。他给了奇拉特权,叫奇拉掌管一切事情。所以自从我来到诺血宫以来,没见过一次奇拉。只是听国王说他的奇拉无所不能,灵力高强。他叫卡素默……
我突然想起母亲与死神流少说过的话。他们说我终究会遇到卡素默的。卡素默,你遇到我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时间过得很快,我和朝的任务没有任何进展。澈传给我的记忆说,母亲要我们必须加紧时间了,因为迷灵国不可以总是没有奇拉。我告诉澈,要她告诉母亲,我和朝,会想办法的。
找到了朝,我对她说:“朝,我们没有多少时见了,你也知道,我在诺血国王身边根本看不到卡素默。偶尔,卡素默只是叫他身边的人来告诉国王一些事情罢了。”
“我知道,可是,我一直没有办法。”朝也有些无奈。
“朝,我决定铤而走险一次。”
“裳影,你打算怎么办?如何叫铤而走险?”
“我决定向卡素默下战书,然后在诺血国王给卡索默文书时,叫那个卡素默的下人送过去。这样,不会暴露我们的身份,如果真的暴露了,奇拉也免不了会和我一战。”
“裳影,你真的决定了?”
“朝,你问这种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裳影,既然如此,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好我们可以去准备。”
(七)
卡素默:
我要和你进行决战,就在迷灵国与诺血国的交界处,迷灵涯。我是迷灵国的奇拉,三日后我会在那里等着你。如果你不守约定,我会杀了诺血国王。
 裳影
我在诺血国王给卡索默的信函中偷偷加入了这张战书。然后找到了朝。朝已经在等待我了。既然已经决定要决战,朝决定我们离开诺血宫,诺血国王也没有了价值。我和朝又回到了那个客栈。母亲得知三天后我和朝要与卡素默决战,连夜命令澈将素月轨迹剑法传授给我和朝。两天已来,我和朝都在认真领悟剑法中的招式。以便可以在与卡素默决斗时可以熟练的运用。
第三天的清晨,我和朝都已经把每一招都烂熟于心。我出了客栈想要随便走走缓和疲倦。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又到了雅库湖畔。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那个身影,雪白的,火红的凤凰。是默。
我轻轻走过去。默回头,恰巧看到了我。
“裳影,你终于来了,我一直都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默说。
“我想,以后我再也来不了这个地方了。”我笑着对默说。
我们都不再说话了,静静的并肩站在湖畔。天色晚了,我向默告别。看到了默眼里不舍的神情。我不该留下任何感情的,因为明天不知道是生是死。
我和朝连夜赶到迷灵涯。站在高高的涯顶,我们幻化回迷灵国蓝色的凤尾袍。迎着风等待着卡素默。
他来了,风吹着他凤尾上的火凤凰。卡素默无比坚毅的站在我面前。
“卡素默,你来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对他说。
“见到又如何呢,你会死在我手下的。难道你没有听说有多少个奇拉,败给我么?”
“哈哈哈,你说的真是可笑,你会死得很难看的。”我说着幻化出剑。
卡素默举起右比臂,一束光迅速笼罩在他身上,黑色的火焰在他身边旋转。我聚集起十成的灵力,握紧了剑柄,舞起素月轨迹剑法。剑光留在空气中。我向卡素默冲过去。一团黑火向我射过来。我轻而易举的僻开。飒雪曾经对我用过这种法术,所以,这些黑火的轨迹我还都记得。我渐渐逼近了卡素默的身体。用剑气一次一次刺透他用黑火笼罩成的屏障。转眼间,我已经看到他惊恐的表情。我用剑刺伤他的右臂。然后用剑间指着他的眼睛说:“你快叫真正的卡素默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我冲着空气中说:“卡素默,我知道你来了,可是你为什么不敢出来,我早已经看出他不是你,你怎么会有那个惊恐的表情呢,卡素默,出来!否则我杀了他!”
“放了他吧。”空气中一个人影渐渐清晰。“放了他吧,裳影。我来了。”
雪白的凤尾袍,鲜活的火凤凰。锐利的眼睛。―――默!怎么是你?
“你早就知道我是裳影,早就知道我是奇拉了,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卡素默!”
“……裳影,你当真一点也记不起我么?”卡素默看着我。
“奇拉,……不要和他说话了,别忘了,我们就是为了杀掉他!”朝有些慌忙的接过说到。
我没有继续和卡素默说话,而是于朝同时聚集起灵力,我知道,我们真正的对手来了。卡素默闭上眼睛。一道金色的光在空中划出一道绝美的弧线,光束又迅速汇聚成为一个光球,漂浮在卡索默的胸前。他用手深入光球中,一声巨响,卡索默手中已经握着一柄剑。寒冷的剑光外,有着火焰在燃烧。我和朝对视了一下,然后一起向卡素默进攻。深蓝色的空中,卡素默红色的灵力,与我和朝冰蓝的剑气交织着亮在空中。我的剑已经被卡素默的凤凰活烧的有些热了,而朝的右肩受伤,不停流血。我们在空中飞快的移动着,月光被我们震动得不断颤抖,卡素默将凤凰火聚集到剑上,然后,向我们射过来。我拼命用剑拦下。并且用冰冷的剑气回击过去。朝不能继续与卡素默周旋,只剩下我和卡素默。我们已经过了几百招,打了整整一夜。每个人都已经十分疲惫,但是谁也不敢松懈,周旋之中,仔细观察着彼此的疏漏之处。然而我们的剑法都太完美,没有一丝可乘之机。又过了整整一个白天,仍然不分胜负。我累了,卡素默也累了,我们的招式同时慢了下来。我的右腿被凤凰火烧伤了,卡索默的胸口也被我的剑刺伤。我知道我不能继续打下去了,即使不会输给卡索默,也会因为灵力损失过度而死去的。我回望了一眼迷灵城,决定下一次赌注。聚集所有的灵力,到剑上,然后一举刺中卡索默的胸膛,这样,我就可以赢了。
卡素默似乎也想到了用这种方式结束这场残酷的斗争。如今就要看谁的剑更快一点了。在我们剑相驳后。我们都站立着,举起剑对着天空,汇聚着最后的灵力。同时,我们举起剑直直的飞向对方。
当卡素默的剑就将刺入我胸口时,他却出乎我预料的迟疑了,并把剑抛出去。汇聚在剑上灵力在剑落地的一瞬间炸起了无数石块。然而我的剑却深深的刺透了卡索默胸膛,鲜血飞溅出来。我握剑的手定格在那一刻。卡素默抬起头来,“裳影,我是卡素默,你真的不记得么?”
我的头突然像被这一句话炸开了一样,剧烈得疼痛。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幕幕我从没有见过的画面,然而每一幅却又是那么清晰而熟悉。卡素默和裳影,卡素默和裳影,裳影爱着卡素默,卡素默也同样爱着裳影。卡素默,卡素默,卡素默……都是卡素默。我终于记起了前世的所有事情,那些关于我和卡素默的事情。“默!!”我抱起满身是鲜血的卡素默。“我的默,我知道你是我的默,我记得了,记得了,默,你活下去,活下去。”我哭着,把卡素默的头搂在我怀里。
“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我对着天空喊着。朝过来扶我起来,我对她说:“朝,这是不是诅咒,凡是奇拉就得不到幸福,是吧。母亲爱上了流少,结果流少变成了没有感情的死神,我爱上卡素默,但是卡素默必须死在我手里。母亲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所以就封住我的记忆,然而只要卡索默一死我就会记起一切。朝,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朝陪我默默掉着眼泪。我捡起剑插进自己的胸膛,默,无论如何我要和你在一起。然后心满意足的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