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里,很沉静,却有浩瀚的流动,带着深深的忧伤;这里,是我爱的大海的最深处,抬头可以瞅见太阳的一点点光晕,一点点,就犹如我一点点的希望;这里,有他对我的爱,却没有他的气息……我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个堕天使绿姬,是最后一个,也只是有灵魂却没有实体,幻化成禁锢在海底深处的一枚浴血戒指。
当年,养精蓄锐很多很多年的地界与天界经过十天惨烈的鏖战,我们失败了,天界猎杀了所有堕天使,誓言创造一个他们心中的美好世界。我的爱人撒旦用他最后的神力保存了我的灵魂,放我回海底深处,那曾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洪蒙之初,创世神把世界分为三界:天界,物质,地界。
在我小的时候,发生过一件最著名的“天界集体腐化事件”,是炽天使长路西法拒绝向圣子基督臣服,率领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于天界北境“揭竿而起”,由于力量的悬殊路西法大败,被逐出天界。狼狈的堕天军团被地狱所吞噬,在混沌中坠落了九日,才到达地界底层。
我周围的天使对路西法极其鄙视,认为他是天界的一个耻辱。但是我不是这样想的,当然我不会和任何人说,因为那样的想法是不忠贞的,是违背神意的。我在天界的一个很隐蔽被遗忘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块刻者字的大石头,刻字深邃散发着一股魔力,是当日路西法惨败后刻的:
“你谓此为罪恶之争,我则命之为光荣之战,
因而我们,蓄意要将胜利尽占,
或是把天国,变成你们所捏造的地狱冥间,
纵使不由我所管辖,也期盼能自由而生不再受拘禁!”
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以为干涸的眼睛又有泪水汩汩而流,那日天界的月光明晰,我长长的寂寞的发丝在柔和的月华下轻舞,树影班驳,默然的白色裙角曳了一地,冷寂。
这个时候,我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一个天使再美丽也寂寞,创世神以他最高的权利剥夺我去见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妹妹。并以扰乱天庭秩序的罪名监视我。这一切,我都无能为力,我的愤怒沉默着,象沉寂的火山,这使我的脸色日益惨白,对妹妹的万般思念使我红色的瞳孔日益淡薄。我的发一日一日生长,一寸一寸,覆盖我的生命。我不是堕天使,但是我没有自由,他们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美丽太高贵。
应该是过了很久很久,上帝满意的平和世界有了骚动,蛰伏在地界的路西法又蠢蠢欲动。这可真让上帝烦恼,当年的战争已经让天界损失惨重,至今还没有恢复。天使们交头接耳,不安的因子迅速扩展。我仍然淡然的过着我寡然无味的监视生活,但是我心里是那么期待那么高兴,路西法,路西法,他要来了吗?
今天清晨的露水很重,湿了我的裙角。一路,我始终高高的抬起我美丽的头颅,轻轻地跨进那扇浓烈喜庆的大门,看到了上帝,他蓝色的双眼没有看我,只对天使长加百列轻轻挥手,然后消失在空气中。我的脸很冷淡,如千年不化的冰。加百列也没有看我,她对我说,“绿姬,上帝怜悯你,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派你去地界接近撒旦获得军机情报,最好你能杀掉他,为天界立下一大功……”我的眸子突然红光一闪,因为我听到上帝的声音,”那个时候,我就让你见你的妹妹。绿姬,你的美丽无人能够抵挡。”
撒旦,地界之王,也就是路西法。
我踏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为见我的妹妹,或者为我自己。我是晚上离开天界的,那刻,上帝为我祝福,并赐予我逃避地界摧毁灵力的匕首。这一切,只有上帝,四大天使长知道内情。而我知道的是,上帝对他的臣子说,“对地界的骚动我已经派人去解决了,大家不必慌乱,撒旦永远都会失败的,我不会让大家再遭受战争之苦。”
地狱的入口,在最底的谷地,有鲜红的杜鹃花徘徊在黑色的入口处,弥漫着浓重的仇恨的火焰气息。我跪在花丛中,用锋利的匕首划开我掌心的皮肤,血淋漓倾泻,滴在娇艳的花朵上。我手中的刀没有迟疑,虽心中感受到皮肤的痛楚。这个时候,入口出来一个黑色使者,我的眼睛有点睁不开了,在他抱起我的那一瞬间,我终于闭上了深红的眼眸,失去一切知觉。
我又梦见我的妹妹,梦见小时候我和她自由自在地在美丽的天国嬉戏玩耍。可是上帝偏偏派她去看守一个禁忌的城堡,并且隔绝她与任何人见面。那本是天使长的职责,不应该是我妹妹所承担的,也许因为我和妹妹是别西卜的子嗣。别西卜是撒旦手下的第一智者,也就是我们的祖父。我从未见过一面的祖父。
醒来,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地狱吗?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没有天使描述的那般龌龊,这里有深蓝色的墙壁,散发着深邃的魅力,有几件简约的摆设,没有过多的修饰。我从那张乳白色的床上下来,刚触到地面,深蓝色的墙壁上忽的隐出一个人,也是黑色的装扮,不过不如先前那个冷俊,他的笑容可掬,说着,“绿姬小姐,请跟我来。”
应该是他们的王来接见我吧。地狱之王,撒旦。我的兴奋抑制不住,使得我的双眼红色泛滥,撒旦,我的英雄,我梦里的英雄。我早就想见的人物。
上帝神色平淡的脸冰住了我的兴奋。我的妹妹还在他的控制中。我昂起头,绝不会让上帝牵着鼻子走的。很快地,我到了大殿,缓缓地走到唯一的那个背身而立的人跟前,我微微地躬身行礼,身上是一套新换的衣裳,鹅黄软稠,紫色的飘带曼罗,把我的气质渲染得一眼夺魂。
我无语,那人转过身,微微扶起我,只一眼,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旋转,竟是我的祖父,只一眼,我就看到绿魔天使一族的标志。别西卜双眼含爱,饱满的额头显示无穷的智慧。
原来地狱早已经知道我被上帝惩罚,而我的行迹别西卜早已明了,他是欣喜的,他失散的孙女终于回到他的身边,他一直无能无力把她们从上帝手中夺回,只是还有一个遗憾,我的妹妹。而祖父不知道我身上还有另一种邪恶的使命,只是为了我的妹妹。
我没有见到撒旦,我心中隐忍的爱。
日子过得很快。我忙与适应地狱,忙与适应祖父交给我的任务。绿魔一族的眼睛从来都是绿色的,而我的是红色,撒旦的眼睛也是红色的,这是众所周知的,撒旦曾经是炽天使长。祖父说,我一定赋有特殊的灵力,他让我在地狱拥有一定的权利,地狱的臣民对我很尊敬,也有一丝惧怕,应该是因为我红色的眼睛。
我管辖的一个区开始欣欣向荣,我总是精致地挑选衣裳,却只是与绿色有关的:绿色的长袍,嫩绿的丝绒,深绿的棉布,粉绿的丝缎,藏青的纱质飘带,葱绿碎花,配合桃红的布艺的饰花和镶边,演绎一个一方领主的高贵与风情。最主要的是,我始终没有见到,撒旦,我的王。只是希望在遇见他的那一刻,我美丽不可方物,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他,那我就随时做好见他的准备,这也是每一个心中有爱的女子会做的俗烂之事。
为了不让上帝起疑心,也为了不让他伤害到我的妹妹,我并没有破坏与他的协定,每过一段日子我便会与他联系,用那把他赐予我的匕首与他联系,告诉他地狱的一些情况,只有我的血才能揭开那把匕首的秘密。他现在对我很满意,并给予我更宽松的监视,我对此也很满意,我就是要上帝对我放松警惕,我甚至不惜去牺牲掉地狱的一些内幕,去舍弃一些,来换来一些我更重视的,也换来一些天界的动态。我想,我是有罪的。那些因为我的自私而牺牲在上帝手中的堕天士兵不会原谅我,我也不需要他们的原谅。
别西卜召见我。
“我的儿,你的政绩我已经看到,地狱之眼也已经看到。现在我们的王交给你一项重大的任务,希望你不要辜负他的一片期望。”
我把双手交叉伏在胸前,把火红的眼睛对着他,“将军,你放心。我以我的性命保证。”
我在地狱已经三年,还是没有见到撒旦,对此我没有任何疑问,我也没有刻意去要见他,我知道我总会跟他相遇的,我不急。因为这次是他交给我的任务,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上帝,这也是我对他的反击了。一击就中。隐忍的三年。
我开始紧密的部署我的部队,别西卜还拨给我几个得力的助手,在地狱也有一定的名气,水魔彼得,火焰魔西娜。有了这两个,我如虎添翼。一切都在准备中。
三天后突袭天界,从当初败落的地方悄悄的进军,因为我知道这个地方是警备最松的角落,更何况我对那里了如指掌。我的任务是摧毁上帝的后备支援。
通宵达旦,西娜递给我一杯茜血瑰汁,提神补气的,她说,“将军,你该歇息了。你已经二天二夜没有合眼了。”西娜是个动人的女子,初看煞气十足,可其实她的眼角眉梢都含着韵味。我喜欢她。我说,“西娜,剩下的细节部分我就交给你和彼得了。”我抬头。瞅着彼得,这个冷俊的男子,就是当初抱我回地狱的人,严肃的说,“彼得,这里就靠你们了。我去歇息一下。”他们躬身,我径直离开,带着那身疲倦的战袍,袍子是苍龙的白色。
撒旦,我的王。绿色的等待已经过去,现在我要为你而战,让我为你披起鲜红的战袍,妖艳的红会让上帝失魂落魄,损兵折将。也是为我的妹妹而战,这次偷袭我不仅要摧毁上帝的一只臂膀,还要夺回我的妹妹,还她自由。结束我三年的耻辱,为那些牺牲的无辜的臣民复仇。
此战势在必得。
夜色浓重。还起了厚重的雾,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如我预料到的。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时间很紧迫,我们很快到了天界的兵器库,途中突破了好几个梢口。一切都很顺利。站在雾中,我把西娜叫到身边,对她耳语这般。她的眼睛流露出浅浅的担忧,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这里我可以放心的交给西娜和彼得了,而我要去施咒的城堡,去解救我的妹妹,绿妖。
当我快要到城堡的时候,后方已经烟火四起,锣鼓震天,地狱的号角欢快的响起。我的嘴角隐出一抹笑。现在正是时候,上帝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后方,无暇顾及这里,我终于可以和我的妹妹重逢了。我的脚步更快了。
推开大门,我跑上楼,一路唤着,“妖,妖,你在哪里?”没有声音。我猛的顿住脚步,收敛住我脸上的浅笑。前方,加百列挟持着妖。淡淡的眉,淡淡的妖,我绝不允许别人杀害她。我沉着声音,“加百列,放开她。”他轻挑着眉,笑,“绿姬,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我红色的战袍被水晶灯照得晃眼,我的双眼红色暴烈,如一座爆发的火山,怒不可恕。电光火石间,加百列恍惚了一下,而我已经杀到他面前,拨开他的手,把绿妖抢到我的身后,我楚楚可怜的妹妹,一出生就水深火热中的妹妹。
加百列开始了他的反击,招招置于死地。我有点招架不住,只能防守,我不能让他伤害妖。当他的雷神剑架在我的邪女剑上,碰撞的火花让我睁不开双眼。这个时候,我被一个人挡开,是西娜,她一边挡在我的前面,一边说,“将军,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你先走。这里让我和彼得来应付。”
我没有走,我让西娜先带绿妖走。军令如山,西娜不能违背我的。
可此时加百列狂笑着说,“绿姬,幸好上帝猜测到你不可能这样忠心,已经在这个城堡设下天罗地网,你这次逃不掉的,你的部下和你的妹妹也逃不掉。”我心里不住的骂上帝,脸上却不动声色,只要去取加百列的狗命。
不知道打了多久,红色的战袍已经染血,我从城堡奔出来,向着云海。加百列和他的部下在身后紧追不舍,突然我的背被狠狠的抽了一鞭,是上帝来了,又是一鞭,我蹲下来,眼睛红色充斥,竟滴出红色的液体,但是我手中的剑仍然在,我喘着粗气,猛的站直身,又向前冲去,我死也不要死在天界,红色的战袍招摇的飞舞,头发桀骜的律动。
又是一鞭,我重重的倒在地上。我不要死在天界,血不住的流,我不停地向前爬,血迹妖娆,不忍睹。袍子的颜色是血的颜色。终于到了云海的边缘,我凄然一笑,妖的命运呢?是我害了她。我闭上眼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纵身跳入云海。
是否真的远离了一切?可是我还没有见到我的王。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样纯洁的坠落真美好,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云海的下面是更深的大海,大海的底处是地狱的另一个入口。我可以回到撒旦的怀抱了。我永眠的地方,真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对上了一双眼,红色的眼,他正俯身看着我,聚精会神,红色的温柔。周围是流动的蓝色,清清凉,是在海的深处。我轻轻咳嗽了一下,他环住我的手仍没放开,深沉的嗓音,“你还好吗?”
我的袍子残破了,狼狈致极。站起身,听着海的声音。我的眉毛轻皱了一下,说,“撒旦,我的王,你知道我妹妹的去处吗?”他大笑了几声,拦腰抱住我向地狱的入口走去,“你放心,她和西娜都没有事,而你需要治疗。”心中却暗想,第一眼便能认出我是撒旦的女子,在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泰然自定的女子必不凡。而且她的眼睛是红色的,还是别西卜的孙女。我一眼竟不能从她的身上移开。
从未想过在这样的情境下见我的王,我的心情很复杂,此刻的我如此的狼狈,脸容一定很难看。
在进入地狱入口的那一刹那,撒旦猛的俯身吻了我一下,我惊愕的眼神碰上他浅浅的笑,我也笑了,不是吗?我终于等到我的王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寝宫,王叫冥医好好好治疗下我。我也想早点投入到战争中,推翻上帝的统治,就很配合这样磨人的治疗。
西娜每天都为我报告前方的战局,由于上帝准备不足,撒旦占有明显的优势,但是也有许多隐患,会把局势扭转。我运筹帷幄,拼尽我的心血我也要摧毁上帝的集团,实现我的梦想。
在床上呆了一个星期,我不顾西娜等人的坚持,下了这张懦弱的病床。我相信自己已经能够投入战斗了,重新穿上占袍的感觉很好。
别西卜传信给我,“撒旦要你做他的副将。”我没有丝毫惊讶,坦然把自己领导的部队移交给西娜和彼得全全负责,对于这两个人,很放心。我速速准备,没有耽误一刻钟飞奔到撒旦的军营里。与我心中的爱并肩作战。我气焰嚣张。
眼神流动处,心意相通。这就是我和撒旦的默契,好象是与生惧来的,也许在我等待撒旦的时候,他同时也在等待绿姬。不管是我们的红色眼眸,还是我们对上帝的痛恨,都是这样的想象。我们就是为彼此而生的。
硝烟连天。号角声震天。已经过了一个月,战况急剧扭转,先前的优势慢慢消怠,我们没有想到上帝还有那么强大的神秘军团,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我们只有抵御之力,军心有点涣散,过往的悲伤又笼罩在堕天使的心中,难道一切只是重蹈覆辙?上帝真的是无人所能抗衡的吗?
这么多年了,地狱还是不能和上帝的天堂抗衡,一种无言的悲哀在军队里蔓延,士气大减。深夜,我看到撒旦萧索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心疼得说不出话,我红色的眼眸流下泪来。
隔天,我一个人站在军队的最高处,对着万千士兵宣告:
“上帝谓此为罪恶之争,我则命之为光荣之战;
因而我们,蓄意要将胜利尽占,
或是把天国,变成你们所捏造的地狱冥间;
纵使不由我所管辖,也期盼能自由而生不再受拘禁!”
兄弟们,让我们拼尽最后一滴心血,为我们的自由而战。今天我要把视为比生命还神圣的绿色长发剪掉,来宣誓我的决心。兄弟们,我们的前途就在我们的心中。上帝打不垮我们。决一死战!决一死战!
下面的士兵跟着我叫喊起来,声音浩大,草木为之变色。我的头一偏,尖刀喀嚓一声,长发应声而断,秋风中,我轻轻的笑了。
我的王就在那里,我能感应到他看着我做所有的事情,他没有阻止我,他也没有抚着我的枯竭的发来怜惜我,可是就算我不看他的眼睛,我也能感觉到他心里漫溢的爱,我的王啊,我爱你!
上帝宣告:这次彻底摧毁堕天使,一个也不能留下。
再大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再大的牺牲也是一片虚空。
惨叫声,悲号声,鲜血迸裂声,交织成一张魔网,日益摧毁撒旦的心志。他夜夜在月下徘徊,夜夜我看着他孤绝的背影,我流不出眼泪。明天是最后一场噩战,我决定穿上绿色的战袍。来衬托我纯洁的鲜血。
一切都是一个充血的气泡。
我累了,在海底深处这么多年,久到我已经忘记了年月,我再也回忆不出那日的景况。也许我是不敢回忆吧。
我真的累了,我想就此睡去,那么这个世界连最后一个堕天使也消失了。
梦里,当上帝的死剑朝我的心脏刺过来的时候,撒旦用力的撇开我,用他的身躯挡住了那一剑,瞬间,堕天军团陨落,瞬间,撒旦的灵力覆盖在我的心上,我幻化成一枚浴血的戒指。那一刻,我又感觉到撒旦温柔的吻住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