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几度

    枫叶又一次为秋风染红,在风中摇曳的枫叶,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他温存的眼神,飞扬的笑容……
    记得我们的相识也是在这枫叶染红的季节,我同其他新生一样走进这个陌生的校园,眼睛扫射四方,到处都是火红的枫叶在空中摇摆。
    脚步迈进教学楼的门口,忽而听到一声带磁性的声音:“这位同学,你的教室在那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便知道那是我修习学业的地方。回头道谢时,看到他的短发被风吹散,却依旧难掩其英俊的面容,白皙得没有一点瑕疵,似是冬日路面上不曾被人踏过的白雪,棕色的瞳仁中映衬着随风飘扬的枫叶,那样清澈,不曾染及一粒尘埃,嘴角稍稍上扬,微微一笑,却勾魂摄魄。我一直这样怔望着他,感觉枫叶早已染红几度,虽然在旁人看来那只是短短一瞬。直到他又一次发出略带磁性的声音:“这位同学,你的教室在那边。”我微微点头一笑,转身离去。那一刻,我的心告诉我,我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坐在教室的一隅,脑中不断浮现刚才的画面,那磁性的声音也一直在耳畔回旋。“各位同学”我猛地抬起头,因为我又听到了那磁性的声音,是他!原来,他是我的讲师。
    可是,我……却不能爱他,存在在我们中间最大的鸿沟,不是年龄的差距,而是……他早已是别人的丈夫,和那个未出事孩子的父亲。
    也许是看出了我眼中的忧郁,也许是见到我待人接物总是少言寡语,也许只是出于一个讲师对学生的呵护……他总是主动找我聊天,谈心。慢慢地,我了解到他十分喜爱枫叶,因为我们谈话的主题都是围绕枫叶展开的。他总是热情洋溢的向我讲解枫叶的脉络,纹理。渐渐地,我也爱上了这“红于二月花”的霜叶。并且承诺他来年一起去九寨沟看红遍漫山的红叶。
    枫叶落尽了,雪花飘起了。这看似平淡如水的日子,在我的心里如潮水般汹涌澎湃。
    有一天,他兴高采烈地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他做爸爸了,我仍是微微点头一笑,然而我是高兴的,真的为他高兴,他也从我的眼中读懂了一切,向我恭敬地说了一声“谢谢”。转头望向窗外,仿佛枫树上长满了枫叶,又一次红透。之后的几天,我时常陪他到医院,去照顾他的爱人和妻子。看到他疼惜他的爱人,眼中的温存就像摇曳的枫叶微微颤动,晶莹剔透的瞳仁中隐含的是他全部的爱;他呵护他的孩子,飞扬的笑容让人看到了他孩童般的天真烂漫,他的童真简直难以让人相信他已为人父……对此,我并没有感到煎熬,而是一种会心的快慰。反之,如果他不这么做,我会感到愤恨。
    看着他开心地笑,早已浑然忘我。良久,才注意到一直有一双眼睛在迷惑地望着我,我不敢正视她,因为我知道她已经看穿了我。我的头越埋越深,以致后来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我默默地整理床铺,帮他们收拾东西。然而,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他的爱人出院后,他曾几次三番地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同时去看看那个可爱的小精灵。可是,都被我一一婉拒了,我甚至不敢想象到了他家后会是怎样的情形。
    时间如流水般流淌,不知不觉,新年的钟声就要被敲响了。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和他相处了一个学期了,而他对于我却还是一个师长对学生的感情,我也一直这样维持着,生怕有一天这种感情像镜子一样摔碎了,再也无法复原。
    可就在放假的前一天,平静的湖水泛起了波澜。
    她——就是他的爱人找到了我,向我讲述了他们的邂逅,相爱,再到一起手拉手走上红地毯……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而那幸福无异于在告诉我要我离开。虽然他还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越了界限,但是她的警觉竟来自于他们的谈话中,我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曾经,我的确无数次地想过离开,可是……
    最终,我决定离开,我也只能选择离开,何必去留守这份没有结局的爱情?何以言之没有结局,因为它根本没有开始。
    他来盘问原因,那质问的语气差点让我屈服,好在在他面前一直佯装冷静的我,没有让他看出我内心的起伏跌宕,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想说。”他没有细加追问,只是脉脉地望着我,温存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惋惜。
    雪花在空中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我独自走在这一指厚的雪地上,校园中的枫树早已变为枯木,树枝上取代枫叶的是一曾厚厚的白雪。雪落在了身上,我浑然不知,只觉得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在踏出校门的那一刻,我驻足回首,本想再看一眼我跟他相识的地方。意外的是,我居然看见他站在雪地当中,眼神依然温存,只是在眼眶中积下了淡淡的泪。他看着我,轻轻地说:“保重。”而这两个字也只是一个师长可以送给学生的临别赠言。我微微点头一笑,眼中不含有半滴泪水,因为它们都在我的心里流尽了。
    枫叶早已不知红了几度,今年,这个枫叶再度染红的季节,我辗转来到了九寨沟,兑现当初的诺言。
    “爸爸,这里的叶子好红呀!”稚嫩的童声。
    “是呀。”那个带有磁性的声音,我猛地回过头去,果然是他!他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只见他专心地为孩子讲解枫叶的脉络,纹理,就像当年为我讲解一样。不远处,是孩子的母亲,她向这边看了过来,我急忙转过身去,刚准备走,却听到:
“原来,有一个大姐姐也特别喜欢枫叶,爸爸还跟她约定一起来这里看呢!”
“那,那个姐姐和你一起来了吗?”
“没有。”
“为什么?”
“她走了。”
“去哪儿了?”
“不知道。她走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喜爱枫叶的学生了……”磁性的声音中难掩那一分叹息。
我离开学校后去了一个没有枫树的地方,目的是为了忘记他,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明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却……抑制不住对他的思念,来了九寨沟,竟然……其实忘掉了又能怎样?何不记着,留个念想,虽然心中也会隐隐作痛,但是在千里之外还有着这么一个人想着你,惦着你,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离开时,看到枫叶上都有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斑点,好似心底沁出的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