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埋没的翅膀

茫然四顾。

在网吧凝滞的气流里,眼神流转,灵魂流离失所。仿佛一场梦境颓然转醒的刹那,不知心该为何依,惊悸的叶子纷纷坠落。耳边委婉的吟唱深深浅浅,幻化成一只只轻灵的飞鸟,穿透入体内。

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不时的捻起一枚瓜子,放进唇边,齿的闭合间,只剩下单薄的壳,从指落入桌面,堆积。

很多心神无法凝聚起的时刻,我喜欢双手的忙碌。其实只是为了潜意识的掩饰内心的张皇。

我是一只偶然坠入这座城市的蝶。我的血液是冰蓝色。

在另一座斑马森林里,心神被碾的支离破碎。疼痛碎了一地,却找不到救赎自己的出口。

行走的路上,悠从车站把我领回她暂时的居所。收留我。

相识的最初,悠曾把我当成一个孤儿。没有家没有亲人的那种孤儿。

后来她告诉我。我笑,心里的忧伤,漾的满满的。我的眸子干燥似这个季节的空气,灵魂里的潮湿铺满了整个生命。

和悠所居的,是最简单的房子,有着最简单的摆设。

有些夜晚,是我一个人,面对着一切。

在城市的一隅,有悠的家以及很多亲人。我总是若无其事的看她回家。表情没有丝毫的波澜。悠她不知道我每天夜里都会回家,像她一样,只不过是在梦里。
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安静的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行走。夜的黑掩饰了所有的伤口,赋予这个世界平和的神态。我的眼睛在夜里会莫名的明亮起来。属于暗夜的某类植物。


    隐晦。


身体的不适越来越强烈。暗夜里,悠安然入梦,我却睁着眼睛,辗转难眠。我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自己的身体,才能让那些调皮的神经停止体内的群舞。

不停的吃一些药片。可疼痛依然在夜里出现。

在夜里用自己的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另一只手,企图给自己安定下来的温暖。

我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人群里,以一片苔藓的色调,上衣,靴子,都是黯黯的绿,也许我的灵魂在某些时刻就是一片生长在阴暗角落里的苔藓,潮湿的,隐晦的绿。

十月结束的时候,悠变的异常忙碌。在某个如常的时间,她告诉我她在忙于工作的调动。不日后,她会去另一个城市,有稳定的开始和未来。

我是个聪明的孩子,洞悉所有却永不会说出口。就如同我的疼痛。一个人的时候,眼泪静静的流泻。可在悠的面前,我永远是一副平静淡然的表情。

可悠说:“我不知道我走了,你该怎么办?”

我的语气淡定如常:“没事的,在你走之前我会尽量先离开。”

一粒沙,揉碎在眸间,我却找不到哭泣的理由。

我想我始终是那个孤单的总是被人丢在人群里的孩子,可是我不能哭,不能哭,因为我爱着这些人。
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