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是中国通俗文学传统流裔之一,它从形式到内容都与中华文化血肉相连,。而话虽如此,武侠小说给人的感觉是却难登大雅之堂,也似乎成为别人们所遗忘的角落。无论是武侠界或是文学界的名流尽管他们在私底下也迷恋武侠,但是在公共场合则多“自鸣清高,惜墨如金”.
在70以前年代,“创作背离文学”,“文字低俗”,“路数老套”,这些都成为插在武侠小说身上的尖刀,加之武侠小说的新旧两派的争论,使得武侠小说的创作到了一潭死水的境地。与此同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成为武侠小说谈论者的“武侠顺口溜”,此金庸所创造的武侠世界也成为挡在武侠小说创作者前面的一道很大的障碍,难以攀越!
1972.9月,金庸出版了他的封笔之作《鹿鼎记》,顿时无论是在武侠小说界,还是在文学界引起了喧哗一片!一时《鹿鼎记》被众人称之为齐书,也有人称其为中国的《唐吉诃德》,更有人说,其的出现预示着武侠小说纯文学创作的可能!一时间各种说辞纷纷踏来。奇特的现象已引起世界文学史家的广泛注意,并引发了海内外“金学”的蓬勃兴起,尤其在台湾,“金学”研究更是轰轰烈烈,许多学者对金庸作品的理解及阐释,深刻而独特,称其为“内涵挖掘不尽的神奇之作”。
《鹿鼎记》作为金庸创作顶峰时期的作品,从中人物塑造,故事结构,主题方面都可体现其创作的独特个性。

一.超越自我,大胆创作

在武侠小说的创作之中,为了表现主人公的非凡勇力或是超人智慧,作者往往将主人公做流线型处理,给他们安排一个个便于行动的环境,他们或是南怔沙场,纵横驰骋,或是行色匆匆,频频转换活动的空间,大河边,松林里,戈壁滩都成为人物施展手脚的最好场所。杨柳残月,秋风瑟瑟,成为人物传情达意的常见景色。为了塑造一个完美的英勇形象,金庸在小说创作中也常常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
在《天龙八部》中,萧峰就是金庸所塑造的众多英勇的形象代言人!萧峰,原名乔峰,丐帮帮主,绝世高手。在武林中有“南慕容,北乔锋”的美誉。他在丐帮是战功赫赫,江湖上人人所景仰。为辽人后,其母为中原武林误杀,当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一方面被中原武林所排斥,同时也痛惜自己的身世,最后为了宋辽的和平,慷慨捐躯!
金庸笔下的萧峰实实是个大英雄:为人豪迈,大敢忠义,宽厚柔情。然而这样的英雄不可说不好,他们是许多人所崇拜的对象,他们个个是大侠斩妖除魔。但是这样的英雄大多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他们有着太过相似的性格,给人有种怪怪的感觉。一个人处理事情如果都充满英雄的行径,这个人恐怕是个怪胎,要不就是个神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是个人族的英雄!他们这样的人严重缺少了那份世俗感。
文学是人学。《鹿鼎记》在塑造人物形象上有大胆的创新与突破。金庸在《鹿鼎记》中改变了以往的做法,超越了自我!在描写主人公韦小宝时,没有特意的放大他的英雄性格,把他送上云端,使人们要仰视才可见到,而是把他放在普通人的行列中,多侧面的进行描写,多层次的展示其性格的各个方面,让人们在平视其时,也窥见其作为普通人一员所具有的七情六欲。金庸在描写韦小宝是对其进行了世俗化处理,增强了人物的现实感,让读者即看到其英雄的特征又看到其普通人的一面,从而使韦小宝这个人物形象,更加贴近现实人物,更加可爱,可敬!
小说中,韦小宝是个非常世俗化的人,他好耍嘴皮子,喜欢吃喝嫖赌。这有别与金庸所描写的其他人物,高层次出场!韦小宝在任何场合之中都有人性化的体现,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该乐时乐,该怒时怒。韦小宝好打抱不平,却不是如萧峰般靠拳头说话的那种,他靠的是不择手段,但在本质上他却是个大大的好人!他本贪财,但有时也跟是慷慨,他得到宝刀,曾想送给苏荃;得了一件宝衣,曾想送给康熙,以护身,;他得了八部《四十二章经》中藏的宝藏图,真心实意的送给了陈近南。
他是个市井小民,什么忠义孝节,在他那小小头脑中全是迷迷糊糊的。然而 在天地会英雄豪杰的教导下,耳濡目染却也想做点英雄的事情!
于是乎就有了后来,他为天地会通风报信,想方设法的搭救天地会人,而后为自己保归隐扬州,过其美满生活!他没有象萧峰为了什么宋辽的和平,慷慨捐躯,死谁愿意,他要活着和许多普通人那样在他的头脑中压根没太多的大义大勇!这让我们更加的感到韦小宝的亲切感!整个故事的发生虽然离奇,却也合情合理对人物的形象毫无夸张的迹象。
小说中也存在着英雄,天地会的陈近南就是,金庸给了他很少的笔墨,有意的降低他,在一定程度上是给韦小宝这个人物做了一个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