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困马乏,摸到俩床头,脱了衣服准备睡觉。
突然发现还没冲凉呢,也罢,今天太累拉,就这样睡吧,于是赤身往床上倒了下去。
奇怪,借着卧室柔和的灯光,怎么看到自己身上这么多斑点,上面还都有“铁血”的标记?
顿时,睡意全无,开始检视全身。
哦,不是什么斑点,明明都是唇印啊!
仔细看看,实在想不起自己哪里惹了这么多孽债啊?
恩,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深有的浅,有年深日久的,也有新印上去的,很怪异的,它们都有个暗暗的月形的标记。仔细闻闻,还都有些残忍的香味,不过有的印记已经结了美丽的暗月的疮疤。都发出同样的蓝蔻的香味呢。
最深的在背上,有一长串的吻痕,哦,应该是穿着最古老的自在飞花的衣服的时候的陈迹,深浅不一,有的已经完全愈合,只有浅浅的月牙形的印子,有的象新月,有的象残月。
手上的吻痕最香,还很不整齐,狼吻般的触目惊心的红色,看来生理年龄只有不到一个月,标准的梅花形状,三潭印月的排列着三湾新月,不错,很温馨的啊。这是下弦月。
额头上也有深浅不一的啃痕,肩膀上是谁给我咬肩的记忆?
还好,臀部是整齐和光洁的。
啊,幸福得差点晕过去,如水的月光映照在我的身上,我侧过身,把这些纪念品侧对着月光,融合在月之暗面里,用薄被盖着自己,收藏了铁血的回忆。
月儿,我就这样入梦吧,带着你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