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书有奖竞赛】心的概念

       本书

       本书1949年发表,作者希望通过语言的日常用法来分析以笛卡尔为代表的有关问题的哲学称述和概念,揭示因为错误的逻辑范畴而造成的谬误。并且希望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个可以彻底解决心物之争的方法。

----------------------------------------------------------------------

笛卡尔

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认为,心是无有广延的,是在非物质空间中的一种近乎于鲁滨逊般幽灵生活的存在,并且,当人的身的部分终结时,作为心的部分仍然可以继续。由此得出,所谓的人是双重的,是心身对立的。

他所阐述的心的要点:1.无有广延,无物质形态;2.处于非物质空间;3.幽灵般的,与他人隔绝,惟有自身方能感知;4.与身相对应的,二元之一。

类似的概念在17世纪至20世纪都被广泛认同和认可,是一种流行于世界的学说,无论哲学家还是教士或者心理学家,无不认其为权威。即使如本文作者莱尔,也曾经是他的信徒。在这一学说中,人被描述为具双重性的存在,过着双面的生活。但是他似乎永远无法去解释这样的两个难题:1.作为非空间状态下的心与作为空间状态下的身如何联系?2.人如何可以断定除我之外有他人的“心”的存在?

----------------------------------------------------------------------------------------

关于作者

本文的作者莱尔处于反形而上学这一大思潮时期。确切的说,这是一股反哲学的思潮。从表面上看,似乎这是人们对于千年以来喋喋不休的争论的一种厌恶,然而,实际上是自然科学的发展深深影响了一些哲学家,他们试图用一种一劳永逸的方式解决纷争,本书的作者吉尔伯特.赖尔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书下了此书。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并没有一般意义上的否认形而上学的二元论,他用大量篇幅将这样的批判深入化。赖尔集中讨论并详细地剖析了身心问题以及相关的理论,最终得出了身心对立、心物对立是为空洞、虚假的对立的结论。

------------------------------------------------------------------

范畴

诚如莱尔本人所述说的那样,《心的概念》并没有引入太多新的概念和新的思想,它只是原有东西的一种融合,一种重新编排,一种深入,一种逻辑化,最后纠正笛卡尔的歧途。他把笛卡尔的二元论称之为“机器中的幽灵说”,对于这一学说的两大无法解释的问题,赖尔认为除非彻底打破幽灵学说的网,否则任何的衍生或解释都与事无补

笛卡尔的理论产生于物理学的辉煌时期,当伽利略表明他的方法可以提供出一个机械论时,笛卡尔维有接受这样的一个科学概念。然而,作为一个虔诚的教徒,他却又无法去面对把人性作为一个复杂机器的附加内容,于是他和他的后人们试图用另一种机械化与非机械化的对比去阐述和理解身与心。比如,身与心是物质与非物质的,如果身是由物质材料构成的,那么心则是非物质材料构成的,如果身是具备物理状态的,那么心则是非物理状态的,凡此种种,所有心与物的对立皆来与此。他们试图将心与机器分开,他们认为心是一种事物,只是它是不同于构成躯体的另一种事物。显然,他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把心刻画成了一种无形的、无质量的、无属性的特别的机器,或者说,一个“幽灵”。赖尔将他作为副机械论考量。

赖尔借用了卡尔钠普的《语言的逻辑句法》揭露了笛卡尔的重大范畴错误:

1.孙悟空是猴子

2.猪八戒是猴子

显然,任何对于中国神话有些许了解的人都知道句子2是错误的病句。因为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中的东西,猪八戒就是猪八戒,孙悟空是孙悟空,一个是猴子变的,一个是猪变得。那么心和物也一样,本是两个逻辑范畴中的东西,人们试图用解释物的方法和语法去解释我们的心,所不同的仅仅是在上面加一个“非”字,让本来高傲的“心”与机械化的“物”为伍。信奉机械论的人们把“物质是什么”沿用到“心灵是什么”。把“物质在何处”沿用到“心灵在何处”,同样是犯了逻辑上的错误,把两个本不在同一范畴中的东西并列。

再举第二个例子:

今天我去了历史区,去了环球区,去了水区,最后又来到文学区,可是,传说中的铁血再哪里呢?

显然,每一个了解铁血的人都知道上文是一个病句,原因很简单,因为铁血和前面数者并不存在于同样的逻辑范畴中。

那么,在上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发生上述两种病句呢?不了解,一个不了解中国神话的人,和一个不了解铁血的人完全有可能产生上述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可以肯定,前一种人已经把猪八戒归为了猴子一类,错把猪的范畴和猴子的范畴归结一类了;后一种人因为归结范畴的错误,把铁血和前面的历史区等并列,用寻找历史区的方法去寻找铁血,最终将找不到铁血,最后铁血或许会成为他心中永恒的一个谜团,一个类似于幽灵的组织。

世界上的谬论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

----------------------------------------------------------------------------------------

心理谓词

不可否认,当今的哲学已经成为一门人工语言的艺术,现代经验论者将日常语言作为需要排除的糟粕看待。无论是罗素的逻辑原子论,维特更斯坦的图像说等,权威者们一直试图用一种完美的逻辑的语言来包装自己的思想,似乎只有在后加工的语言中,人们才可以找到开启未知世界大门的钥匙。

和前人不同,赖尔代表了日常语言学派的回复,作者认为日常语言是不应该被抛弃的,事实上,日常语言应该是我们的研究对象本身。因为作为社会中的人,我们本没有什么绝对的语言标准或者意义标准,只有相对的日常用法,那些用法才是体现我们作为人的特点的。或者说在日常的用法中我们才可以找到“到底是什么”这样一个概念。

因此,在全面否定了笛卡儿的关于心的理论后,赖尔开始建立他自己的理论了。他并没有使用所谓的科学的句子,而是使用了大量日常用语中带有心理谓词(诸如“愚蠢的”“聪明的”“明智的”“谨慎的”等等)的句子,因为这些句子本身就不是对于人的物理活动的描述,而是表示人的某些心理特质的发挥状况的,也就是描述人的智力行为的。

包含心理谓词的句子所描述的行为不是单纯的物的行为,而是一种智力行为。那么,作为智力行为的特征在哪里呢?赖尔认为其特征在于:当行为者在表现智力行为的时候,并非是无意识的,而是十分留意的。这个就是说,他一边在做某件事情,一边在思考自己所做之事情。如果没有这样的思考,那件事情也无法做成。

这样往往会出现一个误解,也就是说,智力行为本身是一种内在理论与外在实践的结合,内在的心的活动作为外在的物的活动的先驱,心控制着物。这样又将坠落到笛卡儿式的关于幽灵机器的误区中去。在这里赖尔指出了两点:1.实践都是先于理论存在的,也就是说,所谓的内在的理论不可能成为外在的实践的原因,或者说内在的心不可能成为外在的物的行动的原因。2.理论就其本身而言也是一种智力行为,如果一个智力行为必须通过一个内在的心或者理论引导的话,那么这就变成两个互对着的镜子一般无穷地延续下去了。

关于智力是否和物理行为相类似,或者智力是否属于同样的外在行为,赖尔如是说:

举例:一个会讲笑话的鹦鹉和一个会讲笑话的演员,我们不能通过简单的外在的内容就认为两者具有同等幽默感。

这表明智力的确不是外在的,他存在于内部。但是,这个内部绝不是所谓的内在的幽灵式样的前驱,而是人的能力、倾向、意想、技能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所谓的人在做某件事情时的思考不是说人在做两件事情,而是人在做一件事情。所不同的是行为的特殊性而已。

----------------------------------------------------------------------------------------

赖尔的心的概念

通过对于这些句子在日常使用中的举例来说明作者本身对于心的认识:所谓的心实际上表现的绝对不是一种幽灵般的心理活动,而仅仅是人行为的一种特有方式。赖尔认为心理过程可以用物理行为和身体行为倾向来说明:人心并非存在于机体之内,而是存在于具体的行为之中;没有了行为,心为何物既无法观察,又无法测量。相比较于笛卡尔的心的理论,它有着显著的优势,它可以一举解决两大困难,那就是关于:1.作为非空间状态下的心与作为空间状态下的身如何去联系?2.人如何可以断定除我之外有他人的“心”的存在?

----------------------------------------------------------------------------------------

物理主义

赖尔的心的理论建立在日常行为之上。他是一个比较温和的物理主义者,他在解决身心的问题时拒绝了双重世界的学说,放弃了双重世界的观点,希望将心理谓词所表达的东西归纳为行为的一部分,归纳为物理的事实。虽然,他本人也承认很多东西不能简单地被归结到物理中去。

事实上,和当时的大环境有关,赖尔本人也希望用他的理论彻底解决人类长达千年的关于身心对立的争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