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起朔方

中平2年的春天,在辽阔的塞外草原上,四匹黑马在绿草的映衬下向北飞驰。领头的一个人,二十多岁,浓眉大眼,浑身散发着浓厚的文士气息。从身上的甲胄可以看出,此人不过是汉军的一个校尉,身后的三个人,着汉军骑兵的软甲,紧紧地跟随在那个校尉的身后。

远方,一座城郭的影子从地平线上缓缓出现,校尉勒住马,回身对身后的一个人笑道:“则高,朔方就在眼前了,我等奔波了半个月,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主公,您的梦想终于要在这里开始了。”身后的骑士从马背上直起身子,回应道。

“呵呵,朔方,你新的主人来了。”

 

 

段云,一个来自公元2005年的医学本科毕业生,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东汉末年。三年的时间,使他完全适应了这个时代,浑然忘记了自己居然是两千年后的那个人。三年前,段云刚刚大学毕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从一个盗墓人手中花了三千元买了一个铜镜,正是凭借着这个铜镜的奇异力量,他从那个时代,来到了这个战火纷飞的东汉末年。由于时空的转变,他的生命停止在了公元2005年的那一天,也就是说从现在一直到公元2005年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只要没有外力的破坏,段云身体状态永远不会改变,在此期间他永远是23岁,如果不发生意外,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因为,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也不可能回到2005年,所以段云不想等待,他决定要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去实现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野心。让全天下人都记住段云这个名字。

他首先没有想到的就是在这个时代生存居然这么的困难。记得在上大学的时候,段云在网上看那些回到过去,尤其是回到三国的小说里,主人公要找到一个人才是那么的容易,一统天下是那么的轻松。可是自己刚刚来到这里是,由于语言的不通,加之身上身无分文,几乎饿死在陈留街头。先是卖掉了身上项链,然后是鞋子,才换得去洛阳的盘缠。在这之前的五个月,除了学习这个时代的语言,还要养活自己。如果不是在洛阳的一个粮铺找了一份伙计的工作,他真的有可能毫无作为的饿死在他人的屋檐之下。那时候段云身上什么都没有,除了口袋里装着的十个玻璃弹珠,这还是段云原先背包上的装饰,他不舍得丢掉,没有想到后来派上了大用场。

在城南的集市上,一颗蓝色的玻璃珠竟然卖到一百颗南海珍珠的价格,足足有三万贯。段云在那时候才发现在东汉这个时代,别说玻璃珠,就是玻璃也没有出现过。如果早知道这个情况,这半年来的苦可就可以不要受了。但是苦难是人生的财富。这颗小小的被视为无价之宝玻璃珠,被一个叫张永的宦官买去,并送给当时的十常侍之首的张让。段云也因为通过这次买卖结识了张让手下的人,用得来的钱拿出五千贯捐了一个羽林卫的小武官,他离开了粮铺,搬进了在城外的羽林军大营。

羽林军是汉武帝时候抽调有功将士子弟成立的一支与御林军相同职能的皇家部队,羽林卫不过是掌管百人的低级武官,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段云通过贿赂上级官员和结交监军的宦官,被提拔为典军校尉,不久正好赶上朔方郡的平狄都尉空缺,他便花光了剩下的万余贯制钱,弄到了这个位置。其实,朔方郡在长城以北,现今的河套平原以南,就是黄河的“几”字型的顶上,那里胡汉混杂,穷苦不堪。

由于段云的官职不过是区区一个都尉,在朝廷大员的眼里,也就是芝麻大店的官,所以批文下来的特别的快。同僚们以一种不解的态度为他摆酒送行。众人都觉得他的行为不可思议,放着好好的在洛阳的官不当,非要去北边受苦,虽说都尉比校尉高了一级,但是在朔方那地方人烟稀薄,要想弄钱那只有从石头缝里面去找了。从此,段云的名字在羽林军中变成冤大头的代名词。

踌躇满志的段云认为自己争霸天下的梦想就要从遥远的朔方开始了。批文下来的第三天,他带着护卫田广和两个随身的亲兵一起北上。田广字则高,兖州定陶人,由于旱灾,逃荒到洛阳,流落街头卖艺,段云看他使得一手好枪,便收留了他,他便认段云做主人,忠心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段云便把他留在身边,一来做个护卫,二来能顺便跟他学一点枪法。

从洛阳往西,过了函谷关渡河行了十几天,沿途经过了北地郡、上郡。接着出了长城,见到的除了沙漠就是草原,一望无垠的平原是骑兵厮杀的绝好战场。当年卫青、霍去病就是在这里连战连捷,将匈奴人赶到了漠北。汉武帝为了守卫这片辽阔的土地,从关内迁移了数万人在这里修建了这座朔方城。朔方郡和东面的云中郡是唯一两个直接归中央管辖的郡城,加之居民少,没有什么税收,与其说是两个郡,倒不如说是汉朝在北方的两座要塞。随着匈奴的覆灭,这两处要塞的士兵日渐减少,城市也日渐荒凉。只有犯有重罪的人才会被发配到这里,负责修葺城池。

 

来这里之前,段云是充满了憧憬。因为他认为这里地广人稀,按照自己原来的规划,可以好好的发展一下农业,学曹操搞一下屯田,然后招兵买马等待时机。但是到了这里之后,段云发现自己错了。全城军民加在一起也不过一万五千多人,附近可以开垦的土地非常有限。人口结构单一,男性尤其是壮年男性占了九成,其中士兵有三千多人,其余的大部分是刑徒。

可以说这是一个将要走向消亡的城市,不知道段云的到来是否能改变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