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指甲盖上的体育强国



一次我和几个朋友出去喝茶,海阔天空地聊到了奥运会,一提起金牌第二,座中几个体育迷便止不住地兴奋起来,于是想象力开始自由的飞翔,乒乓球、跳水不用说了,似乎眼前还出现了不止一个刘翔,田径的金牌也被我们揽过来一大堆,还有射击、羽毛球、体操……甚至还有足球,呀,第一体育强国!这前景真是越聊越聊美,美得都有点不敢想了。

然而聚会的人一多,就总有些出来泼冷水的,把大家“美好的理想”给搞得一团糟。这时,一个工作和体育搭点边的朋友憋了老半天,终于发言了:“你们知道中国人均拥有的体育场地有多大吗?”当大家咿咿哑哑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时,这家伙便带着高深莫测的神情说出了一组数字,然而数字对于一帮文科脑袋来讲,根本就没感觉,于是他指着我的手指甲盖说道,“就这么大一点!”大家愕然了。

茶喝完,朋友们各自走散,可这“指甲盖”的感觉总在我心里挥之不去。记得中世纪修士吃饱了没事干,就争一个指甲盖上能站几个天使,以前我一直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可现在看来,这帮外国和尚争得还是有点道理,至少他们的理论预测已经被我们的实践给证明了。现在指甲盖上不但能站天使,还可以站上去一条条的大活人,而且不光是站着,还在搞体育训练,奥运会金牌第二的好成绩就是在这么点地上练出来的啊!

过了几天央视五台体育人物节目播了一个专访:德国“美女剑客”布蕾塔DangerCode;海德曼(中文名小月)在中国七星期的生活经历。虽说“美女”这个词已有点用坏了,不过我们还是能从这位德国女子重剑队员身上读出些美丽的原始含义:健康、可爱、善良。然而,看完这个节目,我竟有点恼火起来,更准确地说是嫉妒起来。这老外的生活真是有些太丰满了!正经八百地上大学,懂好几国语言,又在公司里做事挣生活费,虽然拿了雅典奥运会团体重剑的银牌,可居然还是个业余选手,平时只在俱乐部里练剑!(德国体育实行俱乐部制,队员多是业余,每年取联赛优秀的队员代表国家参加世界比赛)从她的说话、做事中可以看出从小就受过很好的教育,处事大方、自然、不张狂、没有庸俗气。她每到一地,第一件事就是和当地的击剑俱乐部联系,争取参加训练,哪怕只能练上一天,搞得我们的教练感慨万分,这种对体育的热爱是我们许多职业运动员所欠缺的。而她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到当地智障学校去教那里的孩子一些击剑知识,当然她去那里更多的只是给那些孩子带来些欢乐与希望,而这又是我们的许多运动员所欠缺的。

因此,面对这么一个女剑客,要找回点我们的牛气还真不是很容易,不过我们可是在“指甲盖”上训练的,拿的还是金牌,一个德国毛丫头,全世界跑来跑去的,也才得了个第二,银牌算什么,我们可只认金牌!然而凭心而论,对着这个德国小丫头的银牌,我们的金牌似乎变轻了,于是我的生气终于成了泄气,愤愤不平也成了沮丧。

更让我有所触动的是这位来自德国的小月姑娘谈起她的时间安排时说,在她的时间表中,体育只是她生活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的价值在于使生活变得更为愉快、丰富。实际上这也是许多德国普通人的时间安排,尽管他们没有去参加奥运会,但他们有着一样的理由去运动,同时国家和社会也提供了很充足的体育设施去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果说这两种人有什么区别的话,只不过是小月玩得更好些,所以代表国家过了一把奥运瘾而已。



对于我们来说,运动员和普通人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边人们的生活里只有体育,而另一边人们的生活中却看不到一点象样子的体育运动的影子。当体育与生活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当只存在一个世界时,人们是完满的,可是当这二者分离后,每一个孤立世界上的人们将只能过着畸形的生活。

先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终日繁忙,特别是有家有业后,体育基本上变成电视里的娱乐节目。想游泳,游泳馆离家有好几里地,泡在水里的时间不及坐在车上的时间;想跑步,外边都是车,为了解决交通问题,以前的人行道辟出一大块给了自行车,只留下一米半宽的路让人走,其中还有三分之一是盲道(笔者生活的城市许多街道如此,不知其他地方如何,不过我并没有发现三分之一走路的人是盲人);想打网球,现在连个公共的乒乓球台子都找不到,又到哪去找那么大一片奢侈的地;当然街上还是有健身房,有什么舍宾、瑜珈、合气道……可是摸摸口袋,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白领精英,大家还不都是算着几个工资在过日子?当然,学校总要比居民区好些,但城市里寸土寸金,就连那里的足球场也越变越小,几乎都变成了网球场,难怪中国足球队员体质好象不是太行,原来小时候就没有跑过全场嘛。不过这也聊胜于无,想想许多农村学生连课桌都是三条腿的,还有什么体育设施可言。

如果说德国离我们太远,那就和邻国日本来比吧,奥运会上日本主要在揉道、游泳上拿牌子,这两个项目在其国内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在那个人挤得密密麻麻的岛上,每个城市里仍有很多的游泳馆和揉道场;日本学生的考试压力也不比我们中国学生小,但他们对体育课目却比我们重视的多,也投入的多。因此,一个日本的游泳冠军就真能代表他后面千百万游泳爱好者,代表国家真正的体育实力。相比而言,我们除了乒乓球可能与之有一比外,其他很多所谓的强项真的就代表了我们国家的体育实力吗?

以前生活水平低,人们都面有菜色,一个个精干巴瘦的,现在生活好了,然而仅仅吃的好,并不能弥补体育锻练不足的缺陷。普通人工作繁忙,孩子学习劳累,然而在没有充分的公共体育设施的情况下,生活变得单调,娱乐不能更为健康,体形上也就出现了许多大肚子、大屁股的胖子,可和当年的瘦比起来,一样都是病相。

再说我们的职业运动员。足球迷们可能还记得零四年亚洲杯上的巴林队,那不过是一群业余选手,可踢得不是也很好吗。一样都是亚洲人,我们的专业队又怎样?那些人体育搞得好,是因为体育是他们丰满生活中的一部分,体育使他们生活觉得充实和幸福,所以他们热爱体育。德国小月姑娘自觉地去找击剑队训练,没人逼她,她只是热爱这运动;巴林队都是业余选手,踢得好,也是因为热爱。一种事业只要热爱,就会产生出激情,就会出成绩,那些仅仅靠压力得到的成绩长久不了,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荣誉。

我们应当承认有很多专业运动训练,对运动员来说是十分不人道的,他们甚至在五六岁时就需要进行特别训练,小小年纪没有正常孩子的欢乐,也没有全面的文化课学习。加之当代竞技体育事业争夺的越来越残酷,得奖的只有一个人,大家都看得见,可为人们所忽视的却是:每个成功者下面还垫着成千上万的失败者!而且目前国内对运动员的态度是:成功了社会的一切荣誉就来了,有钱,有名声,免考进名牌大学。而那些以此为职业的失败的运动员呢?他们从小就接受着严重偏斜式的培养,文化知识欠缺,一身的伤病,他们怎么办?虽然每次大赛时运动员都在说要有一颗平常心,但谁真能提着平常心上场?这些加剧竞技体育的彩票化的行为中也不乏政府行为,这就使得运动对那些运动员来说已变成了一种冒险、赌博,一赢百赢,一输百输,于是平时大量、高强度训练就象是应付高考的学生的冲刺,不但透支了运动员的体能,而且这种玩命也损害了运动员对体育运动本身的热爱,破坏了他们对中国体育事业的正确认识。因此,即便他们胜利了,建立在失去完整教育,没有丰满生活基础上的成功,仅就对运动员本人来说,是值得的吗?



老实说象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实际上连个指甲盖大的运动场地也没有!因为那片地也早已捐给了为中国体育争光的职业运动员们,体育成了少数人的专利,在这项专利下,种子队员成了明星,而大量一般队员却黯然离去。我们则只有看的份,看他们比赛,看他们为国争光,当然这时我们也觉得自己的脸上也有了些光茫,虽然我们的体质还是不好。

真不知道到了零八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会继续在人均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场地上续写我们的奥运金牌传奇?当然话说回来,大国是得有几块牌子来撑撑面子,但国家如果总是把钱投到少数几个运动员身上,而不是切实地根据国情去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不去加强教育中实实在在的体育投入,那么就算零八年运气又很好,又是金牌第二,甚至真的成了第一,可我们还是底气不足呀!而没有了底气,恐怕就不能真正神气起来吧。孔子云:“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不能光顾着脸面上好看,还要多注意脚底板下面是否扎实,不然跌一交,可就丢脸了!

资料来自-世纪中国 作者:曹瑞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