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将军陈锐霆炮兵少将迎来百岁贺典

百岁将军陈锐霆炮兵少将迎来百岁贺典
    2005年10月31日  04:45    晶报

据中新社电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炮兵副司令员陈锐霆将军百岁贺典在北京京西宾馆举办。

张震将军等老战友共同庆贺陈锐霆百岁生日。将军的老战友与下一代同唱生日快乐歌。

陈锐霆档案

陈锐霆,1906年生人,原名陈瑞亭,字祥麟。山东即墨人,家境贫寒。1927年,军阀混战,陈锐霆萌发了报考军校、救国救民的念头。1928年,考入设在北平的河北军政学校炮兵队。1937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中,陈锐霆历任新四军参谋处长、抗大四分校副校长、淮北军区副参谋长、新四军第四师副参谋长、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兼第四师副参谋长等职。

解放战争时期,陈锐霆担任新四军暨山东军区参谋处处长。1947年2月新成立的特种兵纵队司令员兼代政委。毛泽东曾在西柏坡召见陈锐霆,亲自安排他在粟裕将军的部队里任职,兼任华东炮兵司令员。陈锐霆先后指挥华东炮兵参加了鲁南、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屡建奇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锐霆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参谋长、炮兵副司令员、炮兵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据《济南日报》

将军轶事

早年炮下逢生终成炮兵司令

1947年3月,华东野战军成立特种兵纵队,下辖榴炮团、野炮团、骑兵团、工兵营、特种学校和坦克分队。特种兵纵队司令员,就是陈锐霆将军。

张震将军任军委副主席时,某日陈锐霆将军往访。守门人报告说:“一位比你还高还老的首长要见你。”张震笑曰:“此必陈锐霆。”急出门相迎。

炮下逢生:当炮兵之念由此而生

1914 年,日军进攻青岛。其时陈锐霆8岁,正在山上砍柴,有孩童从海边来,说,海湾里来了好多兵舰,花花绿绿真好看呢。陈锐霆与十余孩童爬上一座山头看热闹。不料,被日军发现,从兵舰向山头连发十余炮。陈锐霆回忆说:“我们站在山脊梁上,炮弹不是落到前面山沟里,就是落在后面山沟里。”

1928年济南发生“五三”惨案,陈锐霆住北苑,又遇日军炮击,一炮弹落身边不远,险些丧命。那时参加战斗的是北伐部队,黄埔一期的学生都当营长,打仗还是很勇敢的,但装备落后,被动挨打。陈锐霆感慨地说:“我两次被日军炮击都在自己的国土上。”当炮兵之念由此而生。

懊丧之仗:未发一炮被迫撤退

陈锐霆年轻时于国民党炮兵部队服役十余年,先入商震举办的河北军事政治学校,毕业后即任副连长,后由副连长而连长,由连长而营长,由营长而团长。抗日战争时期,多次率部与日军作战,败多胜少。他总结教训:“除了战术思想问题外,装备落后,必然挨打。”

1937年10月,时任炮兵连长的陈锐霆奉命打击日军。因通信落后,未联络上,后由于日军进攻猖狂,不得不撤退。他听说日军迂回截断了平汉铁路,遂自主率部沿太行山东麓南撤。虽然一个人也没有少,一门炮也没有丢,但抗日准备多年,未能向敌发一炮,真是懊丧之极!

痛快之仗:远距离发炮发发命中

1938 年5月,陈锐霆随炮团在三十二军参谋长统一指挥下守山东菏泽城。日军土肥原贤二师团围城而攻,且有气球升空指挥作战,我方很是被动。

1938年秋,陈锐霆率炮兵营参加了赣北万家岭大捷作战。某日,日军宫琦联队偷袭我德安白水镇麒麟峰得手,陈锐霆奉命率所部以3600米距离直接瞄准敌占山头射击,几乎发发命中。步兵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发起冲锋,全歼日军宫琦联队。战后,他上麒麟峰检查敌人尸体,很多日本兵是被炮打死的。陈锐霆忆此曰:“与日军交战数次,惟独这一仗打得痛快!”

惊险经历:与两特务徒手搏斗

1937年初,陈锐霆秘密参加中国共产党。1941年,他率一个团于安徽宿县起义,归建新四军。4月30日午夜,他参加地方座谈会归来,刚刚就寝,就听到院外杂乱脚步声和零星枪声。陈锐霆急穿衣出门,见两把明晃晃刺刀直逼胸前。他徒手拨刺刀与之搏斗,腹部、手部均被刺伤,两特务仓皇开枪而退,未中。

长寿秘诀:自寻乐趣不找烦恼

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组建后,凡华东战场之重大战役,陈锐霆无役不与。陈锐霆所部炮兵既能单炮直接瞄准射击,也能间接进行连射击,压制敌人炮兵和预备队,甚有威力,在历次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锐霆善下围棋,战争年代常以玉米染色做棋子。

陈锐霆晚年生活丰富多彩,唱京戏,下围棋,练拳术,写书法。将军谓长寿之秘诀:自寻乐趣,不找烦恼,适度锻炼,忙比闲好。据《开国将军轶事》

历史瞬间

西柏坡部署打济南

毛泽东召见陈锐霆

1948年8月,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成为中共中央所在地。再过几天,三年前离开延安的各战略区将领,将在这里相聚召开中央工作会议。

陈锐霆说打济南有信心

8月22日,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来,毛泽东、周恩来站在院子里谈话。“主席,华东的特纵司令员陈锐霆已经来了,我们也都谈过了,今后打攻坚战,炮兵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毛泽东说,今天要见他一见,了解一些情况。这时,叶剑英走了进来,给毛泽东介绍说:“这是华东特纵司令员陈锐霆。”

陈锐霆快步走过去与毛泽东紧紧握手。

大家坐下来之后,毛泽东指着陈锐霆说:“你们谈,我们先听,你们是从前方来的,最有发言权。”

陈锐霆说:“今年4月,山东兵团打下了潍县,对敌人震动很大。对下一步打济南增强了信心。我们炮兵和特种兵发展很快,在战斗中的作用也是越来越大。这是个不小的进步。”

“打济南,你们有没有信心?”这是毛泽东最关心的问题,因为济南将是我军进攻的第一座大城市。

陈锐霆说,“我们有信心,并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毛泽东送他送到大门外

“解放战争的形势是很好的,这就像爬山一样,爬过一个山坳子,又是一个山坳子,我们最吃力的那个山坳子已经爬过去了!”毛泽东话语间充满信心。

“打济南,这个山你们能不能爬过去?”毛泽东问。

陈锐霆回答:“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会解放济南!”

谈完话之后,毛泽东将陈锐霆和炮兵旅长一直送到了大门外,看着他们走远了,还在门口连连挥手。

9月16日,济南战役打响。我军攻城。陈锐霆指挥炮兵参战,华东野战军不负众望一举攻克了济南。据《太行精神》

将军往事

果断率部起义找到新四军

1937年,陈锐霆从南京炮兵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驻北平的华北军第二军团任炮兵连长。由于带兵有方,陈锐霆很快被提升为炮兵营长。“七七事变”后,他的炮兵营被改编在李仙洲的部队。在河北北部喜峰口,日本侵略军发动疯狂进攻。李仙洲负伤。危急时刻,陈锐霆的炮兵营用猛烈炮火压制住了日军的进攻。李仙洲的92军退到安徽时,陈锐霆被提升为425团(炮兵团)团长。

1941年“皖南事变”后,新四军第41师师长彭雪枫率部进驻豫皖苏边界,此时陈锐霆的炮兵驻扎在皖北淮河岸边,彭雪枫部得到了陈锐霆炮兵团的暗中支持。

之后,日军自宿县向西发起进攻,彭雪枫为牵制日军,移师西进,袭击其后背。国民党反动派置外敌入侵于不顾,反而派出特务侦察新四军军情,企图趁机将彭雪枫部一网打尽。此时陈锐霆当机立断,决定率部起义,并向中共中央汇报。得到中共中央批复后,陈锐霆立即派屠风林寻找新四军。屠风林几经周折,终于在皖南地区找到了新四军。

经过紧张的准备,1941年4月19日凌晨,陈锐霆、屠风林率425团全体官兵起义,日夜兼程,向彭雪枫部靠拢,沿途战胜了地方顽固势力和国民党部队的进攻。4月23日,张爱萍将军(时任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三支队司令员)给425团全体官兵讲话,传达了中共中央的决定,宣布425团番号改为“新四军独立旅”,任命陈锐霆为旅长,屠风林为政治部主任。据《济南时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