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真快,又已经是凌晨了。网上也没什么人了,我有些不舍的关掉了电脑。抬头看了看表,330分。这个时间在平常早就睡下了。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睡意全无。随手,从桌上拿起了烟和火机。

“出去走走吧,反正也睡不着”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念头。不过既然想到了,反正也没什么事,索性就走走。就当是放松好了。

现在以近冬季,尤其是东北,夜晚很冷。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是偶尔有一两束车灯闪过。天空中的云很厚,完全遮挡的月光。四周很黑,只有路灯孤零零的那里散播着昏暗的光。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还好,我的身后还有一个影子跟着我,总还有个伴。

我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思绪也回到了3年前,我复员的日子。

那是2002年的126日。是我退伍的前一天,也是宣布老兵复员命令的日子。我当兵的时间虽然不长,只有短短的两年。但这两年中,我也曾接到过无数的命令。有期盼、有激动、也有厌烦。不过,这一次的感觉却有很大的不同。我很清楚,那是在逃避。

是啊,逃避。当兵是我儿时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付出了很多。我想把我的一生都留在部队。成为一名职业军人是我最大的愿望。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我将永远的离开我曾经深爱着的部队,永远都不能再以一名军人的身份回来了。没有什么能比梦想的破灭更痛苦的了。

集合了,每个离队老兵的脸上都挂着笑容。那是和家人团聚的期待,那是回家的喜悦。不过,这笑容很快就会凝固。是一瞬间的凝固。

“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2002年度老兵退伍复员命令,从即日起,** ***762人退出现役。。。。。。”

命令宣布完毕了,礼堂里很安静,都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了,突然,不如从哪里传来了一声抽泣。这声抽泣如同扔向池塘的石头。震荡了老兵们原本努力压抑着的情感。老兵们在也控制不住了,哭了。

按照部队的传统,军衔、帽徽是回连,由新兵为老兵摘的。而我在回连的路上,就已经摘掉了,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我不想上交,想留个纪念。

欢送活动都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老兵自己的了。干什么呢?喝酒。不停的喝酒。不管你会不会,能不能。即是借酒浇愁,更是想把战友之间的情义喝下去。让酒精把她烙印下来。那一天,我也喝的很多。(说起来很丢人,最后是我的兵把我抬回去的。)虽然酒精的作用让我的头很晕,但我的意识还算清醒。躺在床上,两年军旅生涯的点点滴滴就想是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脑海中闪过。

就象是歌里唱的一样,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摸枪,第一次紧急集合,第一次受表扬,第一次当班长,第一次探亲。。。。。。

不知不觉的,已经夜里12点了。还有4个小时,就要踏上返乡的列车了。我坐了起来。想和战友们再说说话,(战友们很照顾我,知道我喝多了,都去别的班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也许就在也见不到了。也想再嘱咐一下,我带过的兵。虽然我带过的兵年龄都比我大,但我还是不放心。想在多告诉他们一些我的经验,让他们少走一些歪路。

终于要走了,穿上新熨烫好的军装。最后整理一次军容。外表没有了军人的标志,但军人的作风不能丢。当连长也为我披上“光荣退伍”的绶带时,我又一次流下了眼泪。我的梦想留在了军营,我的眼泪也留在了军营。一个是我不愿带走,一个是我不能带走。

后头再看看,我生活过的地方吧!再给军营敬个礼吧。营门的灯光渐渐远去,营房的轮廓也越来越模糊。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再见了,我的梦想。

一阵风吹过,寒冷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该回家了。今天家里没有人,我又可以穿上我的军装了,带上肩章,扎上领花。然后睡上一觉,也许能在梦中实现我的理想!


《回家》


两年军旅路,回首今望。
风雨行,泪无数。
军号声声伴我走过。
军营在望处,空回顾。
还想操枪为国习武。
回乡路,踏归途。
汽笛阵阵,难搏心中苦。
两情均难舍,忠孝不共同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