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公共厕所这是一个人人都会去的地方,在这里呆上几分钟或几十分钟,为了排泄我们身体里面新陈代谢出的物质,在那几分钟或几十分钟里面我们会怎样呢?在一个单独的暂时封闭的空间里面我们反锁着门面对着空空的四壁,除了完成我们必须完成的事以外我们闲余的两只手和空余的大脑会合作干些什么呢?

2002年我拍了我的摄影作品《性.别》,它记录了男女厕所墙壁上的涂鸦。

一:男厕所的墙壁

照片拍出来以后的呈现是让人吃惊的。男厕所里面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与性交有关。它们有很大一部份是以绘画的方式展现,我很惊讶他们画的如此之好。不管是男女交媾的情景还是男性生殖器、女性性感部的展现都出神入化,女性在他们笔下大多被简化成了乳房和阴部,这好像就是他们所需要的。在所有男厕所的照片里面找不到男性对女性的情感上的爱恋,似乎他们所有的“爱“都倾注在性交之中。男性的身体结构好像天生就具有某种进攻性,而在一个男性传统社会中男性的地位和能力更助长了他们对女性的进攻和占有。

在男厕所的墙壁上同性恋交友以及为同性恋提供性服务的电话也是较多的留言,它大概占了留言的1/5,据说重庆的同性恋比例是全国最高的,占5%,同性恋这个问题现在比较敏感,他们一般受到公众的歧视和嘲笑,在公众面前他们大都不敢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在我所拍的厕所里面就有这么一段“同性恋应该全部杀光就像种族歧视一样“,同性恋在厕所的墙壁上写下交友方式而非通过公开的用媒体征交(这种方式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难以实现),事实上也是对公众压迫反抗的表现。在我看来有人渴慕异性,有人渴慕同性,但大家对爱情的态度时一样的,歧视和嘲笑是没有道理的,我对同性恋者的处境是同情的。他们的性倾向与我们的不同这不能作为道德的评判标准,我们不能剥夺异于我们正常人的人的选择性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