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创世录 第二卷异域扬威 第三章异地重逢(下)

今天的巡营官是陈和尚,他还是不带帽子光这个头在营中巡查,突然报告说:有人闯进了军营的安全地带,陈和尚一惊也是一阵的兴奋,十几天没打仗了,也该活动活动手脚了。带上人就冲了出去,还以为有多少人呢,不就是一个人在前面,十几个在后面吗。心中一阵的无趣,把他们抓回去就得了,心中想着马有驰到了离李忆唐不到三十步的地方,一张面孔正带着久违的微笑看着自己,陈和尚呆住了,可也没忘了带住马。没有停顿,抽出军刀,在头上不停的挥舞,口中大喊着:“乌拉,乌拉,乌拉!”旁边的军士有认出李忆唐的又没认出来的,但看着陈和尚喊着,也都跟着喊了起来。

陈霜看着越来越近的士兵,她心中一阵的着急,赶快过去救了他吧然后一起逃走,这个时候全部的猜忌和怀疑都不见了,陈霜的眼中只有李忆唐,突然听见了呼喊声,接着整个军营沸腾了。靠近自己这面的三个营门全开,从营中一队队一列列的骑兵,步兵,弓箭兵在营门前列队,转瞬间整队完毕,在军容整肃的的队伍当中冲出了五个骑士,飞快的到了李忆唐的面前,这时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陈霜在内,他们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李丰,赵叔带,陈和尚,候天星,车东五人,在李忆唐面前下了马,早就已经热泪满眶,同时拜了下去,他们的口中不再称大人,他们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帝国的军队,他们的命不是帝国给的,他们没有称呼大哥,他们生怕是对李忆唐的一种亵渎,他们同时喊的是:“属下见过主公。”他们现在不光在心中,也在实际的举动之中确立了李忆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接着是整个部队同时的高呼:“属下见过主公。”骑兵行的持枪礼,步兵和弓箭兵则也是将手中的武器持于胸平行礼,这已经不同于帝国所行的右手抱拳放至左胸的抬臂礼。

李忆唐太高兴了,他根本没有听清楚他们叫的什么,他只知道他见到了自己的兄弟们,而他的兄弟们大多都完好无损,伸手扶起身前的五个兄弟。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先对李丰指了指身后的商队说:“这些都是朋友先请进去吧。”穿上了赵叔带递上来的军服,接过车东献上的军刀,跨上了侯天星牵过来的战马,在陈和尚的引导下开始检阅自己的部队,当他走在自己军队当中的时候,他知道他的人他的心又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了,他要在兄弟们的支持下去迎接更美好的明天。

按照惯例,李忆唐先安排了商队的人先去休息,然后来到了大营正中的帅帐。李丰等人再次行了跪拜礼。李忆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也跪下还礼。

李丰看着李忆唐并不接受,说道:“大哥,原来我是一个容克,在心中就只有自己,如何让我自己能拥有一个块土地甚至成为一大片土地的王就是我最大的梦想了,见到了你们以后我当时就说过我投降的是你李忆唐而不是开皇帝国。还记得我当时就劝过你自己创立一番事业吗?”

陈和尚也接口道:“我是个风辽国人,我本来就不是中州人,我加入军队是为了避祸,本来想过不了多久就走的。但是认识了你,你们之间的兄弟之情感染了我,我才和你们一起战斗的,我不是在为开皇帝国流血,我是在为咱们的兄弟情谊流血,记得你在双龙坡上说过的话吗?只要我们都能不死,以后就是兄弟了。”

李忆唐还是低头沉吟不语,早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就考虑过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很明显的还有很多事情是没有料到的,比如现在的兵力是多少,有多少补给。现在不象原来为人兵将的时候,兵力少了可以有人补充,补给没有了可以伸手要,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花钱,有些东西甚至花钱也买不到的。那么要自立首先要自给,要自给先要有根据地。

赵叔带看李忆唐还是没有说话,以为他还在想着开皇帝国,随即劝道:“大哥其实我也知道在西北他们对你不薄,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记得在哪个玉门关外的土坡吗?我们一起要参军就是为了开创一番事业。”

李忆唐知道赵叔带等人误解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开口说话了:“各位兄弟听我一言,一来我对开皇没什么感情,我是长大了想要建立功勋才回来的,但是开皇让我看不到前途,二来我早就说过,不公平的事情我上不会去适应他的,只会去改变他。”看了看大家渐渐的有了点笑容,李忆唐还是把自己的顾及说了出来,“其实我是很想和大家一起创立事业,而且很多事情我在到这里的路上就考虑过了,但是…,所以我认为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众人听了也都点了点头,觉的李忆唐说的也有道理,只有赵叔带隐隐感觉到不对,想了一下说:“大哥,先不说自立的问题,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走到那里去。”说完这话没等李忆唐回答就接着说:“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现在和自立一样,不管我们现在是要进山回开皇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我们都要自己解决很多问题,可是现在我们连一点钱都没有,怎么能买够足够的补给回到开皇呢?”看着李忆唐沉思中,赵叔带大声喊道:“难道大哥想要把我们这些兄弟当作包袱抛下吗?难道忘了为了那无义的战争而死去的千万个兄弟了吗?”说着说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大哭了起来。

李忆唐当然知道他哭的是什么,可是还是有点觉得不对,怎么说着自立立刻就上升到了为兄弟们的报仇的高度上了。没等他回答什么,李丰等人又是交情,又是强调报仇,又是觉得寒心要求离开,总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求李忆唐独立,自立。

李忆唐已经被吵懵了,如坐针毡。就想答应。可是众人已经是上头了,竟然一起站起拉开大帐的帐门,回头冲李忆唐喊道:“主公你看。”

在李忆唐眼中是看上去黑压压一片的士兵跪在大帐门口的半大广场上,看到李忆唐慢慢的往出走,一起大声喊道:“属下见过主公,恳请主公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啊。”

李忆唐的眼眶也红了,先是跪下还了个礼,接着先去扶起李丰等人,接着扶前面的军官,这些都是和他在双龙坡一起冲杀过来的老兵,现在他们已经不足五十人。可是没有人愿意起来,李忆唐长叹一声(怎么感觉象是黄袍加身这一出啊),大声说道:“从今以后,我们同仇同气,生死与共。”

赵叔带和李丰看着火候差不多了,起身后再次跪下,大声喊道:“属下等一定追随主公左右,助主公创万世不朽之伟业。”其余等人一看,均皆如此见礼。

李忆唐无语中,其实他自己知道自己事一来对开皇帝国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二来在开皇帝国时日太短,三来听到的就是开皇帝国如何的混乱,如何的民不聊生。这些和早已经想有崇高理想的李忆唐格格不入,再加上现在自己的军队后路被断,想回也回不去,在这里自立也无不可。就这样,李忆唐半推半就的就算自立了。

回到帐中,看着已经开始憧憬未来的五个人,李忆唐还是最先恢复清醒的,他首先说道:“各位,既然咱们已经决定了,我有些话要说,希望大家能自己考虑一下。”看看大家开始回过神来了,接着说:“我们原来作为一只部队一直都是由西北军负责我们的武器等辎重的补给问题,我们不参与制造,不参与征集,只是打仗。但是现在我们虽然没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但是我们还是先要给大家分下工,这样才便与管理,也为以后我们转为正式机构做点准备。”

话刚出口就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李丰在原来的学校中就学到过很多这方面的东西,也觉得很是有理,说道:“是啊,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啊,是要分工了比较好。”挠了挠头,尴尬的说:“我倒是知道也些国家机构的建立但是与咱们现在的状况相差太远了,还有很大的不同。”

赵叔带想了想说:“我原来在一个庄园呆过,领主的那一套倒是能用上,但是路子有点野,怕不是正路。”看了看大家还在仔细听,“比如说,领主老爷抓奴隶的叫猎人,把看押奴隶的叫守园人…”还要再往下说,别人已经笑成了一片,赶紧阻止了他,同时说道:“打倒奴隶主。”

看着失去结拜弟兄的赵叔带都已经恢复过来了,李忆唐不禁为自己那段想要逃避的行为感到后悔,也为现在的清醒感到庆幸,看着大家都没商量出什么结果,沉吟了一下说:“咱们这样讨论不是办法,这样吧,我先把最重要的几个任务分配下去,算是军管机构了,等以后咱们有了自己的国土再改有民政管理。”

看着大家没什么意见,李忆唐开始分配:“情报由候天星负责,辎重管理,武器维修由车东负责,所有士兵骑射训练由陈和尚负责,军队军纪由赵叔带负责,军队管理由李丰负责。”这话说出来了听的几人都不由的点了点头,觉得李忆唐还是看的比较请的,猴子一直以来都是负责情报的,车东在这里年纪最大也比较老成持重一点管理辎重最合适,陈和尚的那一手马上骑射的工夫在这些人里最精湛,这样一分个人均觉得分配的比较合适,所以同时点了点头。

李忆唐没说出这些官职的名字,但是想来大家也都知道了,候天星是情报官,车东是后勤官,陈和尚是军事训练官,赵叔带是军法官,李丰是军队长官。当然这些都是兼职的,如果是专职的话,那让李忆唐一个人带队打仗会累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