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涌 第七章 初战

曾径一愣,不会是自己的行踪给人发觉了?没理由啊,自己做的这么隐密,应该没人知道才对。

正思考中,还没从自艾自叹的情绪中反映过来,只听碰的一声,舱门给人推开了,一个丫头闯了进来。

小丫头娇俏可爱,身着蓝衫,手中拿着柳月剑,年约十五六岁,脸上二点红晕,甚是乖巧,口中还嚷道:“小姐,小姐,外面有人劫船了~~~~~~咦,你是谁?”

小丫头一见房中居然站着一个男人不由吃了一惊。转头一看,却见自家小姐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也不回话,便知被人点了穴道。当下不在说话,转过身来,飞身对着曾径刺来,口中却向外喊道:“快来人呀,小姐房里还有一个!”

曾径一听,坏了。看来是石血门的发难了。当然,也知道自己给人误会了,这下子麻烦了,刚出江湖,名声就给弄错了,以后还如何做得了大侠啊。

慌忙之中,曾径也只好应战。出来的时候也没带啥武器,况且平时在山中用的是乌黑的柴刀,虽说刀质奇特,但是总觉得不对自己的路子,所以当时下山时也没要求老道给个武器。反正以自己的博学,随手拈来都是武器了。曾径沾沾自喜的想道。

一交上手,曾径才发现问题大了,这丫鬟剑法高明之极,虽然内劲稍嫌不足,但她的剑法专走偏锋,剑势凌厉,一上来便封死自己的退路,逼得自己不得不打消边打边撤的念头。虽说暂时内自己并无危险,可是外面石血门下地猛势进攻,再不出去帮忙,只怕伤亡太大。

于是,边招架边说道:

“你误会了,小丫头,我是来帮你们的。”

“闭上你的嘴,你这个大坏蛋,不是什么好人,把我们小姐给点倒了,是不是起了什么坏心思?!”小丫头丝毫没有放松进攻,刷刷又是几个直刺。

曾径一看这个架式,心想还是先制住了这丫头再说了。

可是这个丫头也很机灵,守的严密。她的剑招虽然凌厉无比,可使起来时却宛若在翩翩起舞,姿态曼妙,轻盈动人。

一会两人又过了三十多招,看来,清流宫的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八大门派之一。

曾径知道再不下重手,只怕一会他们人都围上来了,误了大事。

一个虚晃,飘飞步使展开来,就滑出了战圈。

大叫道:“还不快出去帮忙,你在这和我浪费时间,一会你们外面的兄弟都死完了,这次来的可是石血门。”

提神凝气,打算速战速决,先制住她.于是准备把自己的看家本领使将出来。

丫头一看曾径的情况,就知道要出绝招了。也退后一丈,剑意外放,剑身回缩,看样子是打算硬抗曾径。

正在此时,突然一声巨响。

舱壁爆裂开来,只见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被撞破的木片四下飞散,可那中年人脸上的神情却仿佛他正在花园中散步,毫不在意其里面的丫头和曾径。

拱了拱手,朝床上的清流宫少宫主桐雨说道:”石血门左使李斩奉少门主之命,前来迎接桐小姐去休息几日。我家少主人久闻小姐美绝天下,内心仰慕非常,日前听得小姐经过这里,希望小姐能一移玉驾前去见上一见,也好一解我家少主人相思之苦。”

李斩站在舱内,像一座高山一样,耸而不动。青衫无风而动,一看就是内功已是登峰造极的好手。

曾径一看这气势,就知道今天是碰上高手了。

心里骂了老天爷一声,也懒得和他说话,本来打算对着丫头使的怒斩十战第一式,血战沙场,现在到是可以用上了。

以手为刀,化气为实,收发于心,形神于外。

虽然和当初老道相比的时候差了很多,但也不是可以小瞧的。

对着李斩的脖子就是一劈。

李斩一进舱房时便见到曾径和丫斗在一起,只道曾径和她们是敌非友,而且曾径的武功看来和那丫头也不过半斤八两,并无惊人之处,虽然此人来历不明,却也没将他放在心上。这时见他一刀劈来,便随手一拂,满以为会将他震开,谁知一接触刀劲,只觉势大力沉,和之前的判断相差甚远,登时吃了一惊。心想,有两下子,好像是闻名江湖的怒斩十战。

幸好李斩的内功收放自如,又增加了几成功力,才算硬接了这式手刀。

李斩恼羞成怒道:“你是何人?敢坏我好事?你怎么会怒斩十战?”

曾径背手而立,笑道:“我叫木丁,这下你可要记住这个名字了。以后在江湖上可是很有名气的。”说毕,又转头向小丫头说道:“死丫头,还不扶你家小姐走?等会儿我们两大高手拼斗起来,一不小心伤到你就不好了。”

边说边走,横跨了一步,挡在了李斩和桐雨的中间。

小丫头也开始糊涂起来,原以为曾径应该是和李斩一伙的才对,当下也没时间让她想的太多,知道若现在不走,等会儿就走不了了。于是,径自走到床前,伸手解开小姐的穴道。

李斩嘿嘿冷笑道:“想走,没哪么容易,我李左使的手下几时有人走脱过了?”

曾径答口道:“那是你以前运气好,今天碰上你家大爷我,什么左使右使都白搭,还是快点滚回你们石血门去吧?要不了多久,清流宫的高手一到,只怕你的烂命今天就搁这里了。”

李斩也知道时间不能拖的太久,恐防生变,一沉身,向曾径扑了过来。

曾径知道凭自己现在的功力,只怕是没有办法和这老鬼拼的,现在只有靠自己的飘飞步,先拖住他再说。反正让这两个女孩子离开了,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到时凭自己的轻功,要脱走还是不成问题的。

桐雨自被曾径点了穴道,以为必然遭到此人的凌辱,谁知他并没非礼之意,反而给自己盖上薄被。到的后来,替己方阻挡敌人时,虽然还不知道他上船是为了什么,但已知其中必有误会。

此时穴道已解,虽然由于某些原因,桐雨不能使用武功,但是清流宫的武学渊博,桐雨自小也受武学熏陶,所以一看就知道曾径不是李斩的对手,忙问道,方言,怎么玉大叔他们还不过来啊?

原来这个丫头是桐雨的侍女,但是由于二人从小就呆在一起,所以情同姐妹。

方言忙说道:”这首船的船夫给石血门花钱卖通了,玉大叔中了他们的毒,现在正在逼毒呢,可能再过半刻就可以赶过来了。小姐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桐雨说道:“不用急,看我的,刚才是你家小姐穴道给人点了,这个世间,不是仅仅靠武功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