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上苍 第一卷 五 通缉公主(1)

04793220 收藏 0 140
导读: 漠上苍 第一卷 五 通缉公主(1)

现在去哪儿呢?一阵风忽然扫过,卷起路面上的黄土,罗敷揉揉迷住的眼睛,她四下望了望,“原来没有方向啊!”打开心胸面对人生的地方,其实,这样的地方根本找不到。罗敷嗤的冷笑了一声。

“夫人,”这时罗敷听到一声呼唤。她没理睬。然后,那人又唤了一声。

罗敷顺着声音看过去,见一青衫老道和一小道摆了个算命摊子坐在街角上。

“夫人不想算上一卦,卜卜吉凶吗?”

“祸福自知,用不着问天。”

“那夫人心里总有困惑吧?也不问一问吗?”

“道长这么唤人家‘夫人’很失礼,我可还没有半个夫君。”

“夫人是已婚女子,并非云英未嫁,老道若连这点都算不出来,怎么能言人吉凶?”

罗敷闪电望了一下那老道士神光内敛的眼睛,“道长观人入微,又何必拿卜卦这种虚无的东西敷衍我?”

“不错,大凡未嫁处女走起路来轻灵跳跃,已婚女子则好摆动腰肢,妩媚多姿。历来算卦都是如此,三分真,七分骗。老道这么解释,夫人满意吗?”

“呵呵,此刻我倒真想问上一卦了。”

“哦?夫人不怕被骗?”

“坦白说自己三分真七分骗的人倒也少见,这么自信想必不止‘三分真’。”罗敷在摊子前坐下来。

“很好,你既然信我,下面的话你可要听仔细了。”

“你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吗?”罗敷笑说。

老道也笑了,“两个字——方向。”

罗敷立刻站起来,“这个我知道,用不着算。”

“夫人不知道,而且不想知道。”

“这么咄咄逼人的老道真少见,哪座山哪座观里来的啊?”罗敷不大高兴了。

“无山无观,所以你拆不了我拜三清的地方。”

“那道长尊姓大名啊?”

“袁天罡。”

“哈!”罗敷大笑,袁天罡是太宗贞观年间的著名术士,真要是活到现在,早一百多岁了,这老道须发全黑,怎么看也只有四十来岁,此人不仅是个骗子,而且是个‘大’骗子。罗敷摆摆手,笑笑走开了。

一阵风过,又扬起一片黄土,罗敷揉了揉眼睛,回头瞧了瞧,那老道和小道包括算命摊子都象被风刮跑了似的,一齐不见了。

“西方——”风里送来老道的声音。

西方?

罗敷趴在窗台上望着下面的闹市,她已经在客栈里住了三天了,还是没拿出个主意。

“小二,”罗敷对进来送茶水的店伙计说,“你说‘西方’是哪儿?”

“西方?”小二想了想,“那当然是指有佛祖的地方。”

“胡扯,我又不是玄奘大法师,玩什么西游?”罗敷噗哧的一声笑出来。

“对对,小的胡扯,”小二连连说,“要说西边啊,歧州挺好玩,姑娘想去一趟吗?再远点,兰州也不错。”

“好主意。赏你点酒钱吧。”

正说着,罗敷见颜忠满头大汗的跑来,奇怪的探着脑袋站在大街上紧张的四下张望了一下,向楼上的罗敷小心的招了招手。

罗敷不由得心中诧异,莫不是颜真卿出了什么事?罗敷急忙下楼来,招呼颜忠走到僻静处。

“夫人,大事不好了!李相国弹劾夫人娘家是前朝皇室遗脉,带兵围了侍郎杨慎矜大人的府邸,抄出了前朝皇帝的灵位,证实杨大人是隋炀帝的玄孙,皇上已下诏灭九族了!”颜忠惊恐的叫道。

罗敷听完颜忠的叙述,只‘哦’了一声,象刚刚听说了街上卖包子的张大妈跟买包子的李小弟说隔壁的王屠户家昨晚又杀了一只猪似的,稀松平常,似乎早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这时,街上传来轰隆的马蹄声,一队全副武装的禁军打马飞速从闹市穿过,向颜府方向驰去,看样子至少有二百人,逼得路上行人急忙躲闪,发出一连串惊叫。

“夫人,快逃吧!”颜忠见状,哆嗦着焦急的说。

“放心。我已经被颜家休出门,也没与你家少爷生下骨肉,你家老爷和这案子现在扯不上半点关系,只要一口咬定说不知道,颜大人的诚信,朝廷里谁不知道?放心回去吧。”罗敷摆摆手。

罗敷平静的打发走了颜忠,心里却不平静。朝廷抓我一个弱质女子用得着派这么多士兵吗?难道李林甫已完全掌握了我的背景?

李林甫原本并没有把这个小女子放在心上,如果没有亲信宇文复武的惊诧之言。

“相爷若想将杨家斩草除根,此女断不可放过。”

“哦?为何?”

宇文复武现官任殿中奉御,只不过保的不是当今皇上的驾,而是主子李林甫的安全。他是太宗朝右卫大将军宇文士及的玄孙,却和臭名昭著的祖先宇文化及一个性子,残忍好杀,且野心勃勃。

宇文复武垂下眼睑呆呆望着自己断去的左臂,阴冷的说:“据传杨家暗地里豢养杀手,专为铲除政敌异己和掌握杨家秘密的人,其中一人乃杨姓女子,手段非凡,招惹必死,这几年忽然从江湖上消声匿迹,卑职恐怕此女正是……”

李林甫闻言一惊,扫了一眼宇文复武的断臂。李林甫深知宇文复武的功夫,而让宇文复武不惜断去一臂狼狈逃脱的人……李林甫后心蓦地一寒,“你可确定?”

“此女行凶时以黑纱覆面,无人见过其面貌。卑职愿带兵亲往颜府,只要一动手便知。”宇文复武咬牙切齿的说。这几年,他行事低调,潜心练武,就是专等报仇雪恨的一天!

“你去甚好,多带些精兵,无论是否其人,绝不可使其逃脱。”李林甫点头道,心里已然忐忑,若让这么个鬼一样的人物逃脱,这等灭门大仇,自己今后别想睡安稳觉了。

罗敷静静在房里坐了一小会儿,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把头发束起来,换了身灰暗的男式长衫,对着铜镜瞅了瞅,一派玉面小生的模样,“就这样吧!”她说,背起包袱走出客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