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决(空灵天下出品) 第一卷 第三集 第六章

04793220 收藏 0 183
导读:兵决(空灵天下出品) 第一卷 第三集 第六章

梁昊天刚要回答,突然想到一法,就微微一笑,说道:“干吗杀它,既然这鹰落在我们的手里,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岂不是太可惜了。”

“你的意思是……”旁边的战士露出询问的表情。

梁昊天笑而不答,随手把手中装有鹰的袋子一扔,那袋子一直滚下坡,一直滚到那俘虏视线所及的地方。看到那些俘虏注意的神情后,忽然低声对身后的邓如海说道:“邓如海,你再去拷问一下俘虏,这次得把他们的腿打断,再把他们打晕,至少得让他们昏迷个几个时辰。”

“是!”邓如海知道队长肯定又有妙计,就急忙跑去执行这一道命令。

梁昊天接着下达命令道:“大家赶紧行动,多收集弓矢,食粮,我们要赶紧行动。”

见匈奴俘虏都已经被打晕过去,梁昊天吩咐吴振飞带几个战士前去布置,做出小分队继续向前逃亡的痕迹,然后大家就循原路返回。

大家都知道要夺匈奴的马,最好的机会就是趁天色未明时,因此必须争分夺秒,没有受伤的战士先行一步,赶紧赶路,争取在天亮之前,走出丛林,歼灭看马的匈奴士兵,把匈奴的马夺过来,而那些伤兵则自觉的在后面努力的追赶,尽量做到少拖后腿。

孙宏生气喘吁吁把弊在心中已久的问题提了出来:“队长,你不是说要利用那头鹰的吗,可明明只是把它扔了,没有放啊。”

对于这个开心果,梁昊天有着莫名的喜欢,或许是有着相同的心境吧,(梁昊天自身未脱稚气,而孙宏生亦是天真烂漫的样子,自然是一见如故了。)于是回头对他说:“别急吗,你想,那几个俘虏醒过来后,发现我们逃了,自己又无法追踪我们,只能凭痕迹判断我们的走向,自然容易被吴振飞他们做的布置迷惑,即使没有全信,至少也让他们无法判断我们的走向,而我留给他们的那支鹰,就是让他们报告他们遭到伏击的情况的,当然最理想的是提上我军继续往丛林逃窜的消息,不过没提也没有关系,等到那些在前面山岭等待我们的匈奴士兵接到这个消息,所能做的最大可能大约就是回来围剿我们。”

孙宏生问道:“那他们万一不肯过来,继续留在前面等待我们怎么办?”

“不会的,匈奴人不会如此消极的,一则我们知道他们在前路等我们,他们自然也料到我们不会自投罗网,二则到目前为至,他们的实力还是远远的超过我们,在我们动向未明时,回兵追杀也和常理,不过他们如果追来的话,估计人数不会太少,起码应该比这一批多。”

“那我们怎么办?”

梁昊天理了理思绪,接着说道:“我们杀了那么多的匈奴士兵,大大的损伤大漠勇士的颜面,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只有两个方案可供选择,一是亡命丛林,在丛林中和他们捉迷藏,捱到春季他们或许就不敢再追了,然后我们可以寻机回国。二是夺马下山,从大路直奔远东,与他们比速度,我不杀俘虏和飞鹰就是为了让那几个俘虏飞鹰传书告诉敌人他们中计遭歼的消息,从而调动匈奴士兵,让他们回兵追杀我们,我们乘机从大路绕过葛岭,直奔远东,让邓如海打晕那几个俘虏可以为我们争取几个时辰的时间。”

“好个声东击西。”

“现在还不能这么说,如果夺不到匈奴的战马,声东击西变成了引火烧身。”

孙宏生不以为然的说道:“九十几个都杀了,还怕打不过十几个人吗?”

说到这里,他似乎临机一动,突然问道:“队长,那我们不如再回丛林和敌人打一场伏击战,在丛林中解决他们。”

经过两场战役,在没有一人死亡的情况下,解决了十倍的敌人,取得了相当了不起的胜利,众人斗志高昂,都恨不得再伏击匈奴一下,一劳永逸的解决追杀自己的尾巴。孙宏生有这样的想法自然一点也不奇怪。

梁昊天克制住心中的诱惑,对孙宏生道:“刚才一战,侥幸的成分居多,匈奴兵已经吃过两次亏了,有了前车之鉴,肯定不会掉以轻心,要想引他们上当是难上加难,如果我们的人马再多个几倍,或许可以试一试,现在只有逃命喽。”

一路急行,看着天色越来越亮,渐渐能看到地上的道路,远处的景物也越来越清晰,大家心急如焚。

看着前面丛林的来时的入口,听着林外看守马匹的几个匈奴战士时有时无的谈话声。梁昊天心中一急,后悔莫及:“还是迟了一步,没能在天亮前赶到,看来只能硬拼了。”于是正欲叫人冲出从林。

一个战士赶紧阻止道:“队长,不用急,还来得及。”

看到梁昊天投来的询问的目光,那战士继续说道:“队长,在天亮之时,有一段时间会突然暗下来,像是回光返照,大约是太阳光过云层的关系,不过时间很短。”

梁昊天大喜,回头一看,见众人毫无讶色,情知他们都知道这一常识,而自己居然一无所知,差点误了大事,不由面红耳赤。

终于等到那一刻的到来,天色果然一暗,梁昊天一众略作准备,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丛林。

此时已经看了一晚上的马的匈奴士兵怨气冲天,心里想着别的战士都去杀敌立功,偏偏轮到自己摊到看马的任务,受冷挨冻有份,论功行赏无缘。不过毕竟还是不敢把自己对长官的怨言公然说出来,只能把这股怨气发泄在自己追杀的目标-大夏逃兵的身上,一会儿破口大骂夏兵无耻,落荒而逃;一会而骂夏兵狡猾,尽用一些阴谋诡计,不是好汉;一会骂夏兵弃马不顾,亡命丛林,毫无骑兵的自尊。

虽然如此,山坡的那场伏击还是让他们记忆犹新,因此嘴上漫不经心的说着,心里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警惕性。

“悉悉”几声,似乎从丛林中钻出几个人,由于天色突然变暗,匈奴兵也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看到前面两人的服饰似乎不是己方的,不过双手反剪,没有武器。

林外的匈奴战士立刻起身,持刀搭箭,瞄准来人,当头一人大声问道:“是谁?”

“是我。”

“扎契儿?”听到熟悉的口音,匈奴兵松了口气,反问一句。

孙宏生回道:“是啊!”

梁昊天所带小分队的成员都是原来镇守天门关的骑兵,因为天门关地近大漠,人员混杂,关内的人和关外的人常有接触,因此当地的人多能说匈奴话,和匈奴人直接交流基本没有障碍。而孙宏生在审问了那几个俘虏后,虽然问不出什么,就是连俘虏的名字也不知道,只是被他骂了一顿,但学起他的声音倒是惟妙惟肖,有六、七分像了。

后面的人相继走出丛林,大约有八、九个人,当头的两人双手反剪,身着大夏帝国的盔甲,似乎破旧不堪,身上血水汩汩,狼狈不堪,看来被俘虏时已经吃了不少苦。后面的人都身着大漠战士特有的羊皮大衣。

看马的匈奴兵放下心来,刀回鞘,弓上身,前来接收俘虏,走在前面的问道:“这么,就你们几个回来。”

“还说呢,那些南蛮子正是狡猾,明明已经围住了他们,还让他们逃了几个,将军正在追杀他们,让我们带着这两个俘虏先回来。” 孙宏生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其实紧张万分,一颗心似欲跳出胸口,已经汗流浃背,全身湿透了,直到匈奴兵放下武器才缓过神来。

“又立了战功,运气真好。”语气中掩饰不住羡慕的味道。对于己方获胜这则消息,这些匈奴人是毫不意外的,这么多的人去追杀十几个战士,带队的又是以沉稳著称的百夫长,不胜才怪呢。

那些匈奴战士刚靠近俘虏,那两个俘虏突然发难,抽出放在背后的双手,一手抱住最近的匈奴人,另一只持短刀的手往他脖子上一抹,鲜血四溅,那匈奴人顿时了帐,那些匈奴士兵被这突生变故惊呆了,趁此良机,后面的大夏战士拔刀在手,冲了上去,把前来接受俘虏的匈奴战士纷纷砍倒。

尚在后面的匈奴士兵急忙抽刀,搭箭……

“嗖,嗖,嗖”几声轻响,梁昊天早就持弓在手,施出连珠箭法,只不过这次是分射三人,三支箭活生生的把三名匈奴战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看来是难活了。

匈奴人虽然自诩精通箭术,但也为梁昊天的箭法所震惊,余下的两人一动也不敢动了。心里尚在犹豫到底是降还是战,旋即被冲到面前的大夏的战士手起刀落,砍成两段,亡死城里又添了两个新鬼。

又是一场轻松的突袭,十三名匈奴战士就此了帐,看着如此多的马匹,众人大喜,急忙上前挑选马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