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春秋》 第三十三章 回天 作者:宁致远

04793220 收藏 0 480
导读:《楚氏春秋》 第三十三章 回天 作者:宁致远

楚铮在赵茗怀中越来越别扭,浑身僵硬实在撑不住了,只好稍稍动了下。赵茗立刻察觉到了,道:“楚铮,你觉得怎样?”

楚铮虚弱地说道:“冷,我只觉得好冷。长公主,送下官回楚府吧,师父那里有不少疗伤的药。”

赵茗断然道:“你师门之药如何能与我叶门灵药相提并论,本宫带你回太平宫。”

楚铮暗暗叫苦,他怀中有一枚刑无舫给他的专为冰魄神掌之伤配制的丹药,刑无舫说过两个时辰内服下便可祛尽内腑寒气,没想到赵茗竟要带自己回太平宫,皇宫离此地甚远,到时赵茗若是再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怎么办?两个时辰外再服下此丹会有什么后果刑无舫可未曾说过。

但形势不由他作主,赵茗心急救人,也不顾惊世骇俗大白天就纵身上房,踩着人家屋顶抄近路往皇宫奔去,只听一路上尖叫声、骂声、抓贼声一片。

走了没多久,皇宫明黄色的高墙已是清晰可见,但赵茗并未从宫门进入,反而走进了一家大户宅院,院中有零星有几个仆人正在清扫着院中落叶,见赵茗进来了纷纷躬身行礼。赵茗无暇理会,抱着楚铮直入内院。

走进一间似是女眷的卧室,赵茗犹豫了下,这里是皇宫通向外部的一条密道,宫内除了自己和皇兄外,连赵敏都不知晓。她原本想点了楚铮穴道,但低头看了看楚铮,只见这少年脸色惨白,睁着一双乌溜溜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不由一阵心软,他已经身负重伤,再点他穴道恐怕对身体有害,便说道:“楚铮,此处有条通往皇宫秘道,极为机密,你绝不可告于任何人知晓。”

楚铮牙关颤抖,道:“那下官合上眼睛便是了。”

赵茗道:“以你的武功,听在耳中与看在眼里没什么区别,不必多此一举。”说完,抱着楚铮躺到了屋内那张大床上。

楚铮闻到一股淡淡的脂粉味,这床显然时常有人睡的,不由有些奇怪,若是赵茗半夜出宫这里睡着的人怎么办,莫非此地是赵茗的另一居处?

楚铮突然心中恶笑,若说大赵国长公主与楚家五公子同床共枕过,这世间恐怕没几人会相信吧。

赵茗不知楚铮伤成这样了心中仍转着龌龊念头,伸手在床内侧某处按了一下,只听一阵卡卡声,整张床铺慢慢地沉了下去。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楚铮感到微微一震,已是到了底处。

又走了不久,赵茗打开一扇暗门,楚铮只觉眼前一亮,四下看了看,觉得颇为眼熟,原来已到了太平宫内大殿。
赵茗曲指一弹旁边挂着的一个铜铃,一个劲装宫女走了进来,见赵茗怀中抱中一个少年不由一愣,仔细一看居然还是认得的,这不是敏公主的心上人吗?

宫女心里惊奇无比,但不敢出言相问,躬身道:“公主有何吩咐?”

赵茗面若寒霜,道:“传本宫旨意,命御医房总管包德生、御膳房总管胡有林、大内总管连奇,还有长清宫的太监赵世明速到太平宫。”

宫女应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楚铮暗想,这四人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宫内四圣卫了。

赵茗忧心楚铮伤势,抱着他进了一间屋子,只见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张硬木床和一个梳装台外并无其它杂物。赵茗将楚铮置于床上,手搭脉门凝神为他检察伤势。

良久赵茗睁开眼睛,宽慰地说道:“还好,你的内功底子深厚,这一掌要不了你的命,最多修养个把月便可恢复如初了。”

楚铮暗想那是当然了,刑无舫也是反复试过他的内功才决定那掌出多大力的。楚铮仍惦记着怀中那枚丹药,挣扎着说道:“多谢长公主,小臣自己在此疗伤便可。”

赵茗扶他坐了起来,道:“本宫先帮你将体内寒气驱逐出去,内腑之伤当然还是要靠你自己了。”说完盘腿坐到楚铮身后,道:“聚神凝气,意守丹田,千万不可分神。”

楚铮无奈之下只好闭上双眼,集中精力配合赵敏疗伤。

不知过了多久,赵茗有些疲倦地说道:“好了,你自己打坐吧,本宫还有事要办。”

赵茗下了床,将腰间短剑挂到墙壁上,回首道:“过会儿本宫让宫女给你送些药过来,红色的丹丸先吃两粒,绿色的等你打坐完后再吃,切不可混淆了。”

楚铮也觉得不再象刚刚那般寒冷难耐了,恭声说道:“多谢长公主。”

赵茗道:“应是本宫谢你才是,刑无舫那掌若是真打在本宫身上,本宫今日恐怕有大难了。”

楚铮干笑道:“凡尘大师倒似个真正慈悲为怀之人,他应该会拦下刑无舫的。”

赵茗道:“那也未必,凡尘其实是对你比较看重,见你受了伤才拦下刑无舫,若是本宫受了伤,刑无舫又搬出秦王之命,凡尘说不定……”赵茗想了想,有些不寒而栗。

赵茗忽然问道:“楚铮,你为何要救本宫?”

楚铮道:“下官身为大赵之臣,长公主有难自当舍身相救。”

赵茗紧盯着他,似要看入他内心深处,楚铮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避也不避。赵茗有些迷惑,难道自己以前真看错了他了?

赵茗出去后,楚铮毫不客气地将床上的被褥拿过来垫在自己身后,看了看这屋内真是简陋之极,哪象个一国公主住的地方,难道赵茗这老女人有自虐的倾向?

不对!楚铮突然抽了抽抽鼻子,将身后被褥拉过来闻了闻,没错,与方才入宫密道那张床上气味一模一样。

楚铮依稀记得鹰堂秘报中曾提起过,皇宫外不远有一套宅子是原大赵开国九大世家中谢家的府第,谢家没落后曾空了相当一段时日,二十年前才有户人家搬了进去,但这户人家颇为神秘,这既不是朝中官员也不是有名的世族,平日大都府门紧闭,除了一些下人出府采办些食物甚少有人进出,而且这二十年来从未换过奴婢,鹰堂想在内安插人手也根本无计可施。

现在想来楚铮有些明白了,那户人家原来是赵茗所住,里面的奴婢原本就是宫中之人,当然不需从外边更换。看看这间简陋的屋子,再回想起方才那间富丽堂皇的闺房,楚铮有些发寒,这长公主恐怕有双重性格,在宫内过着苦行者的生活,在宫外却享受着却是大小姐的日子。

皇室中人果然大都有些变态啊,也就赵敏正常一些了。楚铮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刑无舫所给的丹药服了下去。

不料此药刚一下肚,便觉腹中如火烧一般,疼痛如绞。楚铮捂着肚子,浑身冷汗淋漓,暗骂道:妈的,这怎么回事,难道已过了两个时辰了吗?

却不知刑无舫所给的这粒丹药是专门针对中了冰魄神掌的人而制,里面成分全是极热极毒之物。刑无舫那一掌本已手下留情,赵茗又将楚铮体内的寒气驱祛了大半,此时服下此丹,他体内又无多少寒气压制这极热之气,等于是服毒自杀一般。楚铮若是功力尽在,这点毒物倒也不在话下,可他身负重伤,根本无法凝聚内息,只得任由热毒在体内肆虐。

楚铮强撑了片刻,终于支撑不住了,只觉得脑中轰的一上晕了过去,临晕前居然还想起了一句诗: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赵茗回到大殿时,大内总管连奇等四人已经到了,见赵茗出来,四人齐躬身道:“参见长公主。”

赵茗冷声道:“从今日起,你们四人除当日轮值的留在宫中,其余三人都随本宫外出寻找魔教贼子下落。”

四人皆是一愣,连奇问道:“长公主,西域魔门又重入中原了?”

赵茗咬牙道:“不错,本宫今日还见到了魔门门主刑无舫,还差点伤于他手下,幸得楚名棠之子舍命相救。”这四人说起来都是叶门外堂传人,赵茗与之也师兄妹之谊,所以并不隐瞒。

连奇迷惑道:“楚家出自魔门,楚名棠之子怎么会救长公主?”

赵茗把今日之事说了一遍,道:“此事已是两百年前的事了,楚家自归顺我大赵以来,与魔门不再有联系,连接任宁大先生魔门门主之位的辛南方也不知此事。那楚名棠兄弟又是楚家旁系出身,对此事也不甚了解,当年楚琳也是从本宫口中才知此事。”

一个宫女突然从殿后奔出,道:“启禀长公主,楚公子又晕过去了。”

赵茗腾得站了起来,对殿下四人道:“你们随本宫来。”

到了赵茗居室,只见楚铮躺在赵茗床上满脸通红,口吐白沫。连奇等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心中均感到诧异,长公主怎么把一个少年置于她床上?

“奇怪,他明明中的是刑无舫的冰魄掌,怎么如今体内竟有股热毒之气,”赵茗收回了手,百思不解。

四圣卫中年纪最大的包德生说道:“这冰魄神掌乃魔门绝学,故老相传,此掌练到至深处寒热并济,中者无救,莫非刑无舫的冰魄掌也已到了这般境界?”

胡有林忧道:“若真如此,这刑无舫倒是魔门继当年宁大先生后又一旷世奇才了。”

赵茗不耐烦地说道:“刑无舫武功如何本宫迟早要领教,先不谈此事。包德生,你可知楚铮之伤可有办法医治?”
包德生皱眉想了半天,道:“也许本门的回天鼎或许可以一试。”

胡有林道:“这如何使得,回天鼎专为我叶门门主所用,其所需药材极为珍贵,数十年时间都未必能收集全,如今仅余一炉,怎可浪费在这小子身上。”

赵茗断然道:“好,就用回天鼎,你们四人将那回天鼎取来。”

连奇躬身道:“请长公主三思,西域魔门既然重返中原,刑无舫武功又是如此之高,回天鼎不可轻易使用,还是留下以备急需吧。”

赵茗轻叹道:“这少年是敏儿的心上人,他若是死了,敏儿今生都会怨我这做姑姑的。本宫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

连奇见无法劝动赵茗,便道:“回天鼎还需一个内力深厚之人辅助,就由小人出手吧。”他心中打定主意,到时偷偷震断楚铮心脉,自己最多担个救治不力之名,对外宣称楚铮因救长公主而亡,楚名棠也无话可说,还可为储君除去一个心腹大患。

赵茗道:“不用,你们出自叶门旁枝,回天鼎的使用心法只知其中一部分,还是本宫来吧。”她倒并未猜到连奇的心思,只是这四圣卫都是身体残缺的太监,所练武功已入魔道,赵茗只是心中有些不放心而已。

连奇知道赵茗向来刚愎自用听不得劝,只好暗自摇头。

楚铮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朦胧中只觉得异香扑鼻,不觉呻吟了一声,自己还没死么?

忽听赵茗的声音在身后说道:“不要乱动,以无为之心迎有形之力。”

又是这老姑婆救我了?楚铮感到几股温暖的气流背部和四肢涌入游遍全身,只感舒服之极,连受伤的内腑间也不再有阵痛感。

“很好,将丹田之气散于四肢。”赵茗又说道。

感觉到楚铮已依她的话做了,赵茗扶住楚铮肩膀将他转了过来。

楚铮听到耳边哗哗的声音,这才感觉到自己是泡在水中,还裸着半身,不由睁开了眼睛。

“啊~~~~”

楚铮突然一声大叫,只见赵茗发髻高耸,香肩裸露,胸前用红色的围布围住,再往下看便因水面上浮着不少药材看不清了。

赵茗被他叫声吓了一跳:“你瞎叫什么?”见楚铮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赵茗一低头,顿时脸色通红,她没想到楚铮会这么快醒来,方才心急救人,因要泡在水中便把外衣褪去了,并未顾及男女之别,而且这十几年来赵茗醉心习武也从未去想过那方面的事。

赵茗强自镇定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以后敏儿嫁于你,你也是要叫本宫姑姑的,这回天鼎乃我叶门至宝,只差最后一步便大功告成了,快闭上眼睛,还不抱守元一,凝定心神。”

楚铮紧紧地闭上双眼,却等了半天也没动静。楚铮正感奇怪,忽然一对温软的臂膀搂住他的脖子,从背后将他双手牢牢抓住,两只玉足搭在楚铮脚腕侧,两人身体贴到了一起,一张樱唇几乎凑到他的耳垂上,只听赵茗轻声说道:“象刚才一般以无为心迎有形力。”说完,楚铮觉得几股内息如刚才一样顺着胸口涌入了体内。

但毕竟已经不同了,刚才楚铮是昏迷不醒,赵茗则是心无旁骛,当然一切顺利,如今不但楚铮有些心猿意马,赵茗也无法象方才那般平静,而且此时两人成交颈之势,连对方呼吸声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赵茗心中暗暗后悔,刚刚犹豫半天是应将这小子击昏才对。

但此时又不好停下来,赵茗只好强摄心神,缓缓将内息送入楚铮体内。

一根赵茗的头发偏巧不巧地有少许伸到楚铮鼻内,楚铮忍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脖子微微往后一仰,左脸登时与赵茗的脸颊贴到了一处,两人身躯同时一震,从赵茗体内传来的内息也突然变得杂乱无章,直让楚铮气急胸闷。
赵茗咬牙问道:“你在干嘛?”

楚铮吱唔道:“头发,你的头发进我鼻子里了。”

赵茗恼道:“你事情怎么这么多……”语声一顿,赵茗突然感觉到楚铮腹下有一物慢慢膨胀起来,渐渐顶住了自己。

如电光石火般,赵茗忽然想起了当年母亲在自己成年时曾说过的一些男女之事,顿时羞愤之极,猛得将楚铮推开,喝道:“去死吧。”一纵身便从回天鼎中跃了出去。

楚铮被她一推在水中打了好几个滚,幸亏是在水里啊,不然撞到鼎壁上小命未必就能保全了。楚铮抹了抹脸上水滴,心中多少觉得有些冤枉,这是本能啊,本能知道吗,能全怪我吗?

屋内一片寂静,楚铮也不敢作声。良久才听赵茗冷冷说道:“穿上衣物,自己爬出来。”

楚铮内伤未愈,浑身酸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从回天鼎出爬出,取过放在一边的衣物,回头瞥了一眼,只见这回天鼎高约二丈多,全由精铜铸,除了皇家真还没什么人能用得起。

楚铮将衣物穿好,战战兢兢地走到赵茗面前,暗想这回可真大条了。

赵茗低头沉默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一字:“滚!”

楚铮愕然,这么容易?

赵茗猛抬头,眸中精光四射:“滚回你楚府去,今日之事若是透露半字,本宫定让你生不如死。”

楚铮如遇大赦,连告退二字也不说,快步走出太平宫,长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这世界是多么美好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