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村魅影 [转帖]

魍魉魑魅 收藏 0 163
导读:狐村魅影 [转帖]

传说,当狐出现的时候,必是口含曼佗罗花的,因为那花可以迷惑凡夫俗子的眼睛。
也传说,当大批的狐想要占据某个村寨的时候,必有数不清的曼佗罗花自夜空飘下,在月色里,说不出的诡异和美丽。那花便就是整村男人和女人们的催情药和夺命符。乱了心智的男女们,会用最原始的方式寻找自己生命中最泛滥的一刻,而接下来的,便是成群的狐狸从天而降,吸干男女们旺盛的生命力,只留给他们死亡的结局。
所以,当天雷每五百年一次的收妖伏魔时,那样的狐狸村,必是无法可解,天雷过后,死尸横陈,焦黑一片,无法辨认,只有一片久久不散的臭味,一如五百年前,人类死亡时的凄惨。
除非有人愿以自己无暇而洁净的鲜血祭奠这些冤魂,那时,冤魂必会接受这样无私的祈祷,化去心中不灭的怨念,解开世时代代累积下的怨恨。
** ** *
天空很蓝,微风如吻。
那女子缓缓行走,姿态如行云流水,摇曳的身姿像一朵黑色的曼佗罗。只因她的衣服是黑色的,散发着夜般浓重的气息。周围山谷流翠,彩蝶翻飞,灿烂的阳光下,只因有了她,气氛开始说不出的沉重。
一只蜂嘤嘤地自黑衣女子头顶飞过,忽的失去了气力,自空中掉落,女子迟疑了一下,蹲下身四处摸索,半晌,终于将已经冰冷的蜜虫找到并放在手心,露出疑惑的神情。接下来,忽然显出悲戚与恐惧的样子,似乎明白了它已经死亡。
行程在继续。
黑衣女子若能看得到这个世界,她必会惊讶于自己看似悠闲的脚步竟风驰电掣般快,行进的路线居然笔直,每一次的转折,都如此精确无误,仿佛在以最快的速度接近目标。
终于,夕阳染红了天边大朵的云,它们色泽艳丽,却带着掩饰不住的衰败。当绯红的颜色迅速被一种暗紫所替代,光线立刻昏暗下来,鬼魅般的气氛像冰冷的水包围了整个平原,空气中,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腐烂味道。
黑衣女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她站在原野上,似乎在听风的方向。
当最后一线阳光惊疑不定的迅速后退至天边时,风仿佛凝固了。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就像死物没有了鼻息。黑衣女却坚定的调整了方向,纵身向山峡中一块普通的岩石掠去。就在撞到岩石的瞬间,整个人忽然穿过岩石消失了。
这是昼与夜交替的唯一时刻。
渐次,一只飞鸟落到岩石顶上,并在上面磨了磨尖利的喙,嚓嚓的轻响在平原上回荡。月光下,岩石是那么真实的一种存在啊。

竹林小筑中,寒桥手捏翡翠念珠,正在一心不乱的念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声音清朗和悦,在一片翠绿的世界里萦绕不绝,八万四千汗毛孔尽皆舒展,仿佛诸天齐聚,再也没有生死,没有轮回,只有一派祥和,恍惚间,竟生出一种错觉——世间再无可度之人。
一阵微风拂过,罗汉竹叶像天花般旋转飘落。
如剑如兰的叶即将落上寒桥的青衫,一只手劈空伸出,两指适时夹住了那叶。
一声长叹。
“我终究还是没能做到。”寒桥半是微笑半是无奈的看着手中的落叶。只一片竹叶就可扰乱他的心神,那么,当那一日来临时,他又将如何是好呢?
“无双,是你么?”上一刻还在自语,下一刻忽然朗声向门外。
门外应声进来一个绿衣少女,明眸皓齿,玉雪可爱,手中托着一个银制的托盘,托盘中放着精致的青花瓷器的餐具。
“寒桥哥哥,该吃饭了。”
寒桥微笑,揭开扣碗。一缕热气冒出。
举箸,伸箸。
寒桥应该永远记住这一次晚餐。
因为从这次起,他很久都再没能平静地吃过一次饭,即使是很普通的白米饭。
当他的绿玉箸伸向青菜的时候,腕上的翡翠念珠忽然断了,晶莹剔透的圆珠泼洒一地,又四下弹起,在晚照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圆弧,翠绿闪光的圆弧。
瞬间,寒桥白皙的脸变得苍白,手中的青花瓷碗当啷跌碎,绿玉箸断成两截。
无双着实吓了一跳,她捂着胸口,脸色雪白,颤声叫道:“寒桥哥哥,你怎么了?”
寒桥喃喃地说:“来了,终于来了,要来的终究是要来的。纵使念颂千年经卷,也仍难逃命中注定的劫数。”神色已然恢复到了原先的自如。
又向已经吓呆的无双说:“去,敲响金钟,召集所有村众,到忏悔堂前等我。我去请紫花爷爷。”

竹节正气的忏悔堂前,站立了挈老扶幼的一大群。人群嘈杂,躁动而不安。听得较清的,是“寒桥”和“紫花爷爷”几个音节。
此时已是戌时了。
美丽的夜空中,月光清澈如水,天边寥落的点缀着几颗硕大银亮的星,一些萤火虫流离的光影闪烁。怎么看,怎么是一个晴明可爱的夜晚,即使是最胆小的姑娘都愿意坐在院里赏月。
而忏悔堂的大门却仍紧紧闭着。
眼看戌时将尽,亥时将来,人们就要失去最后的耐心,有些已经忍不住连天的呵欠,索性陆陆续续四下散去。最后,堂前只剩下十五六个仍谦恭地等候着。
明月当空,云如白纱,竹林里传来纺织娘、金钟儿和蟋蟀们激越清亮的叫声,等候的人只是静默地听着,脸上都微微露出忧戚之色,仿佛有天大的难题急待解决。
谁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时辰了。一夜站下来,脚肿胀得痛痒难当,甚至有个母亲抱着孩子跌倒在地。当男人的手伸出去想拉她一把时,她却轻轻摇头,看看还在熟睡的孩子,咬牙又站了起来。
终于,忏悔堂的大门吱拗一声打开了,寒桥扶着一位身穿紫袍的老者走了出来,那老者就是紫花爷爷。
站立在外的人却并没有一拥而上,相反,只是站在原地,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寒桥和紫花爷爷。
紫花爷爷缓缓说了一句话,却是只有口型却无声音。听的人们表情面色沉重,眼中有泪光闪现,朝着忏悔堂纷纷跪下拼命磕头,甚至磕到额头出血。
紫花爷爷摆了一下衣袖,说:“千万莫忘,受持经卷重在有恒啊,去吧去吧,好好做人,好好做……”
于是,众人站起身来,化成一团团亮光飞出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
不过,还剩下一个。
寒桥忍不住叫道:“无双,你为什么不走?”
月光下,无双眉目如画,仿佛一尊玉雕,微笑着,她轻轻说:“我若走了,谁来给爷爷和寒桥哥哥做饭呢?”
“可是,可是……”寒桥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紫花爷爷苦笑了,笑容中隐含一丝不忍和悲怆,他苍老的声音底气十足:“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寒桥,你又为何不走?”
寒桥忽地镇定下来,态度谦恭地说:“是,爷爷,既如此,我们就都留下来,守着这片竹林。无双,你愿意么?”

忏悔堂里,紫花爷爷、寒桥、无双三人围成一个半圆,面色凝重,他们都在看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人坐在竹藤椅上,一动不动,若非细耳谛听有一丝微弱的鼻息,几乎会令人疑心她早已死去。
所有的人都想发问,但那人一袭黑色的长袍在黎明时的死寂中,竟是说不出的糁人。八仙桌上,一灯如豆,火焰忽明忽暗,将神秘人的五官隐在了黑暗中。
当第一缕阳光终于冲破黑暗照进堂内时,所有的恐怖都一扫而光。
金色的阳光活泼灿烂的温暖了每一个人的心,关于劫数的种种吓人猜测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而那坐在竹藤椅上的黑衣女子也终于现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她是一个盲女。她不仅盲,而且聋,只是,当人们看到她的美貌,对她何以竟能穿过结界的好奇竟被她惊人的美丽冲淡了。
其实单就美貌而言倒也不很令人惊异,因为结界里无丑女。关键在于她的眼睛。她的盲眼出人意料的没有显出呆滞,相反,皂白分明的美目透出一股轻灵,看起来是那般清澈与无辜,纯净得摄人心魄。
然而不管怎样,一切迹象都表明,这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简单女子。
“可是,绝非普通的凡间女子。”紫花爷爷拂须道。
“不然怎能由那唯一的时刻穿过结界。?”无双点头。
寒桥一颗一颗的数着念珠,心里也是一片茫然:“爷爷,不如你用传心术与她对话一番?”
“没有用的,她的记忆被人封印了,”紫花爷爷摇摇头,微微叹气。
寒桥与无双面面相觑,两人都是一脸的惊疑。
忽地,一个声音传入寒桥的脑中:“帮我,求你帮我。”声音清甜,是——那黑衣女子的声音!她竟懂得使用传心术!而且,用的是极为隐蔽的单线传心术,紫花爷爷和无双显然都没有听到。
寒桥回顾无双:“双儿,你是女孩子,她就由你来照顾吧。”
那黑衣女子唯一能告诉他们的,就是她的名字——寒夕。
“听起来倒像寒桥哥哥的手足哦。”无双无意识的说道。
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虽然由于专心诵持《心经》而不在玩味风花雪月的诗词歌赋,可是对于这样意境开阔的文字,寒桥还是很喜欢,因为这天这月这竹林,还有这纤尘不染的心境。
他看过了寒夕,惊异的发现她的残疾是被人下了咒,所以又盲又聋的,可是居然却会说话,古怪得紧,而这咒,也是难解得紧。
可是,要知道一切本为空,“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看得见或看不见,听得到或听不到,说得出或说不出,对于寒夕,难道很重要么?
竹林小筑前的竹苑里,看着和感觉着竹的劲节清奇,寒桥和寒夕竟一起微笑,笑容像干净的流水,仿佛从互不相识的年代起,就有一种默契将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湛蓝的天空映在无双晶莹的瞳人里,她不懂他们在笑什么,可是,这里有寒桥哥哥,只要看着寒桥哥哥,哪里不都是一样湛蓝的天空,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安全和祥和?
于是,无双的嘴角向上浮起,露出宁静的笑容。
可是,还是应该找到谜底,因为,寒夕有心结需要解开。否则,即使受持《心经》千万遍,还是不能超越凡间的束缚。

“真的很奇怪,寒夕的黑色衣服脱不下来,”无双给寒桥端午饭进来的时候说,“就像长在了身上一样。”
哦?寒桥一顿。

这是怎样古怪的衣料?难道就是这件散发诡异气氛的衣服千里迢迢指引寒夕来到这里?
寒桥捏着薄薄的软缎,忽然看到了一行小篆,古老屈曲的流畅线条就像在讲述一个凄伤的故事。
紫花爷爷眯着双眼细细察看,忽然就如见了鬼一般。
嘴里兀自喃喃有声:“还是回来了,没用的,该回来的,挡不住……”
这是一段古老的预言,写着令人惊悚的惨剧。

“传说,当狐出现的时候,必是口含曼佗罗花的,因为那花可以迷惑凡夫俗子的眼睛。
也传说,当大批的狐想要占据某个村寨的时候,必有数不清的曼佗罗花自夜空飘下,在月色里,说不出的诡异和美丽。那花便就是整村男人和女人们的催情药和夺命符。乱了心智的男女们,会用最原始的方式寻找自己生命中最泛滥的一刻,而接下来的,便是成群的狐狸从天而降,吸干男女们旺盛的生命力,只留给他们死亡的结局。
所以,当天雷每五百年一次的收妖伏魔时,那样的狐狸村,必是无法可解,天雷过后,死尸横陈,焦黑一片,无法辨认,只有一片久久不散的臭味,一如五百年前,人类死亡时的凄惨。”

“这么说,我们,我们原来……”,无双如玉的脸庞瞬间失去了血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整个结界里的村子,都是建立在人类累累白骨上的啊!!
“紫花爷爷,你原来知道的,对么?”寒桥炯炯的双眸火焰一般视向紫花爷爷。

紫花爷爷的眼神中蒙上了一层恐惧。
于是寒桥缓缓说道:“那时,我还小,只记得满月的清辉下,狐族从天而降,遍地的曼佗罗像极了可怕的梦魇,到处都是人类因为郁积的春情无法宣泄而发出的呻吟,因为大脑中的人伦还在做最后防御,他们是很好的一群人,他们不肯侮辱自己美丽的女儿、姐妹,不肯把手伸向自己的娘亲、祖母。本来,他们是可以熬过去的。可是,接下来,突然出现了长着狐尾的俊美男女,勾引终于使得人类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滥情,说万劫不复,只因,只因——”

寒桥突然变了脸色,呆了半晌,忽然逃也似的冲出了忏悔堂,往日的平和与温文尔雅全都消失不见了。
无双大惊,她直欲追随其后,旋身的刹那,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让他去吧,”紫花爷爷颤声说,“不要搅乱一个人想安静下来的心情。”
无双凝视自己的祖父,虽然感到恐惧,可还是忍不住的发问:
“为什么他们会万劫不复?”
“因为在滥情中,他们被我们吸干了精元,一个个面如死灰,带着对交媾的意犹未尽死去。这样的死亡,只会将他们的灵魂引入色鬼狱,生生世世转为只知交配的畜类。而他们的精元,却流入了我们的体内,这样就增强了狐族的力量……”
紫花爷爷说得仿佛入了境,眼神灼灼,好象又嗅到了五百年前那一夜,空气中布满了诱人的体味,到处是玉体横陈,到处是灼热的眼神,到处是渴望被强暴的女人,……
无双惊惧地看着祖父满脸的色相,觉得自己每一寸肌肤都在绷紧,都在害怕侵犯,有如一个人类的小女孩,胆怯而清白。
就在转身欲逃的瞬间,门忽然开了。
是寒夕。
寒夕的盲眼深邃地瞧向虚空,仿佛一个洞察世情的神祗,又像凭空里冒出的冤魂。

紫花在那一瞬间惊呆了,这样的一双眼睛,会给人带来梦魇的眼睛。

无双扶住寒夕,一句话也没有说,走出了忏悔堂。
只留下紫花猛然清醒,额头上汗水涔涔,喃喃自语道:“万恶淫为首,万恶淫为首,我几乎重又堕入了那无间地狱啊……”

是夜,寒桥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白天在忏悔堂里的情景令他心头疑窦大增。
他逃,不是因为回忆起了狐族的荒淫与贪婪,那是他早已能够平静接受的事实。
只因他忽然发现自己从前缺失了一段记忆,而那记忆,却在此时回来了。
“接下来,突然出现了长着狐尾的俊美男女,勾引终于使得人类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滥情,说万劫不复,只因,只因——”
回忆中忽然多出了紫花爷爷!
这个从自己幼年时起就以慈祥长者形象出现的人,那一夜却爆发了所有的欲望!
当他发现还未到记事年岁的寒桥瞧着他天真发笑时,竟现出了惊惶的神情。
他抓住寒桥的臂,紧张地问道:
“宝贝,你可知爷爷在做什么?”
寒桥不知他在问什么,还在咯咯笑,口齿不清的嘴巴不知喃喃了些什么。紫花紧张的神色愈发惊惶,于是,用食指点了寒桥的眉心,之后,寒桥觉得困极了,瞟了一眼这个情欲泛滥的春夜便陷入沉沉的昏睡,醒来后丝毫不曾意识到自己丢失了一段记忆。一块黑色的幕用睡眠抹去了他的记忆。
而那一夜之后,跳出来大喊因果报应的,也是紫花!据说,他是整个村子里唯一没有被欲望弄脏衣袂的人。
忽然思维变得无比清晰。
会有祖父对着自己吃斋念佛的孙女的面,大谈那一夜的荒淫么?
于是又忆起那一夜之后,紫花曾说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接回他的小孙女。
他走后不久,怀了孕的母亲却离奇失踪。父亲多次占卜,也始终未能寻找到母亲。
有趣的是每一次的卦象都显示母亲仍然健在。
这样的卦象一直持续了十个月。之后,便是死亡。
当紫花抱着无双回来的时候,曾找过父亲一次,不久父亲也过世了,死因是暴卒。
从那时起,狐村便用结界封锁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开始等待一场几百年后将来的浩劫。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举村受持《金刚经》

第一眼看到无双,就好喜欢这个妹妹。
这么说,难道无双是……
如果不是没有证据,寒桥几乎就可以断定是紫花杀了他的父母,紫花一直在撒谎!

可是,为什么他要撒谎?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阴谋被精通占卜的父亲看穿!

一向气定神闲的寒桥此刻显得像个莽撞少年,他在自己的竹床上翻来覆去,不得安宁。

狐村中最不守戒律的花子狐死了。而且死状非常惊人。他是精元被耗尽而死的。
死的时候,他现出了原形,是一只灰色的狐,浑身瘫软,还保持着努力的姿势。
全村哗然。

紫花看着寒夕,用传心术问道:“花子狐是怎么死的?”
周围是村落里最年长的前辈。
寒夕纯净的眼神温柔而美丽,她浅笑盈盈地问:“谁是花子狐?”
紫花毫不理会寒夕的回答,他掏出一块黑色的软缎,继续对寒夕说:“这是在他嘴里发现的,因为在嘴里,所以吸干他精元的那个人没有发现,而这上面有一段小篆的咒文。”
寒夕伸手正接,紫花忽然右手反扣寒夕的手腕,一扭寒夕便已被擒,人们开始查看她身上黑袍是否被撕去了一块。可是,出人意料的,寒夕的长袍完整无缺。再转回身时,寒夕的眼神无辜而悲伤。
“我做了什么?”
“谁能告诉我?我做了什么?”
“我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清甜凄凉的声音传向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转过脸去,竟不敢与寒夕看不到东西的眼睛对视。

寒桥忽然踹开门闯进,怒气冲冲,几乎是血贯瞳人。
他一把抓住紫花的衣襟:
“紫花,你说,无双是不是我的妹妹?当年,是不是你掳走了我的母亲?我父亲为什么会好好的就没了命?”
这场面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个。
紫花瞪大了震惊的眼睛,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仿佛一个浑身沾满鲜血的凶手被暴光于光天化日之下。
半晌,他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嗫嚅着:“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不……”
冷汗随着涔涔流下。
长老们这才醒过味来,赶紧把寒桥因愤怒而几乎痉挛的手掰开。
此刻,寒夕眼中满是泪水,似乎看到了一切,仿佛一个洞察世情的神祗,又像凭空里冒出的冤魂。

又出事了。
一夜里,死了三个人。
一个是悦乐,一个是西光,他们也是同样的死因,同样的嘴里叼着一块黑色软缎,身体同样的瘫软。
而死去的第三个,是爱芙。她是女人。
这么说,寒夕应该不可能了。
因为采阴补阴,只会损伤自己的元神。

可是,事情愈发变得扑朔迷离。
不是人,难道是……

冤魂复仇了,冤魂附在寒夕身上来复仇了。那黑色的长袍就是全村狐狸精的丧衣!!
村子里,到处都在流传这样的信息。
这样说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许多人都曾在月黑风高的夜晚看到幽魂在村中徘徊,沉沉夜色里,黑色的魅影与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冰也似的寒凉,一双冤眸似乎再告诉人们不愿转世的悲惨原因。

寒夕走过的地方,人迹会在刹那间消失。
她的美丽已经染上了一层恐怖的色彩,窈窕的身段散发出诡异的气息。
证据就是蜜蜂和蝴蝶只要从她头上飞过,就会立刻死去!
可是,没有人敢提出赶走寒夕或是杀了她,因为佛经不允许。

当初,天大旱,佛祖未出家时所在的释伽部族因饥饿打光了鱼塘里的鱼,只有佛不曾吃。后来,报应示现,鱼族化为琉璃王及其部下灭了释伽部族。佛的弟子神通第一的目健连不忍,便用钵盂装起五百名释伽部众。可是后来倒出一看,皆化为血水。因为,报应来临时,没有谁可以逃脱,即使跑到天涯海角,若妄想免除罪责只会加深罪孽。

更加惊竦的消息!!
那一夜在忏悔堂前虔诚等待的人们全部死亡,这是清辉临死前挣扎着穿过结界带回的消息。他的嘴里,也有一块黑色软缎,上面隐隐透出曼佗罗花的味道。

无人再过问寒夕是谁,也没有人再关心寒桥的问题。

紫花迅速衰老下去,衰老的速度几乎令人吃惊。
三天之后,他再也支持不住,老态龙钟地病倒在卧榻,童颜鹤发的紫花消失了。

窗外仍是清幽劲节的罗汉竹,白云千古不变的在高天流淌。可是,人世沧桑,有什么是真实的?慈祥长者的紫花爷爷和荒淫而诡秘的紫花已经断然分裂,他不知道还可以相信谁。问长老们,长老们却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好象有个秘密只瞒过寒桥一人。

“寒桥哥哥,我能进来吗?”无双怯怯地在门边露出半边身子。
寒桥已经三日不眠不休了,他躺在竹床上看着窗外,衣冠不整,落拓不羁。
听到无双的轻唤,寒桥露出难得的温柔,是妹妹啊,纵使什么都假,可妹妹总还是真的。
“寒桥哥哥,爷爷不行了,他想见你一面。”

乒!
寒桥把一只青花的茶杯砸碎在地。
无双吓了一跳,虽然害怕,可还是坚持着:
“寒桥哥哥,爷爷一定要你去,因为,因为爷爷说,是有关你父母的事。”
寒桥恨恨的一咬牙。

病榻上,紫花衰弱的身体仿佛缩小了许多,满脸皱纹,盖在身上的棉被于他而言,似乎是一种负累。
无双与寒夕守在一边。
“我并不是这村里的人,我甚至连自己的岁数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我的胡子已是这般长时,人类还在进行周朝建国前的战争。我逃过了无数次天雷的谴责,因为我知道,只要把人类女子的经血顶在就头上可以逃过此劫。所以,我每隔五百年便能肆意采补一次精元,而不担心会遭天谴。我甚至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无限期的过下去。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错了——”

五百年前,当紫花在凡间女子身上采补时,寒桥还是个未记事的小儿。
可是,紫花却在寒桥的笑容里看到了一种恐惧,那恐惧不是来自寒桥,而是来自紫花的心里。他想起不知是哪一次,也是这样的一双眼睛,笑着对他说:
“我会再来找你!”
而当时的寒桥天真的脸上却分明显出一股杀机。
这让紫花着实从心里感到胆寒。
他问寒桥看到了什么。
寒桥说:
你的头快掉了。
你的身体快炸了。

那瞬间,紫花几万年来第一次怕得要死。

“知道为什么你母亲会离家出走吗?”紫花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寒桥。

那一天,紫花匆匆走在路上,忽然听到背后寒桥的母亲媚月在叫他的名字。
紫花扭转身,看到媚月睁大了惊恐的眼睛,正向他奔来。
紫花正奇怪为什么一个孕妇会到处乱跑,媚月却告诉了他一件可怕的事情。
寒桥要杀她!
别人也许不相信,可是紫花相信,因为他确定寒桥就是那报应转世!
寒桥的父亲竹修骂媚月一定是精元采得过多撑着了,眼睁睁看着寒桥一头撞上媚月的小腹却视若无睹。
一定是,一定是紫花提到的那个冤孽转世了,寒桥是代他们来讨债的!
媚月怕伤及腹中胎儿只好跑出来避难,却遇到了去寻找孙女的紫花——他曾有一个半狐半人的儿子。

“一个狐狸精不怕采补秧及人命却怕伤到胎儿,在人类看来很讽刺是不是?”紫花想起媚月担心腹中胎儿的紧张样子,苦笑了一下,憔悴的老脸上浊泪纵横。

于是,紫花陪在媚月的身边,直到她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婴。
之所以不能在家里生产还有一个原因,因为这个女婴有一半人类的血统。
那一夜,媚月在采补时,不知怎的,忽地心里一动,精元竟未能导入丹田,而是受孕了。
——当女婴刚刚产下不足月时,忽然被一阵黑色的旋风卷走,紫花欲追,竟被旋风中的不知什么伤了左臂。而寒桥的母亲也因此急怒攻心,再也没能醒转。

当紫花带着无双回到村落中后,曾找过竹修,将这件事的始末告诉了他。竹修用占卜盘占卜了一卦,当卦像出现时,竹修困惑地摇头,连叫不解,因为那上面只显示出了九只狐尾。
当天夜里,竹修暴卒。

再后来,举村目睹了寒桥在暗夜里犹如鬼魅般的阴笑,不得不相信了紫花的推测,在紫花的提议下,举村受持佛经,并用结界封锁了村子。
直到今天。

当故事讲完,周围一片宁静。
寒桥怔怔的,无双走过来轻轻抓住他的手,一串泪珠打湿了他的衣袖。
“寒桥哥哥,你不要恨爷爷,求你。”
之后,两人相顾无言,万千心绪,只在眉目交流之间。
紫花微微一咳,对寒夕用传心术说:“寒夕,扶我起来。”
寒夕伸手相扶,紫花如枯柴般的手搭上,忽地一软,头朝下栽了下去。
众人惊呼,寒夕急出手,慌乱中一头撞在紫花的床头。

忽然眼前光芒大盛,紫花竟从卧榻上飞至半空,用数万年的内丹笼住了寒夕,之后竟扯去了寒夕的长袍——那似乎永远无法脱去的黑色绸衫。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寒桥,快扶起寒夕,给她带上你的念珠,防止妲己再次侵入。她就是你妹妹,半人半狐的子嗣。”
事情太突然了,寒桥一时不知所措。
“快!”一声大喝。
寒桥如梦方醒,上前俯身抱起寒夕,无双赶忙帮着将寒夕安置在躺椅里,静静看着寒桥和寒夕,终于松了一口气。

但见紫花银髯飘拂,鹤发童颜,哪里还有半分病的影子!
“妲己,你还不显身?”
而寒夕身上的黑袍在强大的威力下竟来回扭动,渐渐缩成一只黑狐狸,而那狐尾竟有九条!
九尾狐妲己在光芒中左冲右突,硬冲不破这要命的金光阵。
眼看她渐渐不支,就要束手待毙的时候,她的身体竟然又膨胀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如一个充满了气的皮囊,发出痛苦的嚎叫,声音凄厉诡异,忏悔堂内的空气陡然寒气迫人,这是任谁也没有想到的。
忽然,妲己用力将牙一咬,口中喷出漫天的血雾,看上去更加狰狞,她已死到临头,还这样兀自苦苦挣扎的原因是什么?
紫花忽地脸色一变,急急掐指推算,脸色顿时煞白,根根胡须惊得颤个不停,口中喃喃道:“冤孽,真是冤孽,天做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话音未了,妲己拼尽毕生的力气嘶哑喊道:“当心寒夕,我不过是个寄主而已,她才是——”,话未说完,妲己的整个身体已然爆裂了开去,浓稠的血液崩溅得到处都是。
人们“啊”尚未出口,一件更令人诧异的事情又接踵而来,妲己每一块身体的碎片竟然都蠕蠕而动,并且不断长大,渐而至于长成人形,男女不一,长幼不一,全都身着黑色的丧衣,表情冷漠中透出一丝诡异和狰狞,四周的景象也开始变化,演绎出一个村落的样子,五百年前的情景复活了——
当真是劈开头顶骨,浇下一盆雪水来!周围死一样的寂静,人们不知道自己除了任由宰割外,还能做些什么,只是如同被符咒中身般呆呆的,呆呆的……

寒桥手心里,无双的小手刹时冰凉,沁出一丝丝冷汗,像一条没有了力气的鱼。她恐惧的慢慢挪转眼神,躺椅上的寒夕还在昏迷中,眼睑紧闭,美丽的脸庞仿佛是失去了生命一般。
无双再将头扭回,她拼命抗拒着无边的恐惧,眼神在一个个的搜索着。
而那些诡异的黑衣者,正慢慢随意挑选猎物,有的已经咬开了被选中者的喉咙,贪婪吸食着狐族的血液,被虐杀者看去竟似毫无反抗之力,景象恐怖得不敢视睹。只是没有谁碰无双,仿佛看不到她一样。
无双终于看到了一个静默的影子,仿佛还在犹豫,然而终于迈动了脚步,向一个方向走去。

无双忽然拼命喊道:“寒夕,是你吗?”
那影子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走去。
寒桥忽然甩开无双的手,也僵直的站起身走去,无限寒麻倏的在无双的脊背上泛起。
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狐族的同伴倒下,无双温柔的眼睛变得悲怆无限,而聚合了人类与狐族血统的思维却清醒和敏捷了。
没错,就是这样!
寒桥应该是被狐族吸干精元的冤魂转世,同寒夕一样,他们兄妹二人都是背负了复仇的使命来的,换句话说,他们两个,应该是寄主,而那些冤魂就是身体内的寄生者,只待合适的时机,便会疯狂的发动复仇。所以,那些黑衣的魅影便是世世代代累积下来的冤魂呵!
那么,无双可以做些什么呢?
这些狐族的人们,虽然在五百年前,不,甚至更久以前虽然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但是他们毕竟……可是,难道五百年的忏悔就可以让大家心安理得的享受上天入地的逍遥吗?毕竟是狐族活了下来啊!
假如一定要有所补偿的话……
无双忽地凭空化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寒光闪烁,决绝而悲怆!
听说过这样一个传说:假如有人愿以自己无暇而洁净的鲜血祭奠这些冤魂,那时,冤魂必会接受这样无私的祈祷,化去心中不灭的怨念,解开世时代代累积下的怨恨。
为什么要这样做?
五百年来,寒桥哥哥带着她在竹林里玩耍,紫花爷爷慈祥而睿智,大家全都努力让自己的后代在洁净的氛围里生活,教会这些可爱的狐族的子嗣听风品月,夏夜里,萤火虫如星星般闪亮……
这些足够了。

无双微笑着,她慢慢划开自己如粉藕般的玉臂,蓝色的血液流出来,奇异的芳香充满了整个空间,
然后庄严念诵《心经》中的一段话: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浓重的黑色怨念如水入墨汁般渐渐淡化。
虽然有很多人死去了,但是孩子们却活了下来
……

无双的坟茔前。
寒夕的目光凝视寒桥的脸庞:“这么说,你就是我的哥哥了。”
数年的黑色梦魇里,始终有一线光明引领寒夕痛苦而恐惧的心灵,那光中是一个清越的男声在念诵,让寒夕始终能够坚持向前——让她虽然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却敏锐的感知着世间的善与恶。
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哥哥啊,我找得你好苦。”
寒桥看着寒夕,不知是悲是喜。他一把揽过她,久久不能放手,无双不在了,亲妹妹回来了,有谁能如他这般不幸,又有谁能如他这样幸运?始终不曾孤单,又始终不能两全其美……

那时——
无双倒地,寒桥忽然清醒了,一同醒来的还有寒夕。之后片刻,在场的人们惊异的发现,寒桥兄妹身上渐渐飘离了许多淡白色半透明的人影,他们全都表情柔和,眉目间显示出宽和的微笑,并且向着狐族的幸存者挥挥手,然后消失不见了。
原来是他们,五百年前的冤魂!
若问世间什么最险恶,答案只有一个:人心。
可是若问世间什么最宽容,答案依旧是:人心!
人狐之间的仇怨,从此该在宽容中一笑泯恩仇了吧。
紫花面色平静,再也没有醒转,他坐化了。

当五百年一次的天雷击顶时,整个平原上响起了一阵《心经》的诵念声。
初时雷声盖过了一切,后来渐小渐弱,耳轮中一阵清朗和悦的念诵声:
“……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多。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
当一切化为云烟散去时,平原上雨水充足,野花盛开。虽然青草被暴雨浸淫,可是当阳光照射时,一切又都恢复了勃勃生机!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