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如果人有来生,请在来生告诉我:相识,是不是人间的错?

思念在黑夜时刻,变的汹涌,可以把人淹没。于是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忘记。黑夜,思念越是遥远,越是清晰可察,是这样的。弥漫于心的那份浓烈,在此刻,心情是复杂的,也难以平静。别人的故事或者自己的经历的这段岁月,我们应该决绝、冷漠,这样才不至于感伤或者动容,可自己终究不属于那样的一类,仍旧做不到隔岸观火,持一种云淡风轻、潇洒从容的态度。

我觉得有些躲闪不及的惶恐。

今夜,无星。我想拥抱。拥抱自己。和我的寂寞。

燃起一支烟,漆黑的屋子,那点红时隐时现,或许不看星,这也象眼睛吧,微笑着想。于是感到满足,好久了,一直这样,喜欢在黑夜里享受思念和孤独。把自己抛在沙发的一角,那种躲起来的感觉,很好,至少可以静静的睡去。

试着对自己说:也许一个人只是路过另一个人的流年,不经意间触动了内心深处最纤细的那根弦,然后余颤不止。

试着对自己说其实什么都无所谓。那些伤口只是成长或者变老的一些些小小的证据,决绝,离别,漂流,然后重逢。我们都会和很多很多不期而遇,又和很多很多失之交臂。

宝贝请不要伤悲。

那支烟,在燃尽最后一点光亮后,退出了我的视线。那一刻,想哭。叹息、悲哀的不是那支烟的消亡,而是自己无法自拔的思念。遥远的,却又近在眼前。

我对着天空微笑,挥挥手,分不清的模糊与清晰。只是我明了了,遥远的是距离,而近的永远是心。

不该爱,不要爱;不该来,不要来;该无声,就不要有哭声。多留恋都不能再活在从前。不是每一种失去都要呼天抢地,悲痛欲绝。如果收起我们的伤心能换我们所爱的人不因为我们而难过,何不做呢?

这是最后的自尊。
这是最后的坚强。
这是我最后能让你感觉得到的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