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站,后一站

严鸥那天照例坐12路车上班。那时天空有层薄薄的雾,给人淡淡清凉的感觉,严鸥想今天肯定是个好天气。在他埋头看报的时候,他听到一个清脆可爱的声音:阿姨,你坐我这儿吧!他抬头看到一个扎辫子的女孩把位置让给一位老太太。严鸥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一个大男人却常常因为看报忘了让座位……
再次靠站的时候,他主动把位置让给一个带小孩的年轻妈妈。当他和女孩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现女孩朝他看了一眼,他注意到那女孩有着非常清爽的眼神,眉宇间有着不易觉察的倔强与顽皮,一脸的稚气未脱。严鸥的心动了一下,心情出奇的好。
连续几天严鸥都会准时的遇到那个女孩。他发现女孩在他的后一站上车,但不知道她在哪站下车。严鸥再也不看报纸了,有意无意他的眼光总是向女孩那边飘去。女孩常常对着窗外看,每当女孩脸上洋溢着孩子般天真笑容的时候,严鸥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目光朝窗外看,他看到有着大片鲜花的花园或者打闹的小孩。更多的时候女孩喜欢闭上眼睛迎着初升的太阳,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严鸥会想:这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她敏感、善良、可爱。严鸥对自己说:嗨!我是相信缘分的!相信!
每天早晨的20分钟的乘车成了他一天最开心的时刻。他常常想着哪天对女孩说:“嗨!你好……”严欧想到张爱玲的《爱》不禁哑然失笑,接下来就该说:“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那天严鸥加班很晚才回家,在车上他竟意外的看到那个女孩,她依然是面朝着窗外,在霓虹灯的闪烁下,他猛然看到女孩的脸上满是泪水,那么的无助与忧伤。严鸥的心一紧:怎么了她?谁欺负她了?严鸥满眼怜惜的看着女孩,好想问问她为什么流泪或者该递张面纸,那么,就顺理成章的有个开始……只是,那样是不是太唐突了呢……?女孩下车时他看到女孩削瘦的肩与孤独的背影……那么的需要人保护,严鸥的心顿时失落,他骂了自己声懦夫,他想明天一定一定主动跟那个女孩说:“嗨!你好……”
可是,第二天他没有等到那个女孩,严鸥想她肯定是睡过头了……严鸥还是很准时的上班,他觉得那是个约定……直到两个月后他确定再也看不到那个女孩了。所有的一切在严鸥的眼中飘忽起来,他觉得这个世界空空的,他常常对着上下车的人发呆,寻觅……但那个女孩始终没有出现。
两年后严鸥由当初的一名小职员升为部门经理。偶尔,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那个清脆可爱的声音,想起那清爽的眼神,可他知道生活不可能像他想的那么完美,也许他今生今世再也不可能遇到那样的一个女孩……
很平常的一天,他提前下了班,因为早上妈妈叫他下班时去幼儿园带他的小侄儿。傍晚的天空却突然有层薄薄的雾,他猛然又想起了那个早晨……他走到幼儿园的时候听到一个清脆而又可爱的声音在说:好!小朋友们,现在,去把你们的小手洗干净,待会呢爸爸妈妈带你们回家。严欧愣住了,这个声音一直是他寻觅的,他怕这是个梦。那个老师转过头来说:嗨!来带孩子的吗?
严鸥尴尬地说:“不!是小侄子。”
老师愣了一下说:“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
严鸥的心在那一刻就突然跳得很快,他说:“也许曾经认识,有个女孩每天早晨总是7.25准时坐12路车,我只知道她早晨在我后一站上车,却不知道她在哪站下车。”我们彼此是认识的,而且如朋友般熟知,严欧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
老师脸微微地红了:“我知道你的,你总喜欢把座位让给人家,我其实在你后一站下车……我那么准时其实知识因为遇见……但你那时好酷,都不跟人讲话的……”
严鸥满脸的惊讶:“可是,可是你以后怎么不坐那班车了呢?”
“哦!我那时在一家电台实习,就是人民银行旁边的那电台当播音员。三个月后我拿到了教师资格证,我就选择了到这儿来!我其实很笨的,只能和小孩在一起,我那时下了车还要走8分钟的路,走了6次我总算没再错,其实,我知道在你下车的那站我四分钟就可以到电台,可是一直没有走过啊,我怕迷路,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啊?”老师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还是满脸让人心动的纯真。
看着一脸无邪的她,严鸥的心狠狠的痛起来,“……哦!好几年的事了吧,你那时好象有时不太开心啊……”
老师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我那时刚刚毕业,不知道如何应付我的生活,你看到我掉眼泪的吗?……其实我的眼泪不值钱的,我那时经常哭……”
严鸥看着她,眉宇间还有那丝倔强与顽皮,“可是,播音员不好吗?为什么要当老师呢?”
老师轻快地笑起来:“我喜欢小孩,每个小孩都是天使,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单纯快乐。”
“好有个性的选择……”严鸥很牵强的笑了笑。
“对不起,他来接我了,我得过去,再见!”老师向他摆了摆手,有点羞涩的说。
严鸥转过头看到一个有着温和笑容的男孩向他面前的这位老师招手,这个他曾经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的女孩招手。
不远处他听到男孩在问那个女孩开不开心,女孩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女孩叫什么,小侄胡乱而又开心的说:“叔叔,我们小朋友都喜欢天使老师,天使老师有翅膀的,她说我们小朋友都是天使,所以,她就是天使老师……”
严鸥的头很痛的想:也许真的是天使老师,要不然怎么会等不到,抓不住她呢?为什么不多坐一站路和这个女孩一起走8分钟的路呢?严鸥公司的隔壁也是人民银行,女孩工作的电台就在他隔壁的隔壁。因为他一直不知道女孩在哪站下车,所以他一直没有陪女孩走8分钟的路。他梦中一直等待的女孩因为不同的站,永远的错过了,错过了,就错过了一生。他曾经想了若干次对那女孩说:“嗨!你好!原来你也在这里啊……”永远没有机会说了,两个月前他刚结了婚,妻子是一个有着清爽眼神的女孩。
电影里正如火如荼的放着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严鸥和那女孩一开始就相遇了,错的只是不在同一站下车,所以只能……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