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

     稀饭当为一种通俗称谓?在我的家乡永州,称稀饭曰“YAN。BAN ”;偶尔也称粥。粥为稀饭之古称,一如箸为筷子之古称。
     我猜测,大约古时候的人民知道种稻之时,便知道食用稀饭的吧?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小时候是挺喜欢吃稀饭的。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豆腐之所以成为我的嗜好,拜如嗜食稀饭,大概是自幼为家乡一般人民的生活习惯所致。”
         在我的家乡,每个人的家里的房子必定有一间“灶屋”即厨房,且很宽敞。灶屋内一般有一大灶,二个口子,放两个大铁锅,灶下烧草把或者干材。就我个人来说,最值得怀念的是煮早饭的时候的情景。记得小时,妈妈每天很早就已起来,我因为读书的缘故,也有早起的习惯。她起床后,在微明的天色中,来到家门口的那口老井旁打水,然后淘米,然后放米下锅并且在灶口内燃起火来。
        到这时,天还未大亮,我伴着妈妈坐在灶口旁,把草把一把又一把地送如灶膛内,一边对着火看书。大约20分钟后,锅内就哗哗的大响,汽能够把哪个大木盖都推开。到这里就冒必要加柴哒。只要让
余下的蒸汽继续把锅内的饭煮熟。此时,天也不知不觉的亮了,房屋顶上也响起了鸟儿欢叫的声音。
 在我的家乡做早餐的稀饭,都是用一个好大的铝盆盛。
          那时候,佐饭的多半为豆腐和泡菜等,如有很重要的客人来访。妈妈才会下厨炒一道带油花的菜。
         在佐饭的所有东西中,非常令我印象深刻的非我妈妈做的泡菜莫属。我妈所做的泡菜品种很多,有泡黄瓜;酸辣椒;酸萝卜;腌茄子皮,等等。说着都要留口水哒,其中有个最爱的就是把才嫩嫩的子姜拍碎哒,加点醋,在放点切碎的新鲜红椒,简直就是美味加绝味!!!既开胃又好吃!!!

        到 了长大之后来到长沙,自己的社会经验以及所到过的地方也是越来越多。在一些地方,也偶尔吃到了所谓的“鱼粥”、“鸡丁粥”、“什锦稀饭”以及还有所谓的什么“海参粥”、“燕窝粥”等等,这些都是在稀饭中掺以其他的食物以及尽心调制的味料,但是我总觉得不合口味。对此,我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决自己奇怪,还是念着妈妈所做的白米稀饭以及妈妈所独家能做的泡菜。
            好多人都说我这人冒得享福的命。
            但是我认为,凡物,顺乎自然为好,“加工”太过,用心太过,反而欠佳?食物亦然。此外,又也许与个人癖好不无关系。

             。。。。。。每食之,喜其清淡。
           妈妈所煮的稀饭,就是清淡的好。唉,好怀念儿时的时光,晨起,喝一碗稀饭,佐以妈妈所做的泡菜,迎着带着微微露珠的太阳,实在是一件多么可喜的乐事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