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八八四八

曾经在《青年文摘》上看到过和我经历相似的一篇文章,看到题目可能各位误解我是去攀登珠峰,但实际上我的确用了五年时间登上对我的世界来说的第一座高峰,我希望她就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我想我会努力做到只攀登一次。

那年上班不久,我用一笔巨款买下了一把小刀,这种上面打有“Victorinox”瑞士小刀花去了我一个月的工资395元整,这把刀有个吸引人的中国名字“攀登者”,自从把刀别在腰间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已经是个登山者了。也是那个夏天我第一次看见她,准确的来说她没有穿任何鞋的时候是174厘米(这个是事后她告诉我的),我也是第一次和这么高的女孩子单独出去,显然我的174厘米的身高在她旁边略显缩水。我俩唯一相同的就是在函授班里的《模拟电路》这们功课同时挂了,只好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拿了礼物去贿赂我们那已经怀孕的师母。可能是我的长相天生幽默(她的评价),也许因为她堪比恐龙(从思维到体格),我们俩在师母莫名其妙的眼光注视下拼命掩饰自己失态的笑声狂奔出楼道,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狂笑不止,直到互相都已经笑到头皮发麻肚子痛,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发笑。我想那一刻两个摩登原始人在20世纪最后一年相聚了。

一个月,两个月都过去了,我们没有联系也没有去想对方。有天寂寞无聊的我独自在朋友的狗窝里乱翻杂志,突然想起那天她的的笑脸,似乎比其他的恐龙可爱一点。我以回忆共同蒙难又一同解放的理由约她去游泳,当时为什么说出游泳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可能是想肆无忌惮的去看看泳装大表演。放下电话才想起我就小学只游过一次泳,这下可惨了。还好还有一周时间,我找来水性最好的狗友买酒割肉虚心求教,妈的就换来一句话,旱鸭子学水要喝大了去游。第二天两个自称是两肋插刀的朋友(就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为了朋友的女友插朋友两刀的那种)三两下灌我半斤劣质白酒二话不说就拉我去了泳馆,各位我被呛的差点把肺都给咳出来,经历了惨无人道的魔鬼般的一个下午,造成我基本已经有了初步的恐水症。无奈回去又求教那位高人,他爱理不理的问喝了多少?半斤,哦!怪不得没有学会,太少,下次喝一斤再去试试。靠!这还是人话吗?在我翻阅了大量书籍之后确认自己在游泳理论上已经有了相当的造诣,我准备好了第一次约会。

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周末下午,一个半大男人在泳池里另一个女孩的怀里面红耳赤不停的扑腾挣扎,维持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尊严在不到两米深的水池里轰然倒塌,唯一的收获就是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感受了她脖子里淡淡的一种少女特有的味道和第一次与女孩亲密接触。在我们分开之后我决定攀登这座8848.

二十一世纪的到来并没有给我带来好消息,漫长的考验与爱情的后搏弈时代的到来迅速的打破了我的美好梦想,在新世纪我们以越来越高的频率演义着新版分分合合的故事。在疲惫不堪的二零零五年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当然我在结婚前坦白告诉了她我一直隐瞒的一个事实,其实我不只是个头小点,年龄在她面前也缩水了两年,但年轻英勇果敢的我还是完成了这一壮举,用事实证明了浓缩的就是精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