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转帖]

之一十七那年
我问父亲,什么是江湖?许久,父亲沉默了许久,目光深邃地回答,江湖,应该就是困倦吧!我不满意这个回答,于是我问母亲,什么是江湖?母亲做着她那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事,慢慢地说,江湖?就是身不由己吧。
我对母亲的答案仍然不满意,所以我问随风,同样也是十七的随风,什么是江湖?尸风如我一样,很激动,说,江湖?!我行我素!快意恩仇!
我决定和随风一起去江湖。
酒楼。随风与我穿着有些发旧的衣服;将头发松开,弄得有点乱,遮住了半边脸;手中握着有些血迹的刀走上了酒楼。随风故意冷冷地对伙计道:酒,好菜。我一直沉着脸,心中的笑声让我憋的很难受。
来到人烟稀少的郊外,忍不住的大笑终于笑了出来。随风说,你不知道,我当时都快兴奋死了,伙计的眼神真好笑。--江湖果然很快活。
是啊!是啊!我急急到底抢着说,伙计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厉害角色呢!
我们本来就很厉害啊。随风说,我就说要扮得沧桑一些嘛!怎么样?随风继续说,但他的表情已有一些悲伤,兄弟!我们就此别过吧!我说,好吧。
随风很快乐地跑着离开了。我看着随风的背影也离开,我突然发现,无论我们装得如何老练如何沧桑,却仍然掩饰不了内心2那一份幼稚与纯真。
这是我们出江湖的第一天,我们决定各自远走各自奋斗。
当身上的银两用尽时,我开始明白什么叫做饿。我开始想家,想父亲,想母亲,想随风,想同样在江湖的随风,想他是否同样忍受着饥饿。后来,我明白了什么叫偷,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耻;再后来,我开始叫这是劫富济贫,我于是感到轻松。我会在白天骑上马穿梭与大街之上,寻找下手的目标;夜里我会穿上黑衣进入豪门大宅;。
日子过得很舒服,日子过得也很无聊,我不相信这就是江湖。
已经是京城的外面,在官道上,我骑在马上,看见,一顶轿子,许多死人,满地珍宝。一个活人,女人。一大堆大笑的男人,围着女人。女人惊恐地呼喊。
我以为太平盛世会天下太平,我以为京城城外天子脚下会民风纯真。我拔出刀,怒,血。我说,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明白了什么叫富可敌国。宏大的府第。
女人说,这就是我家。
我转身就走,我向来看不惯富有人家。女人却拉着我向里走。于是有侍卫说,小姐好。于是我们进入了一个大厅,见到了一个知天命的人。女人一下子扑到这个人的怀里,哭道,女儿,女儿,差点儿……
这个人拍了拍女人的背,对我说,想必是这位少年英雄救了小女,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请问阁下在什么地方高就?能否告知高姓大名?可否在府上屈就?
我想了许久,道,杨春无雪。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知道了许多。那个老人叫梅续,太子少傅。那个女人是他的小女儿叫梅沁。梅续与宰相高有和素来不和,那次的杀手多半就是高有和请的,梅续却一直没有找到证据。
我第一次觉得官场原来是可以这样的。
我必须得叫梅沁小姐,我是她保镖。我对她说,我曾经是一个小偷,在大江南北都有我的卷宗。她说,我看你不像是坏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我有义务保护这个女人。
梅续与他的心腹在内堂密谈。我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也懒得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梅沁告诉我,他们在商议刺杀高有和。
我问,你喜欢你父亲吗?
她道,但她是我父亲。
当天夜里,梅续的刺客还没出发,却已经有一大队刺客杀了进来。我的刀在梅沁的催促下出鞘。结果,躺下的是尸体,流淌的是鲜血。我受了伤。梅续说,杨少侠,你又救了我家一次,--你的伤严重吗?
我说,我出去一下。
那柄刀支撑着我的身体,刀身已经真的血迹斑斑了。我在黑夜里数着星星,想家。随风呢?还好吗?
杨大哥,你的伤还痛吗?
我的话很冷,我说,第一次受伤能不痛吗?梅沁惊讶道,你不是大侠吗?我一直以为大侠是受过许多的伤,不怕痛的。我哈哈大笑然后自语似的道,你以为我还可以当大侠吗?
我知道你一直以待在我家为耻,不是吗?
是。我提起刀离开她的面前。
那你为什么还选择留下?她远远道。
之二那年二十了
梅续家大摆宴席,因为梅沁订亲了,是李玑茗的儿子,李郁蓝。李玑茗是中间派的一个重要人物,我隐隐觉得梅沁已经成为砝码了,心里很不舒服,便来到了大街上。
出人意料地遇到了随风,沉默了一会。我说,还是喝酒吧。
两个人只是喝酒,一直喝到天黑。随风随口问,你,现在怎么样?
老样子吧,我说,你呢?
也一样。随风看了看天色,说,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我没有说什么,只淡淡地笑了笑,随风于是走了。我怪自己为什么不问问他住在什么地方。忽然,我想起随风的脸已经沧老了许多,我也应该一样罢!我们真的还是老样子吗?我在这种矛盾中遇见了梅沁。我问,今天你订亲,为什么跑了出来?
我说我要出来看红叶,爹拗不过我,所以就准啦!梅沁很高兴。
一行五人,三个丫头,梅沁,我。看红叶的不是梅沁而是三个丫头。梅沁在一棵大枫树下站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来吗?
我说,知道。
为什么?她马上用双眼询问。我很直接说,因为你不喜欢李郁蓝。
那,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吗?她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但还是鼓足了勇气。
只要不是我就可以了。我的话刚出口便只剩下后悔。
回去。梅沁对丫头们说。
梅府的门口没有侍卫,因为侍卫都已经变成了死尸。我本能似的将梅沁挡在身后,缓缓向里走,三个丫头早已不知所踪。然后看见的是更多的死尸,还有许多打斗着的人。
我抱着梅续的尸体,让梅沁痛快地哭泣。我看着许多人围攻李郁蓝,梅沁也看着,直到他倒下。许多人冲了过来,我抱起梅沁,几起几落,已经安全。她说,你刚才为什么不去救李郁蓝?
我说,因为你不喜欢他。梅沁用目光逼视我,我又说,因为,因为我也喜欢你。
她说,但我要报仇。
我看了看天,看了看刀,看了看她,说,我可以帮你。
父亲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心中充满了仇恨,那么他的刀法将会精进的很快,那就叫魔刀。梅沁的刀法精进的很快,爱刀近乎疯狂。我和担心。
之三已经二十二岁
高有和自从灭了梅李两家后,就真的一手遮天了,所谓皇帝也形同虚设。想杀他的人当然更多了。
我对梅沁说,高有和的府第防患很严。梅沁说,在我眼中什么也没有。
我又说,这样吧,我可以引开护卫,你去杀高有和。梅沁说,一起吧,我不想你也死去。
几十个人围着我们。我说,闪开吧!我不想杀你们。
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话,梅沁的刀第一次染上了红色液体,她的表情很可怕。我本与这些人没有什么仇恨,就只是将他们打晕而已。
被杀的人的肢体在抽搐,那些到死还圆睁的双目记录下了杀他们的人。梅沁说,一切原来这么容易。我想说但我没有说,还未开始。
第二次攻上来的人少了许多,只有十个而已,但肯定厉害了不少。十个人十双眼睛似乎要将我们杀死。梅沁很没信心地看了看我,我握紧刀,闭上眼,心中默念:原谅我这双手中的血腥吧!
我睁开眼,我看见了我的刀劈向了别人的身体,痛;我看见了别人的刀划向了我的身体,更痛;我看见了别人的刀刺向了梅沁的手臂,非常痛。
当我们伤痕累累地看见最后一批四个人时,也看见了高有和。高有和很有把握地坐在太师椅上。三个杀手站在他面前。
我看着随风,很惊讶;随风看着我,也很惊讶。我明白了,随风是高有和的护卫。我们相对无言也无表情只是目光中传递了许多无奈。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梅沁,猛然出刀,我没有动,刀没有指向我,也不会指向我。
刀插在满脸惊愕的高有和的胸中。他死了,死不瞑目。随风对我大喊,杨春无雪,快走!带上你的女人快走!
我未走,我说,我们三个人绝对有把握解决掉这两个人。
随风与那两个杀手缠斗,他说,走!我们斗不过,快走!不然我马上死去!
我拉起一脸不知的梅沁疾走。回头看时,随风正挡着那两个杀手,也正回头看着我,他的声音传来,杨春无雪,帮我回家看看,那里的日出是不是还是那么美?
之四儿子十七了
儿子跑来问我,什么是江湖?我能怎么回答呢?看着儿子那未尘世的眼睛,我说,江湖?就是困倦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