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剑[转帖]

魍魉魑魅 收藏 0 141
导读:红剑[转帖]

民间盛传,天下第一铸剑师司马鸿飞用千年玄冰炼出一柄绝世红剑,此剑一出天地惊鬼神泣,剑气染红半边天,无坚不摧,谁得此剑就可统治整个武林。传言归传言,谁都没有亲眼见过此剑。
一,南宫世家
江南,南宫世家。
红绸散雪欲寒霜
婆娑翩飞彩裳间
蝴蝶盈盈采桑来
惊鸿一瞥梅花开
老者两鬓霜白,声如洪钟,站起来拍手称好,“不亏是我南宫剑的女儿,不但容貌倾城,就连采桑舞也是绝世无双,改明儿,我为女儿比舞招亲,看武林中谁有这个艳福。”
紫衣女郞停下轻盈的舞姿,拧着红绸羞答答地说。“爸,你又取笑女儿了。”
老者捏着胡须哈哈大笑,“看看,我女儿还害羞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得让你姥姥多给你留意一下了。”
“爸,瞧你、又来了,不理你了。”脸上飞过一抹红霞转身回房去了。
这老者就是当今武林四大世家之首南宫世家的主人南宫剑,人称千手神龙。刚才转身离去的那位是令千金南宫玉。
“姥姥,姥姥。”南宫玉一边跑一边喊。
“怎么了丫头,又有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人长这么大了,可做事总像个孩子,要是你娘在……唉!”姥姥一边叹气一边抚摸南宫玉的秀发。
南宫玉抬起头望着姥姥慈祥的面孔,“你又在想娘亲了,姥姥你说我长得跟娘亲一样漂亮,我也好想娘亲,我都不知道娘亲长得什么样子?”
“你娘亲小的时候就跟你一样淘气,她可是江湖有名的美人,看到你就好像她就在我眼前一样,她刚生下你就走了,都19年了,你看你现在都成大姑娘了。”语气轻柔沉醉在往事的记忆里。
“姥姥,马康哥哥家是那儿的,他还走吗?谁都说我们两长得很相象,特别是眼睛简直长得一模一样。”
“丫头你以后少惹马康哥哥生气知道吗?你就当他是你的亲哥哥,不管以后姥姥在不在你记得每天都要练采桑舞。”
“姥姥,为什么你从小就要我练采桑舞,你也教我武功好不好?”
“姥姥不让你练武功是为了你好,不要问这么多了,以后你都会明白,好了你去找康儿去吧。”
“好的那我去了姥姥,我给你煮了燕窝一会儿我叫小红给你送来。”
马康一袭白衣胜雪,站在荷池边看折扇上的红梅傲雪,眼大鼻高,更显得风流倜傥。“在想什么呢哥哥,想得这么入神?”玉儿站在他身后。
“玉儿,你要是我的亲妹妹该多好呀,我朝思暮想都盼望有个像你一样的妹妹。”
“我还好啊?我老惹你生气,你不怪我吗?”
“怎么会呢,你很淘气但是你心地善良,我怎么会怪你,这正是你的可爱之处。”
“那你就把我当成你亲妹妹不就行了,我可是把你当亲哥哥了哦。”
“玉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把你当妹妹看,我会用一生来照顾你。”
二,碎花神技
夜,静,安谧里散发出血腥的气息。“着火了,着火了,禀老夫人,正院烧起来了。”下人慌慌张张跑进来。老夫人端坐在椅上稳如泰山。嗖、嗖、嗖、数百条黑影落在庭院,个个身着玄装手握长剑,从四方围个水泄不通,显然个个都是武林一流高手。瞬间剑花四起,落英缤纷,老夫人凌空飞起剑光一闪幻出数十朵剑光,剑光散开化为梅花如青蛇吐丝,玄衣人全被弹开十步之遥。
哈哈哈……一阵阴冷的笑声划破天际,“想不到事隔30年我还能目睹碎花神技的风采,老夫人可是当年名满天下的荷花仙子。”
老夫人气沉丹田,声若长虹,“正是老生,我那点雕虫小技那敢跟上官主人相比,我们南宫世家机关重重如履平地,老生自叹佛如。”
“老夫人把红剑交出来吧,现在江湖风云变幻莫测还是我帮老夫人保管安全,你都搁了几十年了,再不用可要生锈了。”上官飞云口气狂妄,那有点商量的余地。
南宫剑施展千手幻影一步一杀正向这边靠近,“红剑不能给这恶贼,如果让他一统武林将贻害天下,那时武林将永不得安宁。”
上官云飞得意地仰天啸,“我上官云飞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我从一开始数、数一声杀一人、直到你把红剑交出来为此,老夫人你不愿意他们就这样白白死去吧?”哈哈哈哈“一”头颅滚到草坪上染红一片血色,“二”,“好、我给你,但你保证放他们离开,要不我死也不会交给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呀?不能给,不能给,剑儿宁愿死也不愿意红剑落到这厮手里。”老夫人满眼泪花,“红剑在我床下面的暗格里,那里有个青龙杯你向左转三下,再向右转一下就不会引动机关。”
“哈哈哈,红剑,我终于得到红剑了,我终于可以一统武林了,给我杀,一个活口也不许留下。”上官云飞疯狂地笑着,仿佛天下就在他手中。
“小红,姥姥今天的脸色好奇怪,这么晚了非要咱们出来送信,华音庵那么远,也不知道信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事。”一朵梅花飘下来,还未着地化为两辨。小红手握长剑不语。“小红,你怎么了?”“小姐,杀气,好重的杀气,有四个轻功高手正向这边赶来。”话音刚落来人已到眼前,来得好快。“想不到南宫世家一个小小的丫头竟有如此精湛的功力,看来我们主人是小看你了。”四剑齐出分别向上,中,下三路刺来,快若闪电。未见小红剑出鞘四人却已纷纷倒下,剑刃一抹血色,四人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只说出四个字“碎花神技”身子一软没了气息。
“小红你什么时候会武功的,华音庵不是往东面走吗,你怎么带我向西去,你究竟是什么人?”小红手握剑,小姐别怪奴婢无礼了。
三,红衣舞姬
京城万花楼生意爆满,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排队从门口一直排到街上,只为一睹红衣仙儿的妙曼舞姿。万花楼原本生意惨淡,自从三月前红衣仙儿来之后,生意飞云直上,但谁也不知道她从何而来,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她的芳容,婀娜多姿身材似天仙下凡,由于全身红衣所以都叫红衣仙儿。
老鸨后臀扭得像水蛇一般,“哟,这位公子,想见我们仙儿可有请柬,那有没有预约?没有!没有那你在这儿干叫什么?银子多了不起是不?”老鸨正眼都没有瞧白衣公子一眼。“让他上来吧,以后他来直接让他到我的厢房来就是了,不用通报。”楼上传来仙儿姑娘悦耳动听的声音。老鸨满脸不满嘟着嘴,“便宜你小子了,上去吧。”
一骑骐骥急驰而过,马康端坐在骐骥上脸色苍白,明眼人一看就知是中了苗疆蛊毒,此毒如果在12个时辰内不解将全身腐烂而亡。十余骑如风一般越来越近,把马康困在中间。马康全身酥软跌下马来,颤抖着双唇,“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哼哼,为首满脸横肉的大汉答道,“到阎王殿去问阎王爷吧。”板斧一挥血溅开,大汉倒在血泊中,握板斧的手还在往下砍,到死时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如此快的剑。不远处一红一白两条身影形成烁眼的对比。
“主人,我把英雄帖顺利交到苗疆五彩帮主手中,他答应下月中秋时一定来参加武林大会。”马康正在向上官主人禀报。
上官主人转过身和蔼地说,“办得好康儿,将来等我做了武林盟主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主人,如果没事我下去了。”马康转身离去。上官主人站在风中沉思。
桃花吐丝,樱花怒放,竹林幽幽淡烟雾霭。瀑布从悬崖峭壁飞流下来,雄伟壮观,天地浑然一色犹如世外桃源。红衣女子步履轻盈翩翩起舞,似一团红霞穿梭在云间,樱花飘下落英缤纷,婀娜多姿无以媲美。白衣公子持剑立在旁边,啧啧称赞,“小姐,你的舞姿进步神速,看来武林盟主之位已是囊中之物。”红衣女子隔着面纱玉口轻启,“这是江湖,凡事都要小心,江湖上不是有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南宫剑现在究竟是生还是死?查到那柄红剑的下落没有?”
白衣公子眉头紧锁,“前段时间江湖纷纷传言,南宫剑为救老夫人力战而亡,老夫人已被葬身火海。近段时间又有江湖传言南宫剑侥幸从上官云飞剑下逃走,现在正在光复武林正义,为老夫人报仇。红剑还在上宫世家。”
“你去查一下南宫剑的行踪,武林大会近在眼前,上官云飞那边就任由他去吧。”
“那我下去了,小姐,你自己小心点。”白衣公子转身飞奔而去。
红衣女子转过身望着竹林深处,“两位听够了吗?听够了我送二位一程。”红光闪过,十里竹林齐腰而断,两人倒在竹林里血肉模糊。
四,武林大会
江南,烟雨江南,似多情的女子亦笑亦泣。绵绵淅沥的雨不停,马道上依然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各路英雄云集此地。只要有武林就有厮杀,这里每天都有人争斗,自然就会有人死去,这就是江湖。
武林大会每十年召开一次,召开的目的无非不就是权、利两字。谁都想一统武林,谁都想当霸主,谁当上盟主就意味着可以在武林中称王称霸,所以几十年来谁都不服谁,争来争去盟主之位依然空缺。
江湖四世家,六大派,七大帮全到齐了,按规矩要当盟主就先必须得在武功上技压群雄,再由各当家的举手表决,所以不但在武功方面是绝顶高手,在武林之中也要一定的地位才能胜任。上官云飞在擂台上剑如潺潺流水,风驰电掣每招都含无数变幻,实中带虚,虚中有实,片刻之间七八人败下阵来,场下的人你瞧我我瞧你。少林释空大师跃上擂台,“让我来领教上官施主的无影神剑,还望上官施主手下留情。”上官云飞皮笑肉不笑道,“好说,好说,你可是武林泰斗,这下可要得罪了。”一招千里化雪闪电般把释空大师困在剑网中,紧接一招万花幻象眼看释空大师命在旦夕。突然一条人影如虹般乍现,手影一挥释空大师已立在剑网外。南宫剑抱拳道,“大师,还是我来替你领教上官先生的神剑,顺便把我们南宫世家398口人的血仇也了结了。”一拳一剑如风暴一样荡起飞沙走石,杀得难分难解,在场的人只看见两条黑影闪动。
白衣公子道,“小姐,要不要我们现在出手?”
红衣仙儿道,“现在不是时候,再等等。”
风沙停了,上官云飞铁青着脸,“不亏是南宫主人,在下输得心服口服,怎样处置悉听尊便。’
南宫剑对上官云飞挥了挥手。“你的武功已废,从此不能为恶,我已算为老夫人报了仇,为我家398口人报了仇,希望你能从善,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走吧。”
台下为之动容,齐声高呼,“拥护南宫剑做盟主,拥护南宫剑做盟主,我们愿永远追随你左右。”台下顿时沸腾起来。空缺多年的盟主之位眼看南宫剑就要登上宝座。
马康站出来高声叫道,“南宫剑不能做这个盟主,这一切都是骗局,都是南宫剑设下的骗局。”
台上顷刻间轰动一片,满是不相信的表情。
南宫剑高声道,“不要听他胡说,都因为他南宫世家才遭此劫难,都是他给上官老贼做的内应,要不上官老贼怎么会轻而易举就破了南宫世家的重重机关,我现在就替我们南宫世家死去的人报仇。”千手幻影施展开来。
马康那是南宫剑的对手,五招都没到就险象环生,每接一招就后退一步,不出十招必毙命在掌下。
“南宫主人你这不是杀人灭口吗?还是我来领教千手幻影。”红衣仙儿飘身飞来。
南宫剑惊出一身冷汗,这红衣女子轻功绝顶,居然来到身边也不带任何风声。
南宫剑把功力提到十二层,阵阵热气扑来功力稍低的人全被灼伤,四面八方卷向红衣仙儿。红衣仙儿确实了得,只见虹一现,已立在南宫剑身后。“南宫主人你还是用剑吧,我到是很想见识一下南宫主人你的无影神剑。”
“老夫从不用剑。”
“南宫主人不用剑,只用红剑是吗?嗨,看来今年的这个盟主又要空缺了。”红衣女子明眸看着南宫剑,洞察一切的眼神。
南宫主人暴怒,红剑出鞘红光四射,一招千里飞雪剑气化作星星洒下,红衣女子在红光中翩翩起舞,
红绸散雪欲寒霜
婆娑翩飞彩裳间
蝴蝶盈盈采桑来
南宫剑脸满惊讶,“采桑舞,玉儿。”
“南宫主人,这不是采桑舞,恐怕你一生都不会想到,其实你寻求一生的碧寒雪就是我天天为你跳的采桑舞,真正的红剑已不是你手里的那柄,那只不过是一柄锋利的宝剑而也,你算计一生就为了红剑里的碧寒雪,为了你所要的权利你不惜一切代价,值得吗?”
“玉儿,我是你爸啊,你错怪爸了。”
“算了吧,你不是一直想得到碧寒雪吗?我就如你所愿,也算是报答你19年来的养育之恩,这19年的恩情从此一笔勾销。”
惊鸿一瞥梅花开
君临天下碧寒雪
红绸在空中飞舞,染红半边天,玉儿似一朵红梅开在空中,红绸射向红剑,红剑咔嗒断为两段。
南宫剑突然之间苍老了,脸上的霸气荡然无存,“想不到我南宫剑自以为聪明,到头来才知原来一切只是空梦。”
玉儿道,“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采桑舞就是碧寒雪,在没有练到君临天下碧寒雪境界的时候她确实只是采桑舞。如果你知道我会武功也许我也活不到今天了。”
“想不到我南宫剑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哈哈哈哈。”笑声无比苍凉像丧家之犬般逃窜而去。
五,尾声
“妹妹你真的要走吗?难道你忍心要把这一摊事都推给我?”马康依依不舍地说。
“哥,你知道,我从小就讨厌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再说这个武林盟主我做不来,还是你做比较妥当。”玉儿骑在马上。
马康道,“你什么时候知道南宫剑其实就是上官云飞,爹妈现在在何处?”
玉儿道,“哥,其实我和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其实根本就不姓南宫,这一切都是姥姥死前信里告诉我的。”
丫头: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姥姥可能已经不在了,这几年我已看透了江湖里的恩恩怨怨,其实我们看似风平浪静的南宫世家,才是江湖里最险恶的地方,我时刻都在为你和康儿担心。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些事,这关系到你以后的一生。
南宫剑其实并不是你亲爸,当年你母亲是江湖上有名的美人,她不顾我的反对跟南宫剑成了婚。南宫剑为了得到红剑里的碧寒雪逼着你母亲以美人计接近司马鸿飞,以此达到他称霸武林的野心。
在你母亲和司马鸿飞相处的日子她渐渐爱上了这个并不英俊但是宅心仁厚的青年,所以就有了你们兄妹,你们出生只相差几个小时。可你母亲却因为难产而离开人世,在临终前告诉我红剑的秘密。那把剑只是你爸铸的宝剑之一,而并不是所谓的红剑,红剑就是我小时候让你时常带在身边的红绸,它是采撷玄冰精华和千年雪山红冰蚕丝织成,你所练习的舞也不是采桑舞,那是碧寒雪,当你练到君临天下碧寒雪的时候所有积聚在你体内的真气就会展现出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天下无敌了,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得到你。你爸太爱你母亲,他把你们俩托付给我陪你母亲去了。
还有玉儿你一定要记住,南宫剑其实才是真正的上官世家的主人,他的易容术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他以一正一邪的身份就是为了取得武林盟主之位,以达到他称霸武林的野心。南宫剑以为我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他假装不知道你母亲和司马鸿飞的事,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再把玉儿送入上官世家让他充当他统治武林的工具。又以上官主人的身份派康儿来南宫世家卧底,自始自终都是他一个人所为。
我苟且活着都为了你和康儿,只要你和康儿平安我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姥姥亲笔
“妹妹,那另外一个上官主人是谁”
“他只是南宫剑的一个替身而已。”
“我绝不会放过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算了哥,他毕竟养育了我19年,要杀他我在武林大会上就不会放过他了,姥姥在九泉之下也不愿意我俩为了仇恨而活着。”
转过身对身边的白衣公子说,“小红,我们走”。两人消失在红霞深处。
南宫剑站在马康身后毕恭毕敬地道,“禀报盟主,皇宫那边的事我已为你安排妥当,只等你一声令下。”
马康仰天长笑,没有红剑我照样可以做盟主,我不但要武林,我还要天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