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八路军”

小序:看到人家都敢写书,我受到鼓舞,有了尝试的勇气。我想写个小说,表现日本投降后一个战俘回到日本之后的可笑的故事,从反面反映日本侵略者对中国造成的灾难及日本侵略者可悲的下场。


一良民证风波


松原石村最近出了奇事,村子里人颇以为苦。因为有一个叫熊野猪三的,做过中国的战俘,现在回来了,他在战场上受了刺激,经常做出反常的举动,搅乱得四邻不得安静。

熊野猪三,平时还比较好,看见你走来他就和你打招呼,需要他帮忙的话,他也会热情相助。这一天他却做出了一件让村人十分愤怒的事情。

一个青年,他叫桂岳太郎到村里来买稻米,他站在佛堂前的井边抽烟,一边和村民讲价还价。这时猪三一走一跛的过来,看到桂岳太郎穿着一身日本战后卖出的军服,戴着一顶旧军帽,一下就刺激了他的神经。猪三走向前去,用中国话说:“良民证的,有?”桂岳不懂,向他笑了笑。这时熊野手中拿了一根树枝,当作军刀,架在了桂岳的脖子上,又用中国话骂道“死啦互啦的!”桂岳看出来这家伙不正常,撒腿就跑。村人都哈哈笑了,并阻止他的行为。猪三手里挥舞着树枝,向桂岳跑去的方向,让大家捉活的。村人不听的他的话,这时猪三大怒,以为自己还是战地的指挥官,用树枝朝一个老人头上打来,老人头上顿时出血。几个年青人出来拉着他,他咆哮着:“干什么?这是在战场,你们反抗吗?军法处置!”他拚命摆脱,又向那个不听他命令受了伤的老人冲去,把老人摔得仰面朝天,十分可怜。这时有个力大的青年人上去,扭着猪三的右臂,向众人大叫:“大伙来帮一下,乔本和栋次都来啊!”乔本正在运稻跑了过来,抱住了猪三的后腰;而栋次走上前朝猪三一拳,猪三被打昏在地。

    乔本歇了口气,大声骂道:“现在是战后,我们宣誓是非武装国家,这个军国主义的余孽,骸骨,东条英机的走狗,居然敢在这里撒野,怎么没有让他在中国战场上当炮灰呢?”

猪三已经醒过来了,抬头大叫:“临阵不听指挥,砍头,绞刑!”

几人怕他起来又突然袭击,就按着他的头和四肢。只见猪三脸上满是污垢,双眉怒竖,凶恶的眼睛布满红色,仍然叫道:“下士官,架起机枪,把这些贪生怕死的人全部枪毙!妨碍作战,不听指挥,全部枪毙!这些不忠于大日本天皇的怕死鬼!”

“怪物,法西斯余孽!日本已经受了美国原子弹的打击,你还嫌这些不够吗?”

有人骂着,有人叹着气。大家一边照顾受伤的老人,请了医生。一边议论,又怕猪三起来袭击人们。几个青年还在按着猪三,就像按着一头就要送上暑台的猪一样。

猪三挣扎了一会,似乎没有了力气。可是人们稍不用力,他就睁开眼好像寻找机会起来。

松原石村的村民几乎全来了,大人和孩子。就是不见猪三的娘。大伙说只要她一来,把他儿子交给她,往小屋一关,大家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可是不见猪三的娘,把这个家伙交给谁呢,讨论的结果,是把这个疯子先送回家,如果他娘天黑前不回来,就怕他家的院门弄开,然后把他关进院子。

几个青年扭着猪三连推带搡,把他往家送。猪三早没了力气,也没有挣扎。

天黑前猪三娘回来了,他让大家把猪三关进了一间木屋。

这间木屋三面都是从中国运来的圆木做的墙壁,一面是圆木做成的栅栏。本来这是地方对猪三在中国战场上出色表现进行的奖励,是本村的荣耀,现在却了关押猪三的囚笼。

   猪三的父亲在东南亚战场上死了,猪三的两个哥哥是在中国战场上剖腹自杀。猪三娘五十多岁,需要猪三帮着做一些农活,干一些副业。这娘俩日子很苦,村人都同情。所以对猪三的母亲也没有过多的指责,猪三娘千恩万谢,也没有心情帮猪三清理一下,就去挨门挨户道歉,然后去看望受伤的老人。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