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猫王

序-抓蛇

    今天是牛郎会织女的日子,苏涛和自己的四个队友全副武装。因为据当地居民报告,那条咬死了几十个人的七色怪蛇又出现了。这条七色怪蛇出现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已经有47个人被咬死,其中包括三名警察。最早是本地派出所接到怪蛇咬死人的报告,目击者说咬人的是一条七色怪蛇,那条蛇除了头上长角外,身上的花纹还特别均匀,好象披了一件七色的斑斓外套,于是派出了几个警察,穿了防化服、带上笼子、电击棒、手枪去捉它,去了四个结果却被咬死了三个,剩下的一个因为拿着DV机距离怪蛇较远而幸免遇难,不过他回来后没几天就成了神经病,见到任何长条形的东西都睁大恐惧的眼睛高喊“蛇!蛇!蛇!”。没办法当地警方求助于部队,部队领导看完七色怪蛇的录像后把DV带上交了,七枴八绕任务就分摊到了苏涛他们部队,大队长赵欣然看过录像带后把捕捉七色怪蛇的任务交给了第八行动小组,也就是苏玉这个行动小组,他相信这个小组能够完成任务,因为这个小组的五个人都身经百战,对于抓捕各种有毒有害的奇异动物很有一套。

    同往常一样,赵欣然例行检查了众人的防护服装、防身武器、捕捉器械,五个人埋伏在了七色怪蛇出没的地方。七色怪蛇有个很奇怪的习惯:每次从水里浮出水面后都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里距离湖案有一百多米,就是在这里怪蛇咬死了几十个人,这其中也包括三个前来捕捉它的警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五个人的连体防护服是高分子材料做成的,穿在身上极其舒服,但是这套防护服却可以防水、防毒,柔韧性极高,而且在容易受伤的关节部位都有带着尖刺的硬质材料,这些尖刺都是中空针头,里面是速效麻醉剂。头盔是碳纤维的,连带颈部都保护了起来,连普通手枪都很难击穿它。苏涛负责吸附装置的控制,这个吸附装置说白了就是一个巨大的吸尘器,它能够把距离几十米的一块百十斤的大石头给吸过来。这是观看了七色怪蛇的录像后专门为它量身定制的,因为从录像上看气色怪蛇行动迅速,用普通的武器很难瞄准,同时那条七色怪蛇好象具备一定的智能,居然能够绕过几名拿着电击棒想把它赶进笼子的警察。第八小组执行过好几次捕捉任务了,他们已经成功捕捉到很多政府不愿意或者不敢对外公布的动物,因为这些动物要么具备极高的经济价值或者军事价值。

    今天这次捕捉任务也不例外,因为那条七色怪蛇身上的毒性被证明是一种活性菌,这种菌类在地球上尚未发现过。而动物试验证明,当适量的此种菌类跟冠状非典病毒接触后,非典的冠壮病毒马上停止衍生,进而被消灭。2003年爆发在华人圈的那场非典的大瘟疫让所有中国人心有余悸,政府不愿意对人民说实话,不敢说那是曾用华人做过活体试验的国家研究出来的基因武器。非典已经过去多年,但是中国并没有找到能够有效的非典的特效药物,但是中国的科学家们提取的怪蛇蛇毒却是最100%有效的治疗药物,为了在将来可能到来的基因武器大战中不被灭国亡种,上级指示一定要抓到怪蛇。现在在苏涛这个小组周围的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湖水里,至少有几千名特种部队的官兵和地方警察在活动着。手表的指针指向了十一点五十五分,起风了,太阳躲进了云层里,湖水开始翻腾起来,众人知道七色怪蛇要出来了。苏涛感觉自己头顶的头发支愣了几下,好象小时候自己走夜路想到鬼的感觉,握住吸附装置遥控器的手心不由渗出了汗水。

    “正面注意,怪蛇马上要出现,做好吸附准备!”听筒里传来赵欣然的声音,“侧面把电压调到最高,争取一次击昏怪蛇!”

    “正面明白!”所谓正面就是负责吸附的苏涛,自己的另外三个战友负责侧面驱赶任务,他们都拿着电击枪。随着苏涛的回答,其它三人也说出了“侧一明白”、“侧二明白”、“侧三明白”。随后苏涛从自己头盔的同步影音传输系统中看到了侧一看到的画面: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湖中心,漩涡的中心深深的陷入湖面足有十几米,整个湖泊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而旋转的水流发出糁人的呜呜声。漩涡越转越块,不断有湖底的鱼虾水草被卷上来,呜呜声透过同步影音传输系统传导苏涛的耳朵里,他几乎有了一种想扔掉头盔的冲动,他知道处在湖边的侧一更加艰难,因为那里距离湖边更近,苏涛赶紧调低了听筒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开始布满了黑云,然后开始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击打在漩涡上,发出嗤嗤的怪声,跟先前的呜呜声以及漩涡带起的风声搅和在一起,苏涛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看看同步影像传输系统上显示的时间,是公元2005年8月11日12点59分,也就是说距离湖面上起风到现在电闪雷鸣只过了四分钟。刚才闷热的空气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凉意,空气透过防护服上的过滤系统钻进了苏涛的鼻孔,苏涛不安地把这些气息吸进肺里,同步影音传输系统继续传输着湖面的清醒:一抹不断变幻的亮色渐渐从漩涡正中间泛起,苏涛知道七色怪蛇要出来了,因为他浏览过以前附近居民的目击报告,还有那个没有被咬死的警察录下的录像。

    那抹亮色越来越亮,好象要把眼前的一切变成透明的,击打到漩涡上的闪电也越来越频繁,终于苏涛眼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条大鱼,一条有铡刀大小的大鱼,不停地在电闪雷鸣的漩涡中跳跃,一条全身色彩艳丽的怪蛇盘坐在大鱼身上,任凭大鱼上窜下跳,它就象一个吸盘一样固定在大鱼身上。苏涛知道自己占有身上佩戴的影像系统的先进性能,那些镜头的水平绝对不亚于一般的长焦相机,可苏涛却看不出那条七色怪蛇和大鱼之间被什么联结在了一起。大鱼跳跃着游向岸边,然后在距离岸边还有七八来米的沙滩上大鱼搁浅了,怪蛇抛下在沙滩上苦苦挣扎的大鱼,自己哧溜溜地游到了岸上,就在它游到岸上几秒中后,一张满是倒钩涂了麻醉剂大网猛然弹起,秘密的网眼阻断了怪蛇的退路,不过看起来两米长的怪蛇并不惊慌,而是弯弯曲曲向着前面爬行,对发生在身后的事情不闻不问,但是随后从十来米远的左右两个侧面伸过来的四条电击棒就让它惊惶失措了,四条操控在人手的电击棒冒着火花,不停地击打在七色怪蛇的身上、身旁,电流的刺激让它很不舒服,猛然向前窜出,这时候苏涛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巨大的风扇开始旋转,强大的吸引力把大蛇连带附近的不少西沙、石子都吸引到了吸附装置里面,再次按下一个键,吸附装置变成了一个铁棺材,七色怪蛇被关在里面了。赵欣然带着自己的三个手下跑过来,看着在铁棺材里面扑打的气色怪蛇,四个人摘掉头盔大笑起来,不过苏涛有种奇怪的担心。

   “呼叫大队长,怪蛇被活捉,请派车辆过来!”赵欣然呼叫远处的车辆,同时命令侧三撤去身后竖起的大网。但是很快它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冒起白烟的铁棺材,然后在正对着他们的位置上铁棺材居然开始像被强酸腐蚀的那样,出现一个小洞,随后气色怪蛇呼的窜出来,除了苏涛外其它四个人手里的电击棒迎了上去,可是七色怪蛇却哧溜一声顺着电击棒窜过了赵欣然肩膀,一股痰液喷到了侧一、侧二身上,而他的尾巴猛然一下子把赵欣然击倒在地,同时侧一、侧二也倒下了。大蛇接着向距离较远的侧三扑过去,苏玉这时候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扑过来抓住了气色怪蛇的尾巴,猛地跟大蛇翻滚到了一起,而侧三的第一反应就是带上了头盔,拔出了麻醉枪。可是苏涛跟七色怪蛇翻滚在一起,侧三没有瞄准七色怪蛇的把握不敢开枪。

    怪蛇呼哧呼哧吐着痰液,不过这些痰液威胁不到苏涛,因为苏涛的防化服、头盔把苏涛严密的保护了起来,大蛇在跟苏涛翻滚没几圈的时候就把苏涛死死箍住了,它要让苏涛窒息而亡。可是在它死缠苏涛的同时,苏涛关节部位的尖刺刺也刺进了七色怪蛇的体内。在苏涛感觉窒息的同时,那些速效麻醉剂也注入了七色怪蛇的体内。但是在神经系统不怎么发达的七色怪蛇还没有进入昏迷状态之前,苏涛已经昏迷了,所以他没有感觉到七色怪蛇细如钢针的尾巴尖刺穿碳纤维头盔进而刺进它颅骨的剧痛。侧三开枪的时候其实七色怪蛇已经松开苏涛了,那是苏涛衣服上尖刺里的速效麻醉剂起作用了。

    苏涛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他知道跟自己被七色怪蛇痰液喷中的侧一侧二两个战友已经牺牲,而被七色怪蛇的尾巴击中腰部的赵欣然断了两个肋骨。自己却从此他落下了嗜睡的毛病,苏涛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是一团如同蚕茧大小的东西存在于自己头脑中,强迫自己入睡,并且只要睡眠不足就会就会出现恍惚,神志不清的症状。那个老军医说苏涛的苏涛中毒了,这种毒素以前没有被发现过,现在人类的医学水平还不足以有效清楚它。好在那团蚕茧大小的东西并不长大,只要苏涛睡眠足够它也不会出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