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喜欢花的人,平时也喜欢养一些花。但我养花的心思却并不专一,所养之花也大都是一些好种易活的花。这些花们,在我的并不刻意的培育下,倒也都长得生机蓬勃。它们,和我书房中桌椅笔墨书,都已成为书房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甚至成为我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每当案牍劳顿之时,抬眼看那一片新绿一片红云,困倦之意会顿然消失。

大叶海棠

大叶海棠是几盆花中长的最张扬的一盆花。它的枝杆有小手指那样粗,高简直要超过玻璃窗,叶子也有拳头那样大,颜色绿中带红,间有白色的斑点。在书房的窗台上,它简直象个巨人,枝杈不规则地随意地伸向四方。而它的花却只有榆钱那样大,但好在不是一朵,而是许多朵,连缀在一起,从枝杆的根部到顶部,几乎每一片叶子的生出处,都会垂下一大枝花来。花的颜色是粉红色的,一簇簇的相拥相依着,恣意开放着。而且这种花开的时间还长,一枝花少说也要开十几天,而当一枝花谢了,另几枝花便又开放了。因而展现在你面前的永远是一盆盛开的花。妻子不喜欢这盆花,她不喜欢它象一个巨人一样枝角桠杈地矗立在窗台上,她不喜欢它的这种张扬,她认为窗台上应养一些低矮的花卉。而且因为大叶海棠的花总是不停地谢,每天都是落英缤纷,她每次将落花扫了,可过后地上又是一层,令她扫不胜扫。她曾一度要让我将这盆花剪一剪枝,或者搬到阳台上去。我却始终没有听她的,因为她所不喜欢的正恰恰是我的所爱。

洋秀秀

那盆洋秀秀,是所有的花中落户最迟的。但对于它,我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这是一种比较普通的花,小时候父亲曾经养过好多盆。和有些花相比,洋秀秀一点也不娇气,几乎随意在盆中插个枝便能成活。如果说有些花是城市的摩登小姐,那么洋秀秀则是一个典型的农村闺女。它没有有些花那样浓的香气,也没有有些花那样的妩媚,枝叶也并不象君子兰等花那样显得高贵。它显得极其普通,一点也不出众。但它却极其茁壮,极其富有青春的活力。一年四季,它似乎受季节影响很小,春夏秋冬,它总是以一盆绿色和常开不败的鲜花展示着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它向人们传达的更多的是一种健康的质朴的信息。我以为这质朴便是它的特色。和其它花相比,又有哪一种花有它那样顽强的生命力呢?又有哪一种花能象它那样年年岁岁一刻不停地开放呢?我栽种了这盆洋秀秀,也是栽种了一种质朴,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的气息。

玻璃翠

首先要声明的是,这盆玻璃翠不是我栽种的,而是妻子硬和人要来的。她喜欢在窗台上种植低矮的花卉,于是便要来了玻璃翠。虽然我并不喜欢它,但还是把它栽种在一个过去曾种过藤萝的盆中。我毕竟只是三口之家的一个成员,我不能阻止别人的喜好。这盆玻璃翠种了十几天后,在它的四周竟长出了许多藤萝,对此我倒并没在意,因为毕竟是种过藤萝的花盆,再长出些来也是正常的。没想到又过了些时,那些藤萝竟一味疯长,竟比阳台上那株长得还高还快。那盆玻璃翠在它们的欺压下简直象停止了生长。没办法只好把那些藤萝拔掉了,只剩下一株孤伶伶的玻璃翠,是那样得瘦弱,那样得矮小,竟使人顿生怜惜之意。于是,那之后,每当浇水施肥之时,我竟对它格外照顾。过了十几天之后,它竟然变得鲜活起来,翠嫩的花枝向四方伸展,叶面泛起绿油油的光,顶上还开出了一朵朵的粉红色的小花来,象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这使我也不禁暗暗喜欢上它了。毕竟我对它付出了劳动,因而它已不是当初的那盆花了,而是浸透了我的感情的一盆花了。或许养花就是这样,关键在于养,在于培育的过程,在于这是一种优雅的劳动,在于这是一种无私的付出。而养花的乐趣或许也正在于此,这使我想起了一句话:劳动着是快乐的。


二月兰

二月兰的叶子象直立的剑,条条叶脉平行着向前伸展,一幅剑拔驽张的样子。顾名思义,它是在农历二月开花的。但自从落户在我的书房后,虽然叶子逐日增多,但到了二月却连一点开花的意思都没有。令我失望极了。时间到了三月它还是没有长出一朵花蕾来,我生气地将它从书房的窗台上拿下,放在了阳台的角落里,再也懒得理它。时间一长我倒真将它忘记了

北方的天,总是珊珊来迟。当南方早已繁花谢尽之时,人们才感到丝丝的春意,这是已是五月了。一天,打扫阳台的时候,我记起了那盆二月兰,这几个月的时,没有理它,它该死掉了吧?当我将目光投向阳台的角落时,我不吃惊极了。我看到那盆二月兰,非但没死,还抽出了几条花茎,花茎的顶端几个花蕾含苞待放。赶紧将它抱了出来,又重新放到书房的阳台上,浇水施肥。过了几天,那几朵花蕾便绽放了。花是紫色的,花香浓郁。我虽然没有养过多少花,但却见识过许多品种的花,那些花红得浓烈黄的娇羞粉的典雅金的隆重,但却都似抵不住二月兰的紫色。那是怎样的一种紫色呢?我有限的语言实在形容不出它来。它浓烈中蕴含着端庄,娇羞中包含着稳重,典雅中透出一种高贵,的确,是高贵。这种花不依花形,只色彩便令人折服。

这是盆二月兰,但却在五月才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恐怕还是自己对它的习性缺乏了解的缘故啊。看来,只有对不起花的人而没有对不起人的花,养花就如交友,那个过程其实也就是和花不断熟识而相知的过程啊!

仙客来

仙客来是种比较普通的花,每到春节前夕,花店里都会有好多品种的仙客来等待出售。但我书房中的两盆却不是买的,而是自己种的,花籽是一位同事给的。春天的时候,我先将一盆花土用水浇透,然后象种庄稼一样在花盆里将三颗花籽埋了起来,再用塑料布将花盆蒙住,使盆土每天保持湿润。过了十几天的工夫,当我小心地撩开塑料布时,看到仙客来已经长出了幼芽。我感到兴奋无比,因为这还是我第一次种花。这几株幼苗在我的培育下竟然也长高了,到一寸多高的时候,我将它们分别移植到另外的花盆中。

很快,夏天到了,尽管我还是很细心地照顾着它们,但它们却并没有怎么见长。我一时大惑不解,问朋友后,才知道仙客来的播种应该在秋季,因为它们夏天要进行夏眠,是不生长的。朋友取笑我说:人家别的仙客来都在睡大觉,你却剥夺了它们休息的权利,它们不罢工才怪呢?于是,我赶紧把它们放到了阴面的窗台上。到秋天时才又挪到阳面的窗台上,重新给它们换土培肥,按时浇水。过了些时,从它的块茎上便又长出了许多的枝叶。经过一冬天的生长,到春节的时候便抽出花蕾并开始开花了。而有了这两盆盛开的仙客来,春节期间我的书房总是迷漫着一种喜气。

好多时候,我坐在书桌子前,默默地欣赏着它们,心中感触良多。种花的过程虽然长且费心费力,但得到的乐趣却也同样多。一样的花摆放在那里,赏花者的心情是有所不同的。花将自己的美丽毫无保留地展示给所有的赏花者,但除了表面的赏心悦目之外,种花者那种收获的快乐,却是那些买花者永远体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