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你,我披上了一身狼皮[转]

威胁——
    我是一只温柔的小羊,跟着我的兄弟姐妹们,每天去草场吃我们的美餐,懒洋洋的躺在阳光下,或者美美的睡上一觉,或者讨论每天发生的事情,或者嬉笑打闹追逐,或者谈情说爱……这种日子过的很幸福。
    可是就有这么一天,我们遇到了几匹狼的攻击。打破了我们幸福和谐的生活。很多很多朋友姐妹被狼一只只的咬死叼走,我恨得咬紧了牙齿。可是无奈,终究,我只是一只羊。我的力量太单薄,我只能拼命的躲,含着泪水向上天乞求我的同类能逃过劫难。

险境——
    躲躲藏藏的日子过了好久,这天我正在一个很僻静的地方吃草,忽然觉得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包围了我。我恐惧的,慢慢的转过头去,看到一匹凶猛的狼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甚至无力逃跑。幸运的是,他并没有马上吃掉我。而是连拖带拽把我带到了他们的部落——狼山。
    从进入大门开始,所有狼的目光都放在我的身上。而这匹狼,从容不迫的把我带到了他的房前。“进去!”他低声吼道。虽心中万分惊恐,我仍挺直了脖子,迈着优美的步伐走向他的房门。他进来后,命令我,不许离开他房间半步,不许给任何狼开门。虽然心中疑惑万分,我仍然默然答应。其实,我别无选择。我只能答应。只是不懂,我本身不就是他带回来让大家饱餐一顿的猎物吗?怎么他不允许我出去?难道他是想独自吃掉我?想到我的尸体将在他的房间存放几天,不,是不完整的尸体,一想到这里,我的羊毛就已经直立向上。不敢再去想。
    几天过去了,带我回来的那匹狼始终没再露面。只有几次有狼来敲这房门,试图让我打开,可是我没有,而从敲门的狼的称呼中,我得知,带我回来的狼,原来是这里的二当家。
    第五天,狼回来了。见到他的时候,我似乎把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他进门后,眼睛望向我,我竟然从里面捕捉到一丝温柔。他平淡的问我,这两天有没有人敲门来?我回答他有。他焦急的问我有没有受伤,我告诉他,“你临走的时候不是告诉我不许给任何狼开门吗?我没给他们开。”这,他才舒了口气。他递给我一个瓶子:“这是我去一个老道那里弄来的药水,今天晚上你洗洗澡,用它擦变全身,就去除了你身上的膻味。”原来这几天,他是去弄药水。难道,他不喜欢吃有膻味的羊?

命运——
    站在小河边,我开始洗澡,那匹狼在岸边,看着我,生怕我跑掉。打开那瓶药水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它倒掉,可是瞄了一眼狼,他在注视我,我心生悲哀,他,怎么可以真的吃掉我?这几天,我发现自己已经惦念他,可是,毕竟,他是一 只狼。是啊!毕竟他是狼!他一定要吃掉我的!药水擦遍全身后,忽然身上奇痛无比。我发出痛苦的咩咩声,他奔向我,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肩上,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以为他这就要开始吃掉我。可是等了很久,他还是没有动静。我睁开眼睛,发现他竟然满眼泪水的看着我。这一刻,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幸福。
    回到了他的房里,才发现,身上的羊毛开始更加柔软,自己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已经不见了。我坐在草铺上,他坐在我旁边,忽然,他就吻住了我……我想挣扎,想逃脱,可是,甜蜜,让我失去了理智,忘记了,他,其实是一匹狼。
    我靠在他的身上,他抚摩我的耳朵,对我说:“我的羊儿,看到你吃草时那优雅的神态,我就已经被你吸引,而你发现我时,努力掩饰心中的恐惧的可怜的小模样,更让我心动了。那时我就决定,带着你,回来!让你做我的老婆!”听到这里,我浑身一颤,做他的老婆?我能做他的老婆吗?我是羊呀!是他,是他和他的朋友,是他和他的伙伴,吃掉了我的兄弟姐妹,害了我们同类……我倔强的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你吻了我,我就屈服于你吗?哼!你做梦!废话不要再说,去了我身上的膻味,符合了你的口味,想我吃就快点吃吧!”他瞪大双眼看着我:“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去掉你身上的膻味?我还不是为了娶你?你想想,如果你身上有膻味,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羊,大哥是绝对不会让我娶你的!等我,等我为你物色狼皮!到那时候,我要你做我真正的
新娘!”


成全——
    时间飞快,转眼,我在他的身边已经3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没在外出寻觅猎物。他的同伴寻来的猎物,只要是羊,他也宁可饿死,也绝不动一口。这使我多少也安心了一点。他在我的耳边说:“羊儿,今天晚上,我带你去河边,找些嫩草。”我正要回答,突然有狼敲门,:“二当家,大当家的找您!”他拍了拍我的头,匆匆的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回来了。他既有些愤怒,又十分高兴的告诉我,大哥叫他,原来是因为有匹狼因为调戏了大哥的女儿,而被大哥处死了。他已经悄悄吩咐了手下,把那只狼的尸体带到这里来。话音刚落,手下已经把尸体送到了门外。我害怕的躲在床帐内,看着他吃力的拖着尸体,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剥离狼皮,没用多长时间,他独自把狼皮完整的剥了下来,背在背上,用近乎神圣的感觉走向了我,我眼圈中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一刻我只是在问自己,到底,是爱他什么?怎么就会这样放弃了自己做一只羊的权利?怎么就会这样无法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怎么就会这样深深迷恋他而不愿意放弃!镜子中,披着狼皮的我,已经完全的是一匹美丽妖娆的母狼。他用他狼独有的深邃而危险的目光审视了一遍,用力拥我在怀里,下一秒,我成了他的新娘……


惊谔——
    生活慢慢平淡,而我也在平淡中咽下每一次的思念与牵挂。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不知道弟弟妹妹怎么样了,不知道好朋友们都怎么样了……
    忽然,我闻到了好久都没有闻到的熟悉的味道,难道是爸爸妈妈来看我了?我兴奋的冲出了房间。对,是的,我可以自由的行走了,因为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一匹真正的狼,是他们二当家的夫人。我奔向前厅的方向,快要进门时,我听到了他在说话,我藏到了门后。原来是他对他在和他的心腹讲话。“这件事绝对不可以对二夫人说。听到没?这次胜利很不容易!其实这几只羊我不想杀的,想放他们一命,可是他们非要管我要女儿!我要是把二夫人还给他,我会疯了的!他们咬住我不放,没办法!就只能杀了他们。我从认识二夫人后不想吃羊肉,你们把这几只羊带走吃了吧!”看着地上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的尸体,我一阵眩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中的。


告别——
    他回来了。走到我面前,想吻我。我躲开他,幽怨的目光看着他,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家人!”“……你,都知道了?”“是的!我就在门外!”“对不起……”我的舌动了动,舌下是一把锋利的刀片,当年,我就这样含过它,怕狼的袭击。“为了爱你,我披上了一身的狼皮,而你,背叛我的灵魂,把我的爱,用我家人的血液玷污!”他痛苦的低下了头。我说:“亲爱的,让我最后抱你一次,吻你一次,然后,让我离开。”他无奈的看着我,眼中的泪水已经流下,我没有心软,走向了他。亲吻他的瞬间,他猛的睁开眼看我,是的,我杀了他。用当年的刀片,杀了他。

离去——
   又是刀片,我用它剥开已经与我的皮相连的狼皮,很痛。想起了曾经,他是多么用心的为我将它剥落,而现在,我也是很用心,只是,意义已经完全不同。狼皮又一次完整的被剥离,我轻轻的将它盖在了桌子上,回头看着这匹我深爱过的狼,感受到了那种心被刺痛的感觉。既然爱我,为何不学会宽容?既然爱我,为何欺骗我?擦干泪水,我带着鲜血淋漓的身躯跑开,跑到了山头,看着远方,那里有我生长的美丽的草场,儿时的梦不在……山下,是望不到底的山涧,我知道,他们将同伴的尸骨全都扔在了山涧,我闭上了双眼,不再回想做狼的日子,因为,马上我就可以,与我的家人,我的同伴相聚在我脚下的山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