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原创授权转贴)林可人日记(情感小说)

马克己 收藏 18 629
导读:[推荐](原创授权转贴)林可人日记(情感小说)

[第一次参加寝室联谊会]

1年1月1日 天色阴沉,云气四收。我喜欢阴天,因为只有在这时候,才可以孤单得连影子都没有

中文系女生寝室的地位是国宝中的国宝,而我们寝室更号称女生2号楼的熊猫战队,在我们对门子的是英文系的东北虎美少女团,隔壁的是音乐系的金丝猴温柔组合。我们仨寝室稳居“寝室联谊同好会”(成员皆为男生)排行榜三甲。因此,大学传统风俗——寝室联谊,便如火如荼地发生在身边。

对此活动往日大小姐我是绝对不会去的,可今天心情很不好,像一只猫一样蜷在寝室一角舔伤口,结果被大熊猫,二熊猫和三熊猫强行拖起来。好吧,去吧去吧,投降啦。

反正白吃一顿也不错。林家家训有言:错过白吃的食物会遭天谴。

与我们联谊的寝室是历史系的,地点在河边,内容是烧烤。从他们小心翼翼,对我们犹如古董的态度,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他们热衷联谊活动了,于是我一直保持着嫣然的微笑,权当做善事。不过楚楚嫣然的微笑很容易肌肉疲劳,没一会儿,就静静一个人到河边,越走越远。

河水很清,景色很好,不知觉间,唱起了歌谣:

“以后春开了秋月清,冬阳落了夏虫鸣,谁来唱歌谁来听,谁喊了青春谁来应?以后红颜老了少年心,琴弦断了旧知音,谁给我一句叮咛?谁看见夕阳下人影……”

“我唱得好不好?”我对着河水大叫。

“唱得好好听,哗哗啦啦,哗哗啦啦……”我帮河水回答。

由于河水这么捧场,于是再来一首:

“好花应折,因为花会老。莫等盛开,折花要趁早。春天应手,因为春会老。莫等冬去,才把春天找。爱情应断,因为情会老,鸳盟早定,是为两人好……”

“哎,谁知道我的歌好听呢?”唱歌是很舒服的事,想唱就唱,开口就唱,我拨开河水如镜映照的容颜,傻傻地问,“谁知道我的歌好听?”

“我知道你的歌好听。”一个男生的声音像鬼一样从背后传来。

我猛地回头,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头发凌乱,一脸呆相,线似的眼睛,有着仿佛睡不醒神在在表情的男子,他的脸我也看过,是历史众之一,叫什么来着,介绍过的,当然我没记在心上。

“我知道你的歌好听”,他仿佛录音机似的重复了一遍。

他告诉我他叫“风青岚”,名字倒与长相不符的帅气。“叫我风就可以了”,他又说。

“不要。”我很坚定地回答。

“啊,为什么?”

“你没听过一句诗么,“落地‘风’凰不如鸡。”

如果对手是理科的,铁定上白旗,不过来人好歹是文科出身,他回击道,“有朝一日凤毛满,‘风’是凤来鸡是鸡”。

哈哈,很有趣的人。“小女子林可人,这厢有礼了。”

 

[风约我见面]

1年1月2日 山雨欲来风满楼

寝室联谊的潜规则是:如果郎有情妾有意,郎一方愿意赠妾双明珠;而妾一方呢,也唱着“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话,其后就可以单独约出来见面了。

风青岚打电话来说“我想见你,出来吧。”

在我准备用可爱一点,嗲一点声音拒绝之前,他就挂了。

对于如此嚣张的人,我咬牙打破不见联谊人的禁条,发誓要让他尝到人间的痛苦。

对风青岚这种,最爱看的电视剧肯定是《篱笆?女人和狗》,最爱听的歌曲肯定是“纤夫的爱”的男人来说,断然的拒绝太中国化了。要痛苦地折磨,豪快地轰杀才是王道。

所谓经不起折腾的恋人不是恋人。恋人,就是靠本小姐枪林弹雨豪快地轰杀轰出来的。

哼,本姑娘活了二十年了,还从没人能求存。上天不得下地不能,捏死你个不知马王爷有三只眼的。

问天下头颅几许,看小姐手段如——何!

 

[其实他很有趣]

1年1月7日 风吹莲子香

和风见面后,觉得他这人其实很有趣,也蛮顺眼的。

他评价我说,我是很好的女孩儿,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虽然夸我漂亮、可爱、美丽的人海了去,但像他这样似乎不带感情的,似乎在评述某样不相干事物的态度却是第一次。

本来想让他见识本小姐街道办义务督察员面目的,但看在他说出这没动听的句子上,我就海纳百川了吧。

他叫我唱歌给他听,我当然不肯;他就说他唱给我听。原来是他想唱又不好意思拿我当挡箭牌啊。

他唱道:“月光堂堂,照见汪洋,汪洋水,漫过菱塘,风吹莲子香……”

他的声音很浑厚,很好听,而且这首歌也特别动听,叮叮当当。

我问他,“什么歌?”

“是一首明朝儿歌。”

真不愧是历史系的。

“风吹莲子香,风吹莲子香……”,不知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跳出一句话,玉指冰弦,未动宫商意已传。

风继续唱着“月光堂堂,照见汪洋,汪洋水,漫过菱塘,风吹莲子香……”

意识飘悠起来,前几日读的一首诗袭上心头: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是呀,美人在恨谁呢,为什么要恨,高高兴兴地唱歌不是更好么?

风吹莲子香……

 

第二章

 

[龙爪手医生大叔]

1年2月1日 风儿你轻轻地吹,你不知道人家生病了么

我生病了,病歪歪地如我家那盆夏天一星期忘了浇水的花。难道是花仙子来索魂。不会吧,老爸也有份的耶,花仙子姑娘啊,去找他老人家吧,身材很高,脸上常带笑,像个喜剧演员,非常好认的哦。

林家家训有言:自己的身体自己爱。

于是,老早地就跑到校医院,等待白求恩大夫转世的杏林先锋赐见。出来一个穿白衣服的大叔,估计是校领导的亲戚,望闻问切都没有,就牛哄哄地叫我去领两盒感冒药片。

身体肌肤,受自父母,不爱不孝。我再不能以对待学校食堂的宽容、平和态度来放任医院,于是抗议。

“医生老师”,好诡异的称呼,“我头很晕的,就这……”

医生老师突然伸出大手,捏成爪状,遥对着我。

我猛惊,双手护胸,生恐不备,一恍惚成千古恨。大叔的姿势太出名了,那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周星星的成名绝迹,“龙爪某某手”。

冷汗已经出来了。

“医生老师,您……”

“同学你别怕,相信你也看得出来我是练武之人,我这叫龙爪疗伤手,现在正以真气给你治病。”大叔五指翕张,在面前晃来晃去。

“医生老师,你这是虎爪手嘛。龙爪手是四指并拢,拇指微屈,而你的手指全部张开,这叫虎爪手。”

“……”大叔不肯坍台,“姿势只是表面,重要的是真气,懂不,真正的气。”

“谢谢医生老师,我还是吃药吧”,本大小姐完败,落荒而逃。

 

[那个为你淋雨的少年]

1年2月2日 雨啊,下吧下吧,那联结天地的雨滴,能把我和他的心也连在一起么

女孩子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比如说吧,女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跟你约会,不一定就是喜欢你,只是想你喜欢她。打扮得漂亮,只是要吸引你,并不是喜欢你。

女孩子都希望证实一下自己的魅力,看看能将男生唬到什么地步。

我是女孩子,而且生病了,生病的女孩子哪,岂能不被宝贝。于是打电话给风。

“喂,我病了。”

“哦,太阳宝宝也会生病。”

“啊……哈”。

“少哼哼了吧,我知道你吃了耗子药也能自己跑到医院的。”

不会吧,猜得这么准,我心惊,不过输阵不能输人,不把这家伙唬得五迷三道不甘心。“哎……哟……,人家头好晕。”

“去校医院吧,我陪你去。”他上钩了。

“校医院,你竟然要我去校医院,我得罪你什么了?”

“好吧,好吧,我陪你去市医院。”

“不,我不要医院,我听我奶奶说,我们林家的女孩子,生病的时候只要吃一剂灵药就行了,西游记看过吧,那里边说过的‘无根水’,你帮我去找吧。老人家的话很准的。”奶奶对不起,孙女不孝。

“喂,林大小姐,你有病啊。”

“是啊,我是生病啊。”

“怕了你了,矿泉水行不行,然后我陪你去看病。”

“我要哭了哦。”

风在我酝酿感情,准备行动之前挂了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全身淋成落汤鸡的风捧着一个杯子来到我面前。

我乖乖地喝下,看着全身滴着水的他,心中洋溢暖暖的怪怪的感觉,真想嗷嗷嗷地嚎叫三声以示幸福。

“农夫山泉,甜不甜?”风问我,然后从背包里翻出半瓶农夫山泉递给我。

“啊?”

“啊什么啊,快起来,去医院吧。”

 

第三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1年3月1日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风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平时神在在的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让人以为他哑巴了,不过,当他胡说八道的时候,我恨不得他真是个哑巴。

刚看了他强行推销的《神雕侠侣》,看见杨过等了小龙女十六年,最后跳下绝情谷的时候,眼眶就酸了。

“如果你是杨过,你会等我十六年么?”

“不用死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跳下崖去找我呢?”

“林大小姐,你会喜欢一个没有理智热衷于高空降物的家伙么?”

“你没听说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么?”

“没有,我只听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身体相许。”他坏笑。

“好吧,你去跳楼吧,跳下来后,我会接收你的遗体的。”

他嘴角翘着笑说,“哎,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的早,英俊是我命,多情我不幸。”

今儿个是他招惹我的,于是恨恨回敬“春风晓月浪花,蠢驴笨蛋傻瓜”。

于是吵嘴的命运齿轮开始转动,恩,其实这些日子里压根儿没有停下来过……

 

[第一次牵手]

1年3月2日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隔壁寝室的小红和交往了七年的男友吹了,与某个多金小开好上了,每周六小开都到学校里来接她,她旁若无人地坐上小开的车,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小红和她的七年男友,本来是大家心目中的榜样鸳鸯,如今到了这般田地,在多愁善感的女生宿舍中竟至朝野震惊,街谈巷议层出不穷。

由于淑女是不说人八卦的,我是淑女,我不说八卦,所以我才不会说隔壁寝室某同学,而是将隔壁寝室某同学叫为小红。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风。

一向刻薄阴损的他,出乎意料之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候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说完后,望着我,微微地笑,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

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

不过,那家伙马上又放开了,而且变身番茄。

我们就这么沉默不语。弥漫着幸福香味的沉默。

诗里诗外,古代和现在都有的故事。

我想与小红相比,我的诗定然不同:“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如果风就这么静静地伴着我,腼腆,羞涩,神华内敛平时看上去就像有呆瓜,可关键时候却智识过人锋芒毕露多理想。

梦,仅仅是梦,现实终究是残酷的,那家伙可能是害臊过去了,很正经很高兴地对我说,“原来和美女聊八卦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真好玩呢……”

于是,三天之内,他天天买冰淇淋来哄我。

 

第四章

 

[吊书包大赛]

1年4月1日 太阳啊,更猛烈些吧,把那些狂妄的大白痴统统煮了吧

傍晚,夕阳,校园,非恋人的一对好朋友在压马路。

不知怎么谈起理想和幸福的,我很想听听风的想法。

“你以后的梦想是什么呢?”我问他。

“人民,人民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党叫俺干啥,俺就傻干啥。”他双手合着一颗心的模样,在心口比了比,然后推向前,接着转身旋了一圈,抬起右肘,做出很崇高很纯洁的某个年代流行的,表达忠诚信心信仰的姿势。

敢在本小姐面前跳“忠字舞”,真是不知死活,于是给了他一脚芙蓉绣腿,“说老实话。”

“要真心的?”

“真心的。”

他一下靠过来,很认真的表情说“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怕了,怕了,他胡说八道起来是无人敌的,我冷冷顶他一下“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士为知己死,心为红颜生”。

“红颜多祸水,劝君莫沾惹”。风笑嘻嘻地望着我,惨了,这不是自个儿骂自个儿么。

“红颜皆名花,大半已有主。”我改口,女孩子可以反悔耍赖,这是上天垂怜的特权。

“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风立马接口。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

“咋样了”他的语气很可恶,“蹲在角落里哭的那位朋友,请不要用那种仇视的眼光看我,我不就是揭了你的疮疤么……”

风出招毒辣,我渐落下风,敌方那个得意劲儿,是可忍,孰不可忍。苗头见危,非得出狠招,力挽狂澜不可,“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

“平生无知己,唯有一妇人”,那家伙太可恶了,他竟然指着我也。

我是中文系的,他是杂牌军,我给自己加油,“欲撕君衣君又寒,不撕君衣君甚贱,撕与不撕间,妾身千万难。”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说完这句,他皮笑肉不笑地加句尾巴“我很贱,但我要你幸福。”

“呵呵,美人只应天上有,凡人哪得几回见。”

“美人虽为天上有,莫非为我落凡间?”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绦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风这大白痴太太太嚣张了,宁肯大吵一架,也不能输给他。

“哎”,他很装模作样的叹气,“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千古艰难唯一败,伤心岂独风夫人”。

“你……无聊”,我压根儿就不该和他开始什么斗诗大赛。

“林大小姐,你用不着不好意思啦,你知道么?”

“什么?”

“上大学前我一直以为我是天才,上了大学才发现我仅次于神。”

让所有的白痴都下地狱吧,阿门。一个月内不想见他了。

 

第五章

 

[校园歌曲热斗大赛隆重开幕]

1年5月1日 白云啊,轻风啊,我的歌要踏上世界之旅的第一步了,心情飘逸得很咯

校园里大家都在传,说市里的三所高校要联合举行校园歌曲大赛,哈哈,乐坛武则天的时代终于降临了。

“如果你听到我的歌声落了泪,就不必开窗来问我是谁……”我拉着风的手,举起来,绕过我脖子,然后转了一圈。

“女孩子高兴的时候,识相的男生是会和歌的哦。”

“真的要和么?”

“你唱风吹莲子香吧,蛮好听的。”我蛮期待的说。

“不,别的。”

“好啦,好啦,随你吧。”我轻轻哼着:

“遇上你是在一个童话的秋天,

落叶像旅人般纷纷飘散,

我们怎样的相见,

故事如电影中那样美满。

……

我整天都念着你的好,

你在我心中是美妙,

永远把你当作掌中的宝,

秋天过去了,枫叶变红了,

突然寄来的信莫名其妙,

我明白你要离开我了,

留下满纸信笺上,

相思的味道……”

一曲歌了,我照例问,“好听么?”

“我知道你的歌好听”,无论听多少次,我还是喜欢风这么回答。

 

[初赛竟然是以网络排名为准]

1年5月2日 乌云蔽日,天狗吃月,九星连珠,十字破军

因为报名人数已经略等于三所高校总人数,据内部情报说,报名人数的公式是这样:报名人数=三所高校所有女生+没有女朋友的男生+唱得很好的男生+唱得不好但自认为长得很帅的男生。

于是在一方面人人参与有份,另一方面定要烈火炼真金的双重考虑,初赛采用“网络排行榜进军制”的方式。

三校官方出资,建立了一个比赛网站,所有参赛者都必须把自己的歌传到网络上让全世界的人听。虽然我很怀疑全世界会不会有那么多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愿上帝保佑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

在一个月之内,以点击数确定排行榜,并以此为成绩进入复赛。

天哪,老天不长眼啊,天忌英女啊,想我林可人歌如天籁,却因不懂得如何将自己的歌声录制下来,因为无法将歌曲传到网络而屈死。我一定要穿一袭红衣在九月九日那天唱歌唱到死的。

想到此处,悲从中来,于是拉拉风的袖子,“肩膀借一下。”

“不要”,他竟然如此回答,“你想在我肩上擦鼻涕吧。”

呜呜,人家这么伤心,借肩膀擦一下鼻涕有什么关系。

“别哭了”他拖过一张板凳对我说,“来来来,先别哭,听我说,你看这个可以随意摆设的板凳”他指着那张平时我拿来堆脏衣服的板凳说,“你到比赛委员会的路上带着这张板凳,你这一路上就不怕累,不怕乏味了。你看仔细了,正着放,它就是一张坐上去很飘逸的板凳。但是当你把它反过来放呢?”

风把板凳反过来,比划着说,“它就成了既能练功又可以打发时间的梅花桩了。”

这家伙,最好的地方就是无论多么糟糕的情况下,都能逗人开心了。

 

[因为风,所以,我要参加比赛]

1年5月3日 守得云开见月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却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说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我甜蜜的忧愁……”

因为初赛是将歌曲放到互联网上比赛,可怜我弱质女子,芊芊素手,岂会那计算机系的奇技淫巧。只好自己唱自己听了。

风劝我好几次了,他说我只管唱出我的声音,其他的事情让我不要担心。

其实我不是担心,而是害怕呢。想到要唱给全世界的人听(理论上),想到三校联盟间,不知道卧虎藏龙着多少英雄,想到每个听众都是评委,想到这些又那些,一点信心也没有了。

如果是现场竞歌,凭着本小姐的美貌与歌声并重,自然不在话下,然而却又不行。

不去不甘心,去了又担心,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风不厌其烦地鼓励我,“去吧去吧,网络唱歌很好啊,大家凭的是歌声,而不是外表,我知道你的歌好听。”

“我不想去,你喜欢听我唱歌就好了呀,天使的声音不是每个人都能听见的。”

温柔的威风猛烈了,狂风倏然而至,“喂,不要太自负了,天使之所以能飞起来,是因为她把自己看得很轻。不要辜负你的歌声,你应该让更多的人听见,让大家都知道你的歌好听……”

“我不想去唱,我很怕。风,你说我的声音好听,那是因为……因为你,因为你才说我的歌好听……”

“因为什么……”

“没什么……”

“林可人,你听我说,我觉得害怕与强并不是对立的,以我的经验看,越是害怕,那个人就越强。你要知道,你的心灵很美,你的脸庞很美,你的歌声也很美。这是上帝给你的恩赐,但上帝不仅仅是给你当作财富,而且给了你任务,你要用你的善良你的美,用你的歌声带给人们欢乐。谁知道你的歌好听?你放弃的话,谁会知道你的歌好听。

不要瞎想,我的天使,天使也吃大米饭的不是。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希望你去歌唱,唱出你的美丽,让全世界的的人,都知道你的歌好听。”

风摇着我的胳膊,他从来没摇过我的胳膊,像个小孩子一样说,“对不起,我嘴笨……但我是真心的……我会帮助你的歌声传遍网络,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你的歌好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