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末媚妖 [转帖](短)

我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手指,我知道它很寂寞。
我是一个妖,已经修炼了一千年,据说再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成人,我不想,人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比妖要高上一等。

蝶妖,就是那个一起修炼的小美女,对我说:你现在就在一个分界点,因为你心质纯明,也许会成仙,但是……我看着她,不是要先成人的吗?
她,突然哭了:你逃不掉的,不如不要再修炼了。我也不再修炼了,我们一起永远永远都做妖好不好?
我知她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却不能告诉我,否则便会化为风。

而我,却已经停不下来,特别是蝶妖说过这些话后,强大的好奇心驱使我想看看接下去会如何。这种生活已经过了一千年单调而乏味,我想改变。虽然我只想做妖。

蝶妖变的很奇怪,早出晚归不再修炼。而每当我深夜醒来的时候,她总是那么紧的抓着我的手睡在我的旁边。

终于,有次我悄悄的跟着她,才知道她去了人界,那是妖的禁地。她用妖独有的美丽蛊惑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然后吸取他们的精气。这是妖增大妖力的一个捷径,只是这种妖永远都不会变成人更不会成仙。
我惊讶的看着他们,看着蝶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在他们死后向我走来,很平静的让我先回去,她还有别的事情。
我看着她,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我陪你一起。
她侧脸轻笑:不要着急嘛,你成人以后会有体验的。
我不是说这个,她知道。所以我便有些恍惚的离开,都说妖是没有感情的,可是我却能感觉到心被狠狠的刺伤,流着晶莹剔透的液体。

我没有回去。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

清澈的小河流水,我走累了,就靠着河边的一棵大树,睡着。
梦里,在一个妖气缭绕雾气浓重的地方,我一剑将蝶妖刺穿,她的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没入黑色的土壤。可是,她在笑,虽然已经没有声音。
我惊恐万分的睁开双眼,我怎么会杀蝶妖?希望那只是梦,不是未来。

随后,我发现,我在一个屋子里。而那个屋子除了床和一桌子凳子什么都没有。我兴奋起来,因为妖是没有床的,想从床上跃起,才感觉到左臂似乎有点疼。我撩起袖子,看到上边有一道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似乎流过很多血,我什么时候受伤的呢?
门,吱呀一声开了。他,脸上的表情瞬时变的惊讶。我想,那大概是凡人看到美艳绝伦的妖的一贯表情。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妖,不知道我们能杀了他们,不知道我们只需要动一下手指他们就能死的很惨。好像我们在玩,他们一不小心就把命丢了。
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口气平淡的让我吃惊:醒了?你不该这么快醒的。
他看着我,一直看着我,然后说:可惜,是个妖,还是个纯脆阴气生成的妖,各界人都想吃掉你,你还敢乱跑。
看着我一脸迷茫的样子,他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脸,我便冲他暧昧的笑,然后中指跟拇指轻轻的环扣一下想给他一点教训,却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令我动弹不得,而且越来越难过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他冷冷的笑着:就凭你那几下子?刚才你睡着的时候你散发的那股芳甜气息引来很多蝴蝶,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再过一会神妖魔得道之人都会被引过来……你是妖,但又不是什么生灵修炼,你就是大地之阴气孕育而成的,不论谁吃了你功力就会大增,人吃了你可以长寿,所以要修炼仙丹你是个绝好的药引,但你如果堕入邪路,也是唯一能跟神抗衡的妖了。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你,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
压力好像小了很多,我大口的喘着气,顺便狠狠的瞪他。
他得意的笑,然后抱紧我,在我的耳边说:记住,我叫青。

青,夜里总会不知去向,但他会在屋外用法力设下一个印。这样,外边的危险进不来,我也逃不掉。

白天,他有时候教我做饭。他会从后边抱着我,然后他的手强迫性的握着我的手,而我的手中则是我不愿碰的锅碗瓢勺。做好饭,他就很好意思的一个人吃让我看着,有时还还要我一口一口的喂,一点都不理会我那张要杀人的脸。当然也不用理会,因为我杀不了他。他有时候也会一句话不说,发呆,而每当我只是略微的动一下手指或者转下眼珠,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我的手,不由分说的拥我入怀。我虽然很讨厌他这样霸道,但我也不能不承认他的胸膛很温暖。

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右手变成了透明的。我很害怕,因为那是我很早之前刚刚生成手的样子,略微试探了一下,果然我的妖力弱的可怜,再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全身透明的样子然后慢慢消失。他那天恰好没有来,而且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没有来。他的印,困着我,让我变得很绝望。于是,我就坐在门槛上等,等他来救我或者死去。

第九天,他回来了。打开了印。然后冷冷的对我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弱的多,你走吧。我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办好,我现在路都走不成只能飘起来随风而去,现在的我能去哪里呢?而他,却不再看我,转身离去。

我飘到花边,念了一句招蝶的妖语。果然不出一刻钟,蝶妖便来了。

蝶妖把我带到了妖林深处,也就是我诞生的地方。那里的阴气太过于压抑凝重以至于妖一般都很少来,因为妖的体温虽然比人低,但是妖也怕冷。她小心翼翼的放下我,心疼地托着我那个已经快要消失的右手。我看着她已经发白的嘴唇,用力的让嘴角有一个上扬的弧度:我没事的,你走吧,你受不了的。
她,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忍住,眼泪一滴一滴的穿透了我的右手落在她的掌心。她说:我应该送你回来的……那个人,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看你千年的妖力竟然在数月被吸干净,也只有雪清族人有这个本事了。
我抬眼看她:他们只要接触妖就可以吸妖的妖力转为己用是吗?她点头。
我说:他们如果跟妖交合就会把妖置为死地是吗,就跟我们跟人人就会死?她点头。
我说:他们是妖的克星是吗,他们吸了妖力会更加强大最后会变成神吗?她点头。
我说:他们接触妖就会吸收妖力并不是故意的对不对?她看着我,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我说:我自己可以的,你走吧,我想睡。
我别过脸去,不再看蝶妖。那段日子,很快乐,我忘不了。我没办法,我真的好怀念他抱我的时候,很温暖,所以我要变强然后回到他身边。我只想。让他抱着我,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他可以得到我的妖力,我可以得到他的温暖。

于是,注定了的命运,谁都不可能再逃离。

我恢复得很快,毕竟这是大地之阴气所在。这时我才想起当我可以收敛自己的气息我就遇到了蝶妖,为了她——我第一个朋友——我才到外边去继续修炼的……蝶妖,白天会来。从她的面色来看,她对这里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这说明了她晚上去人界做了很多“功课”,妖力也越来越强。

有天,我对蝶妖说:我好像更强了呢。
蝶妖笑,很温和,只是用手指在我的手心点了一下,我得手便酥麻起来,她说:你现在出去,我不放心。
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说的再多打不过她都是白费力气。

我开始日夜不停的修炼,不停歇的吸收阴力转化为自己的妖力。我希望有一天他再次握着我的手然后对我微笑,而我的手不要再消失……

蝶妖,竟然隔了很久都没有来,我竟然有点怕……妖不能吸收人气过于频繁,否则容易走火入魔,而堕入魔道,将是万劫不复……于是,我出了妖林,却再次是为了蝶妖。

没想到的是,蝶妖受了重伤。我没想到已然那么强的蝶妖竟然还会受伤,而且伤的那么重。妖情淡泊,竟然都对她视而不见!我用手指着那群妖,一字一句:你们想死是不是!
她们突然全都用别样的眼光看我,但是不是畏惧,而是贪婪——我刚才那股怒气不小心散发了一丝芬芳的气息。
我知道,妖生来就要会厮杀,以前都是蝶妖帮我挡着我从来没有动过手,现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突然有一种想杀的冲动与快感……这才是妖吗?这才是我的本性吗?谁说我心质纯明来着?屁!我想杀,我想把她们全杀了,一个不留,这样才过瘾,哈哈哈哈哈哈哈……做妖,就要有做妖的样子,扭扭捏捏的会让同类瞧不起……那这次,我就要杀!杀!!杀!!!
我的手指刚刚圈起,蝶妖突然抱住了我,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不要!
我呆住了,条件反射的抱住了她:你当初为了不让我受欺负不是也?
她却依然说:不要……我们走好不好?
我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然后抬起手指点了一下石,石就砰的碎掉了。
然后我抱起蝶妖在众妖复杂的注视下离去。

蝶妖很轻,轻的让我感觉她快要离开我了,于是我轻念浮咒,平稳而快速的穿过这一片阴暗潮湿精怪丛生的妖林边缘。
她似乎是在我怀里安静的睡着了,脸色惨白显的很柔弱。这使我想起以前有人要欺负我她总是挡在我的前边,想起她总是把别的妖打的落荒而逃甚至为了我杀妖无数,想起睡醒时她总是紧紧抓着我的手睡在我的旁边。虽然我们的皮肤都是那么冰冷,可是这种温暖暧昧的感觉却让我再次想起了青的胸膛。于是,我很生气,我气我自己怎么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另外就是她伤的这么严重我竟然还能想得起别人。
而且我很苦恼我不明白她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跟妖斗,或者说杀妖。当然也很后悔为什么我就那么气定神闲的修炼了那么多天才来找她。

天知道我中什么邪了,竟然到了那个小木屋。
青不在那里,但是那里的一切都还是那么一尘不染。
我走到屋外,结了一个界,现在的我不想受任何骚扰,包括青。
但,我没把握是不是能挡的住他。

很安静的日子,如流水般淌过。
我每天都会检查界的完整,并且采一些花给蝶妖。
有些时候我仍然会抚摸手指,但是我只是在抚平手指上的伤口,不管怎么说蝶妖挺了过来,我的手指也会完好如初。
蝶妖恢复的相当快,总是笑着说我泡的花茶很好喝。
而我的手藏在袖中轻轻搂着她的背,微笑着对她说多喝一点。

这天。天蓝的让人快要掉下泪来,云不多淡淡的一抹悠闲而自在的飘飞着。
蝶妖说她基本完全恢复,想跟我到处走走。
她烂熳的笑:我们去各界都看看好不好,包括神界,你敢不敢?
我点头,神很厉害吗?哈哈,神又算什么,为什么总是那么高高在上的样子。
只是,在我把界去了以后后,发现界的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设了个印。
我突然觉得有一点眩晕,青吗?他是为了帮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蝶妖冷笑,然后声东击西的把印打开了一个口子,拉着我跳了出去。
此时,草丛中突然站起来一个人,青。
蝶妖的眼神突然变的很阴冷,青的表情一瞬间凝结肃杀。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你们认识?
蝶妖便冲他妩媚一笑:不认识,只是雪清族的人我们妖应该远离。
青眯起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也笑了,但是说出来的话让我突然打了个冷战:你即便打开了印也不一定能走掉!虽然你比她强一点,她连印都打不开!
我很认真的看着青,这就是青吗?这是真实的吗?
青看了我一眼:怎么,你对我还心怀眷恋?我从没见过比人还笨的妖,今天算见

了。
我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我想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我好像没有听懂。
他直接看着我的眼睛,还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过来发现流了好多血吗?因为我那个时候刚刚受过重伤,在我以为快死的时候竟然跟着蝴蝶找到了你,所以割伤你的手臂喝了一些。然后吸取你的妖力用来晚上修炼,没想到你那么弱。你已经又变的强了一些吧,又过来让我吸收了,哈哈。我真幸运,竟然让这么好的纯阴之妖喜欢我。
我无力的垂下眼帘,幽幽的说:我是喜欢你,我的确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那又怎么了?
他竟然愣住了,而蝶妖突然抱住了我。
他看我的眼神在那一瞬间散发出我熟悉的温柔,稍纵即逝。接着,他摆了下手,你们走吧。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吧,用一副无辜的样子隐藏了深重的罪恶。

夜晚,妖的天堂。
蝶妖又去做“功课”去了。
我就趴在一个鸟窝旁边,聚精会神的看着里边的几个小鸟蛋,一点一点的裂开,想象着生命在疼痛中无畏的轮回。在经历了那么多,被伤害了那么多以后,我是不是还是该相信谁。
青来了,一片叶轻轻拍在我的额头。
我顺势跳下来,落在我心爱的人面前。
青不由分说的抓起我的手,捋起宽大的袖子,露出我的手还有手上杂乱的伤口:那个妖魔对你那么重要吗?你为了让她复原竟然不惜给她喝自己的血……
我看着他,眼神不自觉的凌厉起来:你怎么知道她受伤了?还有就是,我也是妖。
青笑,眉梢冰冷未动,却露出好看的牙齿:因为是我打伤她的。
我愤怒起来想甩开他的手,他却不松:为什么?
青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她来找我麻烦,还企图对我施妖法,我就一没注意把她打成重伤。如果不是那次看她来救你我就一掌弊了她。她是你朋友吗?为什么总害人?
我的口气也缓和下来,原来他那个时候一直都在我附近阿:在我刚成型的时候,她就在我旁边了。她那时候还小妖力也弱也不知道怎么进去的,她说她天天都去看我等我。后来,我为了不让她每天都承受那种压力跟痛苦,就出来跟她一起修炼了。至于害人,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再说我们妖管那个叫做“功课”。
青想了一下:那你们知道害人多了会出现不良后果的了?她为什么不让你跟她一起做,那样你就跟她一样,然后我就能一下把你们两个都消灭掉了。
我的心疼痛起来,我们是不同的,至始至终我们都是不同的,于是用无比凄凉决绝的眼神看着青:你现在也能杀了我阿,你今天白天的时候也能杀了我跟蝶妖阿,你怎么不动手?我知道我跟蝶妖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你……泪水不争气的留下来,打湿了黑色大地上脆弱的叶。
青张开双臂毫不犹豫的拥抱了我。然后我感觉到妖力源源不断的被他吸过去,他的确是更强了,我的身体却软了下来,有微微的眩晕。接着他停止了吸收我的妖力,对我说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如。接着他飞身而起。
我在他的怀里喘息,任他抱着我纵向未知地。风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呼啸着,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味道还是那么的熟悉,让我轻易的感觉到幸福。

只是,幸福有时候会瞬间面目全飞,支离破碎。

一望无际的草原,星星变的很接近,似乎可以一触即飞。萤火虫安静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可以轻易的落在我的手心,没有任何防备。
我依偎在他的肩膀,伸出手抚摸他的脸,温热的皮肤,刚毅的轮廓。可我的手指却是冰凉如水,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血液里的抵触与狂躁。
他问: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我想了想:去看你的族人好么?
他瞬间一抖,我感觉到了。他低沉的回应:你会很危险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是会保护我么?
他沉默不语。
其实,我知道的,他不会为我而与自己的族人对立,所以我们也不会永远在一起,就像他会在我的界外设个印,只是为了避免我被他族人发现,那个小木屋一定距他族人的栖息地不远,如果打起来他一定会站在他族人的那一边。想到这里,我竟然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他盯着我,突然霸道的扳起我的脸,狠狠的吻下去。

没有结果的事情,我是不是要继续走下去。

声音变的很遥远,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我怎么会想睡?不,不对!但,我的眼皮却挣不开,最后看到的夜空是血红色的。

醒来的时候,被锁在昏暗的地方,蝴蝶一团一团的围绕着我飞舞,我在哪里?
在我想起来的时候,一道闪光,蝴蝶突然凝结在一起,于是碎裂的翅膀散落一地,我呆呆的看着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蝶妖会去找妖林深处找我。
蝴蝶是不会伤害我的阿。
我的修炼难道是假的吗?别太小看我了,于是我迅速找到了那个看守我的人,刚想灭了他,他却倒下了,烛火闪烁着蝶妖妩媚但有点苍白的脸。
她不由分说的断了锁,牵了我的手:走,无论如何你都要走,妖族被灭了!是雪清族帮人联络了神,说妖成魔的太多,所以联手灭了妖族!
我腿有点发软:怎么会?妖族招谁惹谁了,生生相克,我们妖克人不也被雪清族克吗?为什么?
蝶妖拉着我飞奔:出了这个地道我们就可以用法力飞走了,没什么为什么,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子的。
青,就那么面目清晰而冷漠的站在了入口。
我欣喜的喊:青……
只是我还没出声,青便抽出了一把森然的长剑向我刺来,我的瞬间失声。
有些呆的看着他的脸是那么陌生,蝶妖猛把我往洞口推了一把。
蝶妖,就那么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一下子惊醒过来抱着她跳出洞口,但她的血已经洒了满地,而青竟然没有放过我的样子!长剑利落的在我的背上猛刺,不过此时我已经飞起,只是破了一些皮肉。
蝶妖,你要撑住阿,你喝我的血阿你喝阿。
青,他,他明知道我血的味道会引他们追我。
我,我,该到哪里去,我能去哪里?
想来想去,我飞到了人界,蝶妖在我怀里微笑:我帮你把伤口愈合,他们找不到你了……你知道吗?妖很冷漠,但是大家又聚集在一起,其实大家都需要温暖,但又被人排斥……你一出生,我就知道了,可那时候我还是蝴蝶,我进不去,所以我就开始修炼,直到我有了妖的形体,然后我就找到了你。我是你的蝶妖,我喜欢你,我是为了能见你才修炼成妖的。我不想你变,不想你杀戮成性,我知道你跟一般的妖不同,我希望你一直都好好的。可,我梦到你一人与神斗,好孤单,我想帮你,我想一直都在你身边,所以我想变强……
我用手止了她说,我怕她把梦里看到的都与我说了,那样明天她就化风而去。

注定了的事情,我们无力逃离。

我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一点一点的黑了,我不敢设界因为妖已经被灭族,他们此时一定是到处找我们,而界是妖特有的东西。
前边有灯光,我抱着蝶妖走去。
有人开门,里边的人似乎愣住,或者他没见过妖吧:吹弹可破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不同与人的装束,细致而修长的手指。
他让我们稍等,竟然不露声色。
我有些怕,但蝶妖说再等等吧。
一刻钟的功夫,门吱呀开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把我们让了进去。
落座喝茶的功夫,他让随从都退了出去。
他看着我们,竟然直言:你们不是人吧。
我刚喝到嘴里的茶一下子吐了出来。
而蝶妖,妩媚的笑:你说呢?
他说:在下是绝,听说妖族让灭了,你们想不想报仇?
蝶妖冷笑:你好像是雪清族的阿?
他低头:曾经是,但因为爱上妖自断根本,后被发现,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惨死,却没有能力保护。声音渐弱。
我跟蝶妖都沉默了。我看着蝶妖惨白的脸,心里一阵难过。

于是,我们开始了复仇……
绝在院子里放了很多花,异香扑鼻,我就让蝶妖喝我的血以便尽快恢复体力。
蝶妖恢复了的时候,被送到了宫里,而我在外修养身心,伺机而动。
天下大乱,祠堂尽毁,神起内讧,相互厮杀。
生生相克,神是靠人的供给信奉而神力无边,而雪清族永远不能与人结合。
绝不知道用什么手法给雪清族人下药,与凡人无异,看来他已经策划了很久。
但绝说,唯独少了一个人,就是青,他曾经的好朋友,看他经历了那一切的人。
我呆住,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顺便问我是不是该出场了。
他看着我轻轻微笑:别急,最后一子由你决定。

混沌的世界里,谁都罪孽深重。

青,再次出现的时候,牵了蝶妖的手。
落座于厅。
我,看着他们暧昧的在一起,浑身发冷,感觉到自己的多余,于是起身去找绝。
乱了吧,世界都乱了,何况是感情。
绝的房间很静,久敲无人应,于是用力推开门,发现绝已悬于梁上,于是把他放下来放在床上。我轻轻抚摸他的手指却已经和我一样冰冷,也许只有死亡才能让所谓的爱情变的永恒。
书案上有绝的留笔,读了才知,原来当初是他杀了心爱的妖的,雪清族族长说他杀了她就会留他一命,所以他杀了她,为了苟且的活着,为了报仇。可是任何理由,都抵不过他杀了她的时候,她对他说:对不起。那一句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尽头,可他没办法流泪……现在都完结了,却没想到雪清族在变成凡人后被灭,只因了蝶妖的一句话……齿轮的旋转已经开启,没有人能把握它的将来……
可,我却不明白,他死是对族人的谢罪还是对他爱的妖的愧疚,但有什么要紧?

世界是荒芜的,我的心是空洞的。

每天我从天上飞过,都会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死人。
我可以去天界,去人界,去雪清族跟妖曾经的居住地,现在我哪里都可以去了,可是却是我自己。
我开始去天界查阅资料,神对我很好,他们会叫我:小妖,地上还在打吗?我点头。
是的,除了人界,现在大家平和的像一家人。
我不懂,看着寥寥无几的神,剩下的蝶妖跟我,青,为什么一定要死那么多那么多同类,世界才会恢复平静。
而,人还在相互残杀,没有尽头的样子。
所以,看着蝶妖在青的怀中平静的微笑,褪去了她以往的勾魂摄魄的功力,像个幸福的小妇人,我没有任何不满,我甚至觉得他们幸福我就幸福了。
青从不单独出现在我面前,只那么一次在我看着蝴蝶发呆的时候从后边抱住了我,然后松开,说:认错人了。

天阁里,我看到了一本书,神说,那书里记载了很多事情,但是,谁都看不懂,所以叫天书。
可是,我却能轻易读出。
天书里的前几页说只有纯阴之妖能看懂,但等她能来这里看的时候,必定是天下大乱了,看此书的妖不能与人说此书内容,否则即散。
书里说,各界毁于此劫,人界从此战乱不断,唯一能抚平此创者,纯阴妖也。
翻了几页,眼睛却困顿起来,睁不开……

谁知道这一睡竟然睡了好几天,醒来的时候,看守天阁的神给了我两封信,一封蝶妖的,一封青的。
蝶妖说: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至始至终的都是为你,我以为我可以帮你改变你的命运,我以为我可以只让你远离青而对青游刃有余,但我错了,我爱上了青,也许他对我并不是真心。命运真是一场捉弄,我替你入宫然后替你继续爱青,我不知道会不会替你死在青的手里……青说,这几天你会睡去,我们之间要摊牌,我想我幸福的日子终于逝去……
青说:对不起,宝贝,我一直想这么叫你,一直都好想疼你,看着你的眼睛里模糊了好多东西,知道再也没有那个机会。现在才知道我们曾经看到的东西都那么不真实,曾经怕你看到妖族被灭的血腥成魔与神斗,所以让你睡去,不让你看到妖族的求救信号,因为那些是你不能改变的。没想到的是雪清族也灭了。我放不下仇恨,所以亲近蝶妖。宝贝,我知道你会难过的,我真的知道,虽然你什么都没有说。只那么一次吧,我抱了你,我多希望我们就那样一辈子不分离,但我不能,我知道我们都背负太多,回不去。今天我跟蝶妖摊牌,因为你会再次睡去,你总是被我下咒,浑然无知。宝贝,我爱你……
我反应了好久,起身出去,怎么这样呢?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一瞬间消亡的是曾经。

家的附近,我看到夕阳照耀的树下,俩人平排依靠着大树,手是握着的。
我想,青后来也喜欢蝶妖了吧,虽然他没说。

天书上说,我只要耗尽妖力然后跳下云端,世界就会恢复成初始的神态,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呵呵。
也就是说……

这些天,那几个神都对我很好,偶尔我会说你们怕死吗?他们惊诧的表情像个孩子,然后他们说不是怕死,只是厌倦了厮杀。
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因为剩下已不多。

最后一个早晨,我拿起了剑……

我希望,下辈子,蝶妖还是蝶妖。
我希望,下辈子,青还是青。
重新开始,下辈子还是下辈子吗?我不知道。
也许,我认为奢侈的幸福,是我一直都拥有的东西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