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 第九章 反击

第六部 海峡

第九章 反冲击

台湾空军的战斗机在完成了轰炸任务后没有各自返回原基地,而是准备乘机完成力量的重新调配,将主要的战斗机都返航到了有坚固工事的佳山基地和东部受创较轻的志航机场以便在未来的作战中更好地发挥力量,还有一些能起飞的飞机也在空战间隙转场到了这两座机场。此举将那些跑道破损严重的分散机场中的完好的作战力量集中了起来,对我军造成了更大的潜在威胁。但台空军从开始起飞的时候解放军的第二炮兵等部队就接到了紧急战情通报,迅速将台军此次行动的主要机场作为了重点打击对象,那些偷偷摸摸修好跑道参与此次作战的机场都遭到了猛烈的火力打击,再次大量杀伤了还未及隐蔽的台军工兵和地勤人员,大批机场设施被毁,数架来不及转场的飞机被重创。

而依靠我军的大量雷达站和卫星资料,指挥中心很快就判断出台军准备集结的目的地很可能是佳山基地和志航机场,迅速调整了火力向着这几处台军基地发起了猛烈的打击。由空军战斗机和海军导弹艇发射的导弹迅速攻击了这两座机场的主要跑道,而连续射击的远程火箭弹在机场上空形成了不定时的弹片幕,还抛撒了大量子弹药阻碍机场跑道。这给台军返航的战斗机造成了巨大的困难,一些飞行员试图在火力打击间隙强行降落,有两架战斗机刚刚降落就被弹片严重击伤,还有一架倒霉的家伙前起落架直接轧到了一枚子弹药当场被炸断了前起落架,高速滑跑的战斗机立刻被摔了个嘴啃泥,驾驶舱在粗糙的跑道上剧烈的摩擦拉出长长一串火星就解体了,整机燃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把。事后台湾工兵在完全损毁的机舱内只找到了上半截台湾飞行员的尸体,他的双手紧紧拉着平时只需要单手操作的操纵杆,表情极为惊恐可怖,而双腿已经完全被磨得踪迹全无了……

由于这两座机场遭到了解放军的猛烈袭击,台湾空军司令唐显礼关于调整力量的意图并未能完全实现,只有计划中的一半战斗机完成了转场集结,其他的大部分战斗机都在解放军的火力封锁下无从降落,只好按照指挥部的命令分散降落。严密监视着台湾空军战斗机降落位置的解放军雷达网也迅速将指令传达到远程打击部队,立刻调整火力跟随打击。台湾空军战斗机降落后不到十五分钟,机场就会遭到火力打击,一些还未及进入掩体的战斗机被损毁,跑道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搞得最后完成对地攻击任务的三架F-16在台湾北部半天找不到可以降落的机场,其中两架强行降落在被解放军圈定为外籍人士疏散专用的中正国际机场,另一架索性用最后的一点油料不顾美军的警告、劝阻和拦截直飞冲绳的嘉手纳基地,在发动机停转前的那一刻重重地降落在了嘉手纳的主跑道上,险些撞上一架刚进入跑道准备起飞的美军飞机。这架落在日本的战斗机,立刻就成了日本和美国手上一块烫手的山药了……

监测到这一情况的我军雷达网将可能有一架台湾战机飞往日本的消息上报后不久,我军监听站截获的美空军和台湾空军的无线电通讯也很快证实了这一消息。虽然日本立刻封锁了该飞行员降落在冲绳的消息,可得到了确凿证据的我国政府立刻像日本政府提出了将该战斗机移交中国政府,引渡战斗机飞行员的照会。而此时得到风声的日美新闻界也立刻将这个消息炒做的沸沸扬扬,而美军的新闻发言人对此保持了沉默。

而面对中国外交部对日本不遵守秘密协定,默许美军继续使用驻日美军基地的强烈抗议和对台湾飞行员的引渡要求,日本政府和外交部感到极为棘手。台海战争的规模有扩大的迹象,美国对日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似乎他们已经知道了大部分中日秘密协定的内容并以此对日本施压,不但要求日本继续提供军事基地和电子情报支持,甚至还要求日本自卫队为美军的后勤舰艇提供护航。在日本国内也有右翼势力在自卫队内的强硬派的暗中撑腰下煽风点火,强烈要求日本自卫队以保护日本海运线为名出兵台湾,遏制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占领。对此,日本首相和外相小田忠二进行了紧急磋商,决定日本对台海依然保持基本中立但偏向美国一边的立场,不要求美国停止使用驻日美军基地,暗中向美军提供监听站的电子情报和反潜巡逻机的搜索报告,并准备派出部分舰艇在台湾海峡以东200海里防御圈外围美军的后勤舰艇提供部分保护。在不受到直接攻击的情况下,日本自卫队的飞机和舰艇不得对任何不明目标发起攻击。

而对于中国方面,日本政府则对秘密协定中规定的关闭驻日美军基地的协定百般推辞,以涉及到许多外交和“技术性”问题为由,表示关闭美军基地的时间可能需要推迟。而引渡台湾飞行员则需要日本司法机构关于此问题提起听证会才能决定,也需要时间。日本可以保证被扣留的战斗机将不会交给美国或者交还台湾,但由于美方的强烈反对,暂时还无法将战斗机交给中国大陆。

※※※※※※※※※※※※※

在台湾空军奋起余勇的攻击鼓舞之下,密集据守在台北市区的台湾陆军的那几个旅的士气略有恢复,为了缓解解放军从三个方向向台北的进攻,收复被解放军占领的战略要点,改善台北防御战的态势。在陆军司令陈耀林的严令下台军开始纠集起部队对我军的突击群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冲击。

台军在台北市的部队已经超过了五个旅的番号,此次的反击可谓不惜血本。在西北方向,这是离我军驻登陆场最近的方向,台军知道这里随时会得到我军即将登陆的部队的有力支援,又是建筑物密集的地区不利于他们展开攻击,只是将海军陆战队66旅配合一个新组建的守备旅进行了营级规模的反冲击,试图打乱我军在这个方向的进攻部署,为在陆战旅身后的守备旅则抓紧时间完善巷战工事,为后续的长期防御作准备。

在北方,阳明山主要的山地都已经被我军控制,居高临下地可以观察大部分台北市区的状况,对台军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因此这里台军动用了一个完整的空中骑兵旅和集中使用的陆军直升机,准备对北方的山地实施突击。最低的目标是收复制高点,如果进展顺利再以阳明山高地为依托,威胁并切断我军在台湾岛北端直通基隆市的进攻通道,截断进攻基隆市和台北市东郊的解放军突击群的补给。

在东方,由于丁鹏飞的作战集群已经完全切断了基隆和台北间的地面联系,不但可以威胁着两个对台湾最重要的大都市,也有继续东进威逼台湾东海岸港口的可能性,已经是对台军如芒刺在背的最大威胁。此次,台军计划在反击中彻底击溃丁鹏飞的集群,打通台北基隆间的通道,解除自己背后的威胁。为此,台军除了从台北市区向东北方向突击我军阵地试图包抄丁鹏飞集群后路的一个有了宪兵装甲应加强的机械化步兵旅的进攻外,在坪林交流道附近被丁鹏飞阻止的那个从南部北援的装甲旅也将配合夹击解放军的部队。

虽然台湾空军的对地支援如同昙花一现,可台湾陆军大部分的武装直升机和火炮没有遭到损失。几乎在同一时间,我军三个方向上的进攻部队都遭到了台军的猛烈炮击,为了取得最大的炮击效果,台军一反常态地没有顾及任何目标区的民用设施,猛烈的炮火给我军士兵和台湾民众都造成了巨大伤亡。在遭到台湾炮兵的打击之后,我军也迅速做出了反应,集中了炮火对敌实施炮战,压制台军的炮兵,但台军的炮兵对于我军登陆场的炮兵来说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口径上都有压倒性的优势,我军炮兵只能不停地进行机动躲避台军的反炮兵火力,并伺机还击,连续打哑了台军两个炮兵阵地,自身也遭受了一些损失。

台军的炮火还未完全停息,大批的部队就开始向我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在炮弹掀起的漫天尘烟中台军的坦克推倒低矮民房,在大批步兵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向我军冲来。由于我军在无人机的侦察情报中已经判定台军有可能发动反冲击,并通知部队做了一些防御措施,但指挥部并未预料到台军能有此决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动用如此多的部队,在三个方向上同时向我军进攻。部队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就在初期的混乱中稳住了阵脚,开始与台军进行寸土必争的战斗。

西北方向上的台军由于冲击的部队不多,正在接近登陆场的第三波船团的舰艇上安装的火箭炮和战斗舰艇上的100mm舰炮也为我军的防御战斗提供了猛烈的火力支援。在进攻地域又有大量坚固的钢筋混凝土房屋在进攻路线四周,台军只能同我军士兵实施逐屋战斗,其装甲车和坦克被我军轻装的步兵从建筑物内和下水道迂回击毁了不少,有一辆M60A3甚至是被从正上方射下的PF-89反坦克火箭直接贯穿到底。在付出了重大代价后,台军也仅仅前进了不足200米就耗尽了战斗力量,未能取得较大的突破。但台军的突击也使我军被迫将准备运动到北侧防线的一个步兵营投入到这里,影响了北方防线的守卫。

北方战线上的战斗尤为激烈,很快就成为了胶着状态。台军的601空中骑兵旅在大量直升机的支援下,主力沿2甲号公路向北突击,并派出大量部队在我军腹地的制高点实施机降,武装直升机则提供着不间断地空中掩护。在北方战线上我军的部队几乎都是轻装的伞兵和山地步兵,一开始时由于没有重火器和缺乏有效的机动手段,在敌人的进攻中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最前沿的一个连在敌人机降部队和正面装甲部队的夹击下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还是很快就被打散,残部转向山脉腹地进行抵抗。台军主力则没有理睬我军的零星阻击,继续在蛙跳战术下向北进攻。前锋已经直逼竹子湖一线,其机降部队也开始在竹子湖附近抢占制高点,并与我军发生激战。但我军伞兵在经历了开始的混乱之后,很快就稳住了阵脚,以山地步兵一部徒步抢占附近的制高点,一部在竹子湖依托当地的地形建筑阻止台军主力继续北犯。并派出了所有的防空导弹射手以遏制敌人的直升机部队,装备有伞兵战车和山地四轮狩猎型摩托的伞兵则组成快速分队,避开台军的主要攻击方向,沿着山谷和急造公路向台军后背迂回,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由于台军的武装直升机在山地间执行近地支援任务需要以超低空飞行,正好将自己暴露于我军肩扛式防空导弹的杀伤区,虽然台军采取了多种对抗措施,也派出了专门攻击我军防空导弹射手的直升机小组,但还是在我军密集的打击下连续有4架AH-1W武装直升机被击落击伤,迫使其提高飞行高度降低了对我军部队的威胁。在几处关键高地附近我军则集中了多个防空导弹小组和14.5mm单管高射机枪,对台军机降部队设伏。在竹子湖北侧两公里的一处高地上,敌人两架UH-1直升机正在绳降部队,其他飞机也在降低高度的时候我军设伏部队 突然开火,当即击落了其中一架,冒着烟的直升机旋转着一头栽进旁边的山沟,巨大的爆炸和浓烟迅速从山下喷涌了上来。还未等另一架直升机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应,早已设伏的部队用迫击炮狂轰刚落地的那几名台军士兵,还未来得及隐蔽的台军士兵顿时血肉横飞,连低空悬停的直升机也被多枚弹片击中,迫使还有士兵在滑降的UH-1直升机大幅机动躲避,措不及防的台军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三名台军惨叫着被甩下去摔成肉泥。五分钟激战后,我军击落UH-1直升机三架,击伤UH-1和AH-1W各一架,全歼台军空骑旅一个整排。类似这样的伏击搞过几次之后,台军对我军后方的机降大幅度减少,有力地缓解了我军战线后的压力,在正面抵御台军进攻的部队也乘机发起了数次反冲击,将台军的进攻势头延缓了下来。渗透到台军战线腹地的我军摩托化伞兵分队也在敌后发起了多次骚扰性的进攻,消灭了台军的一个120迫击炮连和一个营指挥部,有力地策应了正面战场的防御作战。但台军在猛烈火力的支援下凭借优势兵力和火力,还是攻入了竹子湖镇内,我军在激战后为避免遭到更大的火力杀伤,主动在黎明前撤出了战斗。台军虽然占领了城镇但四周的高地大多在我军手中,在没有解决这些直接威胁台军后路的部队前,台军的进攻势头也被迫停止了下来。

战斗最激烈的依然是台北市东郊地带,台军从市区内有一个联兵旅向东进攻,受阻于坪林交流道的台军装甲旅从南向北推进,甚至基隆的守备部队也派出了一个营试探性地向丁鹏飞的左后翼发起了进攻。丁鹏飞的处境立刻变得极为艰难起来,在他的手中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要应付来自三个方向的进攻实在是有心无力。他一面向登陆场指挥部请求支援,一面组织部队对从正南方杀来的台军装甲旅实施反冲击。丁鹏飞的两个摩托化步兵营面对敌人一个装甲旅的进攻,也只能是且战且退,利用每一处有利地形杀伤敌人迟滞敌人的进攻。为了阻止敌军,我军工兵开始在敌人的进攻道路上大量布雷。勉强将敌人的突击速度降了下来,在大量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后,部队已经退守到了石碇交流道附近。

而两翼的敌人包抄自己的后路更使丁鹏飞心急如焚,在台北市东郊由于为了威逼台北市区派入的一个伞兵营,分散成小股在台北市东郊的各条街道和大型建筑内与准备在这一地域展开进攻的台军一个机械化步兵旅打成了一团,台军原没有想到在这一地带就能遭遇到我军如此猛烈的抵抗,战斗队形尚未完全展开,影响了台军战斗力的发挥,也为丁鹏飞调整部署赢得了时间。但即便是这样,丁鹏飞手中也只剩下不到一个营的机动部队,在基隆方向进攻我军的台军已经突破我军阻击的连队的防线,有突向台北市区打通交通线的意图,丁鹏飞只好将手中的最后的预备队投入到了这个方向,才稳定住了防线。

可丁鹏飞知道自己在台北市区牵制敌人的那个伞兵营面对敌人一个机械化旅的进攻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的!台军指挥官只要从混乱中清醒过来,用一个机步营就可以缠住那个没有重装备的伞兵营,只要台军能控制住一两条主要的街道就能绕过抵抗,直扑自己的主力,而自己则连一个连的预备队都没有了!仅仅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丁鹏飞的嘴角就布满了黑黄的燎泡。

正在这时,战区指挥中心已经得到了突击机群遭到敌人围攻的报告,可目前几乎所有的远程火箭炮营都在忙于攻击台湾空军的机场,暂时没有能力支援丁鹏飞和北线伞兵的战斗,但空军冒着被美军拦截的危险再次派出了一个强五大队从超低空突袭了正在猖獗北犯的台军装甲旅,当即击毁了数辆台军坦克,有几架强五则是在超低空用撒布器协助我军守备部队布设了数千枚反坦克和反步兵混合雷场,有效迟滞了台军的进攻,为压力巨大的我军突击群赢得了一点喘息的机会。

而登陆场指挥部也将后勤人员和被打散的部队里零星退到我军战线的战斗人员紧急编组,加上少量被击沉舰艇的海军水兵,使用缴获的台军装备编成了两个摩托化连,开着拼凑起来的V-150和CM-21等装甲车高速向东驰援。登陆场炮兵也对从台北市出击的台军机械化步兵旅进行骚扰性炮击,配合死守的伞兵迟滞敌人的进攻。当我军的这支杂牌装甲部队出现在汐止交流道附近的时候,台军正在进攻的机械化步兵旅还以为这支全套台军装备的部队是自己人呢,根本没有注意这支部队的动向。被我军轻易地迂回到了他们的侧翼,突如其来地发起了攻击。台军被侧面的猛攻一下子打蒙了,开始时还一个劲在无线电里不停地呼叫着支部队别开火打了自己人,等对方冲近了才发现竟然上面的青天白日徽记都被刷成了歪歪扭扭的八一字样,这才慌了神。可此时已经无力回天了,刚刚闯过我军伞兵阻击的一个机械化营遭到重创,被迫转入防御。

来自台北东郊的威胁,暂时地被缓解了……

※※※※※※※※※※※※※

在美国外交部发言人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国使用弹道导弹袭击美国管道的同时,美军太平洋战区指挥中心接到了美国白宫给他们的最新授权,允许他们攻击24个位于中国大陆的重要目标,并扩大了战区对于解放军登陆场和船团的打击力度。战区司令霍华德虽然对于这个很小的数字并不满意,毕竟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就是随随便便也可以找出数以千计的重要目标来,24个目标对于中国的战争潜力的打击恐怕象征性的意义远大于军事上的意义,但对于战区指挥官来说,有了这样的授权就比没有多了无数的选择性!

那些位于大陆深处的目标都有严密的防空导弹网实施掩护,要突击它们总得先保证美军战斗机和飞行员的安全吧?这样他就有权命令飞行员们先攻击对他们威胁最大的防空导弹阵地和雷达站,甚至是高射炮阵地。其实,为了自保恐怕就算是战区禁止,飞行员们也会对这些目标进行攻击的!这种情况下,那打击的目标就不止是24这个数字那么简单了!这样很多战区一直想做可没有得到授权的目标就能够靠这样的机会打起擦边球!

接到命令之后,霍华德立刻命令参谋人员对这24个目标的攻击拟定作战方案,同时命令还在海峡上空巡逻作战的飞机加强对解放军船团的攻击,务必拦截解放军主力于海峡中。但有着雄心勃勃计划的霍华德也遇到了很大的技术难题!

美国驻日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已经在战区里奋战了一周多了,驻日美军飞行员出动次数最多的已经执行过20次战斗飞行,从受创的小鹰号上转场到日本的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的出击数量也不少了,各飞行部队的人员都已经极度疲惫。长途从美国本土转场来支援作战的两个战斗机联队也在抵达战区后没有任何调整就投入了战斗,如今也已经执行了上百次战斗飞行,人员相当疲劳。更不用提那些长时间滞空执行任务的预警机、运输机、反潜巡逻机、空中加油机和电子干扰机的机组人员们,虽说美军大多数类似飞机都配备了两套机组人员,可连续一周多的高强度战斗飞行也使得无论是人员还是飞机本身都需要好好落地调整一番了!

驻日美军基地的空军地勤人员的处境就更加紧张了,虽然从本土也调来了那两个支援联队的部分地勤人员,但依然离需要的数量很远,地面器材也运抵得很少,不得已有时需要三两架飞机共用一套专用设备,影响了飞机的检修和保养。而转场来这里的小鹰号上的海军航空兵的飞行联队更使驻日美军空军基地的地勤人员伤透了脑筋,美国海空军原本就在国内势不两立,无论是装备的飞机、武器系统还是使用的通讯系统都有很大的不同,为了维持这些和自己日常维护的飞机大不相同的战斗机,即便是在小鹰号上的地勤人员帮助下,驻日美军空军基地的地勤人员也付出了远超过维护自己飞机的努力,但效果还是和期望差距很大。已经出现了一架F-18战斗机由于地勤不熟悉操作而忘记关闭一个只有在地面才可以扳开的开关,出现严重故障被迫返航的事故。

由于担心解放军使用远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攻击其驻扎在日本和韩国的基地,美军驻扎在这里的部队都已经进入了最高戒备状态,所有美军的远程防空雷达都在紧张地工作着。不但在外海有日本自卫队的金刚级驱逐舰,美军自己的宙斯盾舰也有部署巡逻,为基地提供第一层反导保护,地面上也有爱国者导弹防空连紧张地备战。在初期战果不佳的ABL激光747飞机也被调到了冲绳以西的空域,为基地提供激光照射保护。而所有降落的战斗机都会按照最高战备的要求进行防空准备,不需要短时间内出击的飞机都需要拉到地下掩体内,这样繁复的操作也降低了美军的反应速度。连返航的飞行员也要在潮湿的地下掩体里休息,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得他们的士气有些受损。

而且大量的弹药消耗也使曾经因为反舰导弹缺乏而暂停过攻击舰艇的美国空军现在再次面临反舰导弹和防区外精确制导武器的缺乏,美国战略空运司令部虽然动员了几乎所有的大型运输机不停地向日本运送导弹和器材,但还是赶不上消耗的速度。更何况防区外发射的导弹价格高昂,本来储备的数量就有限,高强度战争的消耗已经大大超过了仓促间美国军火商的生产能力,美国被迫从欧洲和中东的基地中挪用自己的导弹储备。这就意味着,美空军不可能在未来的激烈空袭中全部使用对飞行员安全的防区外发射武器,需要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穿越对方的防空网!而新赶到战区的两支航空母舰战斗群,由于是刚加入战斗时间不长,还没有补给方面的问题。但已经向第七舰队上报他们的弹药和燃油消耗率超过了预想的一倍,战斗群自带的补给舰不能够满足长期作战的要求,请求舰队增派补给舰。

空军的作战控制官将这些情况通报了霍华德后,建议他如果现在就要发起攻击的话,需要将攻击解放军船团的部分飞机调出来完成对这24个作战目标的突击,即便是这样还要分为两波次实施突击,否则就将更大地影响到对解放军最后一个船团的空中攻击。霍华德迟疑了一下,觉得还是此时加大对船团的打击是对战局最有利的,没有同意。转而命令,运输机部队尽快将急需的防区外发射的导弹运抵日本基地,推迟对这24个目标的打击几小时,集中战斗机对解放军船团进行在其登陆前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突击……

由此同时,美国本土的爱德华空军基地里,一架隶属于NASA的F-15X试验型飞机高速冲向天宇,在其极限高度和速度下向太空发射了一枚双级火箭推进的试验型反卫星导弹,十二分钟后张开如伞状的钛合金战斗部以12公里/秒的速度差迎面撞击了我国一枚军事照相侦察卫星。在美国本土的四架ABL激光反导747飞机也开始执行反导巡逻,并在NASA的调度下也学着中国的做法利用激光干扰中国的卫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