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气回肠英雄泪 ----飞指传音评《右舷》(原创回帖展示)

近来本区出现了不少的好回帖。本帖就是飞指传音在本区某楼的一个回帖。特复制出来向大家展示。呵呵。






荡气回肠英雄泪
——评《右舷》兼论加强小说的可读性策略









言情的有琼瑶,武侠的有古龙,儿女情长看红楼,出谋划策读三国,传奇怪诞有聊斋。。。。。

但《右舷》不可不看,因优秀小说《右舷》魅力巨大,让人愤怒让人欣喜,让人沉醉让人哭泣,让人手不释然让人寝食不安。学生在课桌下偷看,员工办公室偷看,饭馆里有人边吃边看,厕所里有人边拉边看。各位,如果你感觉我有点夸大其辞,请让我把书引介绍给你,然后再作评点。

残阳如血。舟山姚江入海口,一艘单桅船待发,形迹十分鬼祟。

不远处,两个小子正在滩上熟睡。二个活物正悄悄向他们袭来,他们毫无察觉。

其中一个向孙北平逼近,钻进了他了短裤,可他并没有醒。

另一个向滨田雄腿上袭来,这孩子停止了呼噜,稍一清醒就发出了一声惊叫。

胆小的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可滨田雄毕竟是滨田雄。

他轻轻把活物捉住,是一只乌龟,此时,他看见有一只乌龟正从孙北平短裤内爬出,不禁笑出声来。
笑声惊醒了孙北平,孙北平醒来,脸色大变。

滨田雄向四周一看,也是惊奇异常。

到处是乌龟在下蛋,海鸥和军舰鸟雪片一样飞来,一场大屠杀正要到来。

滨田雄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他不知道现在离开这地方,必将九死一生,船上的人知道。这时船上正下来

一个人。

这个人满腹心事,向滨海雄走来,谁也不知道黑夜会给这几人带来什么凶险。

这时他脑子里又想起了艳丽照人的美女--滨海雄的母亲,又似乎看到了矮小黑瘦的倭奴——滨海雄的父

亲,满面笑容的富商孙强以及孙北平躲进烟囱看到满门被杀的情景。

神秘的夜,发生的事不可预料。他们将在天黑之后,起锚远行到一个神秘的地方。



(好书如同好酒要慢慢的品,今天不敢一次看得太多,姑且写这一点,有待我以后慢慢读慢慢品)






我把作者的引子这样一改,猛一看好多了,细一看呢,还是好多了。

然而改了我就后悔,我这叫卖弄。

所有的卖弄都会自食其果,我当然也不例外。

今天我读了一二三节。读后我知道自己不能不读下去,但要评下去,却没有了勇气。

厚重的作品,是不能轻下结论的,轻下了结论,必将贻笑大方。

而今天,还有一点残余的勇气,发一点不成熟的看法,与大家商榷。

明朝第一走私在港是什么样子,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一无所知。

而这里居然有一座孩儿营。

孩儿营为什么收的全是孤儿?为什么又全教他们练功?他们又为什么想杀了师父?

作者复活了几百前的生活,一幅幅鲜活的画面展现在读者的面前。黎明前的码头人声鼎沸。挑夫、水手,

掌柜、货主各色人等,一一登场。 前文的勾联后文的伏笔,故事情节舒缓急徐作者处理的从容不迫。笔力

雄健,游忍有余。

读着读着就让我们的心律与作者的心律一合了拍。作者带着我们走进了狗的心理世界,在怕生狗和狗怕寂

寞的调和中,让人狗相处成了一出好戏。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登山的疲劳与疲劳时在山腰上小憩,眼前

现出的平淡而又令人愉悦的小景。一条溪水,清澈见底,几头小鱼,几颗彩石,溪畔一方石桌,几张石

椅,疲乏的向上一坐,掬几捧清水喝下,这不是神仙的境界?


千里镜写得玄妙,杀猪一节尤其精彩。这全然不是屠户的职业行为,而是几百个孩子追逐野猪。情节的惊

险曲折与对孩子心理细腻入微的表现,清水芙蓉,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造作。没有故弄玄虚,没有故意

追求情节曲折,而一切都来得这样顺理成章。




生活节奏加快,阅读长篇小说成了一种悠闲侈奢的象征。而小说若以厚重见长,无异于“明珠暗投”。在

这种社会阅读心理作用下,春风细雨式的作品越发少了,霹雳闪电式的小说快餐也不见生意兴隆,只有精

短简捷的手机短信为大家所钟爱。这是小说的没落。


所有的作家都认识到了这一点,难能可贵的是,很多作家为了高贵的文学文学的高贵尊严却痴心不改,大

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悲壮。

然而,我们的作品最终还是要接受读者的检验,要交一份让读者满意的答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作家一

定要去媚俗。


高明的传教士,在台上布道,他的每一句话都能送进所有的听众的耳朵里,并且浸润到观众的心理。

所以现在的作者应该带着三大锁链在经济市场上跳舞:一是让读者读得轻松愉悦,二是坚持自己的艺术良

心,三是赢得读者并在经济上获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