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过了元旦就是春节,吃过炊事班想尽办法凑足八种杂粮做成的腊八粥,部队里过年的气氛慢慢的浓起来。司务长们开始谋划着年三十的会餐菜单,副班长们也开始审视宿舍如何布置才更能体现过节的欢快气氛。

鸿飞、司马经过两次出人意料但又必须达标的考核,赢得了老刀们的信任。虽然对他们还是笑脸不多批评多表扬少,但已经不把他们当成新刀对待,无论什么集体活动都不会忘了他们,时不时的还与能说上点知心话。两个人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摸不准老刀们想干什么,他们被莫名其妙的演习带考核搞怕了。两个人抓了个机会请了假,跑回红一连找张志刚诉苦。

张志刚耐心听完两名新刀的苦衷,拍着他们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傻小子,你们成功了!”

“成功了?”鸿飞、司马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感觉到成功,倒是感觉在尖刀像个局外人。

“没错,成功了!”张志刚摸出包“春城”分给两人,等鸿飞给他点上火接着说道:“你们也不想想,能留在尖刀的都是各连的尖子兵,个个都拽得和二五八万似的。你们这俩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天生一副反骨从来就没有拿老兵、班长当回事。你们不主动向他们靠拢,难道等他们自掉身价过来讨好你们!傻蛋!”张志刚喜爱的一人赏了一个“爆栗”。

“我感觉我挺谦虚的!”鸿飞困惑的挠挠头,眼光飘到司马脸上。

“是啊,我们挺谦虚的!”司马的表情比鸿飞还要困惑。

“再谦虚,你俩的尾巴就捅破天了!”张志刚笑道:“你俩回咱一连除了回七班,还去过那里?连部都不去,连长骂你俩白眼狼呢!还有,元旦的时候,鸿飞把两排长打得鼻青脸肿,就算是演习不追究责任,毕竟人家是排长人情世故总要讲一点。你俩可倒好,就没露露面去看看人家,你就是打完了拳靶子也得摆好了准备下一回再打呀!”

一言惊醒梦中人,鸿飞、司马脸腾一下红了,吞吞吐吐的说道:“老班长,要是你在我们身边就好了,郑班长也不提醒我们一声!”

“还要人家怎么提醒?连续两次测验式的考核,不都是在提醒你们要注意团结问题,部队作战是集体行动不是个人的英雄行为吗?曹参谋怎么说的?哦,对了,是说‘战场上的士兵,有时是为战友而战的’。全团甚至全军都是你们的战友,不光尖刀和红一连是。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你把你兄弟打了一顿,你该怎么办?”张志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们都是老兵了,应该学会为人处世,得用大脑想问题!”

当老兵还要学会为人处世,鸿飞、司马对老兵的这一项“功能”很是惊讶,他们以为老兵只是享受“新兵见面喊班长;公差勤务靠后站”的待遇呢,不由脸更红了,连声说:“下午我们就去看那两位排长!”

“有时间别忘了去连部看看!”张志刚突然一拍脑门说道:“看我这记性,忘记告诉你们了,武登屹当副班长了!”

“他当副班长?”两个人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仕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张志刚拍着两个人的肩膀说:“你俩得努力了!”

取经回来,鸿飞、司马像换了个人。对班长、老兵尊敬有加,公差勤务不在要求排班而是抢着去。看完了“挨打”的排长去看老连长,顺便去曹卫军那里看看有没有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上操场主动扛器械,下了操场帮着器械入库,“三把”也抢的勤了。他俩忙得团团转,老刀们也不好意思看着,毕竟人家也算是个老兵了,所以也插手跟着干,新刀、老刀的关系短时间内融洽了。两个人尝到了甜头,从此更加注意“团结”问题,更加对同志春天般的温暖。

郑拓见两名新刀醒过盹来,把情况向曹卫军一汇报,曹卫军乐了:“有点意思!”想了想,就把两名新刀叫到分队部谈心。

曹卫军是个军事干部没有政工干部谆谆教导的耐心劲,谈心也是下命令似的,等两名新刀敬礼的手放下,他张嘴就问:“怎么样?”

两名新刀回答的也简洁:“一切正常!”

“那就好!留在尖刀的都是不用扬鞭自奋蹄的,抢拉硬拽的熊兵,一个我也不留!”曹卫军切入正题:“缺两个副班长,你们有没有兴趣?”

得到了曹卫军“奋蹄”的表扬,又得知可以当官的喜讯,司马欣喜若狂连声说道:“谢谢分队长,谢谢组织上信任!我有信心当好一名副班长!”

“你呢?”曹卫军问鸿飞。

“我不干副的,组织上要真的信任我,那就给我一个班让我带带看!”

“扯淡!你当这是种菜呢,黄瓜不好卖换白菜!”曹卫军笑道:“你那两下带不好一个班,当副班长是当班长之前的实习,明白吗?”

“明白!当战士一样可以学习,我不干副职!”鸿飞镇定自若颇有些给脸不要脸的意思。

“有点意思!当班长不但军事技术要好还要会管理,你现在连侦察专业技术还没有训完,怎么去带兵?给你半年的时间,到时间你如果达到担任班长的标准,我曹卫军就交给你一个班!”

“这个班长我当定了!”鸿飞发誓似的说道。

“我看你行动!”曹卫军接着对司马说道:“你怎么样,是不是也不干副职了?”

司马讪笑着说:“班副班副;菜地内务。我内务水平距副班长的标准还有一段距离……”

“行了,行了!不用解释了!”曹卫军用赞赏的眼神盯着两名新刀:“在尖刀没有直接提班长的例子,希望你们能够打破!”

“保证完成任务!”两名新刀信心十足。

两名新刀推掉到手的副班长职务想直接当班长的消息,就像在平静的水塘里投进了一颗石子激起一圈圈的涟漪。老刀们的反应不一,有说狂妄,不知天高地厚的,有说看两名新刀是个人物当班长是早晚的事的,反正几十双眼睛就此盯紧了两名新刀的一举一动。

生活在众目睽睽“监视”直下,鸿飞、司马感觉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不知道推掉副班长职务是否正确,只好再次跑回娘家取经,这一次他们去了连部。

一见面,刘新年就夸了他们三个气,称他们:有骨气;有志气;有脾气,是红一连出去的兵!主动提出给他们找教材、找资料,并极度自私的说,红一连就是你们当班长的后盾,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你们当上班长,让这两颗红一连的种子在尖刀生根发芽,早日让尖刀分队正式归入红一连建制。李浩不但提要求说:不要贪功冒进要稳扎稳打,万丈高楼不是平地起的!还提供了一条“小道消息”:担任尖刀分队的班长要经过团长亲自考核的。

马上就要过年了,除了新兵连,部队的训练节奏放缓下来。鸿飞、司马的“班长行动”还处在准备阶段,也乐得年前这段时间的轻闲,准备彻底放松一下,过完了年就要玩儿命训练了。

两个人对武登屹能当上副班长颇感意外,有事没事总喜欢往新兵连里跑,武登屹现在是新三班的副班长。

鸿飞、司马很享受新兵恭恭敬敬喊班长的感觉,虽然他们并不是班长,但答应的痛快响亮,他们认为三人中最不成气候的武登屹都当副班长了,以他们的水平对的起这声班长的称呼。

第一次去新兵班,两个人看见新兵穿着刚刚发下来的冬常服,笨拙的像刚出窝的小鸡一样走队列,很惊讶很想去问问陈志军当初他们是不是这副模样。武登屹见惯不怪的告诉他们:当初他们就是这副模样,并向新兵们介绍说:这两位老兵就是鸿飞、司马群英,他们现在是尖刀。

新兵们立刻换了一副崇敬的眼神看他们,在新兵面前光着膀子训练的事情他们已经干过了,不需要进一步表现自己,所以两个人很谦虚连说:一般,很一般。大冬天的光着膀子训练还很一般,新兵们的眼神更加崇敬了。两个人以为新兵们在向往尖刀分队,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经历经过武登屹的口,在新兵中间已经成了传奇人物。当然,鸿飞挺着刺刀追人的那一段被有意删除了,要不然新兵们照此办理的话,武登屹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捅的。

小半年的时间不见,武登屹脸庞变黑了身体变壮了,被子叠的像刀切的豆腐块,身上的军装干干净净一举一动中透着精明干练。

两个人很惊奇武登屹的变化,拉着他溜到会客室里连声询问是母爱力量的结果还是情爱力量的结果。

武登屹用过来人的口吻说:大哥哥走了,小弟弟就长大了!

鸿飞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大树被伐倒后,树荫下的小树得到阳光雨露的滋润会茁壮成长。人也是一样的,他和司马去了尖刀,武登屹失去依靠终于自己站起来了。

过了春节,眼看着新兵们就要下连,尖刀分队也要补充新鲜血液。满员满编后,会空出两个班长职务。这两个空缺,曹卫军不会给他们留着,尖刀分队的原则永远是强者上,鸿飞、司马调整好状态进入满负荷的训练、学习当中。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春暖花开。这个时候海那边的那位先生又开始满嘴里跑火车,而且还伸胳膊伸腿的比划了一通。正在疯狂冲刺的鸿飞、司马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部队要演习了!

《兵王》已加入铁血VIP书库,已更新至第六章第十节。

地址:http://book.tiexue.net/novel10125/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