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色的召唤——品读《右舷》

关于明代航海史的得失,长久以来就是一个富有争议的命题。这种争议与所有的争议都不尽相同。争议的焦点不仅在于郑和、海禁、倭寇,更有那些夹在两股国家势力之间的人的故事,一直处于反复的辨正、毁誉、探究、追寻之中。赞之者,称其为中国航海家的先驱,拓展贸易的功臣;毁之者,骂之为引狼入室的汉奸、卖国求荣的奸徒。诚然,症结固然是有的,为谋私利而为非作歹者所在多有,愈著名者往往为恶于中国愈甚。但是,我们同时也要看到,在这些人的阴影背后,仍有一些渴望冒险,向往自由的星星之火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小说《右舷》正是为这样一种人所作的。

首先,作为小说,故事为纲,文笔为目,纲举则目张。精彩的故事必须靠同样精彩的文笔才能跃然纸上,栩栩如生。作者的文笔就相当嘉妙,开篇寥寥数行,将一幅碧海银沙,惊涛拍岸的雄奇风光勾勒得异常生动,宛如碧海潮生般滚滚而来,令人难以抗拒,情不自禁得融入其中。而故事的主人公也在巧妙的电影镜头式的推拉之间,不着痕迹地粉墨登场,丝丝入扣的情节亦随之堂堂展开了……

滨田雄——中日混血儿;孙平北——家族唯一的根苗。他们的身世背景截然不同,但命运的锁链却将他们牢牢牵绊,紧紧维系。这条锁链是什么呢?是海,蔚蓝色大海的召唤。他们眼前的处境无一例外地与海相关。

十四世纪中叶的大明帝国,承平的外表下隐伏着凶险莫测的危机,死水一潭的社会,因循守旧的政治,压抑的空气弥漫朝野,大地在歌舞升平之中悄然死亡。唯有,唯有那大海,无声的召唤着属于它的勇士,谁将成为继承郑和遗志,重建大国海洋雄风的英雄呢?我们的主人公似乎已经具备了应运而生的时代背景了。

所谓时事造英雄,任何英雄的诞生都不是孤立的现象,虽然他们在开篇的时候还是两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小小孩童,但是那种乐观阳气,聪明伶俐的性情都仿佛在预示他们将承接下天之大任的宿命。

《右舷》无疑是一本接近专业性的航海小说,所谓专业也就是那些符合我们迄今为止所形成的关于小说的标准概念的小说。这些概念自欧洲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和地理大发现以来所支配的海洋历史和海洋文学审美标准而确立起来的,是中国人曾经一度可以企及却有贸然错过的历史时刻。《右舷》显然是决心追忆这一段尘封许久的故事,自将磨洗,认却前朝,从而为创作插上灵感的翅膀,飞向那一片蔚蓝天地,与之融为一体。说通俗一些,专业小说就是好看而又具有相当艺术水准的小说。在如今这个网络小说趋于同化、注重感观刺激和怪诞不经,以追求点击率为指针的时代,作者敢于写这种被争议,又需要相当知识根底的小说,首先就要为其过人的胆量和淡定的心态喝一声彩。事实上,如今怎样才能在保证点击率的同时又能保持一定文学与知性水准,也是当今网络小说界最为困惑的难题。

如此说来,本着这一宗旨去品读《右舷》的时候,无需降低自己的阅读水准,这对于眼光较为挑剔的我而言,是一件相当愉快的事情。而现代网络小说也必需补上专业化小说这一课,在功利催逼下,网络小说从诞生到现在,一路跌跌撞撞的,也确实没有一个安静下来认真补课的机会,这就要看我们的作者是沉湎于一时的名利还是追求长远的未来,而这个未来也就是怎样融入真正的文化艺术范畴之中。这种融入的过程,绝非商业炒作所能完成的。小说是写人的,也是人写的,金钱究竟能够为其提供的营养,其实是微乎其微的。

在说这些闲话的时候,我们的主人公已经进入了孩儿寨——一个专门为航海人遗孤所设立的福利机构。在这里,他们遇到的是淳朴的渔民、爱闹些小别扭的夫妻、与他们同样天真烂漫,身世凄苦的孤儿们。他们很快就融入了这些有趣味,更有许多故事的人群之中,与小伙伴们共同成长,学习着、感受着、快乐着,当然,偶尔也有那么一点波折与冲突。在此时,真正打开他们的眼界的,开启他们未来蓝色之门的钥匙出现了,那是一本从欧洲传来的《远东海国图志》,让他们知道原来在那蔚蓝色的彼岸还有许多陌生而神奇的土地。第一次来自大海的召唤,也在这一刻怦然撞击着他们的心。

有着义父身份的岳和平无疑是他们的人生首位导师。这个有着官员身份,却同样拥有一颗执着于海洋的心的男子,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说教,却能凭借着言传身教,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开阔着孩子们的眼界。他的存在之于孤儿们的意义就象阳光,水和空气,催生着他们潜藏于心中的那些梦的种子,虽然这种灌溉并非系统性的,却足以使这些种子在特定的时刻破土而出,蔚然成荫。滨田雄,孙平北,完颜辉,柯武,李青魂,张乐淑,贺青草……这些孩子或许就是在这样一种时刻内接受了苍天通过岳和平、刘痕等人的手而授予他们的历史使命。

孩儿营终于行动了。从最初接近鸡鸣狗盗的小儿科任务为发端,渐渐成长起来。至于他们是跟从许栋、李光头等倭寇走狗们同流合污,还是最终脱离污浊沟渠,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将未来掌握手中,那又是我们需要期待的故事了。

小说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没有再继续读下去。这并非一种厌烦,作者的文字很难使人厌烦。然而,我不得不说,究竟怎样认知倭寇,怎样对那些倭寇之中的中国人进行定位,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得出答案的命题。因此,我觉得作者为自己选择了一条钢丝般的写作道路,他是否能够把握住历史的脉络,我不敢妄议。但是,我希望他与读者至少能够认识到一点,不要轻易给这道命题下一个所谓的结论。因为,历史是莫测的东西,因时因人而异,总会有不同的目的和眼光去给它寻找一些语焉不详的评述。

最后,我祝福作者一路走好,继续把握专业性的准则,不要随波逐流,也无需为吸引读者眼圈而故做惊人之语。文不喜平,但作者心要平。平静的写,平静的看待那些名利之事。好的作品,从来不会缺少忠实的读者。响应蔚蓝色的召唤,就像大海一样,始终将诱人的蔚蓝色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