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从军记

孙子曰"军乃国之大事",拥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祖国经济腾飞,安定团结的基础。国家教委近年来在国防招生方面也加大力度,设立国防大学,国防奖学金以重点培养国防人才,国防教育摆在了首要位置。为了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培养广大青少年热爱祖国,献身海防的意识,激发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            
发生腹泻事件的时候,史迪兹堡是提心吊胆,心怕敌人会趁虚攻打。他几乎一整天都呆在观察哨台里,密切注意着敌军的一举一动。可是他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这使他更为烦躁、焦虑,他一心认定敌人正在发动一个他无法想象的巨大的阴谋——他们想要把他一锅端,甚至比这还要严重。可是,他一直等到士兵腹泻全好的时候,敌人也还没有丝毫动静,这使他不免有些失望,但更多得是庆幸。可是,他刚来得及松口气,敌人又气势汹汹地来到了。

    战斗发生在腹泻之后的第三天夜里,传令兵呈报说发现大股敌军正向左翼的一个小山坡集结。

    史迪兹堡陷入了沉思,他实在想不明白敌人玩得究竟是什么把戏。他们为什么不趁他的士兵腹泻的时候攻打,他们为什么别的不挑,单挑他的左翼,他们为什么不选白天,偏选夜里。这些问题就像可恶的苍蝇一样搅得他心烦意乱,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把这些问题统统都抛到了一边。他站了起来,无所畏惧地说:“让它们见鬼去吧!他们想干什么,又为什么,关我屁事。我只要守好营地,不让他们过去就行了。他们要打,那就让他们来打吧!我就不信他们一个团(这一点,史迪兹堡已经得到确证),我也一个团,他们能打得赢我。”

    云不怕的确打不过史迪兹堡,可他却被自己打败了。

    这次夜袭,云不怕是有备而来的,他一次出动了二个营的兵力,另外还有几百名壮丁(这是些人是范正为他临时征募的)。这些壮丁从城内运来了数十个云不怕预先让范正为他准备好的巨大的草球,除此之外,他的士兵,每人也都背负了不少的柴禾。云不怕打算来次“火烧连营”。不过,史迪兹堡的营地可不是连营,它呈品字形分布,中间是二营连同团部,右翼是一营,一营驻扎在光秃秃地满是碎石的丘山山脚,左翼是三营。三营的左边一里远处有一带平缓的山坡,营地就扎在离山坡坡脚不远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云不怕二次都选择了三营;在山坡顶上,三营有一个观察哨台,云不怕预先已命超大胆潜伏过去,把哨兵射死了,而这正是云不怕选择夜里行动的原因,因为白天,超大胆难免不会被哨兵发现,部队也很难保证能够顺利到达。

    云不怕站在山坡上,意气风发,擎剑(匕首)在手,断然下了命令。十个巨大的内包有石块的已被点着的草球,燃着熊熊烈焰滚下山坡,向三营的围寨砸了下去。顷刻间,火光冲天,火球所过之处,尽是一地焦痕,三营的寨墙被烧着了,被冲开了。有几个火球完全冲进了营地。已经集结待命,随时准备和起义军拼个你死我活的三营士兵,吓得四散逃命。云不怕再接再厉,又滚下了十个火球。这一下子,三营的营地几乎被烧了一半,营地内混乱不堪,士兵东窜西奔,只顾着逃命。云不怕乘胜追击,派出了比利宾的三营。起义军士兵一进到敌军营地,并没急着寻找敌人交战,他们把带着的柴禾全丢了进去,加助火势,把附近能烧得全都给点着了。之后,他们便飞快地撤了回去。三营的营地已经彻底烧毁了,等到他们的援军赶来时,想救已是不及。

    气疯了的三营营长集结了残余所部,伙同赶来救援的二营,咬牙切齿地向云不怕发动了攻击,云不怕得意洋洋地把剩余的几个草球滚了下去,又把多余的柴禾在山坡山布了道火墙,之后便逃之夭夭了。

    三营营长本还想继续追下去,但却被二营营长制止了,因为他不想冒这个险,毕竟自己只有一个半营不到的兵力,而敌军至少有三个营,况且他们逃得相当的快(这是云不怕急行军训练的成果)。

    云不怕这次火烧诡计,虽然烧了三营的营地,但三营的伤亡并不大,因为两军士兵几乎没怎么交战。云不怕虽然很想趁火烧敌营,敌军混乱的时候,灭掉敌军的三个营,但他还有更大的阴谋,需要这个营的敌军帮忙,所以他忍住了这个诱惑,而且,他担心一旦陷入交战,敌军援军来得时候,他们未必能及时脱开身。

    没了营地,三营的士兵只好借住在二营和一营,这一来,原本用水就很紧张的二营和一营就更吃紧了。三营的士兵被那场大火一烧,个个都是渴得要命,他们开始不顾一切地找水喝,事态到第二天早上竟发展到了抢水喝的严重地步。军官极力地想把事态镇压下去,可是士兵们压根就不听他们的,他们早就恨军官入骨了,他们的怒火一下子整个地爆发了出来。他们开始恶言恶语地反抗那些粗暴的,想靠暴力解决问题的军官,后来,也不知是军官动的手,还是士兵动的手:一队三营的士兵抓住了一个军官,并把他暴打了一顿。这起事件,史迪兹堡得知之后,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妥善处理,因为他私心里认为士兵没有错,错的是军官——他们违背了他的命令,他们滥用职权,没有按人头取水,激怒了士兵。

    史迪兹堡这种摇摆的、有点懦弱的、善良的老好人性格,终于连累了他自己和他的部队。

    从这次以下犯上的事件中,其余的士兵得到了鼓舞,他们开始消极的对待军官的命令,继而,对军官怒目相向。士兵们结成一伙一伙,以集体的力量对抗军官,他们眼中已经完全无视军官的存在,当着他们的面,也敢口吐怨言,甚至辱骂他们。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决战的日子也就终于到来了。云不怕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潜入敌营,打探情况。事实上,那件殴打军官的事,就是他干得好事。他还在敌营里散布谣言,煽动军心。官军士兵大多数也都是农奴出身,他们听了云不怕私底下对他们说得那些盛赞起义军的话,心里是蠢蠢欲动。起先,他们只是同情起义军,后来,他们便摇摆不定,拿不定主意是该继续效忠皇帝,还是加入起义军,为自己,为子孙谋取利益。

    当官军那边有士兵“口渴难耐”,开了小差,加入起义军的时候,云不怕认定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但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件决定性的工作要做——把史迪兹堡给干掉。

    云不怕已经见过史迪兹堡,也已知道他住在哪座营帐里。事情自然也就顺利多了。

    这天,入夜时分,月亮将出未出的时候,云不怕掩着黑暗,猫着身子,潜行到二营的营地外,土遁而入。在一座帐篷之后,他钻了出来。拍去了身上泥土,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此时,许多士兵都还没有就寝,还在帐外坐在营火处聊天。云不怕一路行去,将及史迪兹堡营帐处,他闪身到了后面数米处,施起土遁,潜踪而入。史迪兹堡此时正在里面处理军务。一个黑衣人突然从地下激射而起,一剑当胸刺来,史迪兹堡不及站起,侧身闪过,倒地翻滚,单脚踏地,欲要破帐而出,不料却被云不怕施的一道土盾挡住了去路。史迪兹堡转身过来,云不怕却是消失不见了。他顿觉不妙,可却还是迟了一步,被云不怕一剑刺穿了脚板,痛得他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两个卫兵闻声闯了进来,可是云不怕已经结束战斗,遁地走了。营帐之内,史迪兹堡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胸口处被扎了一个血洞,鲜血正不断地往外冒涌。

    史迪兹堡一死,官军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营地之内是一片混乱。三个营长平时极为瞧不起史迪兹堡,可是他一死,他们竟都变得手足无措了。也不知道稳定军心,也不知道该由谁暂代团长一职。三营营长乃是团副,照理团长一职该是由他暂代的。可是他的部队现在却是借居在二营和一营,而且都散在各处,一时又召集不起来。二营和一营营长也不是太服他,毕竟他是吃了败仗,被人烧了营地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