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不要放在心上,跟台湾刁民认真就输了!”空服员时常这样互相勉励。

回想刚进公司时,我以为我最喜爱的会是台湾客人,如今“台湾客人”“台湾团”已成为空服员最害怕的名词。

意外的是,最愿意给高分的乘客,却是那些“从头被我凶到尾”的陆客。

台湾客人除了有种“花了钱就是大爷”的心态,更有颗一碰就碎的“玻璃心”。

据台湾媒体昨日报道,有位机舱服务经验丰富的空姐在网络上写文章抒发心情,表达对大陆旅客和台湾旅客的看法。这位空姐认为,服务陆客时经常要提高音量说话,因此“伤身”;服务台湾旅客,则要面对“花钱就是大爷”的心态,反倒比较“伤心”。意外地是,很多台湾网友赞同该空姐的说法。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湾电视台报道截图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湾电视台采访空姐讲师魏奚铃,讲诉空姐心酸遭遇。

观察者网找到这位名叫李牧宜空姐的文章《一位空服员的告白:服务陆客伤身,但服务台湾人却是“伤心”》。文章中提到,台湾乘客时常对空乘人员没有好脸色,甚至动辄大发脾气,如今“台湾客人”“台湾团”已成为空服员最害怕的名词。究竟为何会这样?李牧宜认为,台湾客人除了有种“花了钱就是大爷”的心态,更有颗一碰就碎的“玻璃心”,习惯于把自卑化为自大,靠着谩骂、斥责来建立莫名的优越感。对于大陆乘客,她则认为虽然他们声音比较大,但却又天真调皮,反而最愿意给空乘人员高分和好评。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李牧宜文章截图

台湾空姐的“真情告白”引发了网上热议,意外地是,很多台湾网友也赞同李牧宜的说法: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空中小姐:服务陆客“伤身”,服务台客“伤心”

台湾网友评论截图

翻页为《一位空服员的告白:服务陆客伤身,但服务台湾人却是“伤心”》全文:

“咚”服务铃响起。

“小姐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忙吗?”我蹲下身。

“你们都把台湾人安排在后面座位,是什么原因?把外国人全部放前面(座位),又是为什么?”

“小姐,我相信地勤安排座位绝对没有针对性的!跟您解释一下,你们买的是团票,相信旅行社有他们的安排方式,再者这不是空勤的服务范围,我没办法替您做主。麻烦您下飞机跟地勤人员反应可以吗?”

“你们都把外国人捧上天,对我们呢?刚刚你送饮料给外国人都双手,给我们都单手”

“不好意思,刚刚绝对是因为另一手在忙,才会单手给您的,如果您觉得不妥,在这里向您致歉。”

“反正对你们歧视性的座位安排方式,以及小姐你服务我们的方式,我非常不满意,你们凭什么歧视台湾人?”

以上是我和一位台湾乘客的对话,她气得脸红脖子粗。针对我未双手奉上饮料这件事,她表明要客诉我。我无奈地再次道歉,递了意见函。

“不要放在心上,跟台湾刁民认真就输了!”空服员时常这样互相勉励。被安慰的同时,都有一股淡淡的哀伤涌上心头。

曾在空中服务的人都知道,许多台湾客人拿不到扑克牌就发脾气、生日要求要有礼物、要求高舱等服务(高舱等枕头毛毯、冰淇淋等)…...曾有同事被客人投诉,内容是:“很谢谢空服员主动协助我搬行李,但在搬行李时她的笑容消失了,让我很受伤”。

这位客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们帮忙搬行李的同时都很有可能受伤,若是100位乘客都要求这种服务,我们可能会受伤100次,走道还会严重阻塞,影响登机。想到这里,她要求这位空服员同时面带微笑,会不会太强人所难?

回想刚进公司时,我以为我最喜爱的会是台湾客人,如今“台湾客人”“台湾团”已成为空服员最害怕的名词。

记得开始开放陆客赴台观光的那一天吗?那天开始,国航各增加了许多至中国大陆往返的航班,大陆人从此成为我们偌大的客群。自从台湾涌进了大批的大陆团,各大夜市、商圈及风景区成为大陆观光团的必去景点。虽然成了一种新气象,但许多人抗议观光开放后,交通变得拥塞,风景区被破坏与污染,原先安静的观光景点,也因为陆客的涌入而变的吵杂许多。

有人问我飞机上的陆客是否如同新闻上形容的一样如此不受控?不得不说,大陆乘客的“规矩”真令人不敢恭维。

在登机前我们会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必须冷静、要有耐心。果然登机后客舱变成菜市场,“请坐下!!” “麻烦让一让!方便后面客人通行!”我们必须设法把自己音量提高,直到盖过他们的声音,才能稍稍维持秩序 。

飞航过程中他们习惯性把餐盘放进包包中、嗑坚果、乱按服务铃,为了维护其他乘客旅途的质量,我们会不时以严肃的口吻“警告”他们守规矩。起降时的他们最不受控,也许是急着想看窗外风景,他们会在飞机冲刺时解开安全带起身。

空服员都有一种保护乘客的使命感,只要看到乘客在不对的时机起身,我们都会很激动的要求他们坐好,特别是对陆客,因为他们有个特质:我们才刚说完的话,他们下一秒就忘了。

对我而言,旅客下飞机前看我的神情,等同于是对我的服务打分数。意外的是,最愿意给高分的乘客,却是那些“从头被我凶到尾”的陆客。

“谢谢!再见了儿!”“美丽的台湾姑娘儿!再会!”“您们服务真是好!下次见了!”

面对这群不守规矩却又天真调皮的大陆客人,你怎么忍心对他生气?

以服务业的角度,陆客就象是个没家教的调皮孩子。服务陆客会觉得全身痠痛、喉咙疲累,但服务自家台湾客人,累的却是心。

我们大声斥骂陆客,请他们守规矩,他们却毫不在意我们的态度,反而热情的跟我们说再见。反之,即使我蹲下身来,耐心对这位台湾客人解释她对公司的误解,她仍深深觉得受辱,在客舱大发脾气;即使空服员主动协助客人搬行李,客人仍因为她脸上无笑容,进行客诉。

这不禁让我反思,我们抱怨开放陆客观光后阿里山、日月潭的景色变了,抱怨台北信义区变嘈杂了,抱怨着陆客不守规矩、无法无天,认为他们“破坏了台湾的风景”,我们又为自己的公德心打几分?对一线服务生我们有做到基本的尊重吗?

很有趣的是,不管公司如何改善服务流程,设法拉近我们与顾客之间的关系,许多顾客却想尽办法想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

消费者习惯把自己放在较高的位置,无论他们做何种要求,服务人员的姿态永远不可以比他们高,即使服务人员被不尊重的态度对待,也不被允许有反驳的权利。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我们和消费者的关系完全是场公平交易,他们花钱买的是服务,而不是服务生的尊严。

台湾客人除了有种“花了钱就是大爷”的心态,更有颗一碰就碎的“玻璃心”。

以故事中的小姐为例,她才一登机就认为地勤安排座位的方式是“歧视”,因而上飞机大声斥责我们,认为我们羞辱自己台湾人。很多人说台湾人是自卑的,这是否也可以反映在人与人相处之中?

台湾人普遍认为“有吵才有糖吃”、“大声才会被注意”,是不是台湾人习惯将自卑化为自大,觉得唯有靠着谩骂,才能建立莫名的尊贵及优越感?若我们心中真心觉得自己很好,绝对不输人,又何必害怕被轻视,非得急于骂人、得偿所愿才行?

我们都听过“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这句话,的确是如此,至今我仍深信台湾人非常善良美好。但若我们预先丑化自己,过分自卑又过于骄傲,你和我还算的上是最美的风景吗?

只有当我们收起玻璃心、静下心来欣赏自己的美好,到了那一天,台湾才真的成为福尔摩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每年出入境上亿人次,真正在飞机上闹事的没几个,那些拿个别事例贬低中国人素质的该休了

.曾有同事被客人投诉,内容是:“很谢谢空服员主动协助我搬行李,但在搬行李时她的笑容消失了,让我很受伤”。她要求这位空服员同时面带微笑,会不会太强人所难?---------用力的时候肯定笑不出来 这点常识都不懂

7楼hzstwy

其实主要是台湾腔在大陆人听起来本来就有点搞笑,你觉的在骂人,我们大陆人根本没感觉!

14楼 摸索的鱼
大陆客哪有那么不堪?年出国旅行超过1亿人次,国内旅行十几亿人次,你以为大陆人是多没见过世面?台湾人畏威而不怀德的糟糕特性,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自卑到极点,敏感而不可理喻,连台湾人自己都看不过眼了。
然而的确是那样,注意文中的大陆客多指旅行团。实际上如果让这些湾湾空姐来大陆感受下国内短程航线,恐怕她们会被感动哭吧,现在我们在飞机上的确是做的很好,所有旅客都很文明的。

但是旅游线路没办法,尤其是出境旅游,你懂的,很多人可能还是人生第一次飞,你真没法要求他能有多高素质,而我正好见识过,和国内航线完全两个概念,当时我坐在那机舱里说实话我因为同胞的仪态脸红了。而国内航线则每次都让我觉得很自豪的感觉。

这文章真不是高级黑,很真实的。

2楼AK2000

看来真的要继续矮化湾湾,让他真正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大爷。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