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食与找对象的关系(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零食

携妇去超市索购零食尤其是熊仔饼是我的业余爱好。那一盒胖嘟嘟、圆滚滚且鼻眼分明的小熊仔欢天喜地地双手铺开作拥抱状,它不知会以什么样的状态融入饥馋之胃,而我们的嘴里先自一甜,便释然而作慈祥之笑了。

零食历来是爱情的催化物。在“发乎餐桌,止乎性”的爱情博弈中,零食是一道开胃菜,为爱情正餐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恋爱中的男女,无不视零食的花色品种为爱情浪漫指数与婚姻先期生活之圭臬。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就一直给女友买阿尔卑斯奶糖,体验两张舌头在同气连枝的无隙口腔中将一座世界名山搬来搬去的快感。我还有一个大学同学,曾与我住同一宿舍。他与女友出双入对,出则手挽手,入则包垒包,摆满一桌子我不认识的零食。我十分妒忌,也深刻理解所谓谈恋爱,就是男女在一起吃零食。

零食是正餐的序曲,正餐又是锅碗瓢盆交响曲的序曲,待到油盐酱醋日渐迫身,男女不得不自主掌勺之日,零食便如媒妁之言悄然退隐。婚后女人对男人抱怨最多的,差不多就是没有足够的零食供其享用了。而等到它们再次大规模出现,这零食的享用者,便不单单是大人,而是以小孩子的好恶为第一要务——当年零食的主人退居二线照顾自己的下一代享用零食,物是人非,其复杂心境,犹如黛玉焚稿。

由此我认为,恋爱中的零食是一次返老还童的视觉寻根——吃什么不是吃,偏要大包小包,五彩缤纷。

有一段时间,我热切盼望能找一个对象,好让我借女孩之手购得一二零食,弥我儿时有正餐无零食之憾。学校东大门外有一家副食超市,零食琳琅满目,使人疑心天下男女人等早已经过了酒足饭饱之正餐,步入化整为零的消遣性饮食中了。换言之,在超市的零食专柜前目测到的市场繁荣系数,往往可以佐证其时其地的恩格尔系数——所谓恩格尔系数,就是吃在社会消费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越小,证明生活水平越高。我常常假装成这个队伍中的一员,专心致志等着一位愿意让我请她吃零食的姑娘。可是我失望地发现,所有经过我身边的姑娘都对我身后的零食专柜感兴趣,却并不认为我有多有趣,为此,我几乎肝肠寸断。

当我终于谈了对象时,我真诚希望她能视零食为正餐,这样我可以蚕食鲸吞,好歹品味到所有的零食。但众所周知,一个只盯着零食而忘了正餐的姑娘存在如下显著缺陷:首先,身材必是平板如飞机场的,这一男性化特征让人感官不悦;其次,生活必是大手大脚的,尤以吃穿为甚,这一败家子特征则让人怒极反笑。所以,当我检验一位姑娘的金枝玉叶和心肠柔软程度时,零食成了我派出的可靠间谍。

吃零食而不忘正餐,犹娱乐而不忘工作,活泼而不忘紧张。但也不必让零食非得记取正餐之恩,世上女子,没有不好零食者;吃零食而乐不思蜀者,也非一定不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