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中中国最勇猛的步兵营

中国越南战争中最勇猛的步兵营 步兵五连是二营的尖刀连,九班是五连的尖刀班,主要任 务是沿连队 的攻击线路为全连开辟通路。 什么叫开辟通路呢?通俗地讲,就是在部队发起攻击前, 派人将敌人 防御前沿的障碍物拆除,为攻击部队疏通道路。在老山地 区,越军为 了阻止我军进攻,在其阵地前沿埋设了宽正面、大纵深的防步兵雷场 。在雷场内,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压发雷,只要是有一定压力, 它就爆炸。另一种是绊发雷,就是用头发丝粗细的铜、铁丝将地雷单 个或串联起来挂在树枝上、草丛里或人行小道两侧,只要有人绊住铁 丝,马上就会引起连锁爆炸。这两种地雷一般体积都不大,最大的像 馒头,一般都像核桃、李子,草绿色,布雷时间一长,和山里的野果 子一模一样,极难辨认。我军的作战传统,历来是一级压一级,阵地 指挥员带队冲锋,这次老山作战也不例外。

步兵五连的进攻由游副营长带队。第一个进攻目标是21号高地,尔后 顺22号、45号、50号高地向主峰发起进攻。 1984年4月28日凌晨1点30分,九班韩班长带着全班悄悄摸到21号高地 前沿展开,开始秘密排雷。当时雾大天黑,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排 雷不能出现任何声响,以免暴露企图,所以,排雷效率相当低,一小 时只能前进20米。 凌晨6时左右,我炮兵开始向敌实施火力急袭。趁此机会,九班采用 导爆索开辟通路,但由于草深林密,30米长的导爆索无法伸展开,连 续三次发射都不成功。这时候,我军的炮火已经开始延伸射击,按战 前部署,这预示着离发起攻击的时间仅剩25分钟。军令如山,如果在 最后时刻仍不能按时开通道路,将会大大增加即将发起冲锋的连队战 友的伤亡。 团指在急切地询问五连的位置,营指在不断催促五连采取措施加快进 度,副营长和连长在焦急地等待着九班破障的消息,全连的战友都在 为九班捏着一把汗这时的韩班长,心中非常清楚殆误战机将会产生的严重后果,更清楚 在这种地形上破障开路的难度。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死神在一步 一步地向连队逼近。韩班长思虑再三,将全班召集在一起,坚决而果 断地说:“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我命令:全班编成四个小组,组与 组之间距离15米,用人体依次开辟通道。”话音一落,他就带着第一 组的另外两名战士走向了雷区。

他用竹竿拍、用刀砍、用脚踩,走在全组最前面。当他们在雷区前进 了约7米时,他的左脚踏响了一颗地雷,致左小腿被炸伤,左脚掌被 炸掉四分之一,头部和胸部也受了轻伤。战友们用了三个止血带才给 他包扎好,他急切地对副班长说:“第二组向前走,一分一秒也不能 耽误。”接着,他拉住本组战士小孟说:“背着我,跟在第二组后面 。”小孟背着他走了不到5米,第二组的三个战士就被爆炸的绊发雷 击中,导致全部阵亡、重伤,小孟也被一颗地雷炸断了腿,背着的韩 班长被摔到两米多远的草丛里。

他挣扎着将第三、第四组的战士叫到跟前,说:“这里离越军第一道 战壕大概还有50米了,地雷可能越来越多,要打开通路,伤亡肯定更 大。听我命令,我先在前面爬,如果我不行了,你们再分别上,无论 如何我们九班要在十分钟内完成任务。”说完,他就拖着被炸伤的双 腿,利用胳膊的支撑力,向前爬行、滚动…… ……仅仅前进了四米,又一颗地雷引爆,将他的右手炸飞,头部和胸 部再次负伤。韩班长实在爬不动了,过多的流血和剧烈的疼痛使他昏 迷了过去……就这样,九班的战士们炸倒一个,再上一个,炸倒一个 ,再上一个,硬是在总攻发起之前一分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雷区 趟开了一条宽三米、长72米的通路。

当九班最后一名全身血迹的战士,再次找到韩班长时,他已经流尽了 最后一滴血,两眼望着前方,双手伸向了主峰方向。九班的12名战士 用自己的行动实现了他们全班战前立下的“攻克老山洒热血,愿为祖 国献青春”的钢铁誓言。 九连的二排是突击排,在第一次攻击过程中,排长身负重伤倒在阵地 上。此时,全排被敌人的高射机枪和重机枪压在一片开阔地带,由于 分队无人指挥,陷于被动挨打的危险境地,人员伤亡不断增加,形势 非常危急。 在这关键时刻,四班长史光柱大声喊道:“全排注意,我是四班长, 排长负伤了,现在全排听我指挥:四班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压制敌 人火力,掩护五班、六班撤退。”全排撤到安全地带后,史光柱将全 排人员重新进行了编组,把轻重火器也进行了搭配。尔后,用861指 挥机向连长报告,请求继续向50号高地进行攻击。 当史光柱带领全排冲到距敌人阵地前沿只有五米时,他踩响了一颗地 雷。在地雷爆炸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两眼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史光柱用手拍拍脑袋,神经正常;用手一擦脸上的泥土,摸到了一团 血糊糊的肉,原来是他的左眼球被弹片削出了眼眶,只剩一些肉丝粘 连着,挂在脸上。史光柱又揉揉右眼,右眼球也被弹片带动的热力严 重烧伤。战友们要给他包扎一下,他一把将掉出眼眶的眼球扯掉,大 喝一声:“快去拿下高地,向连长报告火速增援我们。”说完,剧烈 的疼痛使他昏迷了过去。战斗结束后,史光柱被送进了后方医院。由 于伤势过重,他的左眼做了手术,右眼也处于失明的危险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