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移动员工的自白

一个移动员工的自白

     这里要跟大家说几个故事,是我进入移动公司以来经历的一些事情。
    我毕业于某重点邮电大学,至于是哪个,中国就南邮、北邮、西邮、重邮,反正就这四个大学中的一个。毕业的时候正赶上首届扩招带来的就业难问题,后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进了移动公司,不过残念(残念:日语可惜的意思。),咱虽然进去了,却不属于一二类的正式工,咱是移动无数社会化用工中的小小一棵草。
你说为啥我没成为正式工,这个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想当年俺们几个同校的老乡,都被省公司分到市公司面试了,但是一个都没要,why?说起来我们这几个同届的毕业生也是热门专业出来的,也算综合排名前列的优等,但为啥人家公司就不要俺们呢?根据老一辈的说法,“你没在移动公司里面有个亲属啊、高层关系啊、家里没点社会地位什么的,你还想当个正式工??少臭美了你!人家找领导走关系的人都在排队等,你以为光靠省公司分下来走走面试形式的,就一定要你了?”
     就这样,我成了移动公司华丽的社会化员工,成为开天辟地以来,邮校学生当社会化员工的第一人。也罢,非正式就非正式了,给自己找个饭碗先,谁都别怪,就怪自己没啥靠的住的关系吧。
    接下来要说说工作后的事情了,这个说来话长,杂务众多有些都想不起来了。进来公司的第一天,四处游走一下后,我的工作就开始了,打电话当话务员,按照电话本一个个打过去,问人家单位什么的要不要组虚拟网。这电话都是工商提供的,什么样的单位都有。错错错,与其说是单位,不如说是一些杂货店、小商铺、甚至菜场卖菜的,虚拟网的基础是10人以上才能组,那么这些所谓的“单位”,像查户口一样查清楚了之后,恶寒啊恶寒~~说白了,去电信拿本黄页过来,登记的单位素质都比这些高。但是电话还要打的你说是不是,省公司有指标的啊,指标完不成,会影响上层收入地….所以只要人家有点想了解虚拟网的意思,那咱就记下他们名字,然后由客户经理像恶狼一样冲去签协议,先在系统里留名,这样就算完成一个指标了。所以说指标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这样完成di~~
     这话务员当着当着,主管就让你当出点瘾了,然后要你打电话抽查客户经理的工作情况,咬着客户问这问那,什么“你认不认识你的客户经理?他多久去一次?平时找你干吗的?东西收到没?”遇到几个态度还算好的,能认真跟你说上几句,反映点实际情况。要是遇到几个态度不行的,我靠,反过来把你骂到狗血淋头,“你们移动公司有病是不是,自己的工人做什么样来问我们?想方设法骗老子电话费是不是?烦不烦啊你们,整天吃饱了撑的!”所以这所谓的电访结果出来嘛,照实写就得罪了所有客户经理,给他们编造的好一点嘛,我和他们非亲非故,何必呢?所以搞的我两头不是人……还有啊,这电访每月做一次。
    这边当了话务员,那边我又充当打字机了。为啥,打字速度还行,这全仰仗大学时代QQ聊天聊的多,紫光拼音用的炉火纯青。什么通讯录啊,表格啊,从纸上搬到电脑里,再从电脑里打印出来,绕了一圈又回到纸上,如此反复啊反复……
     说道这里,容我稍微得意一下,有时候大学生还是能引起主管的一点点眼球的。俺们主管在自读大专,平时有不少作业、考卷、论文,还有网上答题。这时候我这个杂役可就派上用场啦~各种专业作业手到擒来,回答的头头是道,论文如行云流水,连成人教育的导师看了都会哭。一次主任巡视至此,正赶上我在写主管的作业,他看了一样,不屑地说“你在干什么,我看你直接当打字机算了!”当时我真想回一句“我操!你以为我TMD喜欢干这个不成?!”
     当了话务员和打字机后,我华丽地去当糊信封的小杂役了。当时有数万张贵宾卡遗留,没发完影响发卡成绩,怎么办?“用信封装了寄给客户呗!这么蠢的。”主管语。嗯~好主意,领导就是领导,说话口气和魄力就是不一样。找谁装信封?你!把东西搬到会议室去,这几天就在那里装信封,然后糊起来。是、是!小的遵命!
     所以啊,咱就到会议室糊信封去了,每天装信封、把信封口粘好,一叠又一叠,会议室蛮清静的,饮水机近在咫尺,泡茶都很近,真乃风水宝地也。这糊信封的事情,一做就做了几个月,这种速度、这样的手法和技巧,可是哪里都学不到的东西啊,等以后邮政招这样的熟练工,咱跳槽可就有资本了,谁跟老子比装信封的速度?
     干上面这些杂活的时候,我还给每天来找主管的人端茶送水呐~主管一声令下,即便断头也要上的是不是?咱们是社会化员工出身,进了公司就是注定打杂的命,啥都别抱怨!
第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年,为了和联通抢客户,开始办充话费送手机的事情,于是本人就去仓库管手机了,一天收了多少钱,送了几个手机,其中哪些手机是贴了钱再买的,每天就这样往返于仓库和办公室之间,要是坚持不断的练习,路程累计能超过长征。其实也蛮好的,每个型号的手机卖多少钱、什么功能,我都明白了,以后跳槽去手机店吧,嘿嘿……
    做着做着,有一天我突然鬼上身跑到人力资源部反映工作情况了,因为我不敢说自己肯定是人才,但绝对不是根废柴,好歹也让我做做有点技术含量的事情行不行?领导说,好,情况我了解了,一定慎重考虑。等啊等~等啊等~终于有一天,上面交代了其他的事情给我做做,注意哦,是上面直接布置的,名义上是帮市场部直接做点事情,但是工资发放大权还在俺们主管手中。旁人语:让你做做而已,又不是真让你当那么一回事儿。原谅我这个小市民难得呗领导接见,激动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吧。
     写到这里,也不想写下去了,要问我现在怎么样,不瞒大家说,工资890.59元(纯入手,社会化员工没奖金的),没有双休日,早上上班要提前,晚上下班要推迟。现在咱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头脑里回响着“跳槽吧~跳槽吧~~”说的也是啊,这么混下去,我这个不会溜须拍马的怎么都不能成为协议工啊(注:协议工的待遇要比社会化用工好很多),耗日子耗久了不是废柴也成了废柴咯~~于是咱还是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回头望了一眼,我说移动啊移动,有些口号不是只用相框钉在墙上当摆设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