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装备俄式化的隐忧

便便 收藏 0 153
导读:中国军队装备俄式化的隐忧

在大量使用俄式陆海空军主战装备之后,中国似乎从1980年代中期一度试图倒向欧洲装备的过程中,重新走上了回归俄罗斯装备的道路。大量的俄式装备重新进入中国军队,势必在作战思想、战术等方面,重新打上俄式烙印。尽管在中国军事理论界,存有批判俄式作战教义的声音,并且认为冷战年代使用俄式装备、采纳俄式作战思想的国家,在战争中多数处于不利的地位,但是作为主流认识,中国军队、武器设计者依然充满了亲俄的色彩。

笔者认为,诸多动向显示,中国军队的武器设计以及军事作战思想重新俄式化的趋向,不完全符合世界军事变革的潮流以及现实环境下的作战需求。

就装备动向而言,海空军主张装备具有更多的俄式化色彩。在陆军主战装备中,坦克发展的趋势,依然沿袭了125毫米主炮和炮射导弹的特点,第二代步兵战车则完全引进了俄式BMP3早期型火控系统,底盘的设计也基本是BMP3的仿制品,这种配备100毫米炮的步兵战车可以发射BASTION炮射反坦克导弹。此外,空降兵最近换装的25毫米-30毫米机关炮伞兵战车尽管外形上不完全类似俄式BMP3,但是无论从火炮口径还是战术使用的意义看来,都具有十分明显的俄式色彩。

步兵战车面临来自步兵的全方位威胁

时代变了,武器设计的思路及其运用环境当然时过境迁。在阿富汗考察的经验表明,配备73毫米低压炮的BMP1步兵战车遭到攻击之后弹药被诱爆,进而掀翻整个炮塔的现象远远超过配备30毫米机关炮的BMP2。

BMP1在1967年登场,当时主要是为机械化步兵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设计的。因此,作为二线装备,BMP1不强调配备厚实的装甲,基本上处于摸索使用的阶段。而今,由于反坦克导弹的技术日趋完善,射程更远,步兵战车的“二线”作战空间已经大大缩小。BMP1在后冷战时代的局部战争中的运用,证明其防御是非常脆弱的,在300米距离之内,30毫米机关枪都能够击穿其前部装甲,打坏发动机,进而即刻引发火灾,诱爆73毫米炮弹,其原因是在用作城市战等局部战役过程中,步兵战车并不一定是二线装备,它可能面临来自步兵更多的全方位威胁。

当然,西方的步兵战车也面临类似的问题,防御也异常薄弱,但是,重武器外置是西方甚至日本步兵战车发展的主要特色,同时口径都不超过25-35毫米机关炮,而且炮塔封闭。因此,不为步兵战车配备大口径火炮是其核心。

在这样的变迁之下,笔者惊讶地发现,BMP1不仅开始更多地在2000年以后配备了中国陆军作战部队,甚至进入海军陆战队。由此看来,中国陆军、海军陆战队急于解决“尽快实现机械化”的问题。笔者则认为,让士兵付出更大牺牲的机械化将会丧失机械化的意义。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的经验表明,坦克与处于“二线”的机械化步兵战车如果行进间距超过4000米,一线坦克更有可能成为步兵反坦克武器的靶标,而如果二者间距不超过4000米,那么步兵战车就不是“二线”位置的主战装备。

俄式武器设计在俄内部也存有争议

在当下,中国军队换装1967年定型的BMP1,显示了其主战装备的过渡性质。

关于BMP3使用大口径火炮的问题,在2005年的阿布达比和2004年莫斯科陆军装备展览会上,KBP设计局的专家向笔者透露,已经研制出了采用BMP3底盘、配备30毫米机关炮的新型陆军步兵战车,未来计划两种形式的BMP3搭配装备部队以及出口,这样解决顾此失彼的问题。由此可见,中国看重的俄式武器设计方式,即使在俄罗斯内部都存在争议,而且俄罗斯也在改良之中。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装备BMP3不到5年,陆军要求改良BMP3底盘的呼声不断。这种底盘过于狭小,同时武器舱与士兵舱并未隔离,所有重武器内置,一旦中弹,诱爆的可能性甚至超过BMP1。令笔者惊讶的是,中国的装甲武器设计师在理论上是了解BMP3底盘所存在的上述问题,但是定型生产的陆军二代步兵战车底盘,甚至比初期生产的三辆二代步兵战车底盘更接近BMP3的底盘设计。

正是由于BMP3在UAE引发了大的争议,因此,许多国家才提出改良BMP3的方案。土耳其FNSS公司以ACV-SW底盘为基础,加装BMP3炮塔形成了新的步兵战车。FNSS声称,UAE正在投标改良BMP3,尤其是对过分狭小的底盘提出了改良要求。

 

 

就火力配置而言,作为步兵战车,BMP3应该是高不成低不就的设计思路。首先,炮射导弹总共配置8发,M3A1携带10发“TOW”反装甲导弹,数量上BMP3并不占优势。在射程上,BMP3的Arkan反坦克导弹射程为100-5500米,Tow2最大射程3.7米,但这是导弹设计的问题,并非步兵战车的短处。而且反坦克作战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不完全是导弹,观瞄系统,尤其在夜间热成像系统的识别距离具备更大的作用。其次,BMP3配备的导弹与火炮使用同一炮管,在运用上相互掣肘,反而可能降低整个武器系统的反应速度。

当然,作为单一的步兵火力支援车或者不携带步兵的歼击车,笔者依然对BMP3的整套设计持很高的评价,它具备很强的火力,能够在战时对步兵行动和坦克作战作出有效支援。100毫米火炮弹药在对付工事、大型建筑目标方面,拥有比30毫米口径机关炮更为有效的打击力度。

伞兵战车用于实战的能力有待考验

在21世纪防空武器高度发达的现实条件下,中国军方仍为空降兵配备以空降为主要手段的伞兵战车也有可怀疑之处。中国主要面临的对手是防空能力非常有力而缺乏作战纵深的台湾。北京并如当年的莫斯科那样,有控制东欧或者对北约的纵深地区发动发闪电战的要求。笔者甚至认为,苏联当年开发BMP1、BMP2空投伞兵战车的主要战略目的在于威慑东欧,战时对东欧国家的空降作战能够得到亲苏政权的配合。

使用能够空投的伞兵战车,必须具备以下若干条件:一、完全取得空优,使用空降兵、伞兵战车,以机降、空降方式加速政权接管的速度;二、维和的需要,要求开发反应速度较快,具备一定火力,能够迅速实施机降部署的伞兵车辆,否则,开发以空降为主要手段的伞兵战车的实战意义不大。笔者由中国从乌克兰进口重型空降伞的技术性能判断,中国版BMP空降战车的重量应该低于9吨,显示其刻意研制空投伞兵战车的意图。

1960年代出现伞兵战车的前提,是肩扛式防空导弹技术并非进入完全的实用阶段。今天,即使是一个政权被推翻之后,其残余部队也可能因为配备肩扛导弹而对低空空降的飞机构成威胁。因此,空降装甲兵器的实战价值进一步降低。即使是在冷战年代,大批的Il76运输机如何越过战线,把BMP伞兵战车运送到防空网络非常发达的北约后方,本身就是一个未知数。

事实上,即使是苏军的伞兵战车也从未在实战中进行过真正的空降作战。美空降兵使用的M551伞兵侦察车也具备低空空降的能力,但是从越南战争开始,M551并未进行过哪怕是一次的真正空降作战。M551 使用独特的152毫米口径火炮,这种空降车从服役一开始就备受批评,其弱点与BMP1完全相同,那就是其脆弱的防护装甲一旦中弹,非常容易引发火灾,并且诱爆整个炮塔,所以在1970年就停止生产。

因此,大量发展25-30毫米口径的空降战车是否必要,有待质疑。因为,既然必须满足空降要求,就要在重量上进一步加以限制,BMP2空降战车的重量控制在8.225吨。而实战中在取得对方机场之后,机降的可能性远远大过空降。正因如此,俄罗斯已经看到了未来空降兵作战发生的变化,因此才把BMD3的战斗重量增加到12.9吨,显然也主要是立足于机降作战的需要。

笔者认为,为使空降兵具备更为快速、机动的部署能力,配备25-30毫米机关炮的空降车辆以突击车的发展方向较为符合世界的潮流。最终,未来空降作战,将会朝着以动力伞实施防区外空投的方式发展。

当然发展具备空投、机降潜力的装甲车辆和伞兵战车也并非完全没有现实意义,而且装备快速反应部队实施机降紧急部署的意义更大,尤其是对付小规模快速边境反击战。只有在这一前提下,一旦遭遇对手国家的突然入侵,空降兵可以快速以机降方式投入战区,同时也可以在抵抗最为薄弱的己方阵地后方,敌一线防空导弹射程之外实施空降作战,迅速组织新的战线,等待重装陆军的增援。

综合上述,中国在开发一系列陆军、特种部队装备时,依然无法摆脱强烈的苏式色彩,而且是1960、1970年代延续下来的概念。

(作者为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总编辑、简氏防卫周刊亚洲特派员)

来源:凤凰周刊2005年第26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