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石上旧精魂----写给天下相知未遇的故人(转)

cdsw830 收藏 0 94
导读:三生石上旧精魂----写给天下相知未遇的故人(转)

某才情浅薄,无力自创,唯有转帖。
东坡写过一个故事《僧圆泽传》,文章浅白,美丽得我竟不忍将之译出,还是摘抄下来,以飨天下相约未遇的故人:

 僧圆泽传

洛阳惠林寺,故光禄卿李登居第。禄山陷东都,登以居守死之。子源,少时以贵游子,豪侈善歌闻于时,及登死,悲愤自誓,不仕、不娶、不食肉,居寺中五十余年。寺有僧圆泽,富而知音,源与之游,甚密,促膝交语竟日,人莫能测。一日相约游蜀青城峨嵋山,源欲自荆州沂峡,泽欲取长安斜谷路,源不可,曰:“行止固不由人。”遂自荆州路。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瓮而汲者,泽望而泣:“吾不欲由此者,为是也。”源惊问之,泽曰:“妇人王姓,吾当为之子,孕三岁矣!吾不来,故不得乳。今既见,无可逃者,公当以符咒助我速生。三日浴儿时,愿公临我,以笑为信。后十三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
源悲悔,而为其沐浴易服,至暮,泽亡而妇乳。三日往视之,儿见源果笑,具以告王氏,出家财,葬泽山下。遂不果行,返寺中,问其徒,则既有治命矣!
后十三年,自洛适吴,赴其约。至约所,闻葛洪川畔有牧童扣牛角而歌之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呼问:“泽公健否?”答曰:“李公真信士,然俗缘未尽,慎勿相近,惟勤修不堕,乃复相见。”又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悬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遂去不知所之。
后三年,李德裕奏源忠臣子,笃孝。拜谏议大夫,不就。竟死寺中,年八十。

心 灯 迷 航

奔赴黄泉的战马一路嘶吼,颠洒了悬在鞍上的酒。
遥想前世,你我是浴血共命的生死之交,那一夜荒原上烽烟骤起,金戈铁马将星陨落,天地昏瞑中流矢飞来洞穿心肺,于是在你怀中垂危:“好兄弟,来世再见了,尚有许多的话没有说,尚有许多的酒未曾饮……”你抱着我看我安详阖目,不断复述我们的约定,亲手葬下我,点一盏心灯为我送行。
 早觞的我缓缓行来,我仍是俯仰天地的男子,等你了尽人间诸事聚首今生。而晚逝的你匆忙赶路,却堕入了尴尬的女儿身。

西 楼 惊 生

早春西楼上的相遇纯属巧合,抑或即是命定?你我宛如旧识,单刀直入对方底谷,借古老的词句一一复苏遗忘的神经,交浅言深了,一晌订交。毕竟孟婆汤也有药力达不到的角落!此生,你便是女貌的我,我是男形的你,焉不谙熟?
 从此言来语往,便有一种熟稔被次第唤醒,仿佛这人早已论交,曾在大漠狂沙中同步策马,共饮一条江水,于折戟沉戈的战场征墟上呼号彼此……
    已在孟婆汤碗里遗忘殆尽,不是将恩怨一笔勾销了么?那么此世遇合又算什么?今世所为何来,不过是一场有恩报恩、有愿还愿的故版壁垒。奈何桥头的诀别是前生故事的尾声,亦是今生篇章的起笔。看不穿轮回宿命,也不愿看穿。你问我,我问你:
“来如潮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
此题无解。不解,且去透风漏月处望天地苍茫,做一回凡夫凡妇。

月 魄 在 天

 月魄在天终不死,涧溪赴海料无还。
   唯一的怅恨是不曾促膝剪烛,或者这也不算怅恨,岂能世世圆满?留一纸缺憾留做来世续集的角本。此生再离开时,要贴身存放你亲手绘的一帧斗杓,万一我月迷津渡,恒有你来接引。
见又如何?对于一个清寂的慧心女子,风雪岑静,望人寰如荒墟,心冷、哀寂……你不忍投一夕之欢,怕你知道你自己的绝世倩美,会恨恨剜心自唾……
   不见又如何?对于一个苍凉的愁心男儿,也不禁对月长叹:自古故人如夜星,光灿不自知,光去亦不为人见。在那些暌隔的醉醉醒醒里,我忽梦忽惊,害怕自己的灵犀会一朝泯灭,如流星坠落,将无人怀抱我轻轻放入断剑掘成的坑道,点灯为我送行……
  聚与不聚,非关形迹,无关风与月,连悦乐枯槁都不是。似乎隔着车流人潮,遥遥望见你垂头挣扎柴米油盐,长呼:
 “故人健否?”

 旧 曲 三 叠

  这一次的告别,无需等过十三年,无论我与什么人在今生结什么样的缘,恒为你留一方坐榻,候你随时来与我相对无言,或品尝你份内的馨香。
   以笑为信。
 亦无需于人间结庐,你我草舍透风漏月,钥匙藏在文字里。倘若偶尔你还记得以星光入酒,铺月色为笺函,我再来为你横笛一曲西出阳关,以酒为径。
匡庐虽远,捷足可登。当年你我次第转来,也许是神祗的恩赐吧?正因为再不能见,我才一寸一缕地把你金妆银裹了,你才一点一滴把我浸在酒里水里,蓦有一日,我灵机彻悟,一切豁然:有你在的地方即是我回不得的原乡,有我在的地方便是你离不去的归所。我赠你草舍的钥匙,等你我再来时,一一开启封存的呕心诗稿,做来世相认的标记……甘将疏影酬知己,月明何处问前身?多情且为留鸿爪,他日芸窗证旧因。
 缘起,暗喻一种未了,去存续遥远前的一顾,或偿清如恒河沙数的债欠。若能善了,虽福祚消薄,缘罄却不灭,尽可以今生愿许未来愿,平心静气地等待另一度缘起。若缘聚时,风中残烛还有光彩在,山头严霜冰雪也能化为一脉漾漾春水,问心无愧后随缘灭去,一了百了。你能披肝沥胆,为三千年的萦怀旧事再造真身?我能于世世灭度路口彷徨迷乱时,破开阴阳放身驰骋?谁有方法了断生死乾坤一斩?你我的生命谁来引渡?千百年一炬爝火如何传递?
那是将来的事,我们如如不动,就算上回闲敲星子落是今生的诀别,我们也自平心静气,死亡也有管不到的地方。“若是情多醒不得,索性多情”,索性多情又何妨?忘世又何妨?青天碧海大自在的天空中,不见只有孤雁逆风飞?悟什么道,不愿自断爱恨贪痴嗔如恒河沙数诸恶,约定不回吴越山川,也不放烟棹,自甘沉溺于三千丈红尘里做迷离光阴的醉客,做真正的凡夫凡妇。
也仕,也娶,也食肉,也饮酒。

归 去 来 兮

生生离去前必往三生石边逡徊,一回首,惊现恒久不灭的经文:
 “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汝爱我心,我爱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
阿弥佗佛!
http://www.blogcn.com/user55/ljsj/blog/23720993.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