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昆德拉无关 [原创]

如是 收藏 10 289
导读:与昆德拉无关 [原创]

昆德拉的小说只看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所以只能说自己喜欢《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不是昆德拉;想的也只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不是昆德拉。

 

轻与重

“尼采常常与哲学家们纠缠—个神秘的‘永劫回归’观:想想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吧,想想它们重演如昨,甚至重演本身无休无止地重演下去!这癫狂的幻念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癫狂,令人癫狂。“永劫回归”代表无休止地重复,一如普罗米修斯的内脏无休止地生长再生长,被啄食内脏的痛苦也无休止地重复再重复。即使我们降低痛苦的程度,降低到一次无意的割伤或别人一次无意的嘲讽,如果割伤和嘲讽永无止尽地反复,那结局将令人不堪忍受。再细小的事物也会“变成一个永远隆起的硬块”,令人癫狂。

衍生:不断重复的事物我们称之为“必然”,由此产生一种生活态度,即认为一切是必然,一切是责任,一切需要重视,一切需要认真对待。这是重。

相反,如果否定“众劫回归”,否定事物的重复,时间是无限延长不会回复的直线,任何事情无论大小都只是这条无限延长线上的一点,那一次不会重复不会再遇的痛苦,即使再强烈也终会被遗忘。“像十四世纪非洲部落之间的某次战争,某次未能改变世界命运的战争,哪伯有十万黑人在残酷的磨难中灭绝”,也已经在历史中被人遗忘。一如我们现在可以心平地评论希特勒的画,微笑着说满汉一家。

如果一切事物无论大小轻重最终都会被遗忘忽略,无限远处所有人所有感情都将不复存在,那我们现在又何必为感情为容颜为即将到来的可知或不可知烦心?一切将归于虚无,一切将灰飞湮灭。这样想来,似乎现在正进行的事物也变得轻飘飘不必在乎。

衍生:不会重复不可再遇的事物我们称之为“偶然”,由此产生另一种生活态度,即一切都会消失,一切不必在乎。因生活具有一次性不可重复不可更改的行为,昆德拉又称其为“草图”。懵懂不知时画下的图案即是定稿,似乎生活就是张拙劣的草图。此般想来更觉生活无谓。这是轻。

以上两种生活态度,选择重,家庭是必然、工作是必然、爱情是必然、婚姻是必然……我们可能会被种种责任压得喘不过气;选择轻,家庭、工作、爱情、婚姻……都可不必在乎,生活似乎很是轻松。但生活明白告诉我们,如果一切不予重视,将会产生不存在感,不存在价值,不存在意义,不存在感情……当自身生命都不必存在,生活想着又觉可怕。于是昆得拉又说“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似乎,正确的方法是在轻与重间寻找平衡。

佛说不可执著有,不可执著无。山是山水是水,不必强调是也不必强调非。轻与重、空与有,无论强调哪方都是种执著,执著不可成佛。

 

媚俗

这个概念是我再读时仍感费力的,昆德拉提出的“媚俗”一经理解很多原本看着美好的东西似乎都变了质。

媚俗的基础在于没有分析不近事实的主观臆测,这种臆测多半极合道德表象美好,甚至臆测的人会为自己合乎道德的高尚而感动。如尊老爱幼,出发点很好:尊重为社会做过贡献身体日衰的老人,爱护天真可爱即将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孩子。遇到老人或孩子受欺我们会以此道德规范为准绳,或劝阻,或帮助。但事实是,此受欺者不定为社会做过贡献,不定体弱无力,不定天真纯洁……帮助者可能成为另一方的欺负者,甚至还洋洋自得心生感动。所以,在有人指着玩闹嬉戏的孩子说:这多美好啊!萨宾娜说:媚俗;在一个同学很神圣地感怀:我觉得每个老人都应该善待……我在想:媚俗。

似乎苛刻,似乎不合情理。是的,凡有违社会常理的事物我们均视之以异样。一如恋童、一如同性恋……我们可以完全不顾其感情真挚而任意唾弃,只为了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不知何人产生形成的道德。博纳科夫想用爱情嘲笑伦理,结果社会的反应只是证明爱情在被伦理嘲笑……有些远了,昆德拉并未违背伦理,所以《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没有《洛丽塔》的遭遇,只是让人读来有些费解,克服常理拓宽思维显得尤为艰难。

    萨宾娜嘲笑媚俗,昆德拉嘲笑所谓的高尚,但昆德拉同时也并非一定否定媚俗。昆德拉认为,在媚俗被意识到是媚俗时,媚俗便只是个可爱的理想。在我们意识到孩子嬉闹可能只是个表象,那我们为这个可爱的表象感动并不影响什么。毕竟,纯洁的孩子,美好的社会,令人向往。
    谈的两点明显比重不对,不过这两点是我读《生》时最在意的,轻与重也是我最在意的,所以就这样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