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传统京绣作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旧京街头的绣花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代一品文官补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京绣龙袍实物

自元朝定都北京后,随着封建王朝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出现了主要用于贡奉皇家宫廷服饰、装饰用的绣品。宫廷为了更好的为其服务,集中全国各地优秀工匠进京。到了清代,清宫中特设“绣花局”。此期间,京绣融合了全国各种优秀绣工技法,将自身特点发扬光大,成为独树一帜的代表绣种。京绣在明清时期大为兴盛,因其代表性的作品多用于宫廷,又被称为宫绣。当时,人们将“京、苏、湘、顾”并称为“四大绣”。

清朝灭亡后,绣花局不存,绣工散落。

在民国时期,京绣以个体作坊的形式生存。20世纪初,北京前门外珠市口附近西湖营曾有许多经营刺绣品的店铺和京绣庄。

解放后,北京曾有过一些京绣成立了集体制工厂,后在“文革”时期解散。

据各方面材料介绍,京绣技术最成熟的时期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1949年——“文革”前)。绣品以仿照宫廷用品为主,主要用于外贸出口,曾为建国初期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全国的众多绣种之中,京绣受宫廷影响最深。

京绣以雅洁、精细、图案秀丽、针法灵活、绣工精巧、形象逼真为主要特征。京绣的用料非常考究。其选料精当贵重,豪华富丽,不惜工本。京绣以在绒布上织绣为其独到之处。代表性的京绣作品中,一针一线都渗透出帝王亲贵的倾天权势。

京绣的最大特点是绣线配色鲜艳,其色彩与瓷器中的粉彩、珐琅色相近。京绣和苏绣比,讲到平、细、匀、光,京绣甚至超过苏绣。

京绣在品种规格上多式多样,尤其是有些纹样在其它绣种中是不准许使用的,如龙袍、诏书等。京绣在图案纹样的运用上更讲求丰富的吉祥寓意,绣面丰富充实,绣品上的纹样“图必有意,纹必吉祥”,都赋予约定俗成的特定含义,处处有着饶有趣味的“口彩”。图案以龙、八吉祥、吉祥八宝、海水、江崖等为主。八吉祥为:轮、螺、伞、盖、花、冠、鱼、肠。八吉祥因为带有佛门色彩,也被称佛家八宝。吉祥八宝为:宝珠,方胜,玉磐,犀角,古钱,珊瑚,银锭,如意。海水江崖:有弯立水、立水、立卧三江水、立卧五江水、全卧水。但龙和水的规范性很强,要根据身份而定。立水、卧水都能体现将水环绕,奔腾泄流,具有倒海翻江之势,象征人物独霸一方的非凡气概。

京绣所用的主要色彩有黑、黄、红、蓝四色。黑为玄,黄为权,红为喜,蓝为贵。京绣的代表绣品有皇家用品、清代官服补子、群仙祝寿、百子图等。

人们在电视剧中,都对明清官员官服上的“补子”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补子”就是京绣的代表作品。“补子”其纹样按品级而定,明清略有不同。清代,文用飞禽象征文采,武为走兽表示威猛。文官图案分为:一品绣仙鹤,二、三品绣孔雀,四品绣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鸂鶒,八品绣鹌鹑,九品绣练雀。武官图案分别为:一品绣麒麟,二品绣狮,三品绣豹,四品绣虎,五品绣熊,六品绣彪,七、八品绣犀牛,九品绣海马。

以一品文官补子纹样为例:这个纹样以仙鹤为主,仙鹤是鸟类中最高贵的一种鸟,代表长寿、富贵。鹤下面绣以海水。日出海水,舞鹤踏云,鹤头望日。边上有6个蝙蝠。我国传统民族工艺中,通常用蝙蝠寓“福”。六福在中国是捧喜。配的图案中:仙桃——仙桃捧寿;太平花——表示太平盛世,国家很太平;牡丹——富贵吉祥;灵芝——长生不老;祥云——祥云瑞蔼,风调雨顺;松鹤——松鹤延年。还有海水江崖、吉祥八宝,表现永世吉祥,万世升平。万字联做边——万字联佛法的一种代表,表示神佛保佑。

京绣的华美与考究,从中可窥一斑。

在定陵出土的明孝靖皇后洒线绣百子衣,也是一件京绣的代表作品。

清代宫廷中,几乎随处都可以看到京绣作品的存在。

今天,在故宫博物院、北京艺术博物馆等都收藏有大量珍贵的京绣作品。

京绣可说是辉煌一时。它的艺术水平达到了一个当时时代所能成就的最新的高度。

京绣作为“燕京八绝”之一,曾和现在“四大名绣”中的“苏、湘、顾”并称为“四大绣”,可见其当时的辉煌。现在人们只知“苏、粤、湘、顾”而不知有“京”。

京绣作为中国刺绣独具一格的品种,其宣传和传承都处于薄弱和濒危状态。

今天,在作为现在传播手段的互联网上,搜索“京绣”,根本得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在京绣工艺上,由于京绣工艺难于学习掌握,社会需求有限,从业者收入低微,近年来,从事这项行业的人越来越少。加上一些老艺人的过世,使京绣处在濒于失传的状态。

在京城百工坊里经销京绣的姚富瑛,也已经60多岁。据他讲,其祖父姚寿臣曾为清代绣花局四品官员。这个时候,京绣大师鲍淑兰的祖父在绣花局做绣工。两家人始有交往。1960年,姚富瑛开始从师于鲍淑兰学习京绣,业余时间做一些京绣作品。1995年从单位退休后,开始专事京绣的制作和销售。1983年,鲍淑兰去世。鲍淑兰没有后人,姚富瑛继承了鲍淑兰全部的京绣纹样。现在店内经营的绣品有他自己绣的,有鲍淑兰大师绣的,也有流传下来几百年的旧品。

姚富瑛曾收徒三人,但目前均已改行。三个人年龄最小的已经近50岁。姚富瑛只在产品销路多的时候,请三个人来做一些绣品。北京现从事京绣者甚少。和鲍淑兰同时代的京绣大师都已作古,和姚富瑛同水平的京绣工作者也已经不在。据姚富瑛自己讲,他是现存京绣理论和技法掌握最完善的人。

随着文化交流的增多和人们对民族民间文化的重视,使人们更加珍视具有民族特色和京城地域特色的艺术品发掘、传承和光大。京绣作为独具特色的民族手工艺术品,理应有重现风采的时日。(文/杨建业 摄/李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