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604寝室 大学四年是怎么样炼成的(转贴)

liulin8767 收藏 1 197
导读:我的604寝室 大学四年是怎么样炼成的(转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年的变化:



拍于2001年冬期末考试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拍于2005年夏毕业照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繁盛一时的60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后一天的60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些花儿 那些笑容 那些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珍重万千 现在已是分布在六个省的兄弟们

还记得阿三第一次进604寝室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报道费被抢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和胖子跑到厕所里偷偷摸摸抽烟时的小样

还记得军训时不小心把我锁在宿舍里一个小时

还记得咒骂这连澡堂也没有的学校 个个都说要复读 不过还是勇敢的呆下了

还记得我们买个拖把都给老板反复重申我们是学国际经贸的

还记得胖子过生日时大家一起喝的第一次酒

还记得大伙儿背了一百六十多个啤酒瓶去卖的壮观场面

还记得问胖子会“拱猪”不会 他说老子连“拱王八”都会

还记得我们每人拼3块钱下馆子每人吃4碗饭时的惨不忍睹

还记得第一次撬开宿舍楼门翻过学校门吃烩面时的那种成就感

还记得大家模仿播音台帮蛤蛤给异地的初恋女友点歌还附带深情告白

还记得一帮无聊之人打牌给女生宿舍打电话说"我爱你"

还记得我们抗议停电 敲饭缸 骂娘 往楼下扔啤酒瓶

还记得由于我和胖子不出早操拿了张通报单子故没加入到生活部从此一撅不振

还记得我租房子时大家手舞足蹈的搬箱倒柜

还记得我们寝室在元旦晚会上演的那个连鬼都看不懂的小品

还记得看世界杯时那滔滔不绝的脏话

还记得考试前大伙儿焦头烂额 横七竖八的在床上背书 写纸条

还记得考试中互相看着傻笑发呆和贼头鼠脑东张西望

还记得考试后到处找老师电话时的手忙脚乱

还记得我们把床拼在一起看[[赌神]][[英雄本色]]

还记得晚上蛤蛤给我们讲鬼故事最后谁也不知道鬼在哪里

还记得二球因为被偷了两个暖水瓶最后"找"回来了八个

还记得肉肉和女孩子打电话总是紧张得满头大汗

还记得阿三因为考试感觉不好直接去找教务处长谈判 传诵为一段佳话

还记得每天拔草喂我们养的小黑兔(原来是白的)还灌它"小麦啤"教它吸烟

还记得那五花八门的ZIPPO玩法

还记得学期开始时抱着钱排着队交重修费时痛改前非的决心

还记得委托答到时那朦胧无力的声音和不绝于耳的学号

还记得听说要点名时那连滚带爬的熊样

还记得后来听说要点名时就个个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造型

还记得郝富拿奖学金时 大家扬眉吐气吃的那顿饭 喝的那顿酒

还记得我和胖子晚上凌晨三点决定去北京然后立马就动身

还记得人手花38块钱买了一件黑风衣说是“寝室服”还统一作装昂首阔步的走进女生宿舍(这件事越想越傻比)

还记得我每次过生日都有人胃出血 他们说这是见红是好事

还记得我那永永远远也过不了的高数重修

还记得几个人去食堂要一桶扎脾时那小妹疑惑惊恐的眼神

还记得蛤蛤梦游时在墙上找洞说他想越狱

还记得我们每周买一张彩票天天作白日梦

还记得胖子喝多了总是恋恋不舍"红林园"的开瓶器 最后还是A了过来

还记得二球喝多了跑到另一间包房睡觉 后来我们回到寝室发现少了一人

还记得郝富喝多了大中午在食堂正门"现场直播" 仰天长吐

还记得肉肉喝多了吐后 若有所思的说他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还记得蛤蛤喝多了跑到一旁抬腿练拳 舞刀弄棍

还记得阿三喝多了想往垃圾桶里撒尿同时还在考虑到底算不算可回收废品

还记得自己喝多了惹事生非给大伙儿带的麻烦

还记得胖子当了两个星期的班长 肉肉当了一个学期的文艺委员 后来由于挂课转交给了郝富 一直当到了毕业

还记得二球说他小时侯盗墓最后差一点被他爸活埋的故事

还记得胖子说他当年高考分查错以为自己能读西交大的故事

还记得阿三说他在月台上强吻他喜欢的女孩后来人家不理他的故事

还记得肉肉说他小时侯捉鸡却把鸡脖子拧断的故事

还记得郝富说他曾经一度在学校门口当小流氓的故事

还记得蛤蛤说他那谁也听不懂的故事(讲到最后自己睡着了)

还记得我给大家说自己“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故事

还记得非典时期昏天黑地的"斗地主""铺金花"

还记得肉肉在寝室里卖啤酒和泡面 血本无归

还记得听说马家爵的事迹后我们对阿三温柔体贴了好多

还记得我们被没收的"热得快"老头说这是"毒品"

还记得阿三染的染黄毛我拉的离子烫

还记得我打架换来的那张记过处分单子 他们安慰我说:“出来混 迟早是要还的”

还记得周卫生最差寝室 我们和615轮流坐庄


还记得寝室里来了一只蟋蟀 我说下一步就是乌鸦了

还记得那睡觉谈恋爱寻觅美女的自习室

还记得我唯一上过的一次通宵自习导致我唯一打过的一次早操卡

还记得阿三最怕的开卷考试 他总是像没头苍蝇似的翻着那陌生的课本

还记得每次考试前大家都会争论教这一科的老师是男的是女的

还记得我和肉肉路过促销的摊子 每人交了20块钱参加游戏本想拿个相机回来耍耍 还记得规则是不限时不出错不悔笔的写出1-500的数字 最后我写到232错了 肉肉~~~他写到11就错了 之后我们提了两大瓶说不上名字的洗头液回到了寝室

还记得晚上三点和郝富心血来潮到处找地方买瓜子 买到了早上六点没买到 喝了碗胡辣汤回去睡觉

还记得大家伙争先恐后的献血换来了一堆扑克牌 只有我没捐 我说我要等到有偿捐精时才一显身手

还记得蛤蛤陪肉肉买了个像玩具似的手机 被我们嘲笑后转手将近原价买给了可怜单纯的小砖头

还记得二求在洛阳时对着一尊佛象撒了泡尿 最后手机被偷了 我们异口同声的骂到:“报应!”

还记得胖子打牌总能赢来一个星期的饭钱 我们老是建议他去拉斯维加斯摆个地摊


还记得从毕业生摊上买来的飞标盘 前一个星期个个都扮演“小李飞刀” 后一个月人人都抬不起手写字

还记得实况足球8 那没有“中场休息”的电视和那被百般蹂躏的手柄

还记得大伙儿都为郝富大学四年没有挂科这样宝贵的经历而惋惜

还记得阿三带来的辣子鸡 他们北方的吃过后说:“TMD,先辣口,再辣胃,最后拉屎辣屁眼!”

还记得帮肉肉找到了遗失的钱夹 他请我吃了顿饭 其实肉肉 那钱夹是我藏的

还记得阿三说他的枕巾有股肉夹膜的味道 我们说他一定是多心了 其实那天下午寝室里真的没卫生纸了我又满嘴是油 所以~~~~~~~但我揭发! 阿三你箱子里的牛肉干是二球撬开顺出来的 当然 我们都吃了 你想怎样?

还记得我睡觉压到了手神经 抬不起来 他们非说我是喝酒引起的偏瘫 害我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还记得大二时我欠了二球300块 我图一时痛快允诺说三年的补助我全给他 后来算算三年补助怎么也有个八九百 之后每当看着别人发补助时我就想抽自己两耳光

还记得我们反日情绪高涨时 阿三的三铃手机 SONY CD机总是藏得很好

还记得我们听说趁人睡着牙膏涂在脚板心上 晚上会有生理反应 第二天蛤蛤满脚的牙膏~~~~~~~我们总结出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还有什么喝了耳屎会变哑巴 那阿三喝了我和胖子的也没哑呀(阿三 对不起咯 一直不敢告诉你) 我们想好了 你要是哑了 我们就拿鼻屎给你以毒攻毒

还记得胖子说他阴历生日和阳历生日之间都属于他生日 我们祝他“生日快乐”祝了2周 搞得大家都很压抑

还记得肉肉那万恶的英语:“LET ME 带着眼镜 SEE”“MY MANE IS HENGSHENG LI(先名后姓)”“I AM FOME 六零四” 他举手还很积极 哥几个脸都被他丢光了

还记得冒充徐老师骗606说今晚有地震叫他们快下去集合

还记得肉肉和二球在凉台睡觉 一觉醒来不见二求第一反应是把头伸出凉台往下看

还记得中秋节大家对着啤酒瓶撒尿

还记得一群"野人"关了灯在寝室里一丝不挂的蹦的

还记得某人用珍珠奶茶的吸管套在JJ上撒尿被我发现 堪称奇谈

还记得每次喝了酒晚回 哀求师傅开宿舍楼门之前先准备上烟

还记得发现一个黑网吧就象发现新大陆时的兴奋

还记得胖子教我们吐烟圈 吸火苗 翻烟嘴 我一度崇拜得不可自拔

还记得我们那些多如牛毛但永远作不到的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旷课的誓言

还记得蛤蛤往酒瓶里灌水作打击乐 拿西瓜皮作雕刻 把托蒂的照片贴在早操卡上还盖了章

还记得阿三光着屁股从606翻墙到604 我们一直在幻想他要是掉下去将会是怎样的惨状

还记得二球可以从上铺的一边跳到另一边

还记得我们每天都要听的“音乐夜航船”

还记得二球和阿三打架二球推倒阿三 一溜烟跑了 回来贼笑着说他上厕所

还记得肉肉把"阿基米得定理""桑塔那2000""爱因斯坦"分别念成"阿弥陀佛定理""沙哈拉2000""巴基斯坦"

还记得问肉肉广西省会在哪 又问兰宁是哪个省的 他抓抓头埋怨我们怎么能一下子问两个这么难的问题

还记得二球问我乔丹和泰森谁厉害 我楞了一下说乔丹肯定打不过泰森但泰森不会扣篮

还记得帮阿三给女孩发短信帮二球写情书陪胖子失恋喝酒帮郝富牵线给肉肉性启蒙教育

还记得哥几个最喜欢我女朋友过来 因为她会给他们带茅台和牛肉干

还记得那永远也买不对的四级答案

还记得阿三过生日9人喝9件啤酒 传说是“九九归一”

还记得头天晚上搞到第二天英语试卷时大伙儿欣喜若狂的吊样 最后我没过

还记得我义不容辞的为大家向C语言老师套题出卖色像 最后我还是没过

还记得和胖子拿着58和56的重修成绩时颤抖的双手

还记得阿三那被诅咒的爱情厄运

还记得蛤蛤穿好了鞋发现裤子没穿

还记得郝富勇敢的打破了本寝室人在学校找不到女朋友的怪圈

还记得我的通宵电话伴随着郝富的呼噜和蛤蛤的梦话还有时不时梦遗换短裤人群

还记得我和胖子对彼此异地恋的相互鼓励、诉苦和咒骂

还记得郝富告诉我“f”不要中间的一横叫“积分”,而“,”飞到天上叫微分

还记得小狗“柠檬” 我从老妹那里抱过来大家都很喜欢 给它取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 什么“猪小天”“苹果”“憨憨”

还记得老妹和郝富一闹不愉快 电话就来了~~~

还记得每次考英语时胖子总会说:“得癌症了(死定了)”

还记得考阿三四大美女是谁 他算上了陈圆圆 李师师 大家都没说话 就等着“潘金莲”三个字一出 几只脚就飞到他脸上去

还记得二球告诉我们他有恋乳僻 我们没有笑他

还记得阿三说他喜欢传统保守可爱的女孩 我们笑他了

还记得胖子MIMI 上的毛好多好长 我没事就去拔几根

还记得胖子教“柠檬”握手 蛤蛤喂“柠檬”吃馒头 肉肉~~~~~(你小子自己清楚!)

还记得中午我刚起床 阿三再埋着头吃饭 我揉着眼睛蒙蒙恫恫的走到他面前 内裤瞬间脱下来大叫一声道:“三三,大爷给你加颗大肠!!!”~~~~后来阿三把饭倒掉了……

还记得阿三总是很无畏 谁有不好意思说的话 搭的讪 作的事 他连眼都不眨就上 不仅自己的事 连别人的事他都很热心……胖子说一想到阿三 就想到清兵军服上面的“勇“字

还记得胖子和女朋友吵架时说:“付出等于收获,真TM的是自以为!”

还记得谁也不敢惹二球 因为你不知道你的杯子里会不会有鼻屎……

还记得我们男生寝室有个不争的说法:如果没有二球打扫卫生 604早就不能住人了

还记得蛤蛤意味深长的告诉我:“我的生命还有52年零109天3小时56分23秒”

还记得肉肉最喜欢干的事有三:1玩脚 2下象棋 3自己编歌唱

还记得“柠檬”很幸福 因为606寝室就是卖火腿肠的 大家都愿意为它慷慨解囊 不过“柠檬”衣服里带的两块钱是哪个没屁眼的人偷了 一直没有查出来!


还记得二球当选"心健协会"会长时大伙儿想方设法给他捧场表演节目 肉肉男扮女装上台 技压群雄

还记得604喝酒排位赛时 大家态度都很认真 表情都很凝重

还记得和阿三总是坐24个小时的硬座回家

还记得凌晨两点 哥几个拿棍子提砖头的砸了孙八寨的录象厅 为胖子出了口恶气

还记得书记说我是"贵州帮"帮主 他们叫我"朱霸天"(汗~~)

还记得每次踢足球就少我

还记得每次打篮球只有我

还记得每次打台球我们稳获前三甲

还记得每次扳手挽肉肉是霸王

还记得胖子跑步屁股到处甩 但短跑很厉害


还记得二球永不疲倦的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跑

还记得阿三标准的身材和泳姿

还记得蛤蛤的那几套拳 继承了河南人的习武强身

还记得大家都说胖子胖 蛤蛤瘦 阿三毛多 肉肉JJ

还记得我们养的小狗"柠檬"之死成为了千古之谜 我空乘的老妹痛不欲生

还记得那时候发酒疯被逮住总是冒充大四毕业生

还记得^^^^^^还记得^^^^^^^^

还记得我们有一天不用再冒充大四毕业生了

还记得毕业论文搞得我们鸡飞狗跳

还记得郝富首先签了协议 大家都为他高兴

还记得阿三最后破了处身 大家也为他高兴

还记得"放心去飞""一路顺风""祝福"当然还有我们的国歌"梦醒时分"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几个每天一小聚三天一大聚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玩上了[[大富翁]]棋 把自己头像帖在酒盖上作棋子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在食堂长期定了一桶扎啤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每天早上我们集体上"早市"、晚上集体洗澡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清空了寝室 摆开了地摊卖杂物 用这钱聚餐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一起在凉台上烧信 烧完了才发现头顶上被当成蜡肉的衣服

还记得穿着学士服 我们照了毕业照 一个笑得比一个傻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拿到了用四年换来的证书 感到学校在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滚了”。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拍DV作为留恋 对着镜头大伙儿都把最灿烂的笑容留给了彼此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班在操场上点着蜡烛 哭的哭 笑的笑 喊的喊 抱的抱 女孩子们都很豪迈的对着啤酒瓶吹 老是说酒不够 后来玩真实大胆 印象最深的是老实的嘎子大声喊出了一直暗恋的女生名字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我们尽力的送每一个同学 因为有些人也许这辈子也见不到了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每次坐在一起都是回忆往事 ~~~~~~

还记得最后一个月一天我用口琴吹着[[友谊地久天长的时候]]
~~~~~~~~~~~~~~~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我静静的理着箱子 胖子在床上蒙着眼睛默默的抽啼 阿三在凉台上看着天空发呆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我们互送纪念品 照片签名留恋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我们在航海歌楼唱了最后一次歌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徐老师请我们吃饭 他说他昨天梦到了四年前接我们时的情景 说摆他哭了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晚饭 胖子叫我一起上厕所 我说好 我们进去后胖子叫我关门 我说好 胖子说:“江,来抱一个” 我说好~~~~ 紧接着就是我们俩撕心裂肺 狂风暴雨的号哭~~~ 其他人听见我们的“嚎叫”后赶了过来 我们七个人在厕所单间里扭抱成了一团 痛哭失声 连滚带爬 不成人样 压抑了整整一个月的情绪决堤喷出 痛痛快快的宣泄出来 我反复喊到 "没有你们我怎么办"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我买了两包烟和一瓶酒给楼管老师傅道了别 他非要和我们喝几杯


还记得分手的头一天我们下楼提了最后一次酒回到寝室凉台 然后自残的喝然后抱头痛哭然后昏睡过去 至今想起当时的哭声依然觉得好惨 特别是回荡在宁静的校园夜晚中显得格外的凄凉
~~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起床看见凉台上刻有我们名字的缩写和"再见,604,"我想到这一定是蛤蛤的杰作 没想到是最懒的胖子精心打造的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中午我们在"肖记"吃了最后一顿饭,没喝酒,而是说了一些诸如"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以及什么时候相聚等比较实际的话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们把肉肉送上客车的时候 他像一只兔子似的抱着枕头贴在窗上哭得像个小孩 用胖子的话说就是真TMD怕他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我们跟着车追了好远好远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抱着604的门狠狠的亲了一口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他们坚持包了一辆面包货车送我去机场 我坐在前面他们挤在温度高于35度的无座无窗的货箱里 人手一瓶矿泉水 司机告诉我们有个秘密"鸡店" 价廉物美 他们说叫我别走了干脆去试试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们在机场照了最后一张照 当然 没有肉肉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们在安检分开了 我们抱了抱没有哭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道过别转过身就再也没有回头 因为我已成泪人


还记得离开的那一天我乘坐的飞机晚点了 我想是因为我沉重的心情
~~~~~~

献给 挚爱的604 亲爱的兄弟 可爱的回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献给所有经历过这段刻骨铭心岁月的朋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