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特之城

来特之城
                             BBROCK(笔名)

第二天晚上,哥兰还是照常从驻地前往酒店,一路上和往常一样,性感的装扮,胯下是那辆红色的仿古飞行摩托。
走在正对酒店门口的那条路上,世界好像也表现得和往常一样,慢慢走近,从外面望见的仍然是那个如此熟悉的背影,墙上的窗子里仍然灯红酒绿,全息即时新闻闪闪的荧光,还有那个陌生人。哥兰并没有太过惊奇或欣喜,只是慢慢朝着背影走去。
……

前夜
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
来特走了进来,对着吧台坐下,从门外正好能看见他戴着帽子的昏暗背影,和墙上窗子里的灯红酒绿形成鲜明的对比,旁边椅子上的是一个月来每天晚上都在这个位子上等着他的陌生人,体型比来特小很多,来特从来没有看他的脸,因为根本没办法看清,陌生人始终低着头,边玩着手里的一个小玩意,一个扁圆的深黑的像扣子的东西,边和来特交谈着。
店里最受欢迎的女招待叫哥兰,曾经是来特的女朋友,只是那种一夜一夜的关系,现在的哥兰是老板多滚的女人,多滚不论走到哪里都用毛绒的膀子把哥兰搂在肥厚的怀里。多滚可能是这个镇子上最好认的人了,因为胖,因为黑,因为声音很大,笑得很吓人,因为他不穿鞋。多滚做过很多坏事,胆子很大,出门从来不带小弟,不过也是,肥厚的脂肪和肌肉一刀两刀根本出不了什么事。其实他真的很命大,10年前工程党暴动时,二十一岁的他在大门楼biggate building被炸平的情况下都没被炸死。那时的他还在一家机器人公司任职,那家公司就在大门楼的二楼。身体肥大的他根本没有人正眼瞧过,谁都不会想到现在这个镇上没有人比他更有钱。因为开酒店用人类当服务员要交很多税,比用机器服务生高了好多倍,所以整个镇上也就多滚开得起这种店子。因为为了体现公民间的平等,一般国家都规定能用智能机器人的地方尽量不雇用公民,如果要雇用公民要支付各种各样的费用,当然用公民服务的行业也有着相当的收益。
为了节约能源,到了晚上街上都开着很昏暗的灯,在耳朵上带一个小耳环套就能通过红外增加很多视力。下水道进进出出的是一种机器生物:清洁虫。它们现在已经可以通过自己的虫后繁衍生息了。它们和人类共生的很好,它们以人类生活的垃圾为食物,每个城市都有两到三个虫后,像克林顿那样的重工业城市可能会稍微多一点。科学家们根本没有想到它们能自己进化成这样,就好像考古课上讲的蚂蚁。虫后身子周围有很多最简单的I/O(in/out)机器生物,有时在出洞的清洁虫身上也能抓到,大概小孩的拳头般大小,经常有小孩抓来玩。
最早的清洁虫是80年前的机器人设计师BBROCK发明的,那时候他确实预言过机器人可能自己进化而变为机器生物,但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快了很多。
哥兰总是穿着各色的衬衫,在胸前打个结,用两道迷人的弧线挤出吸人眼球吊人胃口的乳沟。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除了来特。太奇怪了,他的身材出奇的好,比XBra公司制造的妓女还要火辣。屁股翘的几乎可以在上面放杯子,低腰裤子让她左边屁股上方的纹身不时的探出头来,是大概二十世纪末internet刚发明时流行过的一个小黑人。
其实说来多滚也不能算做的不正当生意,没有什么违法的地方,连镇上的空中客流线路还是他投资修建的,市长为此还代表政府赠送了他一顶荣誉头盔,多滚在自己的豪宅前树了一个碑,把那顶黑的发亮的头盔放在顶上。其实他只是坏只是横,他不会自己制造什么事端,除非有谁让他不爽。

流浪岁月
自从那个陌生人来到镇上,一个月来死了四个黑市上的帮派老大,哥兰知道是来特所为,但她不会跟任何人说。来特不是警察,不是士兵,好像什么都不是,没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来特年轻的时候得过“1+10”搏击比赛的冠军,就是一个人带领10个机器战士和对手战斗。21岁就当上了规模500万人的国家机器战队陆军部近战和射击总教练。后来消失了几年,听说和风流演员科尼来尼鬼混过3个月。中间还在火星Mars篮球联盟打了3年球,其中有两年都带领新休斯敦市的Mooner月球人队打进了总决赛,3年都是联盟最佳控球后卫,但是总教练:出自篮球明门奥尼尔世家的查明奥尼尔却没能挽留住他继续打下去。听说他又回地球到老中国神秘高原探险了一些日子,途中认识了美丽的哥兰,但也只在哥兰的床上呆了一夜。说来也巧,当两年后来特来到镇上时,哥兰也在这个镇上了,当时哥兰二十岁,在镇上有名的弗莱明大学上学,而弗莱明大学是公认的古怪科学家的摇篮。这一年正好是大门楼被炸平的那年。自从那以后每个人都觉得镇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谁都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来特不会在一个城市呆上超过三年,但镇子的神秘让他决定留下来探个究竟。来特每天晚上会拿着酒瓶在镇子上晃悠一阵子。有几次他发现深夜里镇上出没的神秘黑影,但是没有抓到。他留下来的另外一个原因大概是哥兰,当他感到寂寞的时候,哥兰是他找过的唯一的人。每一个那样的夜晚,在疯狂的爱过之后,哥兰蜷缩着像只可爱的白色小狗睡在来特的腋下,来特双手放在脑后,透过巨大的圆形天窗看着几颗星星点缀有几片浮云的夜空和仍旧川流不息的空中线路。

机器世界
酒店的全息即时立体影像里面放着科技要闻,关于机器生物研究的最新进展。
最早可能为了抵抗一些危难,两个或者三个清洁虫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多虫生物,享受共同的食物,后来慢慢有了由几十至几百个类似单个清洁虫组成的个体,有的在身体一侧特化出了一个有出口和进口的隧道,这个隧道可将死了的清洁虫吃掉,也可以帮助受伤的清洁虫修复,然后健康的从出口出来。这可能就是虫后的前身。有的清洁虫身上还有激光腺体可以给同伴治疗伤口,最初BBROCK设计清洁虫时是没有的,科学家推测可能在清洁虫的食物中可能有废旧的小型激光发射器,致使已经有相当智能的清洁虫进化出了如此巧妙的功能。
一些商人对着电视啧啧称赞着科技的发达,他们身边的机器秘书们则吃着能量块奶酪和碳硅纤维面包。他们吃饭时每一口的量几乎一样,咀嚼的时间几乎一样长,人们不觉得滑稽开笑,因为早以习惯了。
小镇本来就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古镇,游客很多,而酒店所在的这条街又可谓镇上最老的街道,一天24个小时都有客人,名气很大,连火星上的分公司每天的24.xxx小时也络绎不绝。几年前的经济大萧条时,众多的工厂、企业、Hotel都关门倒闭,但酒店当时生意还是不差。那年的经济大萧条时I/O机器病毒造成的,是一种很厉害的I/O机器生物,它们侵害机器人,利用机器人体内的I/O部件和碳硅纤维疯狂的复制自己,当时位于火星上的星际第三大机器人制造商ARD(Advanced Robot Device)公司就在病毒的攻击下破产了,不过这期间又造就了现在盛名的机器人保护及修复公司ATV(Anti I/O Virus)。
科学家研究的机器世界在几百年里演变着,智能机器时代,后智能机器时代,机器生物时代,后机器生物时代。
在很多年前,当时有人提出机器生物时代的来临,科学家们还估计机器世界可能会沿着两个方向发展,高智能芯片控制的机器人和生物脑控制的机器人,谁知道机器生物的进化却和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旅行
多滚知道哥兰只爱来特一个人,本来来特长得就很是charming,了解足球历史的人会觉得,剃着小光头留着胡渣的他和几个世纪前的足球明星大卫?贝克汉姆貌似同一个人。别说人类的女性,连女机器人都会对他有十分的好感,再加上极少的话语,低沉的嗓音,和神秘的行踪,让人不自觉的想和他接近,企图了解他,很难办到。
其实来特的朋友不少,学徒时代,当兵的时候, 在篮球联盟的时候都有,他只是不主动联系朋友,爱独来独往,在路上偶尔遇上也只是随便找个酒店聊上一两个小时。和他保持联系最多的要算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格林?希尔。国家星际飞鹰战队一名金牌飞行员,这个印第安和非洲混种血统是个同性恋,被来特拒绝了很多次,娘娘腔,曾经在几次战役中救过来特的性命。来特的飞行技术就是他one on one教出来的,不会比格林差。来特退役时,格林送给他了一个Pirate NTT战机的核心芯片,silver white,正八面体,镭射的骷髅logo很漂亮,造价是整台战机的53%,制造者正是鼎鼎大名的IBM(Interstellar broad-based machine)公司。
哥兰还在大学里时,来特曾经带她飞到过海王星Neptune,当时驾驶的是弗莱明大学飞行设计系“little 2”博士送给他的Flash V小型太空梭。太空梭在几大卫星和美丽光环中游弋,而他们在机舱里爱了,睡去,醒来,爱了,睡去。几天后,他们决定到海王星气旋中对彼此说出最想说的话。太空服的头盔让他们只能看见彼此的眼睛而看不到嘴,他们把通话信号发射器功率调到最大,彼此许下了爱的诺言,但由于高速的气旋和强大的电磁干扰,他们都以为自己没有接收到对方的话而对方可能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彼此从眼睛里交流着快乐。从海王星回来的途中,他们在火星上停留了几天。他们是要去找隐居在火星水手号大峡谷中的灵魂大师辛加,传说他能够读懂人的心灵,不论杂念、爱情、贪欲、圣洁。大师告诉他们彼此对对方都是真心不渝的,并让他们往“心井”中滴入了自己的一滴鲜血。大师看上去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可年岁比峡谷左侧神庙里的僧侣长老还要大。大师带着他俩参观了峡谷里的巨幅神秘图腾和地下悬宫,还教给他们一种纹身术。哥兰说要来特亲手在自己身体上刺上永远的痕迹,于是自那以后哥兰的屁股上就多了一个小黑人。来特说在internet刚发明的年代里,小黑人是网络上的武林第一高手,除恶惩害,他很喜欢。

神秘高原
从火星回来,他们决定去第一次见面的神秘高原打猎。
……
他们第一次相识是在十几年前了。
神秘高原高速公路旁的一个小镇,天刚刚昏暗下来,小镇上唯一的酒吧已经人声嘈杂,机器钢管舞女郎扭动着诱人的曲线,墙壁浮窗里裸体健美的男女机器人男女演绎着各种各样从古到今爱的招式,吧台里面几位美丽小姐中最漂亮的是18岁的哥兰,镇上最受男人们欢迎的女人。
随着门自动关上,酒吧入口一个陌生男人拖着破烂灰尘的外衣,朝着吧台径直走来,闪烁的光线下,没有人注意。来特在吧台坐下,哥兰把和旁边几位猛男调情的身影转过来,用朦胧的表情看了来特半秒钟,微笑的嘴角滑出:“The Sexy,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顺手到了一杯Kume(Cool Me饮料公司出品)推到来特手前。到现在来特还是特别喜欢喝Kume。
哥兰在吧台前几位客人间来来回回,吧台左边的全真模拟射击游戏和疯狂的酒徒们不时造出刺激的高分贝noise。半分酒醉的来特问旁边的人厕所在什么方向,强壮的黑鬼指着一个钢管舞台说:“在那个风骚bitch身后的墙上。”
来特途经了推推搡搡,拥挤,粗口声,和忙碌的女招待后,来到了墙边,按下了墙上的button“ON”。奇怪,厕所门并没有开。一道highlight打在了他结构分明的脸上,四周的顾客们发出各种各样的鸣叫,来特眯着的眼睛在手下面慢慢张开,这时那台难度最高的射击游戏被启动了。不能说是那个黑鬼在耍他,因为厕所的button on就在墙上离游戏按钮panel不到1meter的地方。
来特站上圆柱形的游戏台,屋顶伸下的机械手给他装上了枪和眼罩,随着台子的旋转,一道透明的立柱把来特带进了游戏里,旁边巨大的全息场景成像系统中,来特端着枪,一次次射中飞速的目标。每射中一次,下一个目标就飞得更快,离得更远,图像里的观众和酒吧的酒徒们一起不停的鼓掌。图像中巨大记分牌里正上方式历史最高成绩:290687935,接着分数后面是一个名字:哥兰。下面是不停跳动的来特的成绩。一声悦耳的旋律之后,系统用带着沉重机器金属味道的声音说:You are the best!数字仍然在不停的跳动增长。
不知道是来特累了还是故意,脱靶之后,来特走下游戏台,哥兰拽着来特的衣领,在尖叫声中把他拖进了黑暗里。
哥兰每天晚上都在这家酒吧打工,没人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赚自己的学费。她非常喜欢射击,射中目标给她莫名的快感。这天的白天她还去高原上打猎了,而且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她射中了一个球形不明飞行体,等赶到坠落地点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只留下了一个圆形的印记,很漂亮,像是雕刻在地上的,正中间一个盘绕的眼睛蛇,下方写着“Move XV”。
镇上很多男人都希望能得到哥兰,很困难,她野性,难以驯服,犀利的身手让暴力也很难接近。酒吧里的射击游戏最高分是哥兰也是有原因的,她给那些男人留了一个梦,如果谁能超过她的分数,将会得到她的香吻,说不定还能和她过夜,可是从来没有谁接近过她的成绩,更别说超过。但谁会想到来特曾是国家陆军部的射击教练。其实当哥兰看到来特的那半秒钟时就觉得会发生什么了。
……
两个人骑着机器猎豹在高原上追赶着农场里放牧的牛羊,累了就在广阔的花草中躺着,夕阳下,他们和一边休息的机器猎豹躺成一排,蝴蝶、飞鸟、远远的山脉,和城市里的纷繁嘈杂瞬息万变相比,古老的高原宁静原始,甚至有种感化金钱和权力的气息。
哥兰带来特去看了看当年的那个印记,还在那里,透过风沙的笔迹,还能看到几分当时的样子,来特只是轻轻地笑了一下,说:“感谢神灵,太伟大了!”
哥兰没有问他为什么笑,为什么这么说,只有来特自己知道。在来特和哥兰相识的那天的白天,来特驾驶着磁力飞行器在神秘高原上空飞行,突然飞行器一个震动,这没有预料到的故障让飞行器坠落下来,经过短暂的修理之后,来特把飞行器变形为爬行山地车开进了高原北侧的峡谷中,停车后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停一天来修整。离开时他启动了隐形系统,不会有人看见那里停着一辆车,而这辆车正是代号眼镜蛇“Move XV”的球形磁力飞行器,通过调节自身的磁场在地球的磁场中飞行。哥兰射中的正是来特驾驶着的飞行器,飞行器一侧的logo是凸出来的眼镜蛇图案,所以一切就这样开始了。

咖啡和烈酒
来特刚来到镇上时,并不知道哥兰也在镇上,是过了很大一段时间他们才又相遇的,但这并没有挡住他们的爱情,在一起度过的每一秒好像都是甜蜜的。
一天两个人在镇子上闲逛,搂着、笑着、靠着、牵着,像小孩一样轻轻地小跳着跑着……
和弗莱明大学同样出名的是古镇上的Golden Gaint集市,和20世纪的古老集市差不多,成千上万的小商贩把广场变成了迷宫,各样的收集、艺术品、古董,各种小玩意儿在这儿都能看到,甚至几百年前的intel芯片都能买到,不过在这儿买东西,自己可要慧眼识珠。
来特和哥兰在一摊儿古瓷器前停下,欣赏美妙的图案,一幅古中国清代春宫图正让他们陶醉,哥兰的头靠在来特的肩上。
周围到处都是人,能清楚地听见买家卖家们讨价还价。就在来特身后,一位女子的声音:“先生,您的这条银链子上面刻着Solomon King,旁边的小字2058时年份吗?”
来特动了动耳朵,听着背后的声音,不到半分钟,他用他那低沉的声音说:“当coffee爱上vino,我会和你一起去那个世界。”
这一刻,时间好像同时停在了来特和身后女子的脸上,他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女子转过身,看到的是来特的脸,她,是科尼来尼,来特爱过的第一个女人。
科尼来尼当红的时候,人们想不知道她都很困难。公路两边楼面上的电子广告牌上总有她代言的广告,空中线路两侧的滚动新闻条上总有她的新闻,什么公园、广场中的三维立体屏中总有她的节目。
科尼来尼和来特是在一次商界聚会上认识的。
聚会中有很多商界名流和政界要人,当然也不乏演艺界大腕,其中就有科尼来尼。来特是被以前的老上司卡萨科将军叫了去的。卡萨科十分欣赏来特,当年在火星新德克萨斯独立战争中,来特曾经开战机从枪林弹雨中把卡萨科救了出来。那是十几年前了,当年的总统tianlong zhang(张天龙)也因新德克萨斯的独立而让出了宝座。
30多岁的科尼来尼,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成熟女人的味道,是那些老家伙们的最爱。老家伙们和她聊的时候,视线总是慢慢地从高跟鞋开始往上爬到腰身,到胸部,再到艳唇,从身边走过,背影,从小腿到屁股,到平滑的背,再到细颈,一头火热的毛发。
科尼来尼和议员库克在大厅中央的小冰山边品酒,卡萨科带着来特过去打招呼。卡萨科面对着库克,所以科尼来尼和来特四目相会。
突然几道spotlight同时打到了科尼来尼身上,掌声中她请来特帮她拿下薄纱披肩,走上舞台。
唱的是正在流行的“Wind and You”,是这年她主演的《Wind Road》的主题曲。
……
聚会结束了,混乱中来特也没有看到科尼来尼,手里拿着那条薄纱披肩。
……
晚上,来特问到了科尼来尼下榻的仿古风格的8星级warcraft主题旅馆,733号房间门前,按了两次门铃,无人应答,门轻轻一碰,开了一半,里面开着灯,来特边叫着:“夫人。”边往里面找,没有人应答。卧室门半掩着,里面一片漆黑,来特顺手把披肩放下想要离开,此时,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进去。
美艳老辣的科尼来尼根本就是故意让来特拿了披肩,然后让他找不到自己。在科尼来尼面前,二十出头的来特就像一块鲜嫩的肉,更何况科尼来尼还有在情场上练就的让男人欲仙欲死爱的功力。
爱过之后,科尼来尼就抱着来特的头,给他讲故事,边摸着他的脸。
“在遥远的石忘达星系的dockv星球上,住着一种生物部落,他们把星球上的生物大致也分为两种性别,一种被他们叫做咖啡(男性),一种被他们叫做酒(女性)。男人就像咖啡,会让女人兴奋,也会让女人上瘾离不开他;女人就像烈酒,会让男人陶醉,也会让男人贪杯沉沦无为;……
……”

遥望勒拉伯
四个黑市老大被杀的案子在这些年来算是镇上发生的最大的一起。案子发生后,整个小镇都在紧张的流汗。
警部官员走出大厅便被记者和飞在空中的“记者助理”们淹没了。
记者卡卡拉拿着手里的“All real”全真记录器,对着局长,不停的发问,她头顶上的那只“记者助理”也配合着自己的主人,记录着局长来纳德脸上的每一个细胞的表情。
……
来特坐在警部大楼侧面长长的几十级台阶中间的一级台阶上,用旋在耳朵旁的InfroBox收听者星际天气预报,这是他在军队时养成的习惯,那时他要经常面对星际途中不测得风暴和陨石雨。
他悠闲地双手撑着地面,把身子稍稍向后仰着,他知道每当有乱子,局长就会来这找他。
……
一双脚停在了来特的身边,小腿弦细柔和,是卡卡拉。
……
多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来特刚来到镇上不久。
来特在吧台里和杜里闲聊,杜里身材异常的健硕,大家叫他giant“巨人”,一般人见他第一次会以为他是机器人。
女孩走进来,看上去象个记者,但年龄不象,太年轻。
掀开连衣的帽子,她轻轻地拨弄了几下被细雨沾湿的一头乌丝长发,慢慢走向吧台。
微笑着刚要开口说出什么,还没有说出第一个字呢。
杜里双手撑着吧台,头伸到吧台外面,都快碰到女孩的脸了,黢黑的脸,满脸的胡茬,体积有五六岁小孩那么大,嘴里狠狠的挤出“No,thanks。”几个字。玩笑而以。
女孩头向后一缩,脸上的表情肯定刻板一样,但在炫丽的灯光下不能看清楚,可以看到的是眼中一种稚嫩的惊慌失措。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到来特的双眼。
这女孩哪知道杜里是和她开玩笑,
来特左手撑着额头,嘴角是他那温柔但极具杀伤力的微笑。女孩好像从来特的眼睛里找到了些什么,坐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害怕。她的确是记者,不过当时还是弗莱明大学的一名学生。作为记者必须能和任何人打交道,所以要经常去酒吧这样的场所,特别是在这座神秘而又原始的小镇上。
来特和往常一样,双手不停的拨弄着装着Kume的浮在空中的酒杯,女孩用双眼记录着周围的一切,她耳边的那只电子甲虫和她干着同样的事情。女孩的皮肤是那种难以形容的细腻,有知觉的男人应该都不会抗拒。
女孩偷偷又把视线移向来特时,发现来特正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她马上移开视线,左手捋了一下额上的头发,微微低下头,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
两个人走在荷兰大道上,月光下,两个月光下,这种情况不是每天都能看到。
要告别了,这是相识的第一天的告别。
卡卡拉有点娇羞的看着几米远处同样深情看着她的来特,看了一眼来特头顶遥远的勒拉伯,眨了眨眼睛,对着来特说:
“Don’t forget me。”
……
勒拉伯是围绕着地球的众多空间站中最大的一个,也是最为美丽的一个,被称为第二个月亮,这个巨大的人造的星球,可谓是当今人类科技的止步,每一个建筑都散发着金属的气味,折射出后智能时代的一切理念,人类和各国的很多重要的机构也都在这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目睹人类智慧的乐园,从月球上的城镇到这里也是非常的快捷便利。
在这个巨大的几乎都以人造几何体组成的城市中,机器人占了绝大多数,一切都显得快速和紧张,大街上的行人几乎是来观光的人类。能在这座城市出生的人类是很幸运的,而想成为这座城市的公民却真的很难。
公共交通车不停地,在城市内部主交通脑的控制下,在不同的环路中,运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非当地居民入境时交清临时居住费就可以了,一次登陆的时间限制是地球上的20天,按一天多少多少Bollar(星际流行的货币)计算。而勒拉伯的公民也被称为住在天堂的城民。
星际最最知名的银行WriteDown Bank的总部也安坐在勒拉伯的神谕(Oracle)大广场内。神谕广场的五号区是glass board square,从高空看银行的总部就像滴在玻璃上的几滴大小不一的水珠,让人遐想无限,中心的名字也就叫Drip Center。提到大公司,还不能不提到最大的物流运输公司Parker公司的总部Manyhands高塔,10年前,这家由麦肯锡兄弟在月球上创办的公司,将总部迁到了勒拉伯。

相遇、寻找
来特来到镇上之后,也正是认识了卡卡拉之后,才遇到哥兰的。
共和国纪年88周年日,下午4时26分。
外面很热闹,哥兰来到范特西酒店,人也不少,都是擦肩而过。转角处,哥兰停了有半秒钟,是因为身边经过的这个人。她几乎确认这个人是来特,虽然之前哥兰和来特只在一起了一个美妙的夜晚,但是仅凭那一个晚上的记忆,无论在哪,哥兰都能认出来特,肯定能,因为那不是一般的记忆,同样来特也能认出她。但是没有,来特走向了不远处一个餐桌,坐在那里的人哥兰认识,是学校的记者卡卡拉。
……
共和国纪年88周年日,下午4时26分。
来特正在前线战备医院看望刚受伤的老战友,和他一起被提升的现在的QB区前线总管:奇程。
奇程躺在一个透明腔里,他伤的是右眼,前几天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整个右眼基本上都没有了。
一群微小的“智能治疗蚁”在奇程的右眼和供给控制中心“蚁巢”之间来来回回,十分忙碌。这是现今比较成熟的治疗技术,几天的治疗,奇程的右眼已经初见轮廓了。治疗蚁从伤处收集所有的基因的信息和器官没有损伤之前的信息,带到“蚁巢”,“蚁巢”里的计算中心通过大量复杂缜密的计算,得出紧接着伤处需要修补生长的细胞的样子和信息。治疗蚁带着新生细胞的信息,带着营养物质和合成材料,返回患处,帮助伤处长出正确的细胞,然后又带着新的信息返回“蚁巢”。
腔门打开,来特走进去,还在工作的治疗蚁们像受了惊吓似的,全部返回到了“蚁巢”的洞口。
……
随后的很多天,哥兰跟踪着卡卡拉。
一日,卡卡拉的住所门口,和来特拥抱、亲吻、互相整理衣角、他拍拍她的头,她摸摸他的脸,脸贴着脸说句悄悄话,恋恋地说着再见。卡卡拉离开了,来特回到了房间。
哥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没有按门铃。
卡卡拉来到海岸边的一个天台上,哥兰远远的看着。卡卡拉朝着护栏走去,那里站着一个人。哥兰拉下耳边的眼镜,确定,那个人是来特。这时哥兰几乎知道了什么。她决定接近卡卡拉。(讲到这,不得不介绍一个很有名的公司,MR(mister/miss right)公司,专门为顾客订做合适的情人、恋人,什么男朋友女朋友都可以,它的样子则可以根据你的描述,也可以根据读取你记忆里某个人的记录,做的一模一样。)
想让卡卡拉和自己变成好朋友很容易。哥兰知道卡卡拉是学校的王牌记者,所以哥兰只要参加学校里的任何一项比赛就可以了。无论什么比赛,哥兰准是拿第一,然后肯定就是卡卡拉的独家专访。
两个月后,哥兰和卡卡拉已经无所不谈了,除了各自内心最深处的情感,除了爱情。
……
一天, 卡卡拉和哥兰在范特西吃饭,说要介绍一个朋友认识。
    几分钟后,远远走过来一个人,短短的小光头,短短的胡渣,是来特。
三个人围着悬浮的小圆桌,聊着最近的八卦,卡卡拉点了三杯kume,爱情让三个人都喜欢上了这种饮料,却没有一个人问过另外一个人为什么。
来特和哥兰表现的和新认识的朋友没什么两样,虽然内心的那团火可能都已经烧得装不住了,虽然之后的日子充满着甜蜜、浪漫和刺激。卡卡拉呢,还是不时地喝一口饮料,不时地说几句带有评论腔调的话,不时地看看来特英俊的脸庞,眼中写着爱慕。

二进制世界
陌生人来到镇上的第二个月的一天,希林中学,阴雨,昏暗的教室。
男厕所里,来特站在圆形的小便池旁,在方便,几十根直的金属管子通入到池中,上面一直接到天花板,池里泛着小泡,发生着微妙的化学反应。(现在从厕所就可以直接生产尿激酶等成品,运往各大生物化工厂。)
来特欣赏着自己喜欢的这双皮鞋,闪亮的鞋头,吹着口哨。突然,来特看到的画面里,自己的爱鞋旁边出现了另一双鞋,暗灰色,有尘土的质感,重重的古柯碱的味道,来特知道这是谁,接着解裤带声音的是水柱冲入池里的声音,来特没有和他打招呼,走了出去。这人是希林区的警长贾里奇,是一个来特不深交的朋友(由于工作的关系),在这碰见他,可能是因为最近的希林中学发生的几起连环凶杀案。
来特站在电梯里,电子板的数字停在28,门打开了,一个清洁工,低着头,看不到脸,倒退着向后拖着地,来特向四周看了看,突然回过神来,现在还有这种清洁工?不见清洁工的影子。电梯出来对着的一扇门,过去向左是走廊,拖把从那个门的左下角消失了,来特冲过去,在走廊一半的位置,清洁工还是那样低着头向后拖着地,来特快步向他走过去。来特觉得右边玻璃外有些异样,扭头看见有人影在上楼梯,回过头来,走廊尽头,一个向右的拐角,拖把又从右下角消失了,来特又冲过去……
今天来特很郁闷,于是去找位于慕勤大道上的广播新闻中心里的卡卡拉,聊天。
来特和卡卡拉站在12楼的悬空天台上向下看,细雨中,慕勤大道很美,两侧行人道中流动的是一个个大小相差不大的圆形,那些是悬浮在行人头上的雨伞,像天使头顶的光环一样寸步不离主人,雨落在伞上,溅起细微的水滴,让大道两侧的行人道远远看去有一层很薄很薄的雾。
他们靠在护栏上,微笑着,卡卡拉还给来特讲故事。
“有一个二进制世界,那里的公民是一串串很长的二进制数字,体内含有奇数个1的是男性,偶数个的是女性。当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相爱,他们通过一个随机的函数f(男,女)产生下一代。……
在这个二进制世界里生活很奇怪,你好像被什么东西限定着,有些东西你好像能看见但不能听见也触摸不到,有些东西你好像摸到了却看不到听不到,有些东西你只是能听到他。
……”

平静的混乱
两个月过去了,每天每夜都看似平静的小镇却发生了无数奇怪的事情,四个黑市老板的死,希林校园的连环凶杀案……好像都来得无声无息,好像所有人都过着往常一样的生活,就是有些人死了,消失了。
只有哥兰感觉到周围好像发生了很奇怪的一种变化。
一天,哥兰走在路上,看到街对面一个人很像希林中学的教师马盖特。其实哥兰几乎确认那就是马盖特,因为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前些天马盖特就已经在希林中学连环凶杀案中死了,消失了。哥兰走过去,问他:“嗨,最近希林中学怎么样啊?”
“抱歉,我前几天刚来到这个镇上。”
……
还有一天晚上,哥兰在酒店里看见了一个人就是黑市老大之一的权灵,但他在上个月就死了。为了确认,趁他从厕所出来,哥兰前去问:“您是权灵先生吗?”
“哦,不是,我上个月刚来到镇上时听说他们几个黑市老大都死了。”
“是这样啊,您和他长的倒很像。”
“除了你,从来没有谁这样说过。”确实,别人都没觉得他哪里像权灵。
……
晚上,街灯昏暗的小镇上,哥兰跟踪着来特的行踪。
一个转角处,哥兰躲在转角后面,可以看见不远处来特和四五个黑影争执、指点、推搡、动手、搏斗,乱作一团,看不清究竟。过了一会儿,来特倒在了地上,哥兰确定,几个黑影散开了。
稍微过了一会儿,哥兰才悄悄走了过去,地上并没有躺着来特的身体,但有一个扁圆的深黑的像扣子的东西。

梦醒
第二天晚上,哥兰还是照常从驻地前往酒店,一路上和往常一样,性感的装扮,胯下是那辆红色的飞行摩托。
走在正对酒店入口的那条路上,世界好像也表现得和往常一样,慢慢走近,从外面望见的仍然是那个如此熟悉的背影,墙上的窗子里仍然灯红酒绿,全息即时新闻闪闪的荧光,还有那个陌生人。哥兰并没有太过惊奇或欣喜,只是慢慢朝着背影走去。
哥兰伸手去拍来特的肩,转瞬间空间变成了亮白色,哥兰和陌生人并排站着,她能感觉到他们在旋转……
周围一切变的清晰,在一个不大的圆形厅里,脚下和厅顶可以看见星际空间不停的变幻着,四面有四个门。他们走向了其中的一扇。
哥兰跟在陌生人后面,一个很长的走廊,两边是倾斜的墙,墙上有很多大大小小椭球形的透明的囊。
走到长廊的尽头,面对着一个很开阔的球形的空间大厅,脚下却没有了路。球形大厅周围的墙壁上和刚走过的走廊一样,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透明囊泡。大厅正中间是一个闪着蓝色亮光,表面上有吱吱电火花的怪东西。大厅里游来游去的是一种像水母一样的东西,但不能肯定它是生物还是机器。他们不时地从囊泡进进出出着。哥兰抬起头,看见一个透明的椭圆的盖子向上翻开着,她肯定这是众多囊泡中的一个。
哥兰跨出一只脚,身体浮了起来。
……
哥兰眨眨长长的睫毛,醒了。
躺在床上,还有些倦意,不怎么想动,右手摸了摸旁边,像是没找到什么,微微台起头,看见床头衣柜旁正在找衣服的来特的背影,眼里好像有一丝漠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